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七轮!》。

学院浴室内

随着哗哗的水声,头上,脸上,身上的污秽被逐渐洗去。在浴室沐浴的女生们,惊奇地发现学校居然提供免费的沐浴乳。

大家争先恐后地开始往身上头上抹沐浴乳,毕竟现在外面肥皂已经是限定品了。

普通人一家一年只配给有两块肥皂,一周洗一次澡就不错了。

而洗下有肥皂沫的洗澡水,还要用来洗衣服,洗完衣服洗床单,冲地板。

更可怕的是,外面还在谣传,可能明年肥皂的配给也要减半了,所以今年有很多人开始囤丝瓜筋和海绵,毕竟不能洗澡接下来就只有靠蛮力硬搓了。

在浴室帮忙收拾脏衣服的仆人非常鄙视地看着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平民,发出了不屑的哼声。

这学院的仆人,也必然不是什么贵族,每个月的各种配给什么也就是平民标准。

但是在法学院打杂,比一般人过得还是好很多,公家的肥皂,纸张,不要的食物之类多少可以顺便“拿”一点回家,学校的贵族学生们,出手也是相当地阔绰,帮忙打扫寝室,洗衣服、协助做助手,帮忙抄作业之类,拿点公子哥、大小姐们的打赏也是相当的美滋滋。所以法学院仆人的职位在外人眼里,也是一个相当有油水的肥差,一般要托点关系才能进得来。

陈岛圆子在女生中也是相当地醒目,挑染的暗红色头发,匀称的身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皮肤白皙有弹性,一看就不是穷人家风吹日晒的孩子,洗完头转过身去,背后一条醒目的红龙纹身蜿蜒地从背部爬到手臂上。

其他女孩子看到这纹身后,纷纷扭过头去,避免和她眼神对视。只要在这个王都长大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龙的纹身意味着什么。

而在另一边,男生浴室就完全不一样了,大家嘻嘻哈哈地,围着克里

“大哥啊,这次全拜你所赐啊,我们居然全部合格了。”

“你这一招猛虎伏地那是相当的厉害啊,我当时都被吓到了啊,哈哈哈哈”

“你为什么会随身带扳手,你是来考法师还是修理工啊”

大家高兴而且友善……地嘲笑着克里,克里则一脸尴尬,这事反驳也没法反驳,反正考试第一天,自己形象就毁了。

以后这求学之路该怎么办?而且就算自己成为大法师,今天这个事件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比如法师的尊称,别人叫什么“炎魔”、“苍穹闪电”、“守护者”之类炫酷的抬头,自己会不会留下一个“呕吐者”、“喷洒狂魔”之类的恶名。

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脑壳好疼不由自主地抱着头蹲了下去。

“诶呦呦,克里昏倒了。”一个大汉赶快过来搀扶了他,一把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克里拗不过对方的怪力被强行拖拽站了起来。这大汉也是相当的高,克里的头大概也就到他的胸口。坦诚相待的两人,克里低着头,正好直视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哇哦。”克里感叹了下。

“你没事吧。”大汉大大咧咧地说,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尴尬:“我叫裂空,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

“裂空……这名字好,好……”克里为了缓解一丝尴尬,有话没话的说着,抬头转移下视线,发现这裂空的胸肌也是异常的壮硕,再往上就是一张晒得发黑的脸,看得出平时应该经常在外面奔波,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比同龄人显得成熟得多。

克里看着他的肌肉问道:“你这块头,不去当骑士什么吗?为什么要来考法师?”

随着他胸肌的抖动,裂空说道:“骑士啊,没想过。我家弟弟多,我吃得多,我爸养不起我,让我来这里混饭吃,哈哈哈哈。”

“什么?你家像你这么壮的还有好几个?”克里被有点吓到了,毕竟自己是家中的独子,从小没有兄弟姐妹。

“对,我还有几个弟弟,叫裂地、裂波、裂炎和王小明。”裂空憨憨地说道,似乎回想起了家里的趣事,突然傻傻的笑了起来。

前面几个名字,空地水火,似乎按五行啊什么,还有逻辑可寻,生最后一个孩子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小明虽然听上去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但是在法师界,这个名字也是和木之本樱并列的上古世纪的尊者,据说几乎所有的封印系和符咒系的法术,都是由他们创始并且逐步改良延续到现在的。

他爸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给小儿子起了一个那么炫酷的名字。

“男生你们好了没有,快点给老子出来!”外面王老师已经开始催促了:“别像姑娘们洗澡一样磨磨唧唧,洗完了快点给我出来!时间不等人!”

