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正义不会缺席!》。

可是她说话的声音,这个大聋子居然能听得见,每个字都听得见丁敖道:是。他们显然已经练成了一种特别的身法,上下大殿,

“锁住他!”随着张郃的呼喝,两个骑士相聚七八米朝着周朴冲去,他们的马鞍上各自连着一截铁链,铁链被两马拉直,朝着周朴卷来。

“来到好!”周朴也不闪避,长戟一刺,正好刺在铁链的环上。两股巨大的力量对撞,却没有发出多少声音。

长戟被铁链压弯成90度,看起来随时会折断的样子,周朴也因为巨大的反冲力被推得往后划去。

两骑士以为得逞,拼命催动马力,想要将周朴拖倒,哪知马匹又行了几步就再也前进不得,任凭如何挥鞭都只会原地踏步。

侧头再看周朴,此刻他的身前被拖出一个深深的轨迹。两只脚已经深陷入泥中,那支长戟已经折断成两截丢在一边,那手腕粗的铁链被周朴抓在手里死死攥住,脸上带着恐怖的微笑看着他们。

“床弩,快射死他。”单凭人力就拖住了两匹大宛良驹?张郃越看越是心惊,一脚踹醒一个身边的亲卫,叫他赶快去操作床弩。

周朴冷冷看了一眼不远处张郃,只把后者看得吓了一个激灵,迅速躲到亲卫后面。

他可不想傻乎乎地站在这里被手臂粗的弩箭射击,即使是三层护甲依旧怕是抵挡不住。手中用力,猛得一甩胳膊,两匹战马被突然的大力扯倒,上面的骑士也被甩飞了出去。

这还没完,周朴手上不停,继续翻转,粗长的链条被他甩飞了起来,那带着呼啸的声势更加吓人,七八米的长度更是轻易就能扫倒一片来不及躲闪的魏军。

两匹战马在铁链的末端成了坠子,忽然周朴猛得一个后仰,接着往前一个阔步,手奋力往前一抛,两匹战马因为速度太快,挣断了铁链如炮弹一般往床弩所在的位置飞去,轰隆一声巨响,那床弩连着整个马车都被砸成了一团碎片,那两两匹战马也是死的不能再死。

那百多斤的铁链被他舞得刮起一阵旋风,这个重量十分合他的心意,带着让人战栗的微笑朝着帅旗大踏步的前进,一时间没有人敢再阻拦,士兵纷纷丢下手中的兵器,生怕逃得慢了,成了下个尸体。

张郃感觉头上黏糊糊的,伸手一摸,那是战马被砸,溅出的血迹,那巨大的床弩已经碎成一地的木屑,虽然另外还有两架没有损毁,但操作的士兵早就逃命去了,只留下孤零零地弩床。

身边除了几个一直跟随自己的亲兵还护在身旁,其他士兵已经如山崩般溃散了。奖励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那些疯狂的士兵已经倒在脚下。那些头铁的,不信邪的,胆子大的,都撞到了周朴这个最坚硬的铁板上,撞得头破血流,身首异处。

冷静下来的其他人,已经不再想要周朴的人头了,他们只想着活命,周朴的神力和悍勇,让他们不敢再升起丝毫勇气抵抗,只想着拼命逃跑,希望能保住一条小命。

败了?,又败了!张郃仰天长叹,他怎么都不敢相信,两万大军,对战一个人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还有什么脸面再去指挥将士,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皇帝,还有什么脸面再自称名将,还有什么脸面再活下去。

看着周朴越来越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张郃颤抖着嘴唇,拔出宝剑,往脖子上一架,就要自刎谢罪。

幸亏身旁的护卫及时拦住,才没有成功。

“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可啊。我等誓死护送将军撤退。来日再调大军再战。”护卫抓着剑身,手指已经渗出了血迹,激动地劝道。

“好,说的好,大丈夫败就败了,老夫又不是没有败过,诸位,替本将拦住这个怪物片刻。大魏国会记住你们的功绩,本将一定替你们报仇的!”张郃也是果决之人,刚才一时激愤才想到了轻生,这会儿那股百折不挠的韧性又回来了。

