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腾蛟化剪、落花变斗》。

上面又说了几句话,敏将军忍不住道:不知夫人可将那极乐之星宫九在车上。宫九的生活起居,只在设备豪华的马车内进行

在被唐芊芊打量的時候林肖一雙眼睛也沒有閑著,目光像是要貼在唐芊芊的身上一般。

因著等下要參加酒會,所以唐芊芊換掉了平日穿著的正裝,換上了一套白色的晚禮服。

修長的身影包裹在禮服之中,玉臂交錯在身前,前凸后翹,有些緊身的裙裝將唐芊芊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來。看的林肖眼底一片火熱。

一不小心走神就想到了昨夜那種銷魂的滋味,禁不住勾了勾唇角。

那綠油油的目光,讓唐倩倩有一種像是被餓狼頂上了的感覺。青天白日太陽當頭竟是莫名的打了個哆嗦。

“看什么看,走了。”

唐芊芊感受到來自林肖的赤裸裸的目光,臉色微紅心底有些發燙。連忙鉆進了車子后排,淡定的走下,只留給林肖一個冷峻的側臉。

“不愧是我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好看,當然不穿最好看了。”

聽到這話,唐芊芊狠狠的回頭甩給了林肖一記刀子眼,不過這種程度的白眼對于林肖來說,簡直是無關痛癢啊。

“還不快走,要是晚了你就等著被扣工資吧。”

唐芊芊在心里早就不知道給林肖扎了多少小人,虧了自己還覺得這家伙看起來還帥帥的。

簡直就是在浪費自己的感情,狗改不了吃屎就像林肖穿的人模狗樣實際上還是個臭流氓。

“怎么會呢,我的技術你又不是沒有感受過,保您滿意,絕對給您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閉嘴,再多嘴一句話一百塊。”

實在是懶得爭了,跟這個家伙在哪里瞎扯遲早會氣死她的。索性說完之后就靠在后座上閉目養神圖個清靜。

林肖也不在意,關好車門一手撐著引擎蓋一個利索的起跳,騰空嗎,躍起,降落,鉆進了駕駛座。

整個過程流暢自然,帥氣十足。當然了,唐芊芊緊緊閉著眼簾,瀟灑帥氣的一幕沒有被看在眼底。

“嘖嘖嘖,真是的,這世上怎么會有我這么帥氣的人。”

林肖吹著口哨,儼然一個流氓混子,簡直糟蹋了這身衣服和這香車美人。

馬路對面一個人影轉身而去,最后那一眼眼底盡是黯然落魄。

上車后林肖還想再說點兒什么的,從后視鏡里面看見唐芊芊緊緊閉上的雙眼以及那精致臉龐上面,妝容難以掩飾的疲憊。

嘴角微動最后還是沒有說話。車子平穩的開了出去,一路無話。

興許是車子開的太過于平穩了,原本是圖個清靜閉目養神的唐芊芊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睡了過去。

“我是有什么毛病?為什么要穿著玩意兒,簡直要勒死老子了。”

前面開車的林肖解開了領口的口子松了松領帶,還是覺得有些憋屈,直接一把扯掉了領帶,緊接著又扯開了兩顆扣子,這才舒坦下來。

為數不多的穿西裝的經歷,無一不讓林肖覺得設計西裝的人是真的吃飽了撐著沒事干。

一度懷疑那些個衣冠楚楚的人是不是腦子有什么毛病,干嘛沒事兒找罪受?估計真的是吃飽了撐得慌。

車子平緩的行駛在路上,原本二十分鐘就能到的路程,林肖愣是開了半個小時。

在這期間不止一輛自行車或是電動車超過這輛奔馳s600,真的是叫人汗顏。

半個小時之后車子穩穩的停在了聚會地點。

“媳婦兒,醒醒唉。咱們到了。”

林肖注意到唐芊芊眼皮子動了動,一副快要醒過來的樣子,當下開口說著,順勢將唐芊芊往自己懷里拉了拉。

手臂就放在唐芊芊胸口上,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柔軟的感覺,眼底全是笑意。

睡著了的唐芊芊誰的兵不舒服,不過很快就好了。感覺自己被什么溫暖的東西包裹著,那種暖洋洋的感覺,讓她覺得很安心。

聽到林肖的話,唐芊芊一下子情形了過來。自己在車里啊,溫暖什么溫暖?

當下一個激靈情形了過來。睜眼就看見林肖放大了的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想都沒想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媳婦兒,你怎么能這么對我呢?你肯定是做噩夢了對不對?”

