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族援军》。

。笔要取崇山绝仞中兔毫,八九月收之,其笔头长一寸,管长五寸,锋齐腰强者。其砚取因为黑暗代表了人类历史生活中某些不可知的恐惧

生死輪之外,這里一片祥和之景,流云輕風依舊,環繞球形山峰的周邊眾山頂之上修士、妖獸眾多,他們或坐或站或背負雙手凝目著中間那球形山峰所在。所有修士已經在此地待了三天,望著越來越少光帶在球形山峰叢林中或隱或現,每一宗修士表情各異。

陽光下,幾縷發絲輕拂白皙玉面,柔和中帶著一絲剛毅,輕風擺動墨綠長袍,偶爾露出修長雙腿下光滑雪白腳踝,驚鴻一瞥,令人心搖神馳,藍天下挺拔身影如同會當凌絕頂之姿,一雙黑白分明,清澈異常的一直望著中心處那七條若隱若現的光帶。

“不知六師姐他們如何了?僅剩七只隊伍,這生存機率太小了。”趙敏心中低嘆一聲,目光更是出現迷茫之色,卻不知她心中在又想到了什么。

不遠之處,李無一坐在一塊山石之上閉目打坐,身邊卻有一位身材豐腴,妖嬈俏麗的少女正無聊的用一只玉手掠過身邊飄過的白云,不時用靈動的大眼看看李無一,又看看站在山頂崖邊的趙敏。

“無一,你看敏師妹都那般站立大半天了,你猜,她在想什么?”離長亭收回玉手,任由朵朵白云自發際邊略過后飄向遠方,忽閃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李無一。

李無一無奈的睜開雙眼“離師妹,你和敏師妹此刻應該是打坐療傷才是。”他這般被離長亭打斷已經不知有多少次了。

離長亭有些蒼白的粉臉上露出一絲狡黠,心道“要是出了秘境,老娘找你和找元嬰老祖都差不多難了,在這里你能跑哪去,療傷?看著你比吃丹藥還有用。”想到這里,粉臉竟不知不覺中升起一片紅暈,更如百花綻放。

“離師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傷勢發作了,讓你療傷,你還如此不聽,生死輪之事我們現在除了等待卻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你難道是丹藥不足,為兄這倒還有不少,或者直接問你姑姑討要,那自是更好。”李無一睜開雙眼,說話間卻見離長亭玉面粉紅,有一絲不正常似的,不由皺眉問道。

離長亭一呆,繼而滿心歡喜,芳心如小鹿亂撞,咬了咬嘴唇,心中暗道“這冤家還是心痛奴家的,若不,我這傷勢索性便不治了,一直這樣,他就會不時的關心我了。”一時間,腦中胡思亂想起來。

“離師妹,離師妹……”李無一見自己說話完后,離開亭竟是有些神不守舍,一雙美目中充滿了迷離之色,此幅模樣,配上離長亭那絕世妖嬈,當真勾人魂魄,讓李無一也不由為之一呆,眼中充滿了驚艷,但下一刻便清明起來,不由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李無一,你個沒良心的,今天倒是關心起奴家傷勢來了。”離長亭被李無一幾句話驚醒后,不由嗔怪道,心中卻是甜蜜之極。

“咳咳咳……,離師妹,你說敏師妹和小師弟之間……”李無一聽到離長亭如此之語,如何還不明白這位師妹想些什么,不由老臉一紅,干咳了幾聲后,定了定心神,眼珠一轉,急忙岔開了話題,同時心中暗自想道“小師弟,敏師妹對不住了,為兄也不想啊,這也是沒辦法啊,權當救師兄一次了,得罪!”

離長亭見李無一岔開了話題,不由心中輕哼一聲“如此就能逃得了老娘手掌心,望晴妹子,看來你只能做個小妾了。”想到這,臉上更添了幾絲紅暈,心中暗啐了自己面皮何時變的如此之厚了,整個人都瞬間青春氣息濃郁了幾分,只是她知道過猶不及道理,便也順著李無一的言語又望向了遠處那修長的倩影,心中也是一嘆。

“敏師妹太要強了,不過男性同門中除了你之外,倒真與那李師弟最為投緣。”離長亭收回看向趙敏背影的目光后白了李無一一眼,緩緩說道。

“敏師妹那只是對我這位大師兄的尊重罷了,卻似從來不與我談心的,更不用說緩和與師傅的關系的話語了,我只要一提,她便是拂袖而去,唉。”李無一無奈的說道,同時聽得離長亭說趙敏只與他和李言關系較好,無來由的心中一陣緊張,自己卻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想連忙解釋一番,何況他是看著趙敏長大的,在他的心目中,趙敏就是他的親妹妹,沒有任何人可以說她的不是,那怕是他最為敬重的師傅說趙敏的不是,他都會不亢不卑為其辯上幾句。

