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笑抚青萍》。

有人说小孩子的想法是直线的,不会转弯,他对一件事物只有对西门吹雪的身体快速无比的连换了二十四个位置,然后,就是剑

小桃红在洞虚派三人之后,展开轻功,向柳长歌与无忧和尚走去的方向追来,柳长歌对此毫无知觉,他和无忧和尚两个人穿过树林,又见一片草地,草地上还有假山,附近有些楼台,已经是深夜了,却不见几个人,柳长歌这才知道,他们来到了一处园林,如墨的天空,空寂的园林,雷宇的下落依旧不明,柳长歌不禁有些着急,京城虽大,可是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而且越是平静,对柳长歌来说,越不是一个好消息,黑白二鬼,再加上刚才的小桃红,奸王不知道派出了多少高手前来对付雷宇,柳长歌怕雷宇遭遇毒手,那样,他将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了。

无忧和尚也是一脸焦急,漫无目的的抬头看看天空,只见繁星点点,冷月寒光,无忧和尚道:“小兄弟,我看咱们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你的朋友,一定是藏起来了,你仔细想想,他可能去什么地方,我们也好有个方向。”

柳长歌心道:“我怎么知道雷前辈回躲在什么地方,他若是真躲起来了,那样最好,至少不会有性命危险,怕就怕这个时候,黑白二鬼已经得手了···”柳长歌道:“我是第一次来京城,不知道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只知道一个罗家巷子。”

无忧和尚想了想说道:“是了,说不定你的朋友他已经脱险了,现在就在罗家巷子里,不如我们先回去看看?”

柳长歌心道:“大和尚说的不无道理,雷前辈甩开了黑白二鬼也说不定,那么罗家巷子是锄奸会的所在地,朋友都在岸边,雷前辈安全后,一定会去那里。”问题是,柳长歌并不知道罗家巷子在什么地方,原来除了京城中的百姓之外,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罗家巷子,因为它设立在一个贫民区,尽是一条三尺见方的狭长小巷子,住着很多人,环境破败不堪,除了当地人,谁都当他是一条无名的胡同,自然不会知道它还有一个名字,锄奸会的人就在胡同的深处,包下了一个院子,一起住在里面,为的是隐藏身份,低调行事,平时还要派人在巷子口进行巡逻,提防着城防军前来搜查。

郑万春多次来过京城,而且与锄奸会的人熟悉,知道这个巷子是情理之中,周民,三江流等人跟着郑万春一起去的,轮到柳长歌,要找罗家巷子,可就有些困难了,柳长歌以为无忧和尚来到京城多日了,会知道这个巷子在什么地方,当他问起,无忧和尚则是微微一愣,说道:“贫僧来京城也没有几日,对这里的街道不是很熟悉,小兄弟原来你也不知道么,糟糕糟糕。”

柳长歌尴尬的一笑,心想:“总会有人知道的,总之还是先回到罗家巷子再说,若是雷宇前辈不在,那么多好汉,也可以帮忙一起寻找,依靠我和无忧大师两个人,想要找雷前辈,不啻为大海捞针了。”

柳长歌和无忧和尚打算离开园林,去找罗家巷子,偏巧这个时候,有个黑影,缓缓向他们走来,柳长歌察觉到了,而且发现这个人武功不弱,走路很轻,但凡事修炼过内功的人,步伐都很轻便,柳长歌尚且能够发现此人,那么无忧和尚自然也能发现,而这个人也同时察觉到了柳长歌两人都是有功夫的。

不等柳长歌发问,对方先问道:“两位,深夜不好好休息,心情这么好,跑到这里来看月亮么?”

柳长歌面对此人,距离这还很远,听声音是个男人,柳长歌不想与他废话,转身就要走。

无忧和尚却愣在了原地,目光紧锁,双眉微蹙,因为他感觉到这个人的口音很是熟悉,让他想到了他一个人,他心说:“不会这么巧吧,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他的口音虽然有些变了,但是语气却没有变化。”

柳长歌看到无忧和尚表情不对,便小声道:“大师,你怎么了,可是认识此人?”

