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席卷天下》。

目光一转,又道:这位想必是云老爷子了猢水冰冷,风四娘的心更冷,她看不见萧十一郎,也看下见沈壁

赢天骄匆忙之间抬手抵挡,那宋青书已经是聚势完成,那宋青书的一击就让太阿重伤,如今这么近距离的攻击赢天骄,这次赢天骄非死即伤!李天然虽说修为不高,但是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呢?

那宋青书则是满脸邪笑,手中长枪也修為一催發,縱身一躍,整個身影便沖天而起了,之后的一切如順理成章一般,也正是借著這樣的沖天式,還曾斬殺過兩位劍皇之境的對手的。

聽了如花現在的這番分解,林曉鋒頓時覺得,之前的戰績,簡直就是走了狗屎運,方才最后實現了的。

沖......

“说!”轩霸握了握拳头,脸色青筋暴起,咬着牙齿,那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原出来的一般。

  自己身为轩辕世家家主,居然要在一个比自己小五六十岁的小孩子面前点头哈腰!

  何等的窝囊!

  “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放了杨念!”唐宇走到了轩辕鸣的旁边,气势凌然地说道。

  那意思分明是:你今天不放了杨念,老子今天就废了他!

  “唐宇!你不要欺人太甚!轩辕祝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轩辕霸怒目圆睁,简直要到了爆发的地步!

  “欺人太甚?你也不想想那该死的轩辕祝对我家小莹做了什么!?还有,当初是谁带着一大堆人马去杨家抢人的?害人父母双双死于非命!你还敢说我欺人太甚?要脸吗?”唐宇将当初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怒道。

  “你!”轩辕霸语塞了,哑口无言。

  唐宇这些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也反驳不了。

  “识相的,就赶素放了杨念。不然,后果由你自己承担!”唐宇说道。

  “不可能!已经订了婚约,绝不可能反悔!”轩辕霸无理道。

  事到如今,他还在护着轩辕鸣。

  “我呸!什么狗屁不能反悔?人家同意了么?只是你们单方面同意了吧!你们觉得这样好么?堂堂百云城排名第五的势力,轩辕世家居然是强抢民女的小人世家!如果是这样,那炼丹协会所出售的那些丹药,轩辕世家恐怕就没法儿享受了!”唐宇怒道。

  只要你们不放了杨念,老子不仅要废了你这轩辕鸣,还要削弱你们轩辕世家在百云城内的势力和实力!

  过了一会儿。

  唐宇又想了想,觉得应该放点好处出去,别把人缘给掐死了。

  “这样吧。如果轩辕家主放了杨念,不要什么花招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让轩辕世家在炼丹协会购买丹药享受八折优惠。如何?”唐宇说道。

  “放了念妹妹!”白小莹也鼓了鼓腮帮,指着轩辕霸瞎参合道。

  唐宇看了一眼白小莹,心里不免笑了笑,这小丫头,还真是可爱啊!

  轩辕霸心动了,不过一个小小的平民之女,能够换来轩辕世家的繁荣与昌盛,何乐而不为呢?

  轩辕鸣见轩辕霸心动了,连忙对轩辕霸摇头。

  心里怒吼道:杨念那丫头我还没有品尝过!绝对不能放她走!绝不!

  唐宇看了一眼轩辕鸣,摇了摇头,心里感叹道:“这轩辕鸣,内心已经完全扭曲畸形了,恐怕这辈子都彻底挽救不回来了……”

  “还没想好吗?”唐宇看着轩辕霸,质问道。

  轩辕霸咬了咬牙,衡全了一下利弊。

  看了一眼一旁的那个仆人,说道:“去!叫人把杨念那丫头带过来!”

  那个仆人怎敢慢?慌慌张张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大厅。

  此时此刻,轩辕世家后院儿得一座小院子里。

  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女静静地坐在小池塘边。

  一阵微风吹过,那黑色如瀑的长发飘起后又落下,宛如一只飘飞的蝴蝶一般,她静静地眺望着远处的天空。

  少女光着脚丫,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轻纱,那双红红的脚丫在寒冷的冰水里嬉戏。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寒意。

  具体一点来说,是她根本感受不到温度的高低,世界依旧是那么温和,不冷,不热……

  有的,只是发自内心的寒冷也是我所擔心的。”

“光擔心沒有意義,試一試就知道了。”錢牧云說著取下了防毒面具,微笑道:“我已經七十多歲了,就讓我來做這個測試吧!”

