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也讨厌叶繁星(求月票)》。

“傾?沒聽說過啊,嫂子你叫絡卿,她叫傾?好有緣哦。”九公主眨巴著眼睛,思索著,好像在東土天洲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而一旁的陌涂,語氣突然變得急促了,情緒非常的不穩定。

灰發,紅眸!

陌涂依稀記得,十年前,自己將要死去的時候,傾城體內爆發出了毀天滅地的氣息,而她的一頭黑發,也變成了灰發,空靈的瞳孔,變得緋紅。

太相似了,并且,顧絡卿說她叫傾!這是陌涂與傾城洞房花燭夜時,對她的稱呼!

“你說,她叫什么?”陌涂抓著顧絡卿的玉手,緊張,激動的問,他的語氣更是顫抖的害怕的。

顧絡卿顰眉,陌涂用力過度抓得她的手有些生疼。

不過這并不是她在意的,她感覺到很奇怪。

雖然認識陌涂沒有多久,但是陌涂給他的感覺就是那種無論何時都不會亂了方寸,內心非常的空明,從來不會被情緒所影響。雖然有時候眼眸里會蘊含著絲絲的悲傷,偶爾會傻傻的發呆感慨人生,猶如一個呆子。

而現在的陌涂,聽到那名叫“傾”的女子,失態了,明顯的情緒過激。

陌涂說話的聲音很大,因為他實在難以掩飾自己內心的激動。

其他人明顯發現了這邊的動靜,神色古怪的看著陌涂和顧絡卿。

九公主更是張大了嘴巴,完全愣住了,看了看握著顧絡卿玉手的陌涂,看了看顧絡卿,又看了看臉色已經黑下去的秦朝太子,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感受到各種不善,好奇的目光,陌涂神色一怔,趕緊松開了顧絡卿的玉手。

“失態失態。”他深吸一口氣,撓了撓頭,尷尬的說道。

顧絡卿美眸閃動,張了張櫻唇,明顯想說什么,最后還是忍住沒有開口。

那帶著邪意笑意的三皇子,嘴角掛著優美的弧度,望著秦朝太子,內心直道有趣有趣。

郎毅也是一臉奇怪的看了看秦朝太子,那俊逸的面龐,帶著深深的疑惑。

其他人并不知情,但是卻為陌涂的大膽感到悲哀。

顧絡卿是誰啊,從來沒有和任何男人有過親密接觸,而這個小子,竟然褻瀆了天洲各大天才俊杰心目中的圣女,即使這個圣女偶爾會發瘋。

眾人都抱著看好戲的態度,可是顧絡卿卻沒有絲毫的表示,一臉清淡,優雅的喝著茶,仿佛剛才什么也沒有發生。

眾人更加差異了,這哪里冒出來的小子和顧絡卿的關系不一般啊,很不一般啊。只是這修為等級,真的是不夠看。

唐正風似笑非笑,直接走了過來。

“圣女,我敬你一杯。”他拿著酒壺,直接仰頭海喝。

喝完,他望著顧絡卿。

“以茶代酒。”顧絡卿端起手中的酒杯。唐正風還想說什么,卻被顧絡卿一句話給嚇著了。

“我害怕喝完酒,會發瘋。”顧絡卿很平淡的一句話,卻讓眾人的眼角都抽了抽。

就連給人鋒芒畢露感覺的郎毅,成熟穩重的秦朝太子,文質彬彬的書生,臉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這位是陌涂小兄弟吧?我叫唐正風,來自唐國。不過我現在可是叫阿正。”唐正風一屁股坐在陌涂的身邊,摟著他的肩膀,擠眉弄眼,向陌涂介紹自己。

陌涂平靜點頭,被唐正風摟著,感覺渾身上下不自在。

“兄弟,喝酒。”唐正風與陌涂碰杯。

陌涂也拿起酒杯,雖然不知道唐正風到底搞什么,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自己不能不給唐正風面子,這可是唐國第一天才啊,與顧絡卿可是齊名的。

“剛才我看小兄弟情緒很激動,是不是聽到了什么消息?”唐正風表情一變,神秘兮兮的問道。

陌涂默然,剛才自己確實失態了,不過關于傾城的事情,他肯定不能告訴唐正風的。

“什么消息,我不知道。”陌涂搖頭。

“我這倒是有一些消息,不然也不會千里迢迢從唐國跑過來了。”唐正風更加神秘了,目光在顧絡卿身上停留片刻。

顧絡卿美眸流轉,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海之中,好像有秘境將要出世,想必圣女的宗門也得到了消息。”唐正風一臉正色,眼中有濃濃的興趣。

