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日上三竿(五)》。

子母金梭在江南武林,也是成名是再这样憋下去,说不定会憋出

这名女子见到周安、十方秀才和方之栋一行人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吟吟的说道:“各位公子好,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可是出人意料的情景出现了,周安和十方秀才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向着左边离开了,而方之栋也看了女子一眼,向着右边离开了,全部对女子的美貌无动于衷。

女子升起一丝微怒,这是她第一次遇到对自己美貌无动于衷的人,不过一想到这是在哪里,她又恍然了,在这个地方遇到这样的人也不是不可原谅的。

随即女子脸上如月牙般的一笑,看中周安和十方秀才的方向走去,这一方只有两人,看似好对付一些。

“方之栋这一帮人不简单。”十方秀才说道。

“是不简单,先不说方之栋这个人,只说他手下这五个人全部都是武力强横之辈。”周安说道。

“也不知他们来这古堡干什么,难道真是来找宝藏的。”十方秀才说道。

“我看不像,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周安说道。

“那他们来干什么,难道冲石堡中的妖鬼来的。”十方秀才说道。

“以后就知道了。”周安耳朵一动说道:“后面有人来了。”

十方秀才向后面看去,没有人,当转过头的时候,看到那个带媚意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用淡蓝色的眼睛看着他。

顿时十方秀才的内心一荡,要成为此女子的裙下之臣,可是在这时他体内的浩然之气,快速的运转,流转于体内经脉之中,当最后流转到大脑的时候,他的大脑立刻清醒了,随即在惊骇的表情中,向着后面退后五六步。

面前这女人太可怕了,只是看了自己一眼,自己就被这个女子给吸引住。成为她的奴隶。

马上十方秀才从后背的盒子里拿出了一个画轴,就要打开,可是女子伸出葱葱的玉指向着十方秀才的画轴就是一点,画轴掉到了地上。

然后香风袭来,又传来了一道腻腻的声音:“小哥哥,你拿出画轴干什么,难道要送给奴家吗。”

还没有等十方秀才作出反应,女子嘤咛一声,退了开来,双眼带着媚意看向周安说道:“小哥哥,你想要奴家,就直接说嘛,用药物多不好啊。”

周安冷笑一声,刚才他使用了天赋神通,欲,对付女子,你不是勾引人吗,那我就让你勾引的死死的,以毒攻毒。

对于女子无故找他们麻烦,周安很是气愤,如果刚才自己没有出手的话十方秀才就出大亏了。

“我这春、药用了七花七虫七草炼制而成的,如果你再不把体内的春、药逼出来,说不定当众当我们的媳妇了。”周安说道。

“小哥哥,你好坏啊,竟然这样对付奴家,等奴家把毒给解了,让你好看。”女子娇滴滴的说完后,就消失在周安的面前了。

看这女子的手段,周安判断女子是暗世界中的人,至于是哪种职业,周安还分辨不出来。

“你还好吧。”周安问向十方秀才。

十方秀才心有余悸的说道:“这女人真是太利害了。”

“你的浩然之气对她有克制,如果你及时用浩然之气对付她,那么你不会落败,刚才你也只是打了个措手不及。”周安说道。

十方秀才也为刚才的行为感到羞愧,连忙转移话题,摆脱现在的囧状,说道:“先是刚才的方之栋,然后是这个女子,难道这个石堡的妖鬼这么吸引人。”

“不但他们进来了,还有其它人进来了,你看看地上这些灰尘,在上面有淡淡的脚印,虽然很浅,但是仔细观察还是能看到的,还有刚才我们经过一个椅子的时候,上面按了一个崭新的手印。”周安说道。

“看来这石何都要点的,那时候可就不是有没有命那么简单了。他连滚带爬的站起身,直到跪在扈三爷和柳六的面前,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他们两个人听。

听完小厮的禀告后,扈三爷挥挥手让人将他带下去,杀性大于天的扈三爷并没有让人将他杀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于最后的结果,已经无关紧要了。

“老六,这件事你怎么看?”

听到扈三爷问他,柳六将手中的纸扇唰的一下打开,在胸前摇了摇,不紧不慢的说道:“三哥不是早就料到了嘛,不然干嘛还要兄弟我陪你演这场戏呢?”