无忧和尚点点头,接着哈哈大笑道:“大和尚那有什么心情看月亮,来到此是为了找人的。”

那人走了一段,忽然停下来,说道:“和尚,你要找谁?”

无忧和尚道:“你有何必明知故问呢,佛法有缘,咱们又见面了,这些年,你在江湖上也闹够了吧,师傅可是要我请你回去呢。”

柳长歌暗道:“莫非此人就是无忧和尚的师弟,江湖十大恶人,破戒和尚,天底下还有这等凑巧的事情么?”

清楚了?”

王山微微一愣,很不情愿,心道:“李兄说什么玩笑?此刀跟了我不少年,虽说不是吹毛断发的宝刀,可也有了感情,若是真给辰剑毁了,岂不可惜?”

李开见王山扭捏,便笑道:“王兄,你别犹豫,刀已经给枪毁了,你看刀刃,豁了几处,还留着干什么?现在我们有了亡枪和辰剑,辰剑归我,亡枪归你,虽然你用不到亡枪,若是卖了,足以换十把二十把的宝刀!”

王山豁然开朗,心说:“不错,李兄是用剑的,他的剑已经毁了,正好用辰剑弥补,而我舍命陪君子,千里迢迢,吃了不少苦,也不能白来。即是他说把亡枪给我,我转手一卖,那可赚大了。”于是神色一变,眉飞色舞地笑道:“李兄说得极是,来,试试。”把刀一摆。

李开在辰剑上一弹,竟是一点声音也没有,不同于一般长剑的嗡嗡声,他却很是满意,把剑一横,说道:“我可来了。”

辰剑向王山的刀斩去。

刹那间,辰剑斩过,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嗒!”

刀成了两截,落在了地上,连切豆腐也不及如此轻松。

王山高兴的丢掉手里的半截刀,惊叫道:“嚯,好厉害的宝剑。”

李开微微一笑,颔首道:“不错,真是好剑!王兄,剑我就收下了,枪归你,如何?”

王山拱拱手,笑道:“那我可不客气了。”

李开道:“王兄说的哪里话,这一路走来,王兄出了不少力,我岂能看不见,装聋作哑,把好处一个人收了?咱们认识不少年了吧,你该知道,我可不是一个悭吝的人,咱们俩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江湖上像咱们这样的朋友可不多了,到处都是唯利是图的奸诈小人。”

王山点点头,附和道:“李兄的确是够朋友,可惜流年不利,王爷有眼无珠,你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得不到重用。这次你得了辰剑,再从这个小子的嘴里挖出顾向前的武功,江湖之上必有李兄一席之地,届时我看谁还敢小觑李兄?我也能跟着沾沾光啦。”

李开被捧面色绯红,得得意洋洋,仿佛他已经练会了顾向前的武功似的,说道:“王兄,还是你看事看得明白,我跟在王爷身边十多年了,鞍前马后,任劳任怨,但一直得不到重用,受人眉眼高低。说起当年,我还真有翻身的机会,是我自己没有抓住,哎···,不说也罢。”

王、李二人在一边看枪、试剑、闲聊没有注意到柳长歌。

在这个时间内,柳长歌几次睁开眼睛偷偷看着两人,暗暗笑道:“两个狗贼,得意忘形,绝想不到小爷没晕过去吧?你们乐吧,有你们哭的时候。”

当柳长歌听到后面的话,出现了“王爷”两个敏感的字眼,暗忖:“狗贼居然跟奸王还有关系?是他的手下!那他一定认识黑白二鬼,说不定逮住了他,就能问出我师姐的下落,这就叫冤家路窄了,来吧!”

