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孩子出生,顾雨泽当爸爸了》。

叶开忍不住在轻轻叹息。路小佳的竹篮,用滑轮铁钩挂在钢索上

到了张航身前时候,只剩下了其他四只化神实力的黑熊。

张航身子一转,朝着一只黑熊一剑横劈过去。

眼见的炽灵到了眼前,那黑熊急忙转身,用背迎上。

当的一声,炽灵虽然斩在了黑熊背上,不过那黑熊还是被张航击飞出去。

分克制到極度張揚。

楊大偉猶豫了一下,停止了推開對方的舉動。

剛才把她從張勇二人手中搶過來的時候,他還沒有感覺,此刻精神從高度緊張的狀態中解脫了出來,才意識到鐘小丫的身體是這般小巧,如同一只精致又易碎的瓷娃娃。

他將手輕輕搭在了鐘小丫的背上,輕且柔地拍打著。

那道火星四激,叮叮叮三别人的,别人也不再欠他

咔嚓!咔嚓!

  风岚一清早在小院内来回走动,活动着身体,因为昨晚下雨,又是在冬季特别冷的缘故,地面上形成了许多结有一层薄冰的小坑。

  他时不时的在地上踩碎一个小坑,都会发出无比清脆的声响。

  梓阳躺在床上望着房梁,自从洛源离开后,他就再也没合过眼,脑海中一直回荡着雷虎所讲的话。

  嘎吱!

  梓阳打开房门,先是看了一眼上锁的房间,又看到灶台上的锅里正冒着热气,但并未发现风岚的身影。

  他走下光滑并未完全结冰的台阶,才看到栅栏门外的空地上,风岚正拿着锄头在地上挖掘着什么。

  他走近一看,竟是一个深厚的土坑,约有一米左右的深度,梓阳忍不住问道:“你挖这个做什么?”

  “先别问,你快去给我提桶水来。”

  梓阳哦了一声,回到小院,单手提了满满一木桶水,很是轻松地走了过来。

  风岚愣了一会儿,也没太过在意,他双手抱起躺在地上的桐木,将它竖在土坑里,一边用脚将土块,石子踢进土坑,一边对梓阳说道:“慢慢倒水,一定不要太快。”

  当梓阳将木桶里的水倒干净后,被挖的土坑也已被重新埋好了,风岚轻轻拍打着桐木,满意点头道:“洛源走了,以后我就把它视作洛源,天天揍它,等会儿我就给它刻上名字。”

  “饿了吧?”他扛起锄头看向梓阳,后者提着木桶,揉了揉干瘪的腹部,缓缓点头。

  “走!今早咱们吃馒头喝鱼汤。”

  “啊?馒头?没有包子吗?”梓阳的小脸上满是不解。

  包子与馒头在吴争镇都是一枚纹石一个,两者间不同的地方,是包子最起码带馅,而馒头却只有面。

  对他们来说,买包子无疑是最划算的。

  风岚无奈道:“没办法,我也想吃包子,可林家包子铺今天没开张,我只能买馒头了。唉,先凑合着吃吧,鱼汤我都热好了。”

  两人放下手里的东西,各自盛了碗热腾腾的鱼汤,在桃树下的石凳上,围绕石桌而坐。

  “梓阳,你有心事啊?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风岚端着碗,将最后一块馒头塞入口中,随口问道。

  梓阳咽下口中食物,犹豫片刻,轻声问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想问一问,你多久后会离开?”

  风岚皱眉诧异道:“离开?在你成人之前我是不会走的,除非你有能力保护自己。”

  梓阳攥着手里的半块馒头,不可思议道:“你要在这儿白白浪费八年时间。”

  风岚猛地起身,双臂环于胸前,脚踩石凳,笑道:“八年算什么,你若是不想走,我在这里陪你一辈子也未尝不可啊。”

  梓阳怔怔地望着他。

  风岚抬头看了眼刚升起的太阳,催促道:“你快点吃,我先回房中收拾东西,咱们一会儿去钓鱼。”

  “八年?一辈子?短短五年,区区天雷与这些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梓阳听完风岚的一席话,顿时充满了信心。

  风岚一番肺腑之言,原本让犹豫不定的梓阳有了明确的目标,他会用自己宝贵的生命去做赌注,来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不成功便成仁!

  两人如往常一样,梓阳背着鱼篓在前面开路,风岚肩扛钓竿紧跟在他身后,二人沿着小路,一起向海边走去。

  风岚站在斜坡上定眼一看,发现栈桥上空无一人,顿时乐了,大声笑道:“那老头跟那青年今天没来,这就没人跟我抢鱼了。嘿嘿!”

  梓阳的目光倒是没放在栈桥上,而是紧紧盯着海面上漂浮着一大块白布,因为距离太远,他只能看到一块白布。

  可当他们走下斜坡,踏上栈桥后,梓阳才真正确定,那不是块白布,而是一个身穿白衣,身披雪白披风的男子。

  风岚盘坐在栈桥上,闭目钓鱼,摆出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梓阳指着海面上的人,摇晃着风岚的手臂,一脸焦急道:“你别钓鱼了,赶快下去救人啊。”

  风岚依旧闭目,反问道:“救他作甚?洛源给咱兄弟俩留下的纹石可不多,这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吃饭。”

  梓阳刚要说话,风岚缓缓睁开双目,认真道:“这大冷天的,那小子是死是活还不知道,要是死了最好,半死不活的话咱还得救他,不划算,不划算。”

  “再说了,你又不认识他,你怎么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万一咱把他救活了,他再出手加害我们怎么办?”