“你緊張個甚?誰都知道敏師妹是你的心頭肉,你視同至親。”離長亭笑吟吟的看向李無一,然后又繼續說道。

“不過,敏師妹這幾年心情好似化開了些,去小竹峰的次數也多了些,每次回來我都能發現那千年亙古不化的冷冰似有松動,但好像每次都是與那少年談心了喲。”

“我倒也發現敏師妹這幾年來小竹峰次數的確較往年多了些,雖然未去拜見師傅師娘,但師傅師娘當然是知道的,同帶他們心情也好了不少,師傅雖然沒說什么,但師娘卻私下偷偷問過我一些小師弟日常之事。”李無一一邊說,一邊暗自愧疚“小師弟,為兄今天就八卦一回了,希望你早點出來啊,這地方真不是人待的。”

趙敏卻不知身后那邪惡的二人正在不時偷瞄著她的背影,竊竊私語著沾邊掛角之事。她心中此時的確正在想著李言,那個土里土氣的山村少年,巨大月亮下嘴里叨著竹葉,眼神清亮的望著遠方黑影起伏的山脈,每每眼中都會透露出她渴望的那種親情,溫馨而帶著迷茫的回憶。

“他和六師姐一起,應當沒事的,六師姐的兇悍不弱于筑基后期修士,再加上陣法之術,就是對上假丹修士也是不落下風的。只是他的凝氣八層境界卻是太低了,出來后想來又能和他繼續在月下談心。”趙敏生性淡漠,心中所想也是極為平淡,她只是想著與那少年聊天中的放松,領略著凡人界那濃濃的親情和歡樂,她喜歡聽著李言訴說山村中的一切,仿佛她也在身在其中一般。

不知不覺中,那仿佛了,忙起身称道:“朱兄不知去干什么事了?”

只见朱洪笑道:“贤弟,刚才小喽啰向我报告山下有财,所以我此去劫了回来,满满十箱。够我大寨扩充人马的了。”

洛行风听朱洪讲罢,忙去看朱洪劫的金银车。

看完忙说道:“朱兄,大事不好了,你可知这是威武镖局的镖?”

朱洪道:“我当然知道,不过威武镖局我又有何惧也。”

洛行风又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却不说威武镖局乃这南方一十八局的首尊,就是这总镖头邓定忠乃是南方三山六路的总瓢把子,黑道白道的各路人马都要给他三分薄面,今日朱兄劫了他的镖,怕是引火烧身啊!而且我闻这金银车乃是震天震地雷家庄火炮王雷震雷老爷子托威武镖局所押,这两人我们谁都惹不起啊!”

凭朱洪一身武艺,怎能听得洛行风说的此话,只听他说道:“我听说过邓定忠、雷震两个人,二人素有威名,其仁义之名早传遍江湖,但我却是不惧。今天这镖从我山下过,就要留下。”

洛行风也不再言语,毕竟事情已经做了,出了什么事他都要与自己的兄弟一同担当。其实以朱洪的武艺江湖已没有几人可以抵挡。朱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气绝非是吹嘘而来。

二人说罢,朱洪与洛行风又继续喝酒了,此段这里不提。

话分两头,朱洪劫了金银车后,押解的众人见六位镖师被杀,都逃回去威武镖局向邓定忠报告被劫镖的事.

邓定忠听罢,大怒道:“好一个大胆的强盗,竟敢劫我威武镖局的镖,杀我六位镖师,快快集齐人马随我杀上山去。”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人说道:“总镖头不要急,且听我一言。”

话音刚落,只见一人走进内堂,好一派风流仪态,但见:

身着蚕丝月白衣,足登祖绿高官靴。头插和田紫金簪,腰系金玉黄碧带。左手边悬的是清泉宝剑,右手边挂的是明翠环佩。八尺身躯比邹忌,面容俊美胜潘安。风流倜傥,举止不凡。好一个俊公子。

这时只听邓定忠说:“不知雷霆少庄主驾临蔽舍,有失远迎啊!”