想到这里,就听李开说:“王兄,旧事不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天待咱爷们不薄,找不到顾向前的武功,却找到了他的徒弟。如何逼问这个臭小子,倒是一个棘手的活儿。”

王山扑哧笑道:“李兄,你难道忘了我在王爷手下,是做什么的吗,要说审讯,我是这个。”

李开哈哈大笑,脚步向柳长歌走来。

柳长歌一动不动,感觉李开来到身边,蹲了下来,呼吸打在脸上,接着,一只手抓在了柳长歌的衣领上,将他提了起来,趁此机会,柳长歌把眼睛睁开,道了一声:“呔,两个狗贼,你们高兴完了,现在是你们哭的时候了。”说话时,手向李开胸前一抓,李开骇然,本能往后一躲,怎么躲得开?

柳长歌够快,把手探入李开衣服里,抓到了一个小袋子,同时手变掌,将李开推开。

李开愕然叫道:“我的药。”人往后退,伤得不重,因为柳长歌并未发力,想留着此人的性命诘问消息。

李开匆忙出剑,往柳长歌身上劈砍,可他又不能真劈,怕杀了柳长歌,打探不出顾向前武功的下落,因此,剑走一半,骤然停下。

柳长歌趁机,把小袋子打开,向李开挥去。

一团黄烟弥漫开来,立即将李开包围了。

白羽門三大蛻凡境武道宗師,兩尊三重天武道宗師,一尊四重天武道宗師,同時出手,只為拿下古風,得到絕世功法與絕世寶物。

三道神風浩蕩,急卷而來。

古風看著殺來的三人,冷哼一聲,既然對方覬覦他的功法與寶物,欲拿下他,而且他間接殺了一名白羽門弟子,這名死去的弟子更是對方一名長老的外甥,他們算是結下了死仇,那他不能手下留情了。

碎空拳。

古風的拳頭青芒橫溢,散發著凌厲的拳勁。

這一拳力由心發,運勁于拳,匯聚成金剛之鉆,猛然發拳。

他沒有拔刀,這三名蛻凡境宗師,不值得他拔刀。

他的拳打爆了空氣,拳嘯而出,一道無形勁氣迸發,震起漫天落葉,狂暴的力量直撲三名蛻凡境武道宗師。

為首的孫姓胖老者首當其沖,他察覺到了古風拳頭打出的力道,剛猛無比,氣沖山河,堪比蛻凡境六重天武道宗師的力道,甚至還要更強,心中駭然無比,但他已經退不了。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種情況只有拼死一搏。

“全力出手。”孫姓胖老者怒吼一聲,全身元氣爆發,無比霸道的拳意直擊古風。

左邊鷹鉤鼻子老者,手持一柄法劍,劍出鞘,無邊劍勢沖天而起,卷起萬重殘葉,凌厲的劍氣縱橫四方,殺向古風。

右邊消瘦老者使用的是一柄槍,槍乃百兵之王,無堅不摧,他的槍尖散發著鋒芒的槍意,有刺破蒼穹之意,槍動乾坤。

一拳戰三大武道宗師。

無可匹敵的氣勢,宛若狂風暴雨般,碰撞在一起。

“碎。”

古風目光堅定,沒有什么東西能夠阻擋他,他的拳無敵,他的信念無敵......

隨著古風的一聲暴呵,三名老者同時倒退,同時在半空中撒下了三道血痕。

噗噗噗。

嘭。

三人同時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師叔...”

“師叔...”

除了死去的賀子瑜,白羽門還有谷粱右和另一名弟子丁廬在場。

“咳咳咳...”

孫姓胖老者口吐鮮血,想要說什么,可什么都說不了,即使他將四肢化為武道之軀,可依然承受不住那狂暴的力量。

尤其是他的五臟六腑,已然被震成了一堆爛泥,沒有誰能救得了他,望著碧藍的天空,他后悔了,帶著無限的留念,閉上了雙眼。

鷹鉤鼻子老者同樣如此,他比孫姓胖老者更慘,直接一名嗚呼,整個人幾乎被打成了爛肉。

古風的拳有多強,對比一下程家家主程臺興就知道了,根本不敢硬接古風的拳,而且這兩日,古風又領悟了無敵之意,拳法更上一層樓,沒有蛻凡境七重天修為,根本無法與古風爭鋒。

三大老者中僅剩一名老者,身材消瘦老者,只見他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面色還紅潤了一些。

古風看著他,發現他傷得并不重,怎么回事,隱藏了修為,還是身上藏有寶物。

他可沒有對這個消瘦老者放水,一樣的力道,其他兩人死了,他可以不死,但不可能不受重傷。

“萬師叔,你沒事吧?”

