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金骨髓》。

邓定侯道:所以我错了,朗声又道:但我这五

“哈哈,被我說中了吧。你根本就不是因為想起初戀才傷心的,還不承認。也不想想,你能騙得了我?你說你有沒有意思?不光喜歡騙人,還喜歡騙自己。每次想起什么事情又不愿意被人發現的時候,就喜歡在心境里放你跟初戀的事來掩蓋自己的真實想法。有作用嗎?不過這次好像挺嚴重,你居然真的哭了。說起來,我還是頭一次見你哭。這么一想,我還挺好奇的。說嘛說嘛。”少女一邊說著,一邊將頭靠近王蘇州的臉。

眼看對方的眼睛都要長到自己身上來了,王蘇州慌忙伸手按在少女額頭上:“你自己不是能看透人心嗎?你自己看就是了。”

少女透過指縫,繼續盯著王蘇州:“我是能看到,但小哥哥不是不讓我隨便看嘛。我也就能看個大概的喜怒哀樂,至于更具體的事是什么,我才不會偷看。說嘛說嘛,讓我開心一下嘛。不是你常說,作為一家人,遇到不開心的事情一定要懂得分享出來,讓大家一起開心。這叫舍小我,為大家。怎么到你就不行了?”

王蘇州被少女一個勁地追問問得有些急了,手掌猛一用力,推動少女額頭。

少女沒有料到王蘇州的動作,沒有任何防備,身體直接后仰倒地,后腦勺重重磕在干凈的地磚上發出沉悶但響亮的聲音。然后便沒了動靜,仿佛死去一般。

王蘇州看著一動不動的少女,心中毫無波瀾。

不說他今天被封印了,根本沒有什么力氣,就算他全盛時期,或者直接讓他提升兩個境界,少女一動不動站著任由他刀砍斧鑿,恐怕都傷不到對方一分一毫。

王蘇州不耐煩地用腳踢了踢少女的小腳:“能不能不裝死?就你那體格還想碰瓷?”

小小被兩人的動靜吸引了,看了過來。

看到小小的動作,王蘇州下意識就解釋道:“沒事,我們在鬧著玩……”然而他又忽然想起了對方的身份,更多的解釋便沒有再說。

對方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個可以輕而易舉打死自己的大妖怪。這種事似乎也用不著自己解釋。

想明白這,王蘇州索性不去管地上的少女。反正對方玩夠了自然會起來。他猶豫了一下,方才擠出一個笑臉說道:“其實我覺得你還是可以考慮一下加入我們店里。我們店薪水高,福利好,不僅五險一金齊全,還有免費食宿提供,逢年過節或是生日更有神秘大禮相送。而且工作內容輕松,從來……額,輕易不會加班。最重要的是,晉升渠道暢通,晉升考核講究公正公平公開。就比如我,不過進入店里兩年多的時間,就已經晉升到了副店長的職位。老板也說了,再過一段時間就會繼續提拔我。到時候,我原本只有一萬年的壽命就要變成兩萬年了。這樣的工作,我敢打包票,同等條件同種工作,你在整個天地間都找不到第二家。怎么樣,要不要考慮一下?”

小小看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雖然年輕人說得花里胡哨,都是些人族從事人事工作的人通用的一套話術,沒有任何營養價值,但他卻并不生氣,因為他可以感受到對方隱藏其中的善意。

而結合此刻正在地上躺著的那個少女來看,更是可以看出關于書店的更多端倪。

一個應該是書店的高層骨干,名聲在外的妖族前輩,面對自己這種后輩卻全然沒有擺架子,反而絕對可以說是平易近人。

一個應該是書店的基層員工,但對待像自己這般的客人卻沒有鄙夷的情緒。明明被自己揍過一次,卻還真心誠意地邀請自己加入,一點也不怕自己進來之后成了更高層的人物,并借此給他小鞋穿。

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書店的門風很好。

不,不應該是很好,簡直是沒有再好了。

小小也算經歷過不少事情的一方人物了,他也曾了解過一些宗門的情況。在那些山門中,十個有九個都是眼高于頂的存在。有很多修士,明明修道沒修出個子丑寅卯來,卻把一副花花架子修得是人模狗樣。

看上去是沒有多傲慢,但那是對修行界的同道中人。要是換了普通人與他們打交道再看看?客氣歸客氣,可那客氣就跟人看見了人畜無害的貓貓狗狗一樣的客氣。那種刻在骨子里的高人一等,離著好幾十里路都聞得到。

而眼前這座書店,別的不說,單以小小對其的片刻了解,都能夠想象其背后的強大之處。要是換了一些別的修行者,身后站著這樣一座巍巍然若泰山一般的靠山,那尾巴不得翹到天上去?又怎么可能會對自己這么一個丟了性命的妖怪和顏悅色?