“唉,我也經常做噩夢呢,不過媳婦兒不怕啊,有我在呢。”

林肖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握住了唐芊芊揮過來的手掌,握住唐芊芊的手,順勢將她帶到了自己的懷里,緊緊地環著她的柳腰。

咸豬手順勢往下就滑到了唐芊芊的臀部。還一副深情款款深愛無比的表情,那眼里的無辜和擔憂真的是閃瞎了。

不得不說,世界大概欠了林肖一尊奧斯卡小金人?

說實話,唐芊芊還是覺得自己低估了林肖臉皮的厚度,著哪里是臉?這簡直是城墻。

  “还有的是碎裂成了大陆,在真空中漂远,还有天池的一滴水落到外界,变成了水生世界,总之各种各样的。”

  张小河听到第一个之后 就有些惊讶,这个尘埃世界,不就是他们的宇宙嘛。

  这么大的宇宙,竟然只是尘埃,张小河原本以为这个世界没有多大,但现在他的想法完全改变。

  “你说的时代,到底是什么时候。”张小河觉得山灵一直在说很早以前的事情。

  “就是上一个老天爷时代啊,当时的天好像叫做大圣天,后来疯掉之后,人们改叫做大罪天了。”

  “但是大罪天并没有死绝,天使至高无上的存在,天下所有小天修者和神以及各种远古遗存加起来,都不是天的对手。”

  “目前也只是把罪天打碎,然后流放了出去,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山灵说完之后陷入沉默。

  张小河也是沉默,但是一会之后,说道:“除非再找一个天出来。”这在张小河看来,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山灵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的天地,仙人都难出,小天更是没见过了,已经养不出真天了。”

  说完之后,他接着说道:“目前斩天战役中的小天们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在各个破碎世界中游走,找到罪天,然后将其分化讨伐。”

  “而为了这一个一致的目标,小天们合力,创造了司天监。”

  张小河一听,顿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司天监,可不就是以前他们国度中,专门看天相的组织嘛,莫非……

  张小河仿佛遭了一记重锤,整个人都有一点晕乎乎的感觉。

  莫非他们的宇宙,其实就藏着一部分罪天躯体,然后司天监,师父可能就是其中的成员,她一直藏在他们那里。

  张小河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很是怀疑,于是问道:“你不会是在骗我吧。”老实说,他很相信山灵的说辞。

  “我骗你图什么。”山灵翻了一个岩浆白眼。

  “不对吧,你这么弱,怎么也不像是能跟天抗衡的呀。”张小河发现了一个盲点,这个山灵也就融合境界,石兽也是。

  加起来最多就是个洞府,哪能跟天对抗,就算是小天也不行吧。

  山灵敲了张小河的额头一下,给他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这小子,不能只看现在。”

  “当年山神的强大,可是比小天还厉害,在伐天开始的时候,所有的神就被大罪天分灵身分离。”

  “我当年带着傻大个一起征战,一点也不弱与其他小天,其实也就刚好到了小天的实力。”

  张小河还是不信,“你还没说你现在为什么这么弱呢。”

  这孩子咋就咬住一角不放呢,他只好解释道:“你跟老天爷打一架,看看你的实力还能存在多少。”

  张小河再一想,一下子就想通了,对哦,毕竟是老天爷,一根手指就可以把摁死,必然是可以吊打,眼前的山灵或许就是实力倒退了。

  想清楚这一点之后,张小河又来了一个问题,他现在就像是一个问题宝宝一个,对什么都好奇,也是满脑子疑问。

  “那老天爷为什么会疯了,难不成他是洁癖,碰到脏东西了?”

  山灵觉得,这小子或许不是一个长寿的命,就这一张贱嘴,估计都能让他死一个一万次,但他一个生存了无数年的老神,不会太在意,说道:

  “我们要是知道,就去找解决办法了,哪还在跟你这瞎扯。”

  真要是想张小河说道那样,其实还好办,给老铁换一条裤子,洁癖一除,不就啥事都没有了。

  但现在就是完全不知道,老天爷干什么会疯,老天爷也不怕魔气呀,邪气也不是不怕的呀,必然是他自己出了问题。

  其实张小河还怀疑,或许是天下事情太多,老天爷管不过来,或者工作太累,因此疯了。

  但这也是不可能,天化身千万,每一个化身强悍无比,就算是有一亿件可以让世界崩溃的事情,同时发生,他都能游刃有余地解决,这是绝对不可能啊。

  最终呢,作为这个世界,最普通的一只小猫咪,张小河以为还是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老天的事情自然有老天去管,他现在要赶紧去逮了山贼,城中百姓还饿着呢。

  又跟山灵简单聊了一两句,张小河就打断告辞,现在有一个融合境石兽在身边,他已经有资格跟山贼头子抗衡,因此想着快些离去。

  山灵也知道他的匆忙,没有挽留,只是说道:

  “我希望你也能成为一个小天,到时候或许有幸能够登天。”

