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门开启》。

楚留香现在自然不能装糊涂了,笑不出来了,大声道;你既然这

江湖之中,多少故事,随着刀声起,剑声落,而画上了一个句点。

随着南海一翁死于黄青浦之手,整个南海派也随着覆灭。

南海一翁在与长明道的交手中便已身受重伤。

黄青浦的剑法与师兄相比毫不逊色,伯仲之间。

南海一翁用处平生所学想从天山门人的手下拼出一丝生机。

黄青浦却针锋相对,不给他任何机会。

南海一翁拖着残躯,先是在《巡游剑法》第三招“燕子衔泥”的使用上出现瑕疵,便被黄青浦用剑锋裹住,落入下风。

当用出第十招“蛟龙入海”的时候,他又因为腿伤失了手,被逼入绝境。

他想挽回败局,用出最为精妙的第十三招“游戏人间”,作为杀手锏。

岂料黄青浦尽得《天山剑法》真传,一招“天山扶风”将南海一翁的逃生幻想吹灭。

南海一翁中门大开。

黄青浦不会浪费任何出现的绝佳机会,一剑将其刺死。

若说长明道本领较之师弟更胜一筹,怎么中了南海一翁的暗算?

说起来相当的戏剧。

长明道追出山洞之后,只见淡淡的月光下,一个身影向远处疾驰,鹤伏鹭行。

南海一翁深知无法和长明道相抗。

命悬一刻之际,不得不用出全部的实力来逃走。

他注意到了长明道跟出来,而且轻功比他更好。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南海一翁极其纳闷,心想:“中原武林果然藏龙卧虎,这次受邀前来助拳,不想遇到了高手,死了两个徒弟,连自己也···,算是栽了。”

他边逃边问:“臭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长明道下定决心杀死南海一翁为武林除害,不想让他死得不明不白,便说:“狗贼,瞎了你的狗眼。我乃天山派‘天山道人’,专门剪除你们这些武林败类。能死在我的剑下,是你的荣幸,你好好看看。”

乍听此言,南海一翁心凉了半截,他努力表现出很平淡的样子,说道:“我对阁下素有耳闻,久仰久仰。能与‘天山道人’一战,荣幸之至。”

长明道距离南海一翁越来越近,借着月光已经能看到他的腿在流血。

跑了一路,流了一路。

树枝上,草地上,石头上都有血迹。

所以今夜注定是南海一翁的死期。

长明道喝道:“狗贼既知我的名号,便不该做无谓的抵抗,还不停下,束手就擒。你已经受伤,想要流尽鲜血而死吗?”

悔之晚矣。

南海一翁故作镇定,冷冷笑道:“道长,你我都是江湖中人,自该明白,冤家宜解不宜结。南泽城的事情与你无关,你何必插手此事,苦苦相逼?我南海派虽然偏安一隅,是个人丁稀少的小门派,不比天山派名震江湖。但道长的做法,就不怕将来两个门派永世为仇吗?”

长明道哈哈大笑,说道:“贫道早就听过南海派的‘大名’,从上至下以你南海一翁为首,所有人自甘下流,无恶不作,早已堕落,此番正被我所遇,好将南海一门连根拔除,为武林除害。”说完,长明道就已出剑。

南海一翁急往前赶,速度达到了极致,听得风声,回身对抗不及,只得往左一偏。

长明道刺空。

化剑招为“抹”!

南海一翁不敢懈怠,出剑格之。

两人边走边打。

又行了一箭之地。

自从南海一翁知道了对手是“天山道人”之后,便心生胆怯,未战先衰。

吓破了胆子的人,又岂能支撑局面?

苦苦战至第十招。

南海一翁右肩又被挑出一条伤口。

疼得他大汗淋漓,面无血色。

长明道出手凶狠,每一剑都寻着南海一翁的要害。

南海一翁又躲避了几招,丧失了所有可以反击的机会。

在白虹剑的拽光之下,他心想:“我命休矣!”

眼看今晚难逃厄运,将命丧“天山道人”剑下。

他却想到了什么。

忽然一笑,精神大振,展开了反击。

“怎么会突然增加这么多火灾?这最近的八天时间里,竟然有十二起火灾。以往的记录,整月最高不过四五起,确实蹊跷。还有,都是在午夜之后发生,时间几乎相同,似乎是约定好的同时起火,这……恐怕……”宋翔沉吟道。

方子安有些佩服宋翔了,坐在这里说话的功夫,宋翔只简单的翻了记录,便立刻发现了时间上的细节。可见宋翔是真的颇有能力。

“宋提刑,你也觉得奇怪是么?那便是我来报案的原因了,我也觉得蹊跷。不知道宋提刑觉得,这......

