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幽兰之香》。

“七哥,沒錯了,夜盡天明是白夜族戰技,而且是最頂級傳承戰技,我在一個古老強者自傳中看到過,夜盡天明,統治了一個時代,那個時代任何人都失去了顏色,星空都是白的”鬼侯怪叫。

鬼侯的話讓陸隱震驚,有這么夸張嗎?

  最终,龙宪下落不明,而从他凝空戒中翻出来了一份类似地图的东西,被四方天平争夺,一分为四。

  白龙族内部已经吵翻天了,都在争论此次事件,很多人抨击主脉太过偏袒,而主脉却以寒门......

萧飞雨失色道:难怪他只瞧你眼头,道:好,你就自己说一句吧

青徹聽聞此言,嘴角微撇,雙目充滿了濃濃的羨慕,其中還夾雜有絲絲嫉妒。但無論如何,他都不敢生起絲毫貪婪覬覦之心。

身為彩鱗噬魂部的天才種子,對于妖皇的恐怖威能,他可是相當清楚。

“不管如何,有了江長老在,我們這一脈,也算是擺脫了目前的尷尬地位!”流芒亦滿目復雜,心頭感慨萬千。

一年前,江景還僅僅是一個三階一重天的核心成員。

現在,已然是整個彩魂噬魂部當中,舉足輕重的強大妖皇。

今天發生的事,屬實給他震撼到了。

“沒錯!”

碧靈與青徹聞言,眼睛皆是一亮。

自從三長老重傷沉睡后,他們這一系的日子可不好過。

做任何事,都得小心翼翼,深怕得罪其他兩系的族人。

“待會來我府邸一趟。”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流芒耳邊突然響起江景的傳音。

他先是一愣,旋即釋然。

江景剛剛回到部族,肯定有許多事情,還不了解具體情況,找上他也不奇怪。另一邊,大長老麾下三個七彩成員,齊聚一堂。

啪!

“可惡!那個江景,竟然成為妖皇了!”

為首的那個中年男子,重重啪在青石桌面上,臉色隱隱有些扭曲。

滿目嫉妒與怨恨。

咔嚓!

下一刻,整個青石大桌,在他一幸之下,頓時布滿蜘蛛網般的裂紋。

另外兩個七彩身影,面色亦極為難看。

今曰他們大長老麾下四大核心成員,盡皆公然在江景面前下跪不說。

“呼?”

“如今,只有等大長老回來處理此事了!”

為首的七彩蛟龍,深吸口氣,恨恨開口。

今天的事情已經表明,江景已經達至妖皇,他們上去除了自取其辱,沒有其他用處了。“只得如此了......”

另外兩個七彩見此,只得無奈點點頭。

整個大堂之中,氣氛顯得極為沉悶。

江景的回歸,以及他突破到妖皇的消息,瞬間傳遍整個彩鱗噬魂部。

一時之間,掀起了軒然大波。

不少部族成員首次聽聞這個消息之際,第一時間選擇不相信。

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震撼消息傳出來。

比如宏澤等大長老麾下的幾個七彩殿下,被逼得公然下跪。

宏澤更是成為了江景的坐騎云云。

他們在目瞪口呆之余,又不得不相信此事。

而隨著事情的發酵,這件事情越傳越廣,越傳越離譜。

一條三階一重天的七彩噬魂蛟龍,在黑云宮殿獲得無上造化。

短短不到一年時間,就成為妖皇!

這則消息頓時就引起了周圍一些部族的注意,甚至連妖皇都產生了興趣。

一時之間,彩鱗大澤以及周邊一帶區域,變得暗流涌動起來。

而當事者宏澤等幾個七彩,則對那些將消息流傳出去的部族成員,恨得牙癢癢。

但又無可奈何。

畢竟當時有那么多族人親眼目睹,總不能一一抓起來嚴刑拷打吧......

“流芒可來了?”

不論外界的傳聞如何,此刻的江景則坐在府邸大殿高位之上,看著下方的三支,輕聲開口。“早已在外面等候,大王!”

