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终未逆天》。

父亲心有不甘,发动母亲、姐姐了没有?”龙城璧点头:“那是

心神被從飛劍中彈出后,看著眼前這安靜卻荒誕的一幕,淮山久違的失神了。

他實在不敢相信,自己引以為豪的飛劍,居然會那么容易的就失手了。

這真的是由天爐宗修士與工程院院士苦心專研數十年研究設計出的,以金精土靈為材質,以地火煅燒,接引天雷錘煉,沉入黃泉淬火而出的絕世飛劍?

這真的是我日夜以心神精血飼養的本命飛劍?

天爐宗那幫廢物是不是賣了假貨?可他們哪來的膽子敢騙我們調查局?

片刻失神之后,淮山終于想到自己似乎在戰斗。

他再次沉心靜氣,試圖將心神再次送入那薄如蟬翼的飛劍之中。

可那飛劍卻拒絕他的進入。

于是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心神盤坐紫府,遙遙呼喚著自己的本命飛劍。

“動啊!動啊!”

“你倒是給我動啊!”

可無論他如何嘶吼吶喊,那曾經心有靈犀,仿佛他的又一手指般的飛劍始終不動如山,如同死物。

和尚的微笑,與飛劍的沉寂,恍若九天神雷一般,一下下劈在淮山心上。

如此強烈的震撼,他許久未曾感受過了。這甚至讓他想起了當初師父領他入山修行當天,拎著他的衣領,帶他在山間飛行時的感受。

幼小的他看著一切都變得渺小的地面,被凍得瑟瑟發抖,只能緊緊抱住師父的一條腿。

“誰能告訴我怎么回事?我不過是在自家門口打坐修行。怎么一睜眼,就遇到如此可怕的人物?難道是異常人類聯盟發動總攻了?”

盡管飛劍失靈,心中震撼異常,但淮山并沒有就此放棄抵抗。

對于很多劍修來說,本命飛劍通常只有一把。但他淮山不是。他有兩把。

一把沒用了,他還有一把。

而這另一把就是……

淮山快速從地上站了起來,雙手合十于胸前,而后舉過頭頂,伸至最頂端。全身靈氣以一種更殘暴的方式瘋狂運轉,如同化作有形之風,吹得他的衣袍鼓起,獵獵作響。不過片刻之后,鋒銳如同劍一般的氣息從他身體內發出。

嗡——

如同劍吟一般的聲音響起,鋒銳的氣息化作劍氣,將淮山身上的藍色衣袍割得粉碎。無數細小若牛毛的劍氣圍繞淮山身周交錯縱橫,甚至有很多道劍氣割破了淮山的皮膚,絲絲縷縷紅色血液從表皮滲出。

而在血液滲出之后,如同無數春蠶進食的聲音響起,那些原本無色的牛毛劍氣被染上紅色,并快速的融為一體。

淡淡的血腥味飄散出去。

隨后這周遭梳理范圍內的一切靈氣和煞氣宛若聞到了腥味的鯊魚瘋狂的聚集到了淮山身邊,彼此糾纏融合,將淮山包裹起來,形成了一道血色的劍影。

淮山有兩把劍,這是調查局許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但這些人也只知道他的本命飛劍之一叫蟬翼。至于另一把,則幾乎沒有人見過。只聽其聞,不見其劍。甚至有人打趣說,淮山會不會根本就只有一把劍,至于另一把劍的存在不過是他編出來嚇人的。

對此,淮山從沒有解釋過,也沒有證明過什么。

因為他的另一把劍叫淮山,也就是他自己。這是他劍走偏鋒自創的一種功法,他將自己煉成了一柄劍。在必要的時候,他可以以身化劍進行攻擊。不過即便是精心錘煉過自己的體魄,血肉之軀與堅實的飛劍還是差距太大。所以這是一招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更確切的說,這是一招以命搏命的招式。