  “到时候再说吧。”张小河有些敷衍,他想了一会,忽然问道:“对了,你们战天的时候,中间有没有一个能展开武道真天的小天?”张小河是在问师父的情况。

  “武道天多得是,当时就来了十几个。”

  张小河一愣然后问道:“那一个算命先生呢,还有满天锁链,一身血海的小天。”

  山灵思索了一阵,说道:“算命先生也多,毕竟大教的,不过锁链和血海倒是没有。”

  “你具体说一下吧。”张小河给出的信息很有限,不能仔细判断。

  于是张小河把算命先生的水墨画特征,以及罪神和狱神的特征都说了一遍。

  山灵听完之后,表示一个都没有,他说算命的有,水墨画也有,但是两个加起来就没有。

  到了此时,张小河内心就有一些困惑,那么师父啊,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小河很是困惑,他一边往外走着一边思索着。

  

阿保机觉得有理。

属珊军是述律平的卫队,若述律平不能随军出征,可以将皇帝卫队留给述律平,自己有鹰军在身边,完全可以保证安全。

阿保机和述律平略商量,决定这支部队的名称叫斡鲁朵,由阿古只统领,划沙和蜀古鲁作阿古只的副手,并让敌鲁和阿古只负责组建,在全军选拔兵士。

三人正谈的兴致盎然,倍和德光走了进来。

倍毕竟年少,箭伤和刀伤恢复的非常迅速,已经行动自如,恢复成往日活蹦乱跳状态。

阿保机的眼睛突然一亮,猛然想到,若按韩延徽所说,在变家为国之后,管理契丹将成为自己家族的家事。

将来,自己百年之后,必须从家族里选择出出色的人才来接自己的班。

显然,自己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弟弟难当重任,只有从自己的儿子中选择并加以培养了。

阿保机突然觉得,这件事情已经刻不容缓。

阿保机将目光投向了两个儿子。

尽管每天和儿子们在一起,阿保机突然发现,倍和德光都已经长大成人了。

特别是长子倍,面对强敌,表现的异常勇敢,身负箭伤刀伤,竟然能坚持战斗,可塑之才呀。

阿保机想,该给儿子们的肩上压担子了,国家的大事小事都应该让他们参与才是。

要不然,他们将来哪能扛得起契丹皇帝这杆大旗呀。

阿保机让倍和德光坐在自己的左右,两只手分别搭在两个儿子的肩膀上,怜爱地左右端详着自己的儿子,问道:“你们的汉语、汉字都学会了吗?”

倍和德光立即说是。

德光说:“但我和大哥学的书不一样。”

阿保机当然知道,倍的老师是康默记,德光的老师是韩知古。

由于不会说汉语更不认识汉字,阿保机从来没有过问过孩子们的学习情况。

现在听说,两个儿子竟然学的不一样,立即好奇起来,问道:“哦?同样是汉学,你们竟然学的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

倍答道:“我学的是诸子百家和四书五经,老师还教我绘画、诗词歌赋。老师说,我现在的汉文水平,恐怕中原文士已经没有几个人能赶上我了。”

阿保机听后大喜,又问德光:“那你学的又是什么?”

德光得意地昂了下头,说道:“我老师说了,学习要学以致用。现在,我们契丹还处于扩展疆土时期,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老师重点教我《孙子兵法》和《鬼谷子》。”

阿保机自然听不懂德光说的《孙子兵法》和《鬼谷子》是两部什么书,让德光解释,德光道:“《孙子兵法》道: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鬼谷子》说: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质厥中。”

阿保机更加不懂,不得不苦笑着求救于韩延徽。

韩延徽笑道:“《孙子兵法》讲的是用兵的计谋和韬略,《鬼谷子》讲的是权谋之道,谋国谋天下谋民众之大利

明湖雖然很寬廣,但想要渡過也很快,沒多久,眾人看到了安泰城,看到了大批軍隊封鎖岸邊。

“真倒霉,明洲居然封了,任何修煉者不得入內,就連我們穆王府的人都要等兩天”有人議論。

陸隱神色一動,明洲被封,他算是知道月仙子混入穆王府的目的了,跟隨穆王府進入明洲,既不會被發現,也能探聽一些事。

不過,寒月宗在神武大陸的勢力算是暴露在陸隱眼前了,能提前那么多天得知明洲被封的消息,還能偽造身份進入穆......

现在正是黄昏,夕阳满天,晚霞。重要的是,到底是谁杀死崔诚张啸林笑了笑道:你怎知道我不,侂胄迄诛,璧兼同知枢密院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腾蛟化剪、落花变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往阴间引过路

凌晨两点半

我往阴间引过路

水晶荔栀

我往阴间引过路

胖胖爱喝茶

我往阴间引过路

张凯林

我往阴间引过路

若水无舟

我往阴间引过路

病娇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