楚留香大骇,飞身跃入,天鹰子角。破旧的棺材里,竟突然伸出

蒼穹之上,雷聲不絕于耳,那厚厚的烏黑云層緩緩聚攏,很快便形成一個倒置在空中的巨型漏斗,將梅三弄和路乞兒所在的位置死死的罩住。一道道雷電如無數曲折的利劍,盤橫交錯的閃現,如同包裹在外面的老樹枯根。梅三弄面對那巨型漏斗向前跨出一步,一手攔在路乞兒身前,緩緩笑道:“這一次,為師幫你擋上一擋,你趁機恢復一下。”

路乞兒擦了擦嘴角的血污,平靜的搖了搖頭說道:“師尊,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可是——”梅三弄正欲說話,路乞兒就向前縱身一躍,一個閃身便站到了梅三弄前面數十丈的地方,頭也不回的說道:“多謝師尊,這是我的劫,不須擔心,我定能活下來。”說罷,路乞兒拿出一顆寂滅丹,仰頭吞了進去。

“師尊,你退后些。”路乞兒語氣平靜,卻有種不容置疑的堅定。梅三弄愣了一刻,望著前面那個身形越發修長挺拔的少年,突然開懷大笑:“好!梅三弄的徒弟就當有這樣的豪氣!”說完他收斂笑意,“不過你當心些,這次,可不是鬧著玩的。”隨后梅三弄便展開身法,往后掠去。

此時那天雷似乎是醞釀夠了,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響,九根如同巨龍一般的藍色雷柱相繼俯沖而下,一時間,整片空間都閃著刺眼的亮光。路乞兒被那強光籠罩,隱沒了身影。梅三弄落回白鷺和姜曄身旁,姜曄死死咬著嘴唇,看著梅三弄欲言又止,眼神之中滿是憂色。

“放心吧,他會成功的。”梅三弄出言安慰道。見師尊如此說,姜曄瞬間心安不少,轉過頭死死盯住廣場那邊。白鷺悄悄看了一眼梅三弄,師尊那背在身后的雙手,分明有些顫抖。

路乞兒瘋狂運轉體內靈氣,一點火光從他雙拳之上顯現,轉眼就蔓延全身,他通體赤紅火焰,面對轟然而至的九條雷柱,用盡全力向上轟出一拳。

“龍怒!破!”隨著一聲怒吼,一個巨大的火紅色拳影拔地而起,與第一道藍色雷柱在半空中激烈相撞,激蕩出一圈恐怖的能量波。一時間天地變色,巨大的雷聲夾雜著龍吟響徹整個逍遙谷,能量波所及之處,山石破碎,塵土飛揚。

一拳未至,一拳又出。

“破!破!破.......”路乞兒的怒吼聲接連傳出,一個又一個巨大拳影在空中與洶涌落下的雷柱對轟著,產生的能量波如同池水漣漪圈圈相疊,在半空之中飛速暈開,大地都在激烈的搖晃,如同地震一般。

隨著第九道能量波消逝,空氣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路乞兒所站的地方被塵土包裹著,看不清具體的情形。路乞兒此時奄奄一息躺在地上,面色蒼白,嘴角有淡金的鮮血滲出,衣衫襤褸,兩只袖子已經都被炸碎,露出血肉模糊的手臂。他的胸前都凹陷下去,肋骨也斷了好幾根。靈氣在體內受傷處流動,緩緩修復著傷口。

“完了?”他掙扎著坐了起來,吐出一口嘴中的血污,吃力的自言自語道。

“還沒有。”燒餅的話傳來,言語中透出濃濃的擔憂。

路乞兒皺了一下眉頭,慢慢抬眼看向空中,那巨型的黑色漏斗并未散去,只是不再有一絲雷聲傳出。

“小師弟——”見雷柱全部落下,姜曄就想沖過去尋路乞兒,結果被梅三弄一把拉住,“曄兒,天劫還沒結束!不要妄動。”

姜曄抬頭望向空中,雷劫之云果然還未散去。“師尊。”少女似是哀求的喚道,眼淚瞬間便布滿了兩頰,模糊的雙眼望著梅三弄。

梅三弄發出一聲嘆息,輕聲對著姜曄說道:“那是他自己的劫數,我們要相信他,他這么怕死的人,是不會輕易讓自己死掉的。”

“小師弟這么可憐,努力修煉也不過只想求個溫飽,不被人欺侮,上天為何要這般對他?”那平日冷若冰霜心如磐石的少女此時卻像個孩子一樣小聲啜泣著,那眼淚擦了又擦,也還是止不住。