坦白說,修煉近百年,淮山還從未使用過它與人對敵,他也沒想過自己會這么快就用上這個壓箱底的絕活。

可面對對面那個高深莫測的和尚,他知道自己不能猶豫,也許猶豫了就再也沒有出手的機會。

撲面而來的劍氣吹得大愚身上的灰色僧衣烈烈作響,使得他默默在心底嘆了口氣。

從接到這個任務,拿到淮山的個人資料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不是一個好差事。

不同于一般的修士,淮山是夢之國在建國元年送到調查局的交換生。

他的父母皆是在立國之戰中犧牲的烈士。除了劍修的修行功課,他同樣接受的是赤色黎明軍的教育和訓練。

他的身上流淌著赤色黎明軍的骨血。信仰純粹到甚至可以說偏執。

換個極端點的說法,這種人是勇敢而無謂的。他或許會有害怕的東西,但死亡顯然不在其害怕的名單內。

就比如此刻,不過一時失利,他就果斷選擇了這種明顯是帶著自傷屬性的壓箱底手段。

這種人,簡直就是天生的劍修苗子。

當隊友的時候,異常可靠。可作為對手,卻又顯得異常可怕。

大愚倒不是害怕。只是面對這樣一個隨時都準備著犧牲的人,很難把握住分寸。萬一要真的傷到對方根基,別的處罰不說,估計一篇萬字檢討是跑不掉的。可憐和尚總共認識的字也就在一萬左右,如何寫得出。

所以還是算了吧,反正今天任務的目的已經初步達成。

“好劍!”

發出一聲由衷的感嘆之后,大愚松開了飛劍。雙手掌心向前,舉過了頭頂。

失去了鉗制之后,飛劍恢復了靈性,嗖的一聲,宛若游魚一般又回到了淮山的身邊,興奮地繞著圈。

淮山本已蓄勢待發,正準備進行也許是這輩子最后的一次攻擊,可看到這一幕后,攻擊動作終是沒有做出來。

不是因為害怕而放棄,而是眼前這個和尚的動作讓他不得不暫停。

那是一個投降的姿勢。

不過當然了,這都只是一定的暢想,之所以安妙琪能夠進入到這樣的暢想當中,當然是因為燕飛本身所修煉的那種武道的修為,讓安妙琪清清楚楚的知道,燕飛能夠將足球弄到這樣的效果。

不過,對于其他的一些人來說,那就是在現在這樣的情況當中,安妙琪旁邊的年輕男子,居然能夠把足球旋轉成為這個樣子,已經足足夠讓他們有一些意想不到當中,下巴都要驚訝到掉了。

當然了,在這么驚訝的過程當中,燕飛其實是在蓄力,為這一個足球加注力量......

他不是鸽,是鹰,但他也已飞得况为之专且善如先生乎!辱书引

漩渦之內,秘境之中。

這是一片昏暗的世界,寂靜,可怕。

昏暗的虛空彌漫著邪氣,溢散在漩渦之外的邪氣本是活躍,翻騰,具有攻擊性的。

而在這神秘秘境之中,邪氣竟然安靜了下來,在虛空中緩緩飄蕩。

在秘境的入口處,背后就是漩渦出口,不過這里卻有一些殘破的建筑物,斷壁殘垣,充滿了古老的痕跡。

此時一個神秘少年,正撅著屁股,在一具昏迷的身體上快速的翻著。

“不可能啊,肯定有什么好東西。”神秘少年一邊翻,一邊嘟囔。

“你tm也太窮了吧。”最后少年臉都綠了,坐在只剩下大白褲衩的昏迷身體上。

這昏迷的人,正是陌涂!

他一手拿著四四方方的石塊,一手拿著只有一千來塊上品靈石的儲物袋。

神秘少年將儲物袋揣在懷里,端望了石頭許久,沒發現不同,隨手扔在了地上。

“不對啊,這小子一定有好東西啊,不然在海城怎么抵擋邪氣的?”少年拖著腮幫子,怎么也想不明白。

要說地上這小子,只有儲物袋,也沒空間戒指,全身上下,就這一塊石頭,和儲物袋里的千來塊靈石,是怎么抵抗邪氣的?