“確實有一些,不過那些強者正在探查,想要打開秘境,需要下一番功夫。”顧絡卿點頭,其實她對那秘境也有些興趣,這也是她出現在海城的目的。或者說,墨海中出現的秘境,是所有聚集到這里的天才俊杰一個人決定的,因此在一眾幸存者中劉宏煥頗有地位,再加上他平日里嗓門大,說話又直來直去,搞的大家對他是又敬又怕。

所以他一開口,大家都安靜了下來,紛紛把目光都投向了人群前面的孟長苗身上。

面對眾人的目光,孟長苗依舊不慌不忙,他看向位于眾人前列的劉宏煥,道:

“沒錯,是我親眼所見,不僅是我,還有楊教授和小琦也看到了。”然后盯著劉宏煥一字一句道:“而且那只變異虎是被人用拳頭,一拳拳活生生的打死的!”

“你說什么?”不等眾人有所反應,劉宏煥就先發作了,他雙眼一瞪,大嗓門就在客廳中響起:“孟長苗,夢話就給我留到晚上夢里去說,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你若是把大家伙兒叫起來就是為了看你來說胡話,看我老劉怎么教訓你!”

面對劉宏煥的威脅,孟長苗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嘴角露出了一絲意義難明笑容,道:“劉主廚稍安勿躁,關于我說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可以向小琦或楊教授求證,我無需在這種事情上消遣各位,而且,劉主廚難道你沒發現,在我們之中少了一個重要的客人嗎?”

“你是說楚先生?”不等眾人反正,位于人群后側的黃一菲率先開口,她擠開人群來到了孟長苗的身前,神情嚴肅的說道:“孟長苗,你難道是想說是楚先生一個人把這只怪物給打死了?”

“不錯,正是楚先生,就是他一個人把那只變異虎給活活打死的。”不等孟長苗回答,周琦卻先開了口。她看著眾人再一次確認孟長苗的話。

得到周琦與孟長苗兩個人共同確認之后,人群發出更加劇烈的議論聲。

“真的假的啊?那個楚白?”人群中還是有人表示懷疑。

“不是沒有可能,那個楚白前二天表現出來的力量確實很強……”有些人結合前二天楚白的表現,倒是信了幾分。

“可能還用了陷阱之類的東西……”還有人發揮聯想,開始自動腦補起來。

劉宏煥可不管其他人怎么說,他一個跨步就來到孟長苗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神情有些激動問道:“小孟,小琦說的可都是真的?”

“千真萬確!”面對激動莫名的劉宏煥,孟長苗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但臉上依舊保持微笑,接著就不動聲色的掙脫開劉宏煥緊抓自己肩膀的雙手。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楚先生不是一般的人!”劉宏煥滿臉的興奮,胖乎乎的圓臉激動的都變紅了,他在原地不斷來回走動,就仿佛是一個華夏球迷聽到華夏奪得世界杯冠軍一樣興奮。

劉宏煥雖然是一個四十多歲東北漢子,但是他從小就是一個狂熱的武俠愛好者!

打小開始就非常崇拜小說中行俠仗義走天涯的武林大俠,市面上能買到的武俠小說他都買了,每本小說看了至少三次,做夢都想稱為一個絕世高手,即使他長大后認清了現實,做了一個廚師,但依然把自己的武俠夢作為自己的興趣愛好保留了下來,不僅國內外的各種比武拳擊賽事都時時有所關注,就連黑暗性質的地下黑拳他都想盡辦法去看過一次。

那天楚白在大家面前表演了一手震撼人心的震樓之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驚駭恐懼,但只有他是興奮激動的,認定他就是武俠小說中的武者,事后更是在眾人面前說了楚白不少的好話,后來楚白把珍貴的抗生素無私的貢獻出來救治楊教授,讓他更進一步確定楚白是一個好人,心中對楚白好感更甚。

如今再聽說了楚白一人殺死巨虎這樣的消息,怎能不激動?不興奮呢?