若是王文山此刻站在这里,定然发现此时的柳六哪还有刚才暴跳如雷的样子?平静的目光下,藏着的是不弱于扈三爷的睿智。

“呵呵,老六啊老六,你竟会拿这种虚头巴脑的话来搪塞我。”

扈三爷笑了笑,也只有在他最信任的人面前,他才会放下一直伪装的面具。

“难道不是嘛,三爷?”柳六反问道,“人可是您老人家大发善心留下的,话一开始也是您说的,可现在您自己将您刚才的话推翻了。”

听了柳六这稍显不分尊卑的话扈三爷也不恼,但是也没有搭腔,柳六一点也不在意,仿佛已经习惯了。只是没过多久,柳六像是无意间的一声呢喃,又似是提醒,“就是怕上面的那位以为我们怠慢了。”

“无妨,我心中有数。”扈三爷的话中是满满的笃定。

见扈三爷都这么说了,柳六也不再在这种问题上纠结,“那您觉得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算了,就这样吧!”

》 》 》

王文山等人可不知道自己这份“作死”的举动,被扈三爷轻描淡写的放过了。

走在扈府外面的王一山,一脸的幸灾乐祸,就跟捡了多大的宝贝似的。

“到晌午了,咱们先填饱肚子,然后再研究一下接下来的事情。”王文山说道。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所有人的肚子都叽叽咕咕的叫起来,十分的应景。见此情景,王文山急忙说道:“一会儿我请客,请大家喝馄饨。”

王文山还记挂着早上的那碗馄饨,所以在去完扈府之后,将刚得手的兵器放在家里,而他自己也将这两个月积攒的一些散碎银两拿出来,打算好好的请今天刚认识的葛家三兄弟吃碗馄饨,不为别的,单单是对方刚才能懂自己的意思,就值一会儿要上桌的馄饨。

“老板,五碗馄饨,加汤加香菜。”说着,王文山从兜里掏出十二个铜板扔进馄饨锅旁边的钱匣子里。

一碗馄饨两个铜板,王文山之所以扔进去十二个,是将早上的那一份也算了进去。这一扔,连同早上的窘迫一同扔了进去,看向老叟的双眼也没有了早上的那般躲避。

煮馄饨的老叟高兴的应了声,就没再做其他的表示,眼神一如以往。旁人不懂他俩之间的猫腻,但是王一山却是明白,对于自家大哥刚才的作态很是理解。

不一会儿的工夫,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了桌,原本一碗十个的馄饨,怕他们不够吃,馄饨老叟在每个碗里多加了两个,这微小的举动,被王文山记在心中。

“快吃吧!”

饭吃到一半,葛老二耐不住心中的疑问,对王文山问道:“大山哥,我们下面该做什么?”

被葛老二一问,王文山也有些麻爪,本来上午的扈府一行只为证实昨天码头上的事到底是不是扈三爷所为,结果明显不是,但是对方又让自己守住青山码头七日,而他自己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敌人是谁,这种我在明敌在暗的感觉很不好。

但他终究还是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于是他就将昨天晚上他跟卓云被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包括他跟柳六他们做的那个交易。

五个人,总能想出一个不错的办法来。

杨麟更愤怒:你还敢狡辩?萧少英居然还顺手抄住了那截刀锋,才轻

遠方,藍斯被小白蠶盯上了,小白蠶認出了藍斯,兩人一戰,其余人避讓。

小白蠶地位特殊,就算印照者都不想妨礙他。

但他終究差了十決一個層次,很快被藍斯打傷,但依然無人過問,無目一族高手對小白蠶过好在,它还小,发出的声音不大,没有被别的妖兽发觉,否则天谕与火狼幼崽必死无疑。

  小心翼翼行走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前方的浓雾总算渐渐淡化,到得最后终于拨云见日,走出了那雾气之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日上三竿(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一直走未回头

行道迟

一直走未回头

造币总厂

一直走未回头

小样i

一直走未回头

果小木

一直走未回头

歌疏

一直走未回头

我吃西红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