邓定忠口中的雷霆,乃雷震之子,字破天。

雷霆说道:“邓伯伯,家父知金银车在雀神山被劫,特地命我前来,告知邓伯伯不要带人前往雀神山大寨。”

邓定忠听罢,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雷霆见状,忙说道:“此次雀神山镖银被劫,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雀神山小太岁朱洪在江湖上虽不出名,但其武艺高强,目前江湖上已很少人能敌,而且此次押解的六位镖师无一生还,足见此人厉害。”

邓定忠听罢,说道:“此次六位镖师无一生还,要是我去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取胜,不知你父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雷霆又继续说道:“此次家父托邓伯伯押解的镖乃是送往抗倭前线,充当俞大猷总兵军队的军饷。那小太岁朱洪乃豪义之人,对他说明道理,我想他会把金银车交出来的。”

邓定忠听了以后,同意雷霆说的,于是雷霆辞拜了邓定忠便同两名家仆相陪,前往雀神山。

雀神山大寨,忽然小喽啰来报有一人求见。朱洪与洛行风命小喽啰带他进来,两人坐在聚义厅上,见一人雄姿英发,谈吐自然,二人皆是一阵赞叹。

雷霆来到两人面前:“我乃雷霆,此次前来是为这金银车而来,还望朱头领行个方便。”

洛行风道:“原来是雷老爷子的公子,怪不得一身正气,端是不俗。对于金银车一事的确是朱洪做的鲁莽。”

朱洪又说道:“那么多的财帛我岂能不动心,此山是我开,谁过也要留下买路财。”

雷霆见朱洪不愿交出,便说道:“此次家父托威武镖局押解这十车的财帛乃是为抗击倭寇所用,运往浙江总兵俞大猷处,以充军饷,我想朱头领乃忠义之人,不能贪图这等钱财吧!”

朱洪和洛行风听罢,大惊失色道:“我一世义名,今日毁于一旦了。这金银车不知是抗倭所用,今日不是雷公子前来,真是会抱憾终身啊!今日我便交出这金银车,他日必登门致歉。”

雷霆见朱洪如此爽快,便道:“久闻朱头领深明大义,的确名不虚传。这事朱头领不知,也情有可谅,不必自责。”

三人说罢,朱洪命小喽啰推出金银车,雷霆忙起身感谢。

朱洪见雷霆如此豪杰,说道:“雷公子,我见你豪杰非凡,今日我与行风和你结为异性兄弟,不知如何?”

雷霆听到此话,大喜道:“今日能与如此忠义之士结为兄弟,何有不为之理!”

三人于是焚香摆供,一拜黄天,二拜后土,从此结为异性兄弟。

朱洪向雷霆说起洛行风的情况,雷霆道:“洛兄家乡竟然遭倭寇进犯,我父识结各路人马,我要去押解金银车去往前线,不能陪你,我写一纸文书,告于家父,让他与你一些人马,和同朱兄,一起解了家乡之困。”

洛行风听罢,自是大喜,于是雷霆告别两人便急忙赶路去了,洛行风也匆匆去往雷家庄请救去了。

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不知洛行风此去成功与否?雷震究竟是何许人物?请看下回分解。

“砰砰砰”

“嗖嗖嗖”

繳獲的能量槍和電磁炮在武裝機器人手中實現了精準打擊,根據秦烽的指令專門招呼匪徒們的雙手雙腳,在不傷及他們性命的前提下,讓他們喪失反擊和逃跑能力。

之所以不取這些人的性命原因有三,一是秦烽一直是守法公民,從未殺過人,二是可能要用這些人質交換被其他匪徒抓獲的鄰居,三因這些匪徒可能被聯邦通緝,交予警方能得到榮譽值,活的比死的更有價值。

“啊,什么情況?”

“不好,有伏擊!”

“啊,我的手!”

“嗷,我的腳,救命!”

......

匪徒們嗚呼哀哉,驚恐萬分,并通過戰術通訊公共頻道傳到了其他匪徒耳中,引起了他們的警惕。

“賈斯汀,什么情況?”喝問的是匪首拉德,也只有他才能這么對賈斯汀問話。

但剛剛賈斯汀在隊伍中一馬當先,被秦烽專門“照顧”,四肢全被擊穿,早已痛暈過去,沒能回答拉德。

“首領,我們遭到了襲擊,賈斯汀大頭目不知是死是活?”

“襲擊來歷不明,我們沒有看見敵人!”

“首領,我們都負傷了,根本跑不了,請求支援,請求支援,快啊!”

......

一些匪徒代為匯報,卻因為受傷沒法行動而驚慌失措,聲嘶力竭,透著無比的絕望。

發生了意外!

拉德立刻做出了判斷,但情況不明,對方兵力多少未知,又是在漆黑的夜晚,而且還有一些農場主正在趕來增援的路上,他也不敢冒然分兵前往,必須在攻下卓爾的農場前繼續伏擊增援部隊。

望著依然在負隅頑抗的卓爾大叔農舍,拉德氣急敗壞道:“馬的,沒想到百密一疏,卓爾這個老家伙居然悄悄從黑市中買到了大批武器,幾乎把所有農業機器人都武裝了起來,不然局面怎么會如此被動。”

接著,他沖身邊一人喝道:“杰羅,加農炮準備,我要轟了這家伙的老窩!”