  梓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望着海面上的白衣男子。

  风岚无奈,打起了感情牌,道:“这p>狂暴状态下的妖兽,他铁定是打不过了,但是打不过他还躲不过吗?!

反正妖兽无法走出高台。

“太恐怖了,没想到就是李淳他也招架不住这头妖兽,这下有谁能够杀死这头妖兽?!”

“哼,杀死这头妖兽?别开玩笑了,这妖兽已经陷入狂暴状态,下一位登场的估计撑不到三息时间,就会被杀死......”

......

高台下方一群人小声议论着。

有人不时望向台上陷入狂暴的妖兽,脸上僵硬,浑身发软。

正常状态下他们也不一定能够撑住三息时间,现在妖兽陷入狂暴,性情狂躁实力大涨。

他们上去,估计支撑不了一息时间,便会被利爪撕碎。

顿时,场上准备试炼的众人陷入一片沉默。

眼神紧张的望向站在远处的刀疤男子,唯恐下一个念到的是自己名字。

“大人需要更换妖兽吗?现在白煞虎妖陷入狂暴,恐怕这群小子连两息时间都撑不过去。”

刀疤男子瞥了一眼台上,确保妖兽没有出格后,嘴唇微动,向紫袍男子恭敬询问道。

“不用。”

紫袍男子瞥了一眼周围座位上的几个老头,旋即心中冷笑,这几个老家伙平时可没少阴奉阳违。

正好趁机借此敲打一番。

拥有灵根的人,肯定能够在妖兽进攻下,抗衡一番。

至于没有灵根之人,死了对他也跟他没什么关系。

刀疤男子点头,旋即开口道:

“李淳,坚持三十七息,合格!”

“下一个,江景!”

......

“少爷你要小心啊,撑不住那便下来。”

江雨一身黑色铁甲,脸上挂着一丝担忧。

这妖兽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即便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将其拿住,江景虽然拥有三流实力,但是他并不认为江景能够击败妖兽。

最好的结果便是支撑住几息时间,然后撤下来。

“嗯。”

江景微微颔首,眼底之中一片火热。

没有想到,第三个就是自己。

现在这名妖兽虽然陷入狂化状态,但是,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威胁。

完美级别的基础剑术修为,带给他的并不只是对于剑术的感触。

还有的就是,能够对于力量增幅达到一般!

并且青铜级呼吸法,龟蛇锻体术中的秘术,能够给他带来一倍的力量增幅。

他现在初入三流境界,只拥有五百斤的力量,但是,在剑道与呼吸法的增幅下,力量足矣达到千斤之巨。

这可是二流顶尖的实力。

面对一个白煞虎妖,简直轻而易举。

这个妖兽在江景眼中,已经是个提取的经验包了。

江景脚尖一点,身体宛如一道离弦之箭,纵身一跃便落到了高台上。

“江景?江家之人?东区那个江家?”

台下很多人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随后半天才会想起来。

江景在东阳城中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但是,也不是很小,江景的名声之所以无人知晓,就是因为他只是个普通人。

默默无闻的普通人,能被城中之人所知,还是占了江家的光。

“这下可完了,一个普通人上去,这不是找死吗?!”

有人脸上幸灾乐祸,或许在妖兽吃了江景后,便能够从狂暴的状态中归复平静。

这样他们便有机会,通过测试。

上了擂台,江景这才看清楚白煞虎兽的全貌。

浑身是黑白纹络,整个身体宛如牛犊一般大小,尾巴呈秸秆状,利齿闪烁着寒光,宛如两把匕首,利爪死死嵌入地面,气息灼热的凝视着自己。

妖兽:白煞虎兽

等级:一阶后期

属性:风

状态:陷入狂暴状态,拥有二流顶尖的实力

评价:使用龟蛇锻体术秘法,可以斩杀。

击杀可提取:风虎呼吸法【青铜级】、风灵根(残破)、一年半真元修为、虎鞭......

江景快速浏览了一遍信息,有些小惊讶。

原本还是一阶中期的妖兽,现在竟然进入了一阶后期,而且,评价从提升高级基础剑术,可与之一战,变成了使用龟蛇锻体术,可以斩杀。

斩杀与可以一战,这可是不同的性质。

江景眼睛一眯,龟蛇锻体术中,只有一门秘术,名为千叠劲。

千叠劲,积蓄全身气力,可以一瞬间爆发出去,打出原身体一倍的力量。

对身体负荷很大,一天最多只能使用三次。

“吼~”

白煞虎妖头颅贴着地面,发出低沉的吼声,利爪深深抓进地面,后尾轻晃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孩子出生,顾雨泽当爸爸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乱楚

三才八卦

乱楚

南宫璐瑶

乱楚

炎宗

乱楚

℃寒冰

乱楚

副院长

乱楚

盐水煮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