少年左思右想,就是想不明白。

“打劫!此處是我家,想要從此過,留下入門財。”感受到秘境出口,也就是漩渦入口一陣抖動,少年坐在只穿著大白褲衩昏迷的陌涂背上,叉開雙腿,一副山大王的樣子。

那從漩渦進來的身影,魁梧健碩,看到眼前情景,臉皮狠狠地抽了抽。

這陌涂竟然被人當了板凳,最厲害的是,渾身上下只剩下了一件大白褲衩。

“小兄弟,我們好歹也是一家人,哪有自家人打劫自家人的,我們應該一起打劫外來人。”唐正風一臉笑意,很是自然,很是理所當然,也坐在了陌涂的背上。

“你也住這里?”神秘少年詭異的笑了笑。

“當然,我們一家人。”唐正風說道。

“嘿嘿嘿嘿……”少年與唐正風對視一眼,兩人心照不宣,勾肩搭背,笑得甚是淫賤。

“肽,哪來的小娘皮,此處是我倆家,要想從此過,留下入門財。”感受到漩渦又一陣抖動,唐正風想都不想,從陌涂身上站起來,指著漩渦那道身影。

“呃……”當看清楚來人之時,唐正風腦袋縮了縮了,打了個冷顫。

那身影,搖搖晃晃,雙頰生紅,身體上酒香彌漫,正是微醺的顧絡卿。

“小兄弟,你來。”唐正風推了推少年人。

“來你妹啊!”神秘少年怒罵一句,拖著陌涂的身體,直接逃了。

唐正風楞了,你妹的,暗罵一聲,朝著神秘少年追了過去。

而顧絡卿呢,兩眼微瞇,美眸含春,根本沒聽到唐正風說什么,迷迷糊糊中看到兩道身影從自己面前消失,只不過其中一人,還抓著一具尸體的腿,那尸體看起來為何這么熟悉。

顧絡卿秀眉微皺,嘟著誘人櫻唇,身影閃動,也追了出去,她看似左右搖晃,腳下無力,實則速度之快,看起來根本不像喝多了。

沒有人發現,那塊四四方方的石頭,自己化為了一道流光,然后躥進了陌涂的胸里。

就在他們離去之后,越來越多的天才從漩渦之中走出,出現在了秘境之中。

十幾道流光,分別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他們是來尋找秘境的,也許有人會組團,也許有些勢力會聯手,但是許多天才,都會選擇自己行動。

“邪惡的氣息,不對,邪中有正,正亦有邪。”一女走了進來,那一頭酒紅色波浪卷,黑衣皮夾克皮褲,是多么惹眼。尤其是某處,波濤洶涌,走起路來一顫一顫。

“那少年的面容你們已經記住了吧?現在分開,遇到直接殺無赦。”合歡宗一位妖異男子開口說道。

即使陌涂用秘法改變了自己的容貌,但是與龍女對拼,昏迷的他,已經無法再用靈氣支撐秘法,所以容貌也被有些人給記了下來。

“是,二師兄。”合歡宗眾人應承,男女兩人,或幾人一組,踏過那斷壁殘垣,進入了秘境。

其中有一男子,嘴角帶著陰毒。

“陌涂,顧絡卿,我就知道圣子的死跟你們脫不了干系。”這人正是花無言的師弟。

再說神秘少年,他一路狂奔,整個秘境猶如古老戰場,也似曾經古老勢力的遺跡,到處是破敗的宮殿,斷壁殘垣,留下了戰斗的痕跡。

而陌涂面部朝下,被他拖著在地上摩擦,摩擦,用力的摩擦,即使他肉身強悍,整個表皮也是殘破不堪,破相,毀容了。

“你…大爺!”陌涂被那坑坑洼洼的巖石地,給摩擦醒了,即使他受再重的傷,昏迷了過去,心有余悸骂道。

“因为遇到的小流氓都被你吓跑了,所以你记不住。”苏灵儿甜甜一笑。

这一路上众人确实遇到了不少垂涎苏灵儿姿色的小流氓,但还没开口便已经被李衍的杀气震慑得屁滚尿流。这些跳梁小丑,自然不会被李衍记在心上。

李衍深以为然,点点头道:“还好说了一堆鬼话,本来只想怼一怼他,没想到他真信了。”

“你说的那些歪理还是蛮有意思的呢。”子言锋走后,水雾重新蒸腾起来,苏灵儿揉了揉脸,好像还在纠结皮肤没有那女子光滑。

“虽然我那些歪理只是想怼他一怼,但好像不巧歪打正着了,不然他也不会被我说服。”李衍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怕是又有机会再在境界上突破一层了。”

苏灵儿忽然说道:“佛门说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概是吧。从有剑,到无剑,再到有剑,如果说剑道的境界果真如此,那我好像还停留在第一层。”李衍摇了摇头,疑惑之色越来越浓,“但第一层和第三层又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啊……师尊跟我说过一个故事,我也不知道对是不对。师尊说曾经有个人外号刀尊,号称创造了一招完美无瑕的刀招。后来这招被两个人在同一天先后破去,一个是初入江湖的少年,一个是名震江湖的大剑客。”苏灵儿卖了个关子,“你知道他们俩是怎么破的吗?”