三支面色紅潤,精神抖擻,恭聲回答。

“嗯~讓他趕緊進來!”

江景輕輕頷首。

“是!”

三支聞言,躬身退出去。

沒一會,流芒快步走進來。

“大人!”

他面容復雜,深吸口氣,躬身抱拳道。

“嗯

“說說看,我消失的這段時間,具體發生了什么?”

江景對他微微一笑,身子往后一仰,直言道。

“稟告大人!是這樣的......”

流芒見此,也不廢話,醞釀幾許,然后為他一一述說。

片刻之后。

“原來如此!

聽完之后,江景摸著下巴,緩緩點頭。

大半年前,當時他與碧靈還有流芒在黑云宮殿大門前分開后。

還未深入里間,江景就被隨機傳送陣送往了遙遠的天炅界。

而碧靈則與流芒成功來到黑云宮殿的核心之地。

但那里的封印非常強大。

以他們的力量,甚至包括黑斑虎等三族合力之下,都打不開。

無奈,他們只得通知了背后的妖皇。

最終結果也很好猜到。

眾妖皇齊聚封印,并合力將其打開。

并發現里面的各種龐大珍貴資源,甚至出現了對妖皇來說都極為難得的魂蓮等等靈物。這些資源自然讓一眾妖皇紅了眼。

或許是分配不均,然后就打成了一團。

當時得到消息前來的妖皇有很多,流芒隱隱聽聞,至少二十五個。

二十幾個妖皇在黑云秘境之中,戰力全開。

直接將整個秘境打成碎片,流逝在虛空亂流深處。

而在這次大戰之中,彩鱗噬魂部也爭奪不少資源,但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三大長老盡皆受傷,三長老更是重傷陷入沉睡。

流芒他們自然早早就離開了秘境,躲過一劫。

而江景卻遲遲沒出現身影,也是因此,大家才認為其已經涼涼。

也就發生了后來的事情。

“二十幾個妖皇大戰,連秘境都被打崩......”

略微思索,江景兩眼陡然一亮,射出駭人的光芒。

刺得流芒雙目生疼,連忙埋下頭。

既然三長老等都被打得重傷,其他部族的妖皇怎么可能不受傷?

“這是我的機會啊!”

一想到這些,他臉上逐漸浮現出笑容。

目前的他,已經獲得大荒五階血脈之力,就差五億進化點數,就可以再次進化了。

“,在这个余热未消的初秋季节显得十分凉爽。

小湾腿上的伤口周围,鲜血已经开始凝固。

随着清水的洗礼,一些血痂伴着黑色的粉末纷纷流走,顺着她的小腿落到地上。

陈立看了看,见那些粉末没有随水溶解,而是变得更加细碎,堆积在了小湾脚下。

顿时更加笃定那就是煤粉。

清洗好伤口,他道了声:“涂药可能有点疼,你忍一忍。”

而后便拿出止血膏,均匀的给小湾涂在了伤口上。

后者全程没有吭声,紧咬着嘴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陈立。

棕褐色的瞳仁里头,倒映出陈立认真的脸。

神色略有些复杂。

少顷,止血膏全部涂完。

小湾松开嘴唇,呼了口气,道:“大王的药好神奇,我感觉最先涂到的地方已经不那么疼了。”紧绷的神经放松了许多。

“嗯,这药质量是很好,对外伤有奇效。”陈立点了点头。

但眉头并未舒展,语气一转,又道:“不过你摔伤的筋骨恐怕就有点难办了。我先帮你看看有没有骨折,如果没有的话还好,若是有的话……”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骨折对于原始人而言是一种极其难治的伤,一旦发生,有很大概率会导致下半辈子瘫痪,无法像正常人一样活动!

“好。”小湾没有多说什么,放松了身体,给陈立检查。

她知道自己伤得不轻,连站都站不起来。

不过她相信这点小伤,伟大的人类之王一定可以帮她治好的!

