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生产淬体丹》。

谁知过了半天,那声音还是段玉遇见乔老三的地方

莊憶美走去一家豪華檔口,那有一位中年婦女在看鋪子。

中年婦女躬身為禮,道:“莊師姐,今天需要些什么呢?”

莊憶美道:“我要紫青草,牛蛙果,素心草,越多越好。”

中年婦女為難道:“紫青草,牛蛙果有不少,素心草可就一株也沒有,實在抱歉。”

莊憶美臉色凝重,非常失望,道:“紫青草和牛蛙果,各給我十株,要是采購到素心草,第一時間通知我。”

中年婦女道:“是,莊師姐。”

莊憶美從儲物戒中攝出一個盤子大的銀色光團,漂浮在柜臺上。

中年婦女用神識稍稍一掃,道:“莊師姐,這里合計一萬六千源晶,多付了一千塊。”

莊憶美道:“不用找,你快些把藥草給我。”

中年婦女也從儲物戒子中抖出一堆藥草,莊憶美將它們納入自己的儲物戒子中。

整個交易過程很簡短,干脆利落。

曲空明覺得素心草很熟悉,稍一思忖,猛然想起,素心草就是三年前莊憶美和那白衣美女爭搶的藥草,最后應該是莊憶美獲勝了。

她為什么還需要素心草?可能素心草是她經常需要的一種藥草吧。

既然為了素心草能夠以命相博,恐怕價值不菲。

莊憶美轉身對周圍的弟子們道:“你們任何人如果有素心草,可以隨時來找我,我有多少就收多少,出的是高價。”

說完,她并未停留,馬上就走出大殿,不少弟子都紛紛跟上去,目睹她絕美的風姿。

莊憶美走到廣場中心,正打算駕起飛劍離開時,曲空明鼓起勇氣,快速走到莊憶美眼前,這個舉動大出其他弟子的預料,連莊憶美都覺得挺奇怪。

她周圍一丈之圓的私人空間被人侵入,這還是很少見的。

其他弟子都議論開來,有人輕聲道:“這個賊眉鼠眼的人是誰呀!”

有人回應道:“不知道,從沒見過他。”

有人道:“他怎么敢接近莊師姐,好大膽子。”

這些話都鉆入了曲空明的耳朵里,心想:“好過分,我的眉毛明明是最好看的劍眉,就是眼睛小了點,說我是鼠眼我也只能承認了。”

對于有人走到離她三尺前,莊憶美自然很憤怒,但此刻倒是好奇心蓋過了憤怒,不禁再想,這人難不成有素心草?如果有素心草的話,倒還可以原諒。故而一時怒氣不發。

曲空明原來有一肚子的話講,可真的近距離面對莊憶美的時候,卻不知從何說起。

莊憶美也正在等曲空明先開口,這樣一來,兩人對視了一會兒,宛如一對情侶,著實讓圍觀的看客摸不著頭腦。

曲空明有了戀愛的感覺,看著莊憶美艷麗的媚容,全身的血液好似驚濤拍岸一般沸騰怒嘯。

莊憶美忍不住斥問道:“你有事快說!”

曲空明回過神,努力地穩住心神,微笑道:“莊師姐,你可能已經不記得我了,我就是三年前在楓壇山砍柴的曲空明,那時你和一位穿白衣的美女打了起來。”

莊憶美立刻反應過來,吃驚道:“你就是那個砍柴少年?你竟入我們滅魔宗修真了。”

曲空明道:“是的,我在這里修煉有兩年了,今天真幸運能再遇到你。”

莊憶美道:“你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你有素心草嗎?”

曲空明道:“沒有,我正想問莊師姐,素心草三年前你就得到了,這藥草你有什么用呢?”

莊憶美一聽,霜染粉面,下意識退后三步,怒道:“你沒有素心草別來找我!”說完便祭出飛劍。

曲空明忙道:“莊師姐,你能告訴我你的聯系方式嗎?說不定我能在山里采到素心草的,到時候給你送上門也行。”

莊憶美身體騰空踏在飛劍上,冷哼道:“就憑你也想采到素心草?你太天真了!”

話音甫落,莊憶美化作一道長虹,眨眼間消失在云層中。

曲空明一陣悵然,呆立良久。

周圍的弟子個個都笑話他,其中有個人說話很難聽,說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引得所有人哈哈大笑。

曲空明固然難過,但嘲笑他的話已聽得太多,很快就鎮定了情緒,想起耿翟還有話對他說,便回到大殿。

耿翟的生意很不錯,現在仍有三個人在與他交涉談價,他做生意的態度很好,回頭客特別多。

半個時辰后,耿翟總算空下來了,曲空明走過

張航本想回身抵御飛劍。

不過見小白控制了老者。張航手握噬魂,回身朝著老者橫掃一刀。

就在噬魂要斬下老者頭顱之時,那老者也恢復了過來。

老者見避無可避,手中寶劍一轉,朝著張航便直接刺出。

接著那老者頭顱便直接飛了出去。

不過老者寶劍也刺入了張航體內兩寸之深。

老婦見那老者被殺,張航被刺一劍。而后身后還還有飛劍刺來。

咬著牙,身形一躍,朝著張航再次殺來。

同樣小白心神一動,從魔卷內直接飛出一個海膽王。

當當當——

所有飛......

已经应该很知足才对。人生有很的方法对付这一棒,如果武功差

通天雷海的海兽正与混魔族交战之际,与之同时,在岐地的另一座名为“怒焰城”的城池之中。

却听一个看似寻常的炼器铺子,传来一个妇人的叫骂之声。

“老娘一个混魔族人,下嫁给你个低等的元魔族已是你天大的恩惠了,你还敢朝三暮四,秦惜卿的床上,被褥松軟而溫香,更是讓方子安睡得安穩之極。

睜開眼來,方子安第一時間便是檢查自己的傷勢。根據自己身體的感覺來看,除了口渴之外,倒也沒有其他的癥狀。方子安最擔心的其實便是一覺醒來身上發燒,頭疼或者是傷口劇烈疼痛,如果是那樣的話,便麻煩大了。傷口感染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生产淬体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风铃子

千幻雪羽

风铃子

屋蓝

风铃子

重新飞起来

风铃子

笔龙胆

风铃子

花轻舞

风铃子

我有只背后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