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六字真言贴》。

归;独子无兄弟,归养。”得选兵八万人,进兵击秦军。秦军解去,遂救邯郸,存赵顾人玉武功虽不花俏,但却很精纯,若被他一拳打实,莫说人吃

安妙琪就是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小商店里面,而当安妙琪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小商店里面之后,有很多的人跟随着安妙琪,一起也来到了这个小商店里面。

当他们发现,安妙琪居然来这里买毛线之后,有些男同学感觉到内心都开始碎裂了。

安雍州刺史。在揚州日,器服珍麗,冠于一時。及在雍州,逾尚華侈,聚斂無極。及奠折念生反,詔志為西征都督討之。念生遣其弟天生屯龍口,與志相持。為賊所乘,遂棄大眾,奔還岐州。賊遂攻城,州刺史裴芬之疑城人與賊潛通,將盡出之,志不聽。城人果開門引賊,鎖志及芬之送念生,見害。節閔初,贈尚書仆射、太保。

听到这个声音,韩兼非突然笑了。

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几十枚精确制导的微型导弹。

一个多月以来,联盟在与硅虫的战斗中早就发现,传统的武器很难对感染体产生太大的杀伤效果,但用于驱散和减缓感染体的推进速度却十分有效。

这些微型导弹的落点非常精准,很快为收割者小队清出一条不算狭长的通道。

韩兼非再次挥动拳刃,将堵在面前的变异感染体推开。

“跟着火力延伸,冲!”

他并没有回答那个声音的话而是循着导弹炸开的通道向前狂奔。

在城市北方,似乎有一群非常精准的射手在为他们开路,每当被击飞的感染体再次扑过来,便会有一枚大口径反器材动能弹射来,再次将其击飞。

与此同时,另外一只由轻便装甲和联盟机动装甲混编的机动装甲部队,正迎着收割者小队突围的方向冲来,直到两只小队在城市北方的一处小山坡上会师。

一架通体银白的联盟高敏捷机动装甲凌空落下,肩部的25毫米转膛炮立刻开火,手中的装甲格斗刃上下翻飞,顷刻间便阻断了小队背后紧追不舍的感染体。

紧接着,白色机动装甲收起滑翔翼,弹开已经过热的转膛炮,挥动两只巨大的拳刃冲向感染体之中。

在他身后不远处,几个凤凰装甲冲上去,堵住了试图绕开白色装甲继续追击的感染体的去路。

在反向冲锋一段距离后,硅虫似乎意识到这次诱捕行动已经无法进行,便在丢下两百多具残骸后,逐渐与人类军队脱离接触。

白色装甲并没有继续深入追击,回头走到韩兼非的面前。

韩兼非抬起头,看向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的白色装甲。

“还不错,很有精神。”默默对视半天后,他开口说道,“看起来恢复得很快。”

白色装甲中传出一个熟悉的电子合成声音:“还要感谢你当时没有下死手,这份情我早晚会还给你的。”

“那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到周围的陆战队员正在进行EMP照射,韩兼非摘下头盔,掏出一支烟放在嘴边,“造化弄人啊,现在咱们俩也站在同一个战线上了。”

说完,他举起左臂上的拳刃,用上面的蓝色等离子体焰火点燃香烟。

白色机动装甲低下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装甲前胸处,那里赫然喷印了一枚格兰特集团的logo。

带救援的人,正是一年多前在新罗松守卫战中,被韩兼非在单挑中击毁装甲,生死不明的威廉·格莱斯顿。

在那个一击定生死的紧要关头,韩兼非放出自己隐藏很深的冷血人格,将白色机动装甲肢解,但就在那决定性的一瞬间,他还是不忍就这样杀死格莱斯顿,纳米丝避开了装甲驾驶员舱室,才让格莱斯顿逃过一劫。

在回到天港市之后,他暗中让格兰特集团的情报部门关注格莱斯顿的一举一动,发现他自从被一个新罗松车队救下之后,一直低调地生活在靠近新罗松北极圈的一处小村庄中,跟那里的居民一样打鱼捕猎为生,便没有去干预。

直到他出征前,才让梅薇丝派出特使去请这位联盟王牌机动装甲机师出山,去带领新罗松第二只全轻便装甲的陆战旅。

“我克制这种东西。

“倩倩,你晚一点再走吧!”罗玉华又往顾倩碗里多放了一个鸡蛋。

顾倩感觉他嘴里都塞不下了,连忙说道:“我现在着急去公司,妈,我真的吃不下。”

可是罗玉华却一直盯着顾倩,说道:“你是着急去公司呢?还是着急跟陆明一起约会?”

顾倩一听这句话,马上急了起来。

“妈,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罗玉华也不想这个样子,可是自己的女儿什么样子他也是清楚的。

他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跟这个陆明能扯上关系。

陆明也觉得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个场景。

然后小心翼翼地跟顾倩说道:“那要不让你先走?然后我待会儿再去公司。”

顾倩连忙说道:“现在马上就要上班了,再过一会儿你就要迟到了,这可不行。”

陆明也是知道这个问题的,可是罗玉华一直警惕的看着他们两个。

“倩倩,要不你就不要去公司了。把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你爸处理吧!”

他本来就不太同意自己的女儿在外面抛头露面。

他只想让自己的女儿做一个大家闺秀,然后嫁给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但是没有想到罗玉华的话,一下子就把顾倩给惹急了。

“妈!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支持我去公司,但是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喜欢那个工作。”

顾倩不知道自己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毕竟眼前的人是自己的母亲,所以她说话也不像太重。

“这些妈都知道,但是那管理公司毕竟是要男人处理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家家的,还是早点嫁人好了。”

这句话让陆明倒是有些不乐意了,感情这个罗玉华,不把自己当人呗。

但是毕竟现在他也看得出来顾倩在气头上,所以也不能多说话。

“妈!我没有想到你眼里的我竟然是这样子的,那我也不必跟你多言了。”

说完便带着陆明离开了顾家。

陆明看着顾倩生气的样子,连忙安慰道:“你母亲可能只是说的几句气话吧!他可能只是不乐意看见你跟我在一起。”

看着顾倩并没有任何反应,陆明继续说道:“那要不以后就你先去公司,然后我再晚点去。这样你不清就不会是我们两个了。”

顾倩被陆明说的话逗笑了,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说道:“没事,我知道他的脾气。但是他不让我去公司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妥协的。”

“我当然知道我老婆大人不会妥协呀!我老喜欢我老婆大人认真干事情的样子了。”陆明继续说道。

顾倩现在的坏心情也彻底消失殆尽,不过那个家他是一点都不想回去了。

那个家自己的父亲从来不讲话,而自己的母亲也从来不看好自己。

“陆明,要不我们两个搬出去住吧!”

陆明似乎没有想到过顾倩会说出这样子的话一样,有些惊讶。

但是连忙反应过来说道:“你难道不怕你母亲又说三道四的?”

顾倩点了点头,他从小就被自己的母亲给约束着。

不能干这不能干那,还要叫她以后嫁一个有钱的人家,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这样想。

风四娘道,嗯。霍无病道:他既我不知道,杨铮说:我只知道现他一面说话,一面撕下块衣襟,—直握紧着刀柄,却没有拔出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六字真言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千山霁雪之问天

刍不回

千山霁雪之问天

漠北孤烟

千山霁雪之问天

屋子漏雨

千山霁雪之问天

漂泊的黑猫

千山霁雪之问天

紫青墨

千山霁雪之问天

锋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