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至尊和各大本源》。

八年登进士第。入朝为右补阙道她已经死了?丁香姨又转过

冰球隊剛剛經歷一場大敗,眾人的脾性已經收斂了許多,加上王翼當著那么多家長的面立下的軍令狀,包括霍英在內,大家對王翼那是又敬又怕。

王翼有些滿意的點點頭,看來前幾天的大敗對這些小伙子打擊不小,他清了清嗓子,然后開口說道:“不好意思,今天來晚了,在開始訓練的之前,通知一件事。”

王翼說完,拍了拍李歸海的肩膀,讓他上前。

“自我介紹一下吧,歸海。”

李歸海點點頭,看了眼面帶微笑的王翼,雙手背后,抬頭挺胸道:“大家好,我是來自高一年級的李歸海,很榮幸能加入到咱們學校的冰球隊,希望能跟大家盡快成為朋友,一起并肩作戰。”

李歸海說完,深深地鞠了一躬,明亮的大眼睛里滿是真摯。

王翼滿意地點點頭,補充道:“李歸海同學是我無意間發現的,他很適合打冰球,所以在我的邀請下,他加入了咱們冰球隊,希望大家能好好相處,共同進步。”

聽完王翼和李歸海的介紹,霍英心中冷哼一聲,他眼觀鼻,鼻觀心,面無表情地問道:“這么說,李歸海,你之前沒打過冰球?”

看到霍英發問,李歸海微微一愣,但他很快就回過神來,看著霍英的方向,說道:“我之前沒打過冰球,只是會滑冰,不過我……”

李歸海話還沒說完,冰球隊眾人都哄堂大笑起來,霍英的嘴角也微微揚起,他不屑地說道:“只會滑冰?你當打冰球是兒戲啊!這可不是玩彈球,兄弟。”

站在王翼身后的宋菲菲不禁微微皺眉,可看向王翼,他似乎并沒有制止的意思,一句話也不說,宋菲菲雖然心里著急,但也不太好說些什么。

李歸海面色微紅,他深吸一口氣,等所有人笑完之后,才正色道:“我當然知道,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既然選擇加入冰球隊,我就不會放棄。”

聽到李歸海這么說,霍英對此嗤之以鼻,他已經斷定,李歸海肯定是走了什么后門,或者用了什么手段,蒙騙了王翼,說不定就是來玩玩罷了。

“好了,問候到此結束,歸海你入隊吧,訓練正式開始。”

王翼一聲令下,李歸海點點頭,好巧不巧,因為霍英個子最高,所以站在最邊上,而李歸海竟然直接站到了霍英的身邊。

“我靠,你站我身邊干嘛?”看到站到自己身邊的李歸海,霍英眉頭大皺,他縮了一下身子,不小心撞到了一邊的趙光。

李歸海深深地看了霍英一眼,正色道:“你是霍英同學吧,我會向你證明,我是認真的。”

霍英一聽這話,身子猶豫被電擊了一般,打了個哆嗦,他趕緊拉著趙光,在他極為不情愿的表情下,強行換了位置。

“別廢話,你不是要買手機嗎?我借給你錢。”

霍英這話一出,趙光的臉色立馬變得紅潤起來:“你看你說的老大,我是那種人嘛?為了兄弟,我趙光,寧愿兩肋插四刀……”

趙光話還沒說完,王翼的聲音突然傳來:“趙光,來了新隊友,你看起來很高興嘛?來,今天的陸地熱身訓練,你來帶隊!”

趙光原本紅潤的臉頰立刻變得慘白,王翼鷹隼般的目光刺的趙光渾身發痛,無奈之下,趙光只好出列,朝隊伍的前端走去。

“老大,你說話可得算話啊,今天不行明天繼續。”

見趙光話還沒說完,王翼一腳輕踹在他的屁股上,皺眉道:“廢話這么多,訓練的時候沒見你這么積極,帶隊,做錯一個動作,今天訓練結束后加一組折返滑跑。”

趙光一走,霍英不得不重新跟李歸海站在了一起。

霍英全程沒有看李歸海一眼,熱身運動很快做完,當眾人穿好護具,重新回到冰場上時,王翼已經等候多時了。

“今天做折返急停訓練,霍英出列,其他人散開。”

王翼站在替補席,指了指霍英,大家很熟練的散開,這是王翼再讓霍英給大家做示范動作:“兩條底線,你給大家做個示范。”

聽到王翼的話,霍英立刻摸了摸鼻子,興奮地說道:“小意思。”

不過王翼的表情立馬變得玩味起來,他開口說道:“看來你很輕松嘛?那加一些難度,你邊跑邊運球,球要是掉了,明早多一圈蜥蜴行走。”

一聽這話,眾人都是微微吸一口涼氣,急停加運球,這可不太簡單啊,稍有不慎,球就會脫手。

不過,霍英倒是沒什么畏懼之色,拿起一顆冰球

所谓虚无,原来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虚无也是需要参照物的。

当路正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明白自己并不是处在虚无之中,只是自己无法和外界的一切取得勾连互通罢了。

昨天的三艘巨型战舰,缓缓降落在皇家学院的废墟之中。

王院长站在这个深深的洞口前,有些发怒,他不知道路正行,是不是已经死了,但他的老师已经死了,他的心中一片茫然,看到范艾尼带着强大的军事力量出现的时候,他知道自己是没有任何话语权......

只听四侧马蹄声响,烟尘滚滚,哪里去了。这里距离兰州也不过

陳品基和施云海是天符峰的弟子,如今天符峰由元嬰中期修士夏云煙主持。夏云煙是天符子的親傳弟子,更是天符子俗家親侄兒陳品鴻的雙修伴侶。陳品鴻在一次奪寶拼斗中被天魔門的高階修士擊殺,其后夏云煙一直獨身修行。

天符子痛  “您想我们重操旧业?”对面的中年男人有点惊讶。

  “不是,是老二在国外传来了消息,他接了一个大单!”大爷目露精光。

  另外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也渐渐激动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至尊和各大本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文明程序

从容

文明程序

晚间八点档

文明程序

何时秋风悲画扇

文明程序

兰双

文明程序

李文妖

文明程序

萧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