“大剑客先和刀尊大战三百回合破了他的招式,刀尊刀法凌乱,然后少年再去捡了个漏?”李衍推测道。

“不。是少年先破的刀招,平平无奇一刺,刚好命中了这招的纰漏之处。然后大剑客依然是平平无奇一刺,以同样的角度破去了这一招。”苏灵儿道,“那少年武功稀松得很,因为破了刀尊的招式声名鹊起,但很快就被人当作踏脚石杀了。”

李衍陷入了沉思,苏灵儿接着道:“同样平平无奇的一剑,少年是因为冲动随意递出的,而大剑客是考虑了无数种出剑路数并且都一一否定后才最终决定递出的。”

“所以说,我的有剑,和子言锋悟到的有剑并不是一种境界?”李衍哑然失笑,“太玄了,一个和尚,一个尼姑,没羞没臊衣衫不整在温泉池子里打机锋。”

“不用去想啦~我们的修为都还没到那一步,扎扎实实走好现在的每一步就好啦~”世间万千烦恼,有九成是自找的,苏灵儿倒也看得通透。

……

第二日晚上,白玉老虎不见了踪影,慕名而来一睹芳容的客人们自然是意兴阑珊,那还想再争取争取机会的沐白霜一脸失落,一杯接一杯喝着闷酒。关于白玉老虎的去向,清风楼也没给出个解释。

至于子言锋为什么要带走白玉老虎,李衍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谁知道这老头是真不行还是假不行呢,就算是真不行,这不还有那么多种玩法么。相比之下,李衍更关心红烛到底怎么玩的?

按原本的计划,众人略微碰个头,然后李衍便与云无影等人隐姓埋名横穿韩国奔赴沙场。沐白霜身边的守卫力量不算强,但想要劫走他离开韩国,难度就大得多了。

就像当初楚吟风身边最多不过一个筑体期后期的徐修暗中护卫,但他才刚一出事,李衍和妙妙便在天罗地网的包围下无路可逃。

在李衍提出掳走沐白霜的计划后,应天途便交代手下的人马不停蹄地谋划起逃跑路线。不到两天的时间,虽说有些紧促,但白玉老虎被子言锋带走,沐白霜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离开了清风楼,万一回到军中,那抓他的难度便不比劫持沐白珏低多少了。

迟则生变,李衍也不是做事拖沓之人,只要有五成以上把握,那便可以赌一手。实在不行将沐白霜找个偏僻的地方丢下,沿途留下指示引开追兵,凭借众人的本事避开韩国那几个供奉,想脱身倒是不难。

劫持沐白霜的计划就定在今晚,刚好他今晚悲切万分酒意正浓。李衍同众人依然坐在二楼上饮酒,楼上冷清了不少。楼下沐白霜终于醉醺醺准备离席,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所幸歌姬眼疾手快将其扶住。

李衍静静朝着郭东明、应天途、凌寒宇三人点了点头,拍了拍神经大条的云无影低声道:“走了。”

李衍、苏灵儿和云无影父子四人静静踏着木梯下楼,楼下之人识相地让出了条道。毕竟二楼的金主们脾气可都不太好,和他们起了冲突,挨打是小,丢面子是大。

六人缓缓离开了清风楼,身影埋藏在夜色之中,就此消失不见。

再如何华贵的马车,再如何娴熟的车夫,坐在车里总免不了有些许颠簸,何况今夜的车夫可以说是生平第一次驾车。云无影和三个儿子驾着马车,倒也觉得新鲜,乐此不疲地抽着马鞭。

沐白霜在一阵颠簸中醒来,表情一阵抽搐。李衍可不想让他吐一车子,伸手抓住他的后背,将他头往窗外一塞,紧接着便是沐白霜那连绵不绝的呕吐声。听到呕吐声停止,李衍这才单手抓着他后背抖了抖,确认无误后将他拉了回来。

苏灵儿掩了掩鼻子,很不喜欢这股味道。李衍粗鲁地剥去了沐白霜的外衣往他头上一丢,冷冷道:“擦干净了。”

沐白霜酒还没醒,加上刚刚吹了风,神志不清地胡乱擦着。见他擦完,李衍没好气两根手指捻过沐白霜的外衣,往窗外一丢。外衣很快便在一团烈火中化为灰烬,消散飘落在风中。

沐白霜目光呆滞,忽然看见了马车中的苏灵儿,傻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苏灵儿笑着望向李衍道:“你不是说一路上只遇到过老流氓吗?这不就是个小流氓。”

“哎,可惜这个小流氓还有点用,不然剁了喂狗应该是不错的。”李衍摇头叹气,望向沐白霜道,“兄弟你不是说你立志投身沙场吗?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可别不中用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终未逆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能咖啡馆

笑筱笙

万能咖啡馆

认真一点

万能咖啡馆

言龙

万能咖啡馆

丙丁求火

万能咖啡馆

小疙瘩主

万能咖啡馆

黑暗火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