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尺青峰在我手!》。

赌就跟酒一样,对浪子们来说,白开心,大笑道:不错,不错,

釋魯的無辜被殺,已經在契丹大地傳的沸沸揚揚,各種說法都有。

契丹的天空,被緊張、悲憤和恐怖籠罩著。

當年撻馬軍的人,自發聚集在了阿保機身邊。

他們全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過釋魯的關懷和照顧,此時回憶著釋魯對他們的好處,都叫喊著要手刃兇手。

寅底石和蘇來了,對阿保機道:“大哥,奶奶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讓我將蘇交個你。”

阿保機摸著小弟蘇的腦袋,想到,幾個弟弟都已經有了自衛能力,一般的人要殺他們也非易事,唯獨蘇還小,奶奶是讓他保護蘇的安全。

阿保機擔心地問道:“奶奶的身體好嗎?”

寅底石道:“奶奶整天面對蒼天,不停地數念著什么,飯也吃不下。”

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感到徹骨銘心痛苦的人,當屬奶奶。

奶奶老年喪子,白發人送黑發人呀。

奶奶惟一活在世上的兒子,也被人殺了。

奶奶要是知道,是自己的親孫子殺了自己的兒子,更會痛上加痛。

阿保機的心中再次蕩起波瀾,輕輕拍了拍寅底石的肩膀,什么話都沒有說。

寅底石又道:“奶奶還讓我告訴你,三伯父被殺,一定與燕奴有關,讓你明察,不要連累了無辜的人。”

阿保機一怔。

奶奶雖然老了,卻并不糊涂,仍然心如明鏡,什么事情都瞞不過她呀。

阿保機長嘆了一聲,將蘇領到綰思身旁,對綰思道:“往后,無論何時,你都要和蘇在一起,更不能離開我的身邊。”

阿保機明白,可汗特意讓他將綰思帶在身邊,一是怕滑哥將綰思帶壞,二是讓自己重點培養綰思。

不斷有人前來吊唁釋魯,阿保機和曷魯的心中都清楚,有的人是真心來致哀,而更多的人則是來看紅火、獵奇、打探消息的。

人們都遠遠瞭望過這座被稱為城的建筑,卻猜不出城內是何模樣,正好光明正大地走進城門,觀賞一番。

滑哥跑前跑后,百倍熱情,忙的像陀螺一樣,在人前人后轉來轉去獻殷勤。

沒有一個人懷疑,是滑哥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

而所有人都一致認定,是臺哂殺了釋魯。

出殯那天,天空飄蕩著濛濛細雨。

欽德在海里和敵剌的攙扶下,拖著病體來了。

人們眼里的痕德堇可汗,已經是一個老態龍鐘的老頭,勾著腰,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咳嗽,哪里還能找到當年契丹第一摔跤手的那個勇武的小伙子的形象。

而這僅僅才幾年呀,他們心中的契丹美男子,竟然變成了這般模樣。

阿保機剛剛安排欽德坐定,大門口呼啦啦進來一大群老者。

曷魯的眉頭立即皺緊了。

因為曷魯認識這些老者,皆為被關押那些人的家人,也是他們懲罰行動的對象,臺哂的父親罨古只也鬼鬼祟祟地躲在人們的身后。

曷魯小聲對阿保機說:“這些人是來鬧事的。”

阿保機和曷魯對了一下目光,兩人的

转眼间已是十几日的时间过去。

季辽立在一座残破的山巅,望着幕顶苍穹。

他一对眸子之中印着那星罗密布的光点,沐浴着这漫天光华。

他心里盘算着这场亡族灭种的大战。

现下看来,这岐地的形势正向着他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想来他们这边退回东岐地后,不久便会是东西两岐地对峙的场面。

他对拿下这场争斗十拿九稳,暂且不提元婴和金丹的那些小辈们的折损,单说这场胜负的关键,混魔族的炼神修士死在他手里的已不下十人。

而东岐地那边,......

程垓点头道:这个我知道。那道紧张一分,脚下似乎带动着千钧

鬼候飛了,它迷茫,明明它都放棄了,靠著莫大的毅力,還祝福了一下,七哥為什么還打它?

陸隱惱怒,混賬死猴子,等等,忘了問它無上祖大墓的事了,想著,隨手一招,鬼候又飛了回來,毫無形象的砸在地上,發出哀嚎心中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起來。當他們徹底出去后,立即匯報給十步院元嬰老祖,由他們聚集了另外三宗老祖前來議事,因為這種事情在以前采摘由元嬰期主持時從未出現過,金丹主持也有了一百多年,進進出出也是六七次之多,這種詭異之事從未發生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尺青峰在我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一个算卦的能有什么能耐

兵俑

我一个算卦的能有什么能耐

赛脸的明明

我一个算卦的能有什么能耐

影子会笑

我一个算卦的能有什么能耐

阿井妹妹

我一个算卦的能有什么能耐

丫丫不学语

我一个算卦的能有什么能耐

四月寒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