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极天大阵(求订阅)》。

他朝夏芸一拱手,笑道:姑娘也别生气了,快请里面坐,两位既按照青龙会以前的规矩,也一定不会拒绝。她嫣然笑道:这一看

林宇发了个手势ok的表情。

  九夏微凉:嘻嘻。

  林宇道:“明天周六,要不要出来玩?”

  友利咬了咬牙,狠狠的瞪了一眼对面低头玩手机的林宇,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

  九夏微凉:“不了,我周六还有补习班,下次吧。”

  林宇失落的发了个明白的表情,随即退出了line,边玩游戏边想道:“这白柳弓有点难撩啊,以我多年情圣的经验来看,想把到这妞子似乎有点棘手,居然连周六都有补课。”

  皮球看了眼这两个表情变化不定的人类,心中有些懵逼,但是它看不明白也懒得理,饶有兴趣的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现在的车流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倒是路上的行人有许多,有很多的家长牵着背着书包的小朋友去周围的幼儿园上学。

  皮球就喜欢看那些跟它差不多高的小朋友。

  这就不发消息了吗?

  友利看着林宇最后发了一个明白就没回消息了,顿时脑袋上浮现两道黑线,心里闷闷不乐的想道:“活该你单身。”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大叔就和一个店员将烧好了的烤乳猪端了上来。

  这个猪都是大叔大清早杀好的猪,都经过了处理,只要客人来了,差不多就可以在半个小时之内弄好。

  这也是为了防止让想吃烤乳猪的客人等太久。

  林宇笑着道:“谢谢嗷。”

  大叔笑着道:“哈哈哈,帅哥美女好好吃,有什么事情在喊我们就好!”

  林宇点了点头,看到大叔出去并带上了门,林宇就将小黑单个从背包里伶了出来。

  “小黑,你的烤乳猪做好了,趁热赶紧吃。”

  林宇说道,这烤乳猪体积都有小黑10倍大小了,林宇怀疑等小黑吃完说不定要等个把小时,所以赶紧叫小黑出来吃。

  小黑看到桌面上泛着油光的烤乳猪,小眼珠子都直了,口水哗啦啦的流出一条线。

  友利嫌弃道:“小黑,不要流口水啊。”

  让林宇友利目瞪口呆的是,小黑竟然在下一秒,嘴巴猛地张的老大,一口竟然就将烤乳猪吃了下去!

  小黑的身体快飞的恢复正常,躺在桌面上舒服的摸着小肚子,惬意至极。

  林宇惊呆了,深吸一口冷气道:“小黑,你的嘴巴竟然可以变大?”

  小黑理所当然的道:“当然了,我可是妖怪啊。”

  林宇有些无语,只好点了点头,道:“那你快钻进来,我们要去下一个地方了。”

  小黑漂浮起来,钻进了林宇的背包。

  林宇和友利结了账,就离开了。

  老板惊讶的看着林宇友利离去的背影,疑惑的摸了摸脑袋,边往他们刚刚呆的包厢走去,“怎么吃这么快?难道是不好吃?”

  老板刚打开门一看,桌上空空如也,甚至连装烤乳猪的盘子都没得了。

  老板震惊道:“我的盘子呢?”

  离他们最近的居然是20km的游乐场,而海族馆离他们是反方向,足足32km。

  于是林宇友利一商量,就先去了离他们最近的游乐场。

  因为现在是周五

“是高手所伤,不对,那慧能应该没有这个功力。”

“不是慧能,是另一个人,一个青衣人,武功奇高,我两招都接不下,就被他打成重伤。”

静虚要给她运气疗伤。

“还是我来吧。”丁秋云在这里众人中内力最强,便盘腿坐下给空幽输真气。

丁秋云输了一会真气,空幽歇息了一会,这才道:

“我今日在陈员外家打听,那陈员外闪烁其词,又看到他家公子在后院鬼鬼祟祟探头探脑,就知道其中有文章,就去追赶他,没成想,那慧能正躲在假山之后,于是我追他跑,一直追到城外,本已经手到擒来,却突然冒出个高手来,不知道一个采花贼竟有如此人物帮他,那天一个,今日又有一个,一个江湖下九流的采花贼,怎么会有两个这样的高手相帮?”

丁秋云沉思道:

“依道长看,柳二娘的武功怎么样?”

“比我略高,虽不是一流高手,但也是仙城山出来的她这一辈的佼佼者了,她也成名久了。”

“那常空可以轻松打败她,常空的武艺如何?”

空幽看了看常空,道:

“可以济身当今武林的一流高手之列。”

丁秋云道:

“但昨晚,常空不是那灰袍人的对手,也就是说,那个救慧能的人武功是武林中不折不扣的高手,而今晚这个伤了你的青衣人,武功又显然在你之上,这样的两大当今武林的一流高手,却都去帮一个采花贼的可能性大吗?”

“当然不大!”静虚道,思忖道:

“难道这慧能不仅仅是采花贼?师父,这事不同寻常,这慧能一定来头很大,要么有背景,家里是达官贵人,请得这样的高手保护,要不就是江湖上很重要的黑道人物的子弟,因此才有这样的帮手。”

静虚又道:

“可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会做这等事呢?这种事有头有脸人家的子弟是不会做的。”

常空道:

“那不一定,有人就是有这癖好,出了做这样的事,然后他家人又怕他出事,就用重金买动高手来保护他。”

静逸道:

“这我倒相信。”

空幽摆下手:

“不要乱猜了,不过,静虚说得有道理,这慧能一定大有来头,不仅仅是什么采花贼这么简单。唉!以为只是出来抓个江湖混混,没想到惹来这么样的对手,静幽的仇只怕不好报了。”

静清道:

“不,师父,任他们武功再高,我们也要给静幽报仇!”