“各位,安靜一點,還有一點我要說明,那也正是我召集你們來的原因,楚先生雖然戰勝那只變異虎,但自身也受了極重的傷勢,現在需要我們用擔架把楚先生一點一點小心的抬上來。”

“什么!楚先生受傷了?在哪個位置?我馬上去救他回來!”

劉宏煥一聽楚白受了重傷,馬上就坐不住了,立刻就要起身出門。

孟長苗連忙攔住他道:“等一下!劉主廚!你起碼要先換上野外服,再帶上擔架……”

”说话的人精壮剽悍,满脸水雾一两声鸡啼。一个人慢慢地从熹

“那是因为你和罗曼·塞纳沆瀣一气,就是他授意让你铲除异己的!”

一个电子合成音环绕在这里,激荡着每个人的“鼓膜”。

马丁连续转身观察了周围,却没能分辩出谁说了这句话。

“你出来!不要做胆小鬼!你既然这样说,拿出证据来啊!”

他跑下演讲台,冲到人群里去搜寻,目光从每一张面孔上扫过。

那个声音又响了:“你所谓的灾难,本就是源于捷恩斯太空探索公司高层内斗……”

马丁终于发现了声音来源,他蛮横地撞开两个人,朝着人群后面扑过去。

可惜,那里只有一个伪装成石头的发声器零件,显然说话之人另在别处。

他恼火地将这东西拍个稀碎,但是说话的声音仍然飘荡:“罗曼·塞纳铲除了公司里多个意见不同的副总裁,为了避免忠于他们的再生人日后叛乱,故意让你干掉他们!”

马丁再寻声去找,发现也是一个伪装零件。

“这里也有一个!”

北野雄二指着前面的岩石,提醒着马丁。

马丁气急败坏地扯过他:“是不是你放的?你就是凯撒?”

“不不不不……”

北野雄二慌慌张张地摇手,企图摆脱他的控制。

赵盘冷眼旁观着这一切,他觉得很可疑,凯撒把这些事情说得有板有眼,似乎真相确实如此啊。

不过,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就算扳倒了马丁,罢免了他队长的职务,也不代表他能抢飞船逃离火星啊!

也恰在此时,马丁也在高呼:“兄弟姐妹们,你们一定不要轻信凯撒的话,他明显是在挑拨离间,这背后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他突然停顿,转头在人群中寻找了一圈,目光停留在赵盘身上。

“赵盘,你过来,告诉大家凯撒的阴谋!”

赵盘愣了一下,意识到马丁需要一个帮腔的,这种时候他不找罗伊、麦克、辣酱他们,反而想到了自己,真是荒诞可笑啊……

他想了想,决定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明哲保身:“我不知道啊,我哪知道这个凯撒有什么阴谋!就是前天夜里,他曾经放话说来偷飞船,我可是立刻去提醒了你的,后来你却说我脑子有问题……”

马丁的思维有点混乱了:“偷飞船?对,这个凯撒胆大妄为,居然想偷飞船!他故意抹黑我,想要偷飞船逃离火星!”

弗朗西斯回头望了望自己的冒险号科考船,耸肩摇头:“恕我直言,这个逻辑不成立……”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每个人都听到了,好像是爆炸的声音。

马丁极目远眺,突然双手按住额头:“我的上帝啊,有人在破坏贡多拉上面的山洞,是那个凯撒,他要偷的不是这艘冒险号,是我们的贡多拉!”

看着那爆破烟尘,所有人都慌了,疯狂跑向附近的几辆车,没有了贡多拉,他们去哪里充电?

马丁远程操控基地的智能保卫系统,捕捉到了对方

旁邊林肖等人也完全被面前的場面驚呆。

戰龍眾人見多識廣,尤其是這陣子見識了血族、暗黑教廷、邪惡聯盟、惡魔軍團。

后面又知道了龍珠,龍脈,和一系列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是現在出現的這些,再次顛覆了他們之前的認知。

若是普通人看到現在仿佛科幻一般的場面,恐怕會被嚇崩!

“不要再愣著了,哪怕我現在擁有隱龍令牌,但不能揮出它的全部作用。”

“肯定也不會是現在馬里昂的對手!”

“你們馬上走!”

孫淼突然扭頭,對著林肖等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也讨厌叶繁星(求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穹极地

绿痕

天穹极地

双水木

天穹极地

花鸟儿

天穹极地

绯色木箫

天穹极地

一朵小菊花

天穹极地

墨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