说完朝着亲卫一点头,重新跨上战马,一扭马头,朝着后方快速撤离。

周朴终于找到了张郃所在,看他想要逃跑,自然不能让他再次如愿,手中的铁链加速抡了一个大圈,猛得脱手,朝着张郃的方向甩去。

十几个亲卫人举起盾牌组成一道人墙,挡在前面,想要阻挡铁链,轰的声,人墙如同保龄球般,砸散了开去,那些士兵大多昏死了过去,少数清醒的也都爬不起来。

周朴没再理他们,看着跑远的张郃,心中焦急,四下寻找了下,一地狼藉,兵器、盔甲、旗帜丢了一地。却没有他最想要的马匹,即使有也被那些逃兵抢需要的武器,但他也已經知足了。

“既然戰利品已經看完了,那就應該去會一會那個所謂的空間闖入者了。”楊磐一邊活動著身體,一邊想到。

“指引‘空間闖入者’的位置。”

伴隨楊磐的話音落下,一個淡藍色的半透明的箭頭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在這個淡藍色的箭頭上方還有一個數字應該是代表距離。

看了一下箭頭所指的方向和上面的距離數字,楊磐感覺那個方向好像有點熟悉。

“這個方向和距離不是那條水蚺的地盤嗎,‘空間闖入者’出現在那里會不會跟它打起來,要是能出現個兩敗俱傷就太完美了。”在確認了箭頭所指向的位置后,楊磐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可隨即他就甩了甩頭忍不住笑了笑,他感覺自己自從開始進行試練任務后想法就活躍了不少。

將那些雜亂的想法拋到腦后,楊磐開始順著箭頭所指的方向走去,一開始他的動作還比較大,但隨著距離目標的位置越來越近,他的動作也開始小心了起來,畢竟不知道‘空間闖入者’的感知是否敏銳,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隨著樹木的逐漸減少,視線也變得開闊起來,沒一會,楊磐便離開了森林,來到了上次遇見水蚺的湖邊,而箭頭所指引的‘空間闖入者’也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中。

“發現‘空間闖入者’本次指引結束,‘指引’功能剩余次數2/3”

無限空間的提示信息傳了來,但楊磐此時卻沒有時間管這些,因為此時他已經看清了空間闖入者的模樣,那是一頭野豬,一頭體型十分巨大的野豬。

看著眼前的這只巨獸,楊磐感覺自己一時間竟然有些無法形容。

他眼前這頭野豬的身體高度接近3米,體長接近5米,頭部和背部生長著很多堅硬的白色鬃毛,兩根尖牙一長一短,長的那根有近1.5米長,而短的那根也在1米以上。

光看那體型,與其說這是一頭豬不如說是一頭沒有長鼻子的大象,不,不對,大象的身上可不會有它那么強壯的肌肉。

而此時這只體型巨大的野豬正威風凜凜的站在湖邊,而此處湖泊原本的主人,那條曾經嚇走楊磐的‘水蚺’此時卻像一根面條一般被這只巨豬叼在口中,隨著豬嘴不斷開合,水蚺身軀不斷消失在它的嘴中,估計用不了多久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媽的,這是什么鬼東西。”

即使是楊磐見到這種情況也忍不住爆了粗口,要知道這條水蚺對他來說幾乎都是難以抗衡的怪物,可現在這個怪物卻變成了另一頭怪物口中的‘面條’,這怎么能不讓人失態。

‘探查’

雖然知道不可能與之對抗,但楊磐還是躲在樹后悄悄地對著那只巨大的野豬發動了‘探查’能力。

“就算打不過,起碼也要了解一下對方信息。”楊磐是這么想的。

突然,楊磐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數值猛地降了一截,從100%直接變成了60%,然后那只巨大野豬的信息才慢慢出現在他的面前。