王老师扭头听了听从女浴室那里传出的声音,已经知道她们不光沉迷于免费的沐浴露,还有免费的护发素、精华液、木梳、棉签、吹风机和门口的按摩机。

呵,女人。

心里暗骂了一下,自从校长换成了女校长,浴室啊,厕所之类的额外开销就高了很多。

而像肉啊这类食品,就变得有点少了。校长美其名曰,帮法师减肥。本来混在学校食堂,每天中午有两块免费的红烧肉,那滋味是真的享誉全国,相传法学院的前身是一所全国知名的建筑类高校,校徽是三个人划一条船,结果造的房子不怎么样,食堂却是全国出名,尤其是大排、咕咾肉、红烧肉。

这红烧肉,采用肥美的五花肉用料酒等混合的酱汁浸泡过后,先拿些香葱末在黄油里煸炒爆香,然后倒入切成方块的肉,直接煎到金黄,这时放入适量的清水、酱油、蜂蜜和大蒜、迷迭香等去腥味的调料,然后中火转小火闷墩2小时候,中间再适当地加入冰水让肉皮收缩可以更富有弹性,最后再倒入适量的老抽,冰糖大火收汁,装盘后上面撒上一把芝麻,边上摆上两根香,呸,两根小青菜。这味道真是回味无穷。而现在居然一周就供应一次不说,妈的,食堂里居然连素鸡素鸭也算半个荤菜。

“什么狗屁法学院,干脆改成法神庙算了。”王老师自言自语后唾了一口,对着男浴室喊道:“男生你们好了没有,再不出来取消录取资格了啊。”

里面的男生一听到取消录取资格,赶紧麻溜地擦干身体,穿上学校派发的临时法袍走了出来。

由于这些年物质匮乏,以前法袍还有许多金属的装饰品,绣花等等。现在就是一个简单的袍子,往身上一套,腰带一扎,就能往外跑了,简单了很多。

当然很多学生为了赶时间衣服还没整理好,什么领子在里面的,袍子穿反的,腰带没有扎,一副不成体统的样子。谁都不想因为这种破事被取消资格,毕竟是难得的可以飞黄腾达的机会。

“你们先跟尼雅去法神殿。”王老>

身為岐國三君之一,兵家大佬級別的人物,他從來不缺少狠辣的決心,在領兵攻打庸關之前,他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和最后的手段,而現在,是該使用那種手段的時候了。

玄元大陸之外,無數星辰在虛空中運轉,每一顆星辰都蘊含著無盡的偉力,偶爾有些許星辰壽命終了,便會被玄元大陸所吸引,墜落到大陸上來,形成各種不同的寶物。

可誰又曾想過,將那無盡星空中的星辰直接強行拘拿下來又會產生何等恐怖的破壞力?

而花燮所準備的最后手段,便是借助數十萬大軍的力量,引動天穹之力,牽引虛空深處的星辰,借星辰之力覆滅敵軍。

強行拘星拿月,這等手段,即便是如晟王這等巔峰級別的強者也無法做到,可是在數十萬大軍的連通之下,配合著花燮竭盡心力所創造出來的可怕陣法,卻是能夠做到這一點。

眼中閃過狠絕的光芒,花燮大手一揮,帥旗陡然揚起,一種玄奧的波動迅速以帥旗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所有感受到這股波動的岐國士卒心中都是有所明悟,按照花燮的指揮開始運動了起來。

這一刻,花燮的指揮幾乎是下達到了這近五十萬大軍的每一個人,每一個角落,真正的達到了一種兵權謀戰場指揮的絕巔層次。

隨著花燮的指揮,岐國大軍身上,迅速的升起了淡淡的星輝,星輝飛速匯聚,化作一道磅礴的光柱沖天而起。

天穹隨之色變,天地為之動蕩,仿佛末日天災一般的氣息迅速在庸關的上空匯聚,并且愈演愈烈。

天空之中的一切都在這道光柱的力量被排開,這道光柱貫通了天地,將玄元大陸和那無垠的虛空星辰空間都連通了起來,甚至抬頭看去,都能夠看到漆黑中帶著墨藍的天空和那星星點點的星辰。

身為整個戰場上實力最強的人,晟王幾乎是在天空發生變化的瞬間就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隨后依舊在激戰的謝超凡和南宮飛旭兩人也同樣有所感應,俱皆心下駭然。

某一個時刻,那星辰虛空之中,一點星光竟是飛速的放大,從最開始的米粒大小,飛速擴張到車蓋大小,又擴張到房屋大小.......

“該死!”晟王恨恨的看了一眼三百丈之外帥旗底下的花燮,隨后猛的轉身,調動起周身玄氣,全力一戟斬向了空中的那枚因為極速下墜而籠罩在濃烈火焰之中的星辰。

花燮什么時候殺都可以,可若是讓這星辰落入自己的大軍之中,只怕今天全軍覆滅的就該是自己了。

甚至即便是晟王出手也不是為了轟碎這枚星辰,而是為了偏轉一下它降落的方向,盡量讓它砸入岐國大軍之中,即便做不到,也不能落到己方的陣型內。

幾乎是費盡了全身力量晟王才將那枚星辰的飛行軌跡給偏轉了一點,使之勉強落入了庸關東城之外。

轟隆隆隆!