“錢教授?”、“錢老?”周圍人紛紛失聲喊了起來。

可錢牧云卻舉起雙手阻止了所有人,灑脫道:“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就讓我這把老骨頭,再為人類科學做一份貢獻吧!”

眾人目送錢牧云向外走去,不由肅然起敬。就連市里一把手也忍不住動情道:“我們國家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就是因為有許許多多像錢老一樣的科研工作者,愿意犧牲小我,成就大我。”

“當初面對八國聯軍,我們落后挨打。后來面對日本法西斯,我們依舊落后挨打。時至今日,滿以為我們已經足夠強大了,可面對星外文明,卻還是落后挨打。”掌管上海防務的上將忍不住恨恨然道。

“我也去外面看看。”鄭遇很想知道氣體對人類所造成的影響,于是跟著離開了指揮大廳。他追上錢牧云后,兩人經過重重關卡,一起來到地面大樓一處露臺上。

錢牧云手扶欄桿,舉頭眺望著悠遠的星空,見有迷霧飄過,于是深深地吸了口氣,又緩緩吐了出來:“小鄭啊!你覺得我們生活的這顆星球美嗎?”

“在沒有星外文明來臨前,地球就是我們已知的,唯一一顆能夠生存的星球,說它再美麗也不為過。”鄭遇同樣仰望著星空,欣然說道。

錢牧云說:“在1950年的一次非正式討論中,物理學家費米在和別人討論飛碟及外星人的問題時,突然冒出一句:他們都在哪兒呢?如果銀河系存在大量先進的地外文明,那么為什么連飛船或者探測器之類的證據都看不到。1975年麥克·哈特在文章中提到另一個緊密相關的問題,既大沉默——即使難以星際旅行,如果生命是普遍存在的話,為什么我們探測不到電磁信號?”

“教授,您說的是費米悖論和麥克·哈特悖論吧!我聽說過。”鄭遇笑了笑說:“可如今已經不需要再探討了。”

錢牧云笑道:“費米悖論講述的是有關尺度和概率的論點,和稀缺的證據之間的矛盾。其實宇宙顯著的尺度和悠久的年齡,意味著高等地外文明存在的可能性極大。但為什么直到現在,他們才出現在我們的視線里呢?”

鄭遇知道的銀河辛秘,要遠比地球上任何其他人都多,可是卻無法說出口:“我想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地外文明的科技水平,和我們地球一樣,還未達到星際旅行的地步,就湮滅在了歷史的洪流中。二是因為這些地外文明不愿意暴露自己,又或者尚未探尋到我地球的坐標,但最有可能的,是它們暫時還沒心情理會我們這顆落后的星球。”

“沒心情理會地球?”錢牧云略感意外:“這倒是一個全新的論點。”

鄭遇悵然道:“再先進的文明,再強大的星球,難免也會有恐懼害怕的事物。而這也就是他們,暫時不愿分心掠奪其他星球的關鍵。”

“可掠奪卻能讓一個國家和民族迅速的崛起。”錢牧云爭辯說。

鄭遇輕笑說:“如果這種崛起的速度,遠遠達不到抗衡強敵的程度呢!”

“那么唯有聯合,或許還有一線希望。”錢牧云心中像是燃起了一團火。

誰知鄭遇卻搖了搖頭:“只可惜我們地球文明,還遠遠沒有達到讓人聯合的地步。”

“那么毀滅,就在所難免了。”錢牧云苦笑著搖了搖頭,顯得有些落寞地說:“小鄭,我先回去了,你自己當心一點。”

“您老走好。”有些話鄭遇不敢說,也不能說,所以只能默默地目送錢牧云離去。他獨自在露臺上呆到天亮,這才決定去街上轉轉,看看人們吸入氣體后的反應。

非常之功,视世俗屑屑,无足动其意者子是不是被我们抓来的那个劫镖贼?邓须知人们将自己的情感压制,情身上两条,老实和尚、木道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席卷天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诸天之万界旅行

陌念梦尘

诸天之万界旅行

青花水

诸天之万界旅行

村上五瓦

诸天之万界旅行

大高手

诸天之万界旅行

莫问初心

诸天之万界旅行

寒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