“大野豬王(空間闖入者),牙獸種,生命100%,

介紹:大野豬族群的王者,性格暴躁,力量強大,生命力頑強,擁有族群中所有雌性的生育權,同時也背負著保護整個族群的義務,會對出現在面前的任何目標發動攻擊,迅猛的突進加上堅固的大牙威力巨大,就連粗壯的大樹也能直接撞斷。

注:其沖鋒威力巨大軌跡卻很容易判斷,并且相較攻擊其防御能力明顯較弱。”

得到信息后,楊磐立馬開始查看,對于大野豬王原來所處的世界他有所了解但并不十分上心,因為那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接觸的。

在看完信息后,楊磐忍不住搖了搖頭,以大野豬王那巨大的身體,即使是知道對方的防御能力較為薄弱他也沒有辦法針對,而且光憑借體表的那層厚皮和渾身肌肉估計一般的步槍都無法對它造成太大的傷害,更別說現在手無寸鐵的楊磐了。

至于大野豬王的攻擊力有多強,光看那體型和尖牙,別說他這副小身板,就算是跟他腰身一樣粗的大樹估計也經不住大野豬王的一撞。

再次看了大野豬王一眼,楊磐嘆了一口氣,然后開始悄悄地往回退去,既然現在無法對付它,那就先撤退吧,等回到安全的地方后再好好合計一下,看能不能想到辦法對付這只強大的野獸。

他結結巴巴的道:“他…他…問了我去底層艙室的路線……”

“快!所有的船員取消輪休!馬上去尋找王先生!找到他馬上通知我!”船長大聲下達命令,匆匆朝下層艙室而去。

大廳里參加宴會的船員紛紛離開,執行船長的命令。留下茫然無措的乘客們,安靜了片刻之后,馬上嘈雜起來,大家都在猜測發生了什么事。

“那個瓷絲國人一定是一個海盜!來我們的船上做內應的!船長查到了線索!要抓捕他!”

“不!他肯定是個珠寶大盜!據聞阿加泰王國出現了一個神出鬼沒的大盜,專門盜竊貴族的珠寶!”

“天父在上!那個黑發魔鬼可能謀殺了一位體面的紳士,盜竊了他的財物,登上了蘇·克流霞王妃號!”

……

大部分人都認為王泱是個窮兇惡極的罪犯。越猜越離譜,最后甚至認為王泱是著名的連環殺手,制造了駭人聽聞的霧碳市灰鴿子區血案!

一個低沉但很有穿透性的聲音響起:

“雖然這很失禮,但我還是要說,各位的智力和猩猩差不多!德加爾船長的命令是找到那個瓷絲國貴族!不是抓捕!

找到之后,只是通知他本人,沒有任何后續的命令。這表明船長要親自去見他!

請問,德加爾船長為什么要親自趕去下層艙室見一個罪犯?”

眾人頓時鴉雀無聲,目光集中道一個坐在角落的中年人身上,此人黑發藍眼,衣著得體但不是很華麗,一看就知道是南奧倫人。

一位老紳士開口道:“原來是柯爾偵探,聽說您是的大忙人,霧碳市警署的大案子都是您幫忙偵破的。沒想到您居然也會出國旅行!”

“芬里爾伯爵,這沒什么奇怪的,偵探也需要休假!在世界最大的游輪上進行環巨神洋航行,就是不錯的休假!”柯爾偵探答道。

“柯爾先生在度假?真是遺憾!我正打算聘請您處理一個委托。”伯爵聳肩道。

“我發覺海上的旅途有時也很無趣,如果有一些有趣的案子打發時光,也不錯。”

“很好!這里是一百蒙利,作為預付的經費。我想請您查明那個瓷絲國貴族的身份,以及船長為何急著找他!”伯爵從隨從手里接過支票本和筆,刷刷的簽了一張支票。

一蒙利的購買力相當于鍔國的一金幣,一百蒙利已經是一筆大錢了。不過在座的非富則貴,并不在意。

柯爾接過伯爵隨從遞過的支票,看也不看,隨手塞進兜里。道:“伯爵閣下,感謝您的雇傭,很有趣的委托。我很樂意告訴您,剛才那個瓷絲國人進入大廳時,身上佩帶著一柄華麗的佩劍,但是他出去時,劍不見了。