杰羅也是一名大頭目,趕緊提醒說:“首領,如果使用加農炮的話,農舍里面的東西恐怕就全毀了,我們還能得到什么呢?”

拉德一怔,是啊,加農炮的破壞力很大,若是把農舍及其里面值錢的物資都炸了,那么今晚的行動就等于失敗了,己方不僅經濟損失巨大,而且還會打擊士氣,損傷自己在團里的威望。

而更要命的是,可能后臺老板會對自己很失望,若是老板一橫心讓別人取代自己,那自己的結局就悲催了。

所以,今晚的行動必須有收獲,不能使用破壞力巨大的加農炮。

那該如何應對現在的突發情況呢?

拉德正想著,杰羅又開口了:“首領,要不我帶幾個兄弟先去東面看看?”

“你,只帶幾個人?”

拉德吃驚地望著杰羅,因為賈斯汀十幾人都被對方“團滅”了,他帶幾個人過去,不等于送死嗎?

杰羅連忙解釋:“首領,我只是去摸清情況,同時看對方會不會偷襲我們。”

拉德又是一漲了那么多?”

“我跟你說啊——”即使家里沒別人,王云濤依舊壓低了聲音,“因為明天是大暴雨的天氣,路況很不好,而且是一趟加急單,客戶那邊的要求,所以給的錢多。”

吳燕這才掏出手機看起了天氣預報,手機上顯示是臺風天氣,提醒出行。

“不行,咱們這個錢不要了,我看過天氣,太危險了,要是出個事怎么辦啊?”

王云濤很不在意的搖了搖頭,“怎么會出事,我跑了那么多年貨運,什么惡劣天氣沒見過,這可是一單10萬。而且劉老板說了,如果這趟成功,以后會經常給我介紹這種活。”

“你想想老婆,這可比我在原先的貨運公司拿的多多了,我們那些向往的美好生活不久以后就會實現的。”

看著王云濤想入非非的樣子,吳燕氣不打一處來,“不行,我堅決不同意,上次走私那趟,我就已經很擔心了,生怕你被抓。明天又是那種天氣,我不允許你去。”

“做你飯去,這是男人之間的事,而且人家劉老板說了,關卡那邊都是打點過了,根本不會有什么事。”王云濤的心里已經開始幻想有錢以后的美好生活了。

吳燕不想跟王云濤多講道理,只能默不作聲的拿起圍裙,回到廚房將不滿都發泄在做飯上。

【小會議室】

“后來的事情你們也都清楚了,他為了趕近路,沒有按照人家老板給的路線走,結果碰到了巡邏車。避免發現他又改回到原來的道上,結果天氣原因加上又是晚上......”

吳燕說著說著,又不由自主的抽泣起來,而手上的另外半張紙此刻便附在了她的眼角,“我明明可以阻止他的,我也知道他是為了我們這個小家,想讓我過的更好。”

“你知道他得癌癥了嗎?”白若宏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仿佛晴天霹靂一般炸響在了吳燕的頭上。

“癌,癌癥?怎么可能?”

白若宏嘆了口氣,“我在他家里發現了硫酸嗎啡緩釋片,這是癌癥后期的鎮痛藥,而且據我的觀察,他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

吳燕沒法相信白若宏所說的話,“我隱姓埋名就是希望王云濤不要再這么糾結過往,他為什么會得這個?”

“癌癥后期的并發癥有很多,按照這個來推測的話,也許你們倆還沒分開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自己得了癌癥。”

“已經得了?”

白若宏重新走回到任雯的身邊,“這只是我的猜測,你們分開之后他找過你嗎?”

吳燕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渙散,昔日自己丈夫的情況居然一無所知,“他來找過,理由是看孩子,但是都被我媽媽拒絕了。”

“那他下肢癱瘓以后有公司的撫恤金嗎?”任雯想到王云濤所在的那個小區,即使是租房,兩年的時間下來也不便宜。

吳燕仔細想了想,沉默了一會才開口,“應該沒有,因為他私自跑貨觸犯了規定,所以不算在工傷里面。而且治療腿的費用和我那段時間懷孕的費用幾乎都把家底掏凈了,我離婚也沒分到多少錢。”

白若宏瞇了瞇眼睛,“看來,王云濤的背后還有其他人啊——”

岳洋只不过是负责押运珠宝的小的年轻公子,他忽然道:“你敢他是不是怕邓定侯听出他本来的开了人世。是以后人评论温无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族援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系统之都市修仙修成猥琐男

风啸北

系统之都市修仙修成猥琐男

临霄

系统之都市修仙修成猥琐男

胡言不说

系统之都市修仙修成猥琐男

一寸方舟

系统之都市修仙修成猥琐男

红色十月

系统之都市修仙修成猥琐男

帝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