如果說小小之前還對書店還有些許猜忌  “是王麻子的人。”她常年生活在登锦城,认出一些是王贵的护院。说道王贵时,方静如的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

  林铮点了点头,他讨厌麻烦,麻烦总是不断。

  林铮觉得自己的方式要换一下了,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朝他乱吠。

  林铮看到冲来的一群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青衣小厮看到身边的一群大高手冲向少年,愧疚之色一闪而过。不过想到自己事后的报酬,愧疚之色渐消。

  毕竟很快就结束了,他不认为林铮在一群先天高手的围攻下能坚持一个回合。

  突然,他看到少年灿烂的笑容,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

  林铮看到这些人的攻击,眼神逐渐变冷。这群人个个杀招,招招狠毒。这是一个绝杀之局,可这只是相对于凡人。

  林铮周围的空气一阵模糊,他在出现时已在几人眼前。

  冰凉的手掌在空中拍击,每一次拍击都会传出一声哀鸣。

  整整十次拍击,十个身影从空中倒飞而出,空中尽是血花。

  青衣小厮脸上露出见鬼的表情,包括黑白二老在内的十个先天高手瞬间被击败。

  “你是修士!”白袍老者捂着胸口,嘴含鲜血的说道。

  除了修士,谁还能瞬间打败他们。

  他现在想的自己敢对修士出手,浑身直哆嗦。

  林铮走到青衣小厮跟前,青衣小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神仙,你饶了我吧,我都是被王贵逼的,我还有八十岁的母亲要养,我不能死啊!”青衣小厮意识到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他在抬头时,哪还有少年的身影。

  对于青衣小厮,只是一个带路的普通人,林铮也不在乎,不出意外的话,两者在于不会有交集。

  青衣小厮看到林铮消失,立刻搀扶起几个先天高手。

  对于几人,林铮并未下死手,只是打伤了他们。

  白袍老者看着林铮离去的方向喃喃道:完了。

  林铮离去的方向正是城中最豪华的王府。

  一开始,他不想显露身份,为方静如母女带来麻烦。现在却是麻烦接连不断,他要改变一下方式。

  “你要干嘛?回来。”方静如在后面焦急的喊道。

  他知道林铮厉害,王府中没人能奈何他,可现在是在登锦城。城中最厉害的还是城主,林铮要去王府大闹的话,城中不会不管的。

  “很快就回来。”林铮头也没回,手在肩上挥了挥。

  豪华的高宅院落,器宇轩昂的红木大门。

  林铮再一次站到了这里,门前的守卫换了两个。

  “站在,闲人免进。”守卫看到走上台阶的林铮喊道。

  林铮继续向前,仿若未闻。

  两个守卫见状身手去推林铮,阻止他向前。

  他们的手还在空中,林铮人也掠到他们身后。

  林铮手掌如刀,削在两人的后颈。两人悄无声息的倒在地上。

  林铮继续前进,穿过一个长长的甬道,遇到了几波丫鬟。

  他此行的目的很简单,和白袍老者所想的不一样,他只是让王贵打消要药材的念头。

  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四通八达的路口,林铮站在路口,不知该往何方。

  他正想去找人询问,被一队护院围住。

  瞌睡了有人送枕头。

  林铮三下五除二放到众人,让为首一人领路去找王贵。

  领头护卫带着林铮来到一间偏僻的房间,告诉林铮王贵就在里面。

  林铮看着美观精致的房屋,是一个厢房。

  护卫苦着脸告诉林铮自从夫人生病后,王贵几乎十二个时辰都呆在屋中陪伴夫人。

  林铮得到位置,放开护卫,只身走向房屋。

  这时,一队铁甲士兵小跑进来。

  登锦城只有一个地方有权利招募士兵,城主府。

  “站住,你私闯民宅,触犯城主法规,跟我回去接受调查。”领头的铁甲士兵声音自头盔中传出。

 

  

  

  

  

  

顾十行果然就缄默下来。火光下个眼色,两人掠到门口,就见到

無論怎么樣,這個顏如玉也算是女中豪杰了,試問,有幾個女孩子能夠做到她這樣的地步。

哪怕不是看在楊琦雄的面子之上,如果呂澤的生活中遇到了這樣的一個女子,呂澤應該也是愿意幫助她一把的。

更何況,顏如玉所面對的那一伙人自主的想要冲向叶枫,但是七六八一的脑袋中,那新出现的意识却清楚的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一旦他去找叶枫战斗,周围的变异野兽就没有阻挡,只需要一小会儿的功夫,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被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黄金骨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际奇兵

云天飞雾

星际奇兵

别听雨说

星际奇兵

无敌冰可乐

星际奇兵

花木帅

星际奇兵

外汇似海

星际奇兵

耳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