突然,天空之上又是一聲巨大的雷響,震得雙耳轟鳴,白鷺和姜曄竟是有那么一剎那聽不見任何聲音了。狂風驟起,天空之中竟是突然砸下豆大的密集雨滴,不多時,地面已經積水成淵。從那巨大的黑色漏斗中,九道粗壯無比的雷柱在漏斗邊緣聚集成一束,緩緩凝出一股駭人的恐怖能量蓄勢待發。

路乞兒渾身濕透沐浴在暴雨之中,被雨水沖刷而下的淡金色血液在身下稀釋出一大片,隨水流沖散。

“估計,這場過不去一个司南了。”

对于林洛而言,柳烟云的生命就是一切。

不要说一个司南了,就是要与整个世界为敌,又能如何?

“林洛,我...我可以陪你一起的...”

杨薇薇面露羞赧,毕竟,司南所在的余杭城,距离江南杨家所在的无锡城,仅有半天的车程。

而且,杨家在当地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大家族。

有杨薇薇出面的话,许多事情都会简单一些。

“不必了,几年前,我也曾到过余杭城,那里还有几个不错的朋友在。再者说,烟云这里还需要劳烦你多多费心才是。”

林洛直接拒绝了杨薇薇的好意。

杨薇薇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见林洛说的有道理,也就应了下来。

...

...

一天后。

余杭城,双云国际机场。

林洛乘坐的航班,准时降落。

下飞机后,林洛径直来到了VIP通道。

这里,已经有人等候多时了。

只见一个年岁与林洛相仿,身高稍微比林洛矮一些,但面容还算是俊朗的人,迎着林洛走了过来。

“神帅!”

林洛见到他,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个人,正是自己在军中任职时,自己的一名副官,胡彦东。

“彦东,好久不见!”

“哈哈,早就听说神帅要重出江湖,没想到,这传闻竟然是真的啊。”

“传闻?”

林洛闻言皱了皱眉头。

“是谁传出来的消息?”

胡彦东见林洛一脸疑惑的样子,没有继续回应,而是立即换了个话题。

“长官一路辛苦,还是先回到我公司休息一下,我早就准备好了宴席,给您接风洗尘!”

“不必了,一来,我这次来到余杭,是有些私事,而且十分紧急,不能耽误片刻。二来,我也不想惊动其他人,让他们以为我林洛又有了复出的念头。”

显然,林洛所指的,就是文渊。

胡彦东向来听从林洛指挥。

见他如此笃定,也立即修改了行程。

“长官,你吩咐吧,咱们下一站,要去哪里?”

林洛见胡彦东还是如当年在军中一般,言出法随,一丝不苟,心中十分欣慰。

如果不是自己,恐怕胡彦东当年也不会沦落到被文渊排挤,在军中无立足之地。

好在他争气的很,凭借一身本事还有在军中积累的人脉,很快就在余杭城闯出了一片天地,成为了余杭城新贵。

“你知道,司南的宅邸所在吗?”

“什么!司南...长官,你找那家伙做什么?”

看样子,胡彦东对于司南,也并没有什么好感。

“彦东,我已经不在军中,你直接叫我名字,或者干脆叫我大哥就是了。我找司南,是要像他借一样东西的!”

“额...我知道了大...大哥。司南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脾气古怪。不过大哥想要见他的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好,那就靠你了彦东。”

胡彦东给司机吩咐了下去,带着林洛一起,一路驱车,来到了余杭城郊的一处小山丘下。

极目望去,这小山丘上下郁郁葱葱,倒像是个不错的踏青场所。

林洛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开口说道:

“彦东,你确定司南就住在这里?”

胡彦东闻言笑了笑,说道:

“不瞒你说大哥,这整个小山丘,都被那司南买了下来。而且,从一年前开始,他就已经闭门谢客了。”

“闭门谢客一年之久?知道是为什么吗?”

“咳,据说啊,他是在做什么研究。这人神神秘秘的,脾气又古怪,在余杭城也没什么朋友,说是闭门谢客,其实就是在家里面壁思过罢了。”

旁人越是这么说,林洛对于司南就越是好奇。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在龙门全身而退。

如今,还能够混得一处山丘,偏安一隅。

就凭他这么古怪的性子,他的这些财产又是从何得来的。

更重要的是,他手中,究竟有没有白日昙花。

看来,只有当自己见到司南时,所有疑问,才能够见分晓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天门开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罗天界

李四羊

星罗天界

流牙

星罗天界

甲青

星罗天界

九命韧猫

星罗天界

非木非石

星罗天界

蛮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