“你就地躺着。”陈立吩咐一声。

把小湾轻轻放倒在地上。

而后一个关节一个关节的给她检查起来。

事实上,陈立的医学知识并不丰富,甚至可以说很匮乏。

在这种情况下,他所能做的就只有一点一点的去尝试和判断。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小湾的大小腿骨骼都没有出现断裂的痕迹。

估计和她的体重较轻、体质较好有关。虽然摔得很重,但凭借强韧的身体素质,硬生生撑了过来。

“脚踝疼不疼?”陈立捏了捏小湾的左脚脚踝问道。

小湾点点头:“有点。”

只是有点疼,还没肿胀错位,那就是普通筋骨损伤了。

“这只脚呢?”陈立又捏了捏她的右脚。

小湾再次点头:“也有一点。”

“膝盖怎么样?”

“嘶~大王轻点,这里好疼~”

一碰到膝关节,小湾就发出了痛呼声。

“膝盖凸起肿胀,应该是脱臼了。你忍一下,我给你按回去。”

陈立看懂了几分要素,略一用力,在小湾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错位的关节给她压了回去。

这一下可把小湾疼得冷汗直冒,下意识就一脚踢了出去,险些把陈立踢到水里去。

“呃,大王,我不是故意的……”

她连忙道歉。

陈立无所谓的摆摆手,继续下一个关节的检查。

“这里怎么样?”

“这里没事,不严重……”

“那这里呢?”

“嗯……有点疼。”

“表面上没什么痕迹,应该是骨膜损伤,回去休养一段时间会好起来的。”

“好……”

“再看看大腿,嗯……这个地方疼不疼?”

“还……还行。”

“这儿呢?”

“疼~”

“八成是韧带挤压损伤了……我给你推拿一下。”

“嗯……好。”

小水潭边上,两人一个位置一个位置的检查过去,贴得很近。

大大和虎牙等人站在不远处看着,本来都很担心的表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暧昧起来。

“喂,虎牙,大王这是在给小湾姐治伤吗?治个伤怎么还摸摸搓搓起来了?”大大小声问道。

虎牙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看大王认真的样子,应该没别的意思吧。”

“可是他摸的地方,是……”

“……”

几个人低声议论着。

本就和陈立有着“绯闻”的小湾,在这次治伤的过程中,愈发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半个小时之后,陈立总算给小湾检查完了。

她的伤比预想中的要轻很多,没有出现不可逆转的眼中骨骼损伤。

虽然双腿和腰胯位置的骨膜、韧带、关节,出现了多处的损伤,导致她连站立起来都做不到。

但这种损伤都是可自愈的,只要多休息,服用一些舒筋活血的药汤,要不了一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了。

陈立身上有一瓶打开了的云南白药。

里头有一粒红色小药丸,是能吊命的好东西。虽然不能治愈小湾的摔伤,但可以稳住她的元气,好处多多。

他自然毫不客气的取出来让小湾吞了下去。

“行了,我们回去吧。”

搞定了小湾的伤,陈立招来熊大,将她抱到熊大背上。

特意叮嘱熊大走路平稳一点,别蹦蹦跳跳,然后便带着众人启程返回部落。

小湾下半身彻底不能动,只能老老实实的趴在宽厚的熊背上。

她歪着脑袋,侧着脸看向陈立,脸上有些红晕。

不过在古铜色的皮肤遮掩下,基本看不出来。

“大王,那个地洞好危险,要不要我叫几个兄弟把它填上?免得以后又有人不小心摔下去。”

回去的路上,虎牙对陈立问道。

他这个保安队长,上任好多天了,一件像样的工作都没做过,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特意这么问一句,也是想献献殷勤,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结果陈立却是果断反对了他的想法,回道:“不用,那可是小湾一脚踩出来的宝贝窟窿。等我回头去验证一下,如果那个地洞真的能产煤,那我巴不得把它挖得大一点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幽兰之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清泉涧

时微月上

清泉涧

绯红之夜

清泉涧

木子墨白

清泉涧

绝弦斩相思

清泉涧

会说话的肘子

清泉涧

安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