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白殇奥妙》。

“媽的,最好別讓我再看到那小子,不然我定然活剝了他!”一家布莊內,茍成精心打扮一番后便是向著丹殿而去。

盡管茍成身上還有殘留的芬芳,但也未能阻擋他此去的決心,只因今日乃是丹殿考核的重要日子。

丹殿不同于其他勢力,乃是煉丹者修符者自行組成的組織,傳聞丹殿成立于萬年前,只是不知為何,在一萬年時,丹殿的殿主突然消失,自此丹殿便被徹底擠出了一流勢力之外,盡管如此,丹殿也不是一般一流勢力可以比擬的,而這丹殿之下更有諸多丹會。

如今的丹殿大部分都是丹會而已。

“師兄,你能不能快點啊,今日乃是丹殿考核的日子,若是我們再不抓緊,恐怕又要趕不上了!”主街道上,一身穿紫色長裙的少女不由得瞥了一眼身側的少年,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埋怨道。

“去去,每年去,每年都考不上,今年還要去干嘛,丟人現眼嗎?”少年身穿紫色長袍,猶如霜打的茄子一樣無精打采的跟在少女身后。

“師兄,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我曾聽師尊說過,你曾經乃是……”少女話到此處,便看到少年眼眸深處蘊含一股冷冽的寒意。

“我沒有曾經,也不需要曾經!”少年眼眸深處寒意消散,再度回到了懶洋洋的狀態。

“曾經再有天賦又如何?如今不也只是一個棄子嗎?有些人縱使再有天賦,再努力又如何?一切不過枉然罷了!”少年內心喃喃道,竟是不知不覺的加快了些許的速度。

“呦,那不是丹塵嗎?聽說他可是來自流云王朝的超級天才啊!”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旋即便看到數人沖著丹塵和少女而來。

“啥?就他還天才?不過非廢物一個,聽說他已經參加過了三次丹殿考核,不過皆是鎩羽而歸,真不知這廢物今年又來干嘛,莫不是來找存在感!”數人之內,一面帶朱砂痣的少年輕蔑一笑。

“你……你們說什么,我師兄不過是沒狀態而已,今年,我師兄必能通過丹殿這次的考核,他必能成為一品丹師!”少女走上前去,氣呼呼的堅定道。

“熙兒,走吧,我們還有要事,莫要與他們再費口舌!”丹塵瞥了眾人一眼,旋即向著丹殿而去。

“呸,一個廢物而已,裝什么深沉!”那幾位少年冷斥一聲,旋即自丹塵身側擦肩而過。

“大哥哥,你快來追我啊!”丹殿前的主街道上,雪姬一邊做著鬼臉一邊吃著糖葫蘆蹦蹦跳跳的回首道。

“你這小丫頭!”秦炎無奈一笑,旋即加快了腳步,感受著秦炎步步接近,雪姬腳尖輕點,猶如一陣春風拂過,向著前方飛馳而去。

“嘭!”

也僅僅行駛了百米,雪姬毫無征兆的撞在了前方不遠處的少年身上。

“咦,誰家的小丫頭,好可愛啊!”還未待丹塵開口,薛熙便是蹲下嬌軀,伸出玉手在雪姬臉頰處輕輕捏了捏。

“大姐姐無禮,未經同意便是捏人家的臉頰,你這樣做是不對的!”雪姬咬了一顆糖山楂,故作語重心長的開口道。

“呀,小丫頭倒是挺有意思,不如跟著姐姐去丹殿見識見識世面如何?”薛熙旋即拉其雪姬的稚嫩小手,絲毫沒有一絲的見外。

凝視著眼前的薛熙,雪姬旋即露出兩顆雪白的小虎牙,

九人气势浩荡地出海,现今已有四人身陨。若不是妙妙最后出手,加上岳亭川殊死一搏,胜负还是未知数,就算能成功击杀南溟鲸鲲,最多也只能活下来一两人而已。

岳亭川缓缓化为人形,两只手臂早已断裂,凭借剩余的神魄力量,托住南溟鲸鲲巨大的身躯,望了望妙妙,最后看向李衍,微微点头致意。

“老大,妖主还是由你来做。你为妖族大业,谋划了这么多年,这位置只有你坐我才服气。”李衍猜到岳亭川想说什么,目光坚定地看着南溟鲸鲲的尸......

她叫得那么自然,就像在于千万径造于一庭,为之别白是非,因

“嘖嘖嘖,寶貝,又一個寶貝呀!”

老奶奶的神色里寫滿了貪婪。

盧小月居然把小簪子指向老奶奶:“為什么阻止我?”

血影宗弟子靈力激蕩,幾個陣法師更是直接啟動了陣法。

老奶奶一揮手將陣法消除:“不錯的小姑娘,老奶奶真喜歡是無心沉醉。

身后不遠處的跟蹤者讓龍青云提高了警覺,此人輕功卓絕、呼吸勻稱,顯然是一個高手。

此時的龍青云已是宗師之境,目力、耳力俱佳,四周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猛地扭過頭來。

中年文士驟然一驚,連忙躲閃,隱于路旁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白殇奥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公子吃茶去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窝在山村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一勺甜药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六十五点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江涵星影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

城南十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