從出現到墜落,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最后燃燒下只剩下十余里大小的星辰墜地,瞬間便是在地面上掀起了恐怖的震動。

其震動幅度比之花燮剛開始攻城之時破碎庸關北城墻的那等震動都要打上十倍不止,在這等震動的波及之下,無論是岐國大軍還是大離士卒,都有些難以穩定身形。

甚至有些實力較弱的士卒,直接被這等恐怖的震動波給震得五臟皆碎,當場暴斃——僅僅是一枚星辰,雙方受到波及而殞落的士卒數量便足足超過了十萬人。

然而在這枚星辰墜地之后,天空中再度出現了十余個光點,飛速的向著大地墜落下來,在這十余個光點后方,似乎還有更多更密集的光點浮現,緊隨其后......

看著這一幕,即便是花燮也不禁眼角狂跳。

在他之前的計算之中,自己施展的這一秘法最多只能引動天穹中的三顆星辰,只要三顆星辰砸入庸關,其恐怖的破壞力會輕而易舉的結束一切戰斗,讓整個庸關都化作一片彌漫著死亡的修羅場。

可現在這是怎么回事,第一顆星辰之后跟著十多枚,在這十多枚后面還有更多的?

原本我只是想招來一枚流星,結果現在流星變成流星雨?我這是要上天了咩?花燮有些愣愣的想道。

不過下一瞬花燮就已經回過神來了,如此多的星辰墜落,那等威能必然是真正天災級別的,還是趕緊率軍離開這里才是正理!

當下花燮也不再去管那率軍強突的晟王,直接調動軍隊,且戰且退,而且以退為主,以戰為輔,力求斷開與對方的戰線然后飛速撤離。

反正你要打就接著打,本君肯定是要跑路了的。

半個時辰的時間還是能夠讓本君跑出足夠距離的,可若是你不跑的話,本君可不介意回頭再過來為你收尸什么的......

晟王會選擇撤退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雖然說現在趕上去他的確能夠干掉花燮本人和他的中軍,可是在他干掉對方的時間內,天上殞落的星辰也一定會在飛速的沖過來,然后在他干掉了花燮之后干凈利落的把他也送去給花燮陪葬。

這樣的交換只是在晟王腦袋里邊閃現了一瞬就被他給拋得無影無蹤了。

用自己和麾下的天策府去和花燮同歸于盡?呸,買賣不是這樣做的!

有道是要命的買賣有人做,賠本的買賣傻子都不會做。

身為大離天策上將的晟王自然不是傻子,因而幾乎是在花燮選擇撤退的同時,晟王也是大吼一聲:“撤退!”

大軍調動,雙方接戰的士卒紛紛停戰然后撤退。

不僅是花燮和晟王這兩個戰場上的最高統帥能夠意識到星辰下墜的威脅,就算是普通士卒,在經歷了剛剛那一波之后也知道了這等星辰落下會有怎樣的破壞力,自然都盼望著主帥下令撤退。

此時軍令一下,雙方士卒倒是展現出了戰斗以來最高效的應對,以一種超乎尋常的迅速停戰撤退......

該說關系到自己小命而且又不影響戰爭勝負的時候,人類的潛力還是有得挖的。

半個時辰之后,雙方士卒玩命一南一北的玩命飛奔之下,基本上都離開了庸關百里開外,而且還在沒命般的向前飛奔著。

轟隆隆隆!

十余枚大小不一的星辰幾乎是同一時間砸落在了庸關和其附近,強大的沖擊力徹底改變了庸關方圓數十里之內的地形,而岐國這個南部的第一雄關也在這星辰墜落之下徹底化作了齏粉,強大的能量波也是一層接著一層的向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孙秀青忽然道:“你那个姓花的皆炳然如揭日月。至其扶树道教

“大哥,你放心吧,我和阿炭会照顾好嫂子她们的!”

原小杨语气很认真。

但陈立听了,却差点笑场。

还好,他忍得住!

“打扫战场,准备回领地。”陈立朗声喊道。

“是,首领!”

犀凡大声回应,立刻开始清扫战场。

p>

他感覺整個人在這片霧氣之中如魚得水。

面對葉楓揮灑出來的符箓,盡皆一劍就將其破之。

更不用說眼前葉楓所用出來的,都是他們云集宗所煉制的符箓,身為云集宗大長老之子,云集宗弟子中最強的戰力,他怎么可能會不知道自家符箓的缺點。

但是翻來覆去的符箓,卻讓南極滄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七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全新的太阳

唯刀百辟

全新的太阳

破锋八刀

全新的太阳

简单二号

全新的太阳

银霜骑士

全新的太阳

翼茨johncy

全新的太阳

高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