“对!”

“对!”

其他人都道。

空幽叹了口气:

“但是谁知道这慧能是什么来头呢?又有谁人能对付这灰袍人和青衣人呢?”

“我现在就去陈家,抓住他们父子,逼问慧能的下落。”静清道。

“不行,你去了,他肯认吗?如果他抵死不说他家和采花盗的关系,难道我们要刑讯逼供?”空幽喘气道:

“为今之计,去青风山搬救兵也无用,你们几个已经是山中身手好的了。静虚,我写封信,你先去路州找施劲石施大侠,他是我早年的好友,以他的武功或许可以和那灰袍人一斗。你们先去在陈家前后门那监视,看看他们会不会和慧能联系,千万不要和他们交手!不要静幽的仇没报,你们就先折了。”

不能動用元氣,就施展不了武技。

拳腳招式他是不低了,可施展出武技就不一樣。武技能瞬間提高戰力。

“呼呼。”

魏武玩下腰如破風箱般呼著氣,然后一抹口鼻鮮血,開口說道。

“師弟,我確實小看你,不過你再厲害,煉體士也修煉不了武技,你怎么贏我。”

魏武邊說邊運轉元氣,他手上匕首布上一層微弱,白光吞吐不定,漲到半尺高,顏色變的赤紅一片。

紅光宛若實質,不斷流動,如同流動的巖漿。

熾熱的氣息滾滾,魏武手掌一尺的距離空氣變得虛化。

流巖,烈泉。

這是門普通級武技,魏武練的爐火純青。

魏武口中一聲斷喝,撲向林錚。

火紅匕首迎風便漲,轉眼間漲到三尺長,如同一條吞吐蛇信的蛇。

“武技,誰說我不能用。”林錚輕聲說道。

林錚說完,也動了,迎著熾熱的巖流火蛇左手掐堅決,右手并起兩指成劍狀。

兩指立刻泛起烏黑之色,如同兩根玄鐵。

在將要接觸火蛇匕首時林錚劍指連連點在虛空。

空中指影重重,如同驟雨連綿不絕。

疾風,驟雨。

他手中無劍,不敢大意,使出一招驟雨,驟雨又快又密,層層不覺。他準備以量取勝。

指如鐵槍劃破虛空,點在火浪上,接觸瞬間手指立刻變得通紅,仿佛下一刻就要燃燒。

“死吧。”魏武看到林錚受挫,眼睛通紅,比巖漿還要爆烈。

手指一觸即收,林錚沒有遲疑,轉而再度刺出。

叮叮叮叮。

一連串鋼鐵交擊聲響個不停,如同雨滴滴滴噠噠的落下瓦片上。

火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變小,轉眼間看到火紅的匕首。

林錚一指點在匕首尖,匕首上冒出一朵火花。這次手指沒退,玄黑色的指尖猛然用力。

匕首在魏武驚愕的目光中叮的一聲斷成兩截,指尖繼續進攻,直指魏武胸口要害。

魏武立刻丟棄斷匕,身體不斷抖動,胸前要害出現兩尺左右的圓形光芒,立刻施展出防御武技。

火云盾。

林錚指尖點在火盾上,冒出火花,指尖如針扎一般疼痛。

魏武看到林錚攻擊被擋,才稍微平復心情。

林錚后退兩步,握手成拳,整個拳面覆蓋一層黑色的玄光。

然后閃電般打出數拳,拳拳不離火盾中央。

“哈哈,我這乃是珍貴級下品武技,練氣境怎么能破。”魏武開口說道,這是他最強的防御技能。

林錚對魏武話語不聞不問,拳頭砸的更急了。

一口氣砸出十幾拳,林錚辰曦劍體的拳面也失去光輝。玄光下是皮開肉綻的手背。

“沒用的。”魏武開口說道。

林錚如同見了紅布的蠻牛,一拳一拳又一拳。

在打了盡百拳之后,林錚拳面的肉都打沒了,露出森森白骨。

就在這時,咔嚓一聲火盾如玻璃般發出脆響,然后爬上無數裂紋,變成一團紅煙消散。

魏武最強大的儀仗失去,看著不斷放大的拳頭,舉手護在胸

這個時候去神武天,等待陸隱的就是一場死戰,但他沒辦法,必須救人,任由那些人被折磨兩個月慘死,這是陸隱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他應該離開,返回第五大陸,這個時候留在樹之星空已經沒有意義,他應該借助辰祖力量修煉,唯有回到第五大陸,他才有與樹之星空對話的底氣,但那又怎么樣?犧牲了一批人,再犧牲一批人,即便最終他報了仇,誅滅四方天平,殺死白仙兒,又能怎么樣,那些人還會復活嗎?

這么做很天真,無......

雾在夕阳中?夕阳在雾花的脑袋非但还好好地死!萧十一郎若死了,大家都只他,也没有问他要去做什么差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极天大阵(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墨家科技

落言欢

墨家科技

河边草

墨家科技

惊艳一脚

墨家科技

此燕非彼艳

墨家科技

青花水

墨家科技

七年不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