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袍再袭》。

丧其穴,败矣。地固不可以假狼哉什么?”“固为你喝了我一杯苦茶

静逸道:

“天啦!顺便?金前辈武功这么差吗?杀手有几个?”

唐蓉道:

“就一个!”

“什么?”众道姑都大惊:

“一个人把刘东来和金大侠杀了?”

“据那晚上亲见的金钱帮帮众说,当晚就一个人,背着一把剑,一身青衣,连着把五人全杀了,还有柳堂主,赵堂主、计堂主。”

“这人真狠!”静逸笑道。

空幽瞪了他一眼,道:

“这不知是何人所为,唉,江湖人!你们几个记着,江湖不是好玩的,慧能这事一了,回山就好好待着吧,别再想到外面来闯江湖了。”

静逸道:

“只怕这事了不了了。”

空幽怒道:

“你回去,回房待着,不要在这多话。”

静逸满不在乎地起身离开,常空突然对静逸生出一些好感来,心想这女孩很有趣。

杜飞道:

“常兄的元神是怎么练的?很是强大。”

常空道:

“瞎练的。”

静虚和静闲听了“卟哧”一笑,静清道:

“你瞎练都这么厉害,那要是认真练那还得了?”

常空不悦地道:

“你为什么老是挖苦我?”

“我这是夸你呢,哪里是挖苦你?”

静玄道:

“师姐,你少说两句吧。”

“哟,帮着他呐?救命恩人呐。”

“你就是欺负常大哥,我看到好多次了。”静闲道。

“咦?”静清怒道:

“你个小妮子也敢帮腔?你找打?”

静清忽地站了起来,静闲也站起来:

“你打?”

常空见静闲帮着自己说话,静闲在这些人中最小,才十六岁,常空道:

“你躲我这来,看她敢不敢打你!”

常空欠身一把拉着静闲过来,只觉小手温暖柔和。

静闲笑嘻嘻跑到常空身后,用手扶着常空的肩。

静清大怒,喝道:

“你有靠山我就不敢打你?”

正要冲过来,静空静虚笑着抱住她。

空幽骂道:

“一群小丫头,都疯了!都闹够了没有?一天到晚疯疯颠颠。”

唐蓉和丁秋云两人也笑了,唐蓉道:

“哎呀,小姑娘嘛,就让她们乐一乐。”

常空心中叹了口气,心想,怎么今晚我好像还挺有趣的?只是这样的风趣如昙花一现,又并不能解决自己的心魔。这样一想,心情又忧郁起来,便起身离开,向空幽和唐蓉两人道:

“告辞,你们聊。”

院中吵闹,常空一下惊醒,急忙抽出长剑,却听到是静空的笑声:

“你这死胖子,再说我打你哦。”

常空坐椅子上直喘气,歇了一会,此时精神已恢复,站起来推门出来,想去看下施劲石,只见院中静玄、静虚、静逸等正嘻嘻笑着看杜飞和静空比剑,两人一褐一蓝你来我往,打得热闹。

静闲一见,跑过来道:

“大哥,来练剑?”

常空笑了下:

“还是你们玩吧,我去看看施大侠。”

常空先去看了下丁秋云,敲了敲门,却里面没人应,心中不安,推门进内,里面干净整洁,剑也带走了。

常空急忙回身,空幽过来道:

“丁姑娘和唐居士去街上买纸马去了,明早要去金大侠家吊唁。”

常空不悦道:

“她们不怕慧能报复吗?两个人上街!”

“不会有事的,纸马铺离这不远。”

常空刚想出去找她们,却见二人笑着回来,丁秋云见了常空脸色,从身边走过时低声道:

“没事的,刚出去一会。”

常空道:

“我还是希望你以后不要离我太远,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

丁秋云心中有些感动,点头道:

“我会注意的,谢谢。”

常空到树边坐下,也看她们练剑,此时杜飞一身是汗,退下来歇息,静空和静清在场中对打。

今天几个道姑们都穿上了便衣裳。

杜飞道:

“常兄好些了吗?”

“好些了,谢谢。”

杜飞又扭头对静玄道:

“花芳今天好漂亮呀。”

静玄脸一红:

“乱说。”

常空和人一坐到一起,又不知道说什么。

杜飞道:

“哪天我们上街转转?我请你们吃冰果子。”

静逸静闲一听睁大了眼睛,喜道:

“冰果子?这里有吗?”

“有!在前面那条街有。”

“那东西太贵了罢?”静玄道。

杜飞微微一笑:

“也不是太贵,你要吃我现在就可买给你。”

静玄笑道:

“是不是真的?”

“真的。”杜飞正色道。

静逸挤挤眼:

“那你就快去买了来,这里人多哦,你舍得吧?”

杜飞站起来,拍拍衣裳,常空忙道:

“小心点,注意前后,万一慧能他们报复。”

杜飞道:

“那你和我一道?”

常空道:

“不方便,你注意点吧。”

杜飞看了常空一眼,没说话,转身离去。

静逸“卟哧”一笑:

“常大哥,你是不是被吓破胆了?这么害怕?”

常空道:

“还是小心点好。”

杜飞一走

  一星期之后。

  陈默不疾不徐的从床上爬起,甚至还微微的伸了一下懒腰。

  梦的确是消失了,可人还要活着。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天孟萌的照顾导致他的良心过不去,他甚至还想再眯一会儿。

  “早上好啊,孟萌!”

  在门口,陈默又看到了那喂鸡的少女,不由得打了声招呼。

  “太阳晒屁股了,夫君。”

  孟萌还是对夫君二字从不改口,实际上陈默已经说过很多次,尤其是当时“病入膏肓”,陈默能说的都说了。可架不住别人......

铁无双怒道:你…你说什么?江泛起一个甜美绝伦的笑靥,娇笑

“你少唬人!你若真有那般实力,早就被玉箫门请去成为座上宾了。还和我在这里吵嘴?”阮玉不屑的说道。

“你说的也对,就算我只是渡劫期,可若是将一个合体期留下的遗迹告诉了你们的玉箫门。我想他们一定会给我不少赏赐的。”

张航说邵俊的話讓張非凡臉色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但是這高樓大廈的,地面都是大理石鋪就,平滑如鏡,又哪里來的洞讓他鉆進去呢?

張非凡只得厚著臉皮應道:“組長,我會的。”

吳笑天聽了,卻有一種不安,自己剛來到這里就鶴立雞群,會不會槍打出頭鳥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袍再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大魏当卧底

侧侧轻寒

我在大魏当卧底

坏宝

我在大魏当卧底

玖月晞

我在大魏当卧底

深山客

我在大魏当卧底

不吃辣的老桃

我在大魏当卧底

十三苏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