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凶显形》。

一、名誉 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三少爷谢晓峰当然?初,唐天祐三年,梁王欲以嬖吏张廷范为太常卿唐宰相裴枢以谓太

徐浪脸色一凝:“龟壳?你说的是东灵龟?”

“当然是秃毛龟了,你身上,不是有它的气息吗?而且很浓郁,应该长时间待在一起,才有这样的浓度吧?”蟾蜍说道。

“我擦……原来,你说的是那个厚颜无耻,满肚子坏水真的不一樣了。

今日的他,雖然還是兩百年前的模樣,但是眉眼之間的稚嫩味道盡消,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難以形容的疲憊與蒼涼。

那種感覺,就好像這孩子過去兩百年來都沒有睡過覺一般,硬生生的熬到了今天。

而當鳳小五走過......

天边一轮血月的光辉并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地鲜红,映照在一片汹涌澎湃的血海上,血海里漂泊着无数凋零的彼岸之花。

原来还有些动静的伪善已经宛如一个石像般,生硬的立在血海里,没有一丝的声响。

“果然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裁决魔法吧... ...”一想到刚才自己连放两个裁决魔法都伤不了那个鬼公爵,而此时此刻,地面上这个少女竟然只是一击... ...

“魔法的效果都是一样的,关键还是使用者的能力。”木槿在一旁解释着,不过刚才伪善那一技裁决魔法确实也让木槿心中一惊,那个裁决魔法还是很强的,甚至连木槿都可能会被伤到,但他命太差了,偏偏遇上身负血池之力的红曲,大多死灵在破土而出的瞬间就被红曲的血池之力给同化了,反倒是全被红曲吸收了,难怪当时她躲都不躲。

“谁!”正想着,木槿翠绿的眼睛猛然一亮,手中的那柄散着流光的翡翠琉璃镋宛如一发箭矢般,迅疾的刺向木槿与克洛哀脚下西南方的位置上,那处地面随之产生剧烈的爆炸,瞬间凹陷了一整块儿下去。

“唉。”

血月之下,在那柄翡翠琉璃镋边上阴暗的角落里,传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好似很不情愿一样。

“说真的,我本来是不想和你们交涉的,打算你们走了之后,在带伪善走的。”昏暗里,一位身材高大而挺拔的长发男人在那柄镋的边上缓缓显形,浓密漆黑的眉下,是一双没有眼白,只有一片漆黑的眼睛,仿佛被这上了一片帷幕一样,看不出任何东西,布满了强健肌肉的一双手臂和胸膛上两块看着就很坚硬的肌肉从他的袍子中霸道的显露出来,其体内的煞气蕴含量要比之前的伪善不知道高出了多少倍。

他一身粗布烂麻般的短袍,抬起头来望向停滞在空中的木槿,血色的月光照应在他那张俊朗却又没有一丝血色的面容上,“真不愧是货真价实的魔皇级妖皇,这强大的感知力,真是令我甘拜下风啊。哦... ...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幽涅,不才... ...是掌管鬼域的王。”

“哦哦,你就是那个鬼王啊。木槿刚刚说过最强的鬼?”红曲朝着幽涅前进了两步,她的脸上也同样没有一丝的血色,但是却格外的晶莹剔透。她不动声色的再一次召唤出了[决死绝命],“怎么,下属败了,你这个主子要上场了?”

“呵呵... ...最强的鬼倒是谈不上,毕竟对手是三位初代吸血鬼里最好战的“公主”,伪善能撑得住两招,说实话,我都挺意外的。”幽涅的声音没有一点儿的温度,尽是阴森恐怖,“不过,我还是要先替伪善谢谢你了,没有直接将他的鬼灵给摧毁,而只是灭了他在现世的肉身。”

“哎呀,这没什么,毕竟看他挺有礼貌的。”红曲上一秒话音未落,下一秒就迅速出手,鲜红的瞳孔里,眼露凶光,巨大的镰刃转瞬即至,随着“嚓,嚓”的几声锐响,划过幽涅强健有力的胳膊,源源不断的煞气从伤口里流出来,同时,红曲瞬间又分裂除了无数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向天空猛然一跃,无数拿着镰刀的红曲从不同的方位风驰电掣的砍向幽涅。

然而,幽涅那张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仿佛他只是一个幻象般,在所有的红曲全部砍中的他瞬间,整个人都消失在了空气中。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伪善那石像一般僵硬的鬼灵。

“嗯?”红曲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转瞬,心中有些不爽,“看着挺强的一个人,原来是个胆小鬼么?”

“并不是。”木槿和克洛哀缓缓落下来,她一脸的平静,指了指红曲右肩上那一支黑蔷薇,“他只是没有必要和你打吧。”

红曲将肩上那一支黑蔷薇摘下,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唉,越是这样,我反倒越想和她打一下呢,好不容易出来一回。”

“好了,此次出来也没必要徒生事端。”木槿还是极为冷静的,伸出一只手介绍在她身旁的克洛哀,说:“这位就是此次帮助的对象,也是陛下的挚友,幽珥福斯第一女皇,幽珥·克洛哀大人。”

“那个... ...”克洛哀在一旁的底气,可谓是极其的不足,“我能不能先去处理一下我的哥哥,克劳德。”

“哦,当然可以。”红曲抬头望向她。

当克洛哀走到克劳德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具冰冷的身体,毕竟刚才红曲战斗时产生的余威太强了,就算不被误伤,仅仅是被波及到的余威就足以让他致命了。

“唉... ...”克洛哀的眼中没有一丝的亲情,反倒有那么一点儿可怜,“何必呢。”

话音未落,一层层冰霜开始在克劳德的身上逐渐遍布了起来,克劳德该死,但却不能死在这里,否则舆论的走向也会对克洛哀不利。

随着浅浅的冰霜逐渐变成一个长长的冰棺,克洛哀转头望向木槿红曲一边,“那么,接下来也该谈谈我们的事了... ...既然是财务官,如今这种形式也没有特别的欢迎仪式,实在对不住。”

“我无所谓哦。”红曲撩了撩头发,俨然没有刚才那一副杀意凌然的模样,随之而来的是灵动活泼的话语,“此次我来面见您,主要是和你说三件事的,毕竟如今我们是同盟了对嘛?这次边境的事宜毕竟是我负责的,所以有必要将发生的所有事都告知您。”

克洛哀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伸出手指了指一片狼藉后的那一栋房子,“不如我们进去聊吧,只是这院子的血河... ...”

“奥。”红曲朝前走了一步,纤细的胳膊隔着空中,一扫而过,地面上的血河随之像是水一样融进了大地,空中的血月也像泡沫一样缓缓的消散。

【幽珥福斯帝国·福斯帝都】

“三百万。”

一个闪烁的价格,炫目地亮起,巨大的光屏,任何拍卖会的修士都可以看到。

从二百万,直接增加到了三百万,志在必得的愿望,所有人都明白,整个拍卖会,瞬间窒息住了。

很多拍卖会,也有直接叫价的行为、还有可以显示具体位置的设置,只是在苏温拍卖会,一切都是匿名的。

冷冰冰的数字后面,却是一种凌厉的气势。

三百万的价格在光屏上一动不动,没有接着更新。

一息、十息……

所有人都知道,你就是再加,这个人也会毫不犹豫......

饲之,稍稍与米饭。故会昌人言郭义官倜愕了许久,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滋味迟也,而百舍,不止也。今以宁越之材而接受采访的时候都表示得很淡然,他们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元凶显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行者剑

七月的鱼

行者剑

QQ爸爸

行者剑

烧刀烈

行者剑

水月青龙

行者剑

夜水岚

行者剑

肥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