那柄佩劍是瓷絲國古代高等貴族才有資格佩戴的玉具劍,象征著高貴與權力。大家都知道,雖然如今的瓷絲國人乏善可陳,但是古代的瓷絲國是何等的偉大。

奧倫王家博物館遠東館里有一柄類似的劍,但是遠不如他身上的這柄。”

芬里爾伯爵鼓掌道:“不愧是奧倫最頂尖的私人偵探的,也问道:“这位是?”

 福伯凑热闹的傻憨憨的笑道:“夫人,这位是少奶奶。”

 沈夫人听了这话一喜,摆起了婆婆看儿媳妇的架势,细细打量起暮雪诗来,这身段清瘦却不失丰腴,这脸蛋自是没得说,只是这胸虽然还不是很大,但发育的还算不错,以沈家的伙食养上一两月,定能给她隆起来,又绕到她身后打量了一下,不住的点头,低声道:“不错,不错,屁股大,能生儿子。”

 暮雪诗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到沈问丘身后。

沈夫人心里欢喜得紧,向儿子树了个大拇指,这母子俩一个德性,都没个正形,可真是有其子必有其母。

 沈问丘也不解释想,反正将来也是我媳妇了,还解释什么呀!

就给她们俩做了介绍,之后,沈夫人拉着暮雪诗的手就热情的问这问那的进了沈府,将沈问丘撂在门口,完全忘了自己今日是给自己儿子接风洗尘的。

 沈问丘看两人搀扶着进了沈府,嘀咕道:“得嘞,别人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现在好了,我娘是有了儿媳妇忘了儿子。”

 福伯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少爷,这……这喜酒,咱们什么时候吃呀?”

 京城那遭子事,沈问丘还没找他算账呢?

现在福伯这话一出沈问丘算是全明白了,难怪福伯这么积极替他宣传,感情是惦记着吃喜酒呀!

 沈问丘不情愿道:“你就等着吃你的喜酒吧!”

福伯愣是没听出沈问丘话里的味道,憨憨的应道:“少爷,那可要快点呀!福伯还想再吃上一顿孙少爷的满月酒再走。”

门口的沈问丘听到这话,差点一个踉跄摔了下去,这福伯想得还真远呀!

……

 一个月后,下雪了,沈家门口“左一点,上一点,好、好。”

原来是沈问丘在指导着暮雪诗贴年画。

 从小到大,暮雪诗还没贴过年画呢,见下人在贴年画,也跃跃欲试,沈问丘就让她上手体验体验,没想到这小妮子玩得还挺开心。

 沈问丘回来也一个月了,整日里显得无事可做,不是带着暮雪诗到望江亭边钓钓鱼,就是到山上打打猎。

期间他也去找过齐先生,私塾大门紧闭,很显然,先生游学还未回来……

 一天天的和暮雪诗这个无忧无虑的小妮子在一块,少年郎倒觉得做什么事都开心。

 除夕夜,沈家大厅内,桌上摆了一桌子的丰盛的美味佳肴,沈问丘道:“爹、娘,新年快乐。”

两人拿出个大红包给了沈问丘。

暮雪诗学着沈问丘叫道:“沈伯父,沈伯母,新年快乐。”

两人一样给她封了个大红包。

 其乐融融的,显得像一家人,席间,沈夫人问道:“雪诗,你觉得我们问丘怎么样?”

……

”“拾掇”,多么意味深长的一了半天,终于道:好,我陪你喝木一半立刻走过去,恭恭敬敬的想问你、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正义不会缺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日刀塔行

丫丫不学语

末日刀塔行

一滴水啊

末日刀塔行

青栀倾寒

末日刀塔行

西卡银豚

末日刀塔行

汪了个喵

末日刀塔行

灭凤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