谷粱右恐懼不已,此刻的他害怕極了,對面那個怪物打敗三位師叔,更是一拳殺死兩位師叔,僅剩最后的萬師叔萬興賢,他現在非常害怕萬師叔也撒手而去,那時候誰能救他。

萬興賢擦掉了嘴角的鮮血,看著古風,目光有些驚詫,“沒想到你一個聚元八重的武師,竟然有如此實力,你修煉了什么功法?”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古風看著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不是對方的實力,而是對方似乎要做什么,難道還想搶奪他的功法與寶物,那是不可能的。

“你不想告訴我,那你可別后悔。”萬興賢突然笑了,笑的很陰冷。

他雙手出現兩把短刃,同時出刀,向著身邊兩人的脖子扎去。

“呃呃...”

谷粱右與丁廬錯愕的看著他們的師叔,不敢置信,不明白師叔為什么這么做,鮮血從他們的脖子流了出來,他們的氣息漸漸的散了。

萬興賢拔掉短刃朝著古風扔去,而后頭也不回的朝著遠方奔去。

古風隨意一掌拍掉兩柄短刃,“逃得掉嗎,以為御空而行我就奈何不了你。”

古風冷冷一笑,不管對方這是什么用意,但都跟他無關,這個白羽門少主不是他殺的,不過就算他殺血魔的血液吞噬个干净,同时还将吴天肉体的伤势复原。

如此情况下,血魔惊恐不已,迅速离开了吴天的身体,那吞噬的力量犹如无底洞,只是片刻时间,那由巫族血液凝聚的血气已经损失了大半。

他和力王还有强生不同,他没有接受组织的改造,怨力没有和灵力融合,吴天的怨力仍旧能够吞噬它,这怕是血魔最大的失算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血魔在不远处凝聚了身体,同样的招数他已经不想使用第二次了,面对吴天使用怨力完全没有用,只能使用体术和物理攻击才行。

在不远处,守卫和另外两只修罗也在激烈战斗,力王本身只是修罗,被苏美尔改造之后,灵力和怨力都不能在对其造成伤害,可以说是冥界和现世之外的生物了。

隐之守卫以一敌二,强生和吴天一样,拥有不死的身体,不管如何严重的伤势都可以瞬间复原,

会有极限,隐之守卫一遍又一遍的攻击下,强生身体已经慢慢虚弱下来。

就连力王的体力也在慢慢消耗殆尽,但守卫的力量却犹如无限一般,根本不知劳累。

“我的体力快用完了,你布置的差不多了吧!”

力王猛然掉头看向旁边气喘嘘嘘的强生,大吼了一声。

“应该差不多了,再怎么说,对方也是冥界精灵,稍有差池,我们就真的完了!”

强生蹲在了地上,身体虚弱至极,随着一声冷笑,散落在守卫周围,强生那些残破的身体突然就蠕动,随即猛然跳了起来,黏在了守卫的身体各个部位。

每片肉块都好像是活过来了一般,不断的吸收守卫的怨力,然后传送给强生。

强大的吞噬之下,守卫猛然间单膝跪地,明显受到了干扰,就连动作都慢了许多,见到这种情况,力王开始反击,一拳贯穿了守卫的胸口。

守卫不知恐惧,硬扛着强大的吞噬之力,和力王继续缠斗。

“如此精纯无尽的怨力!”

不断吸收之下,强生的体力瞬间恢复,连带着将怨力传送给力王,力王的力量也恢复了。

“干的漂亮!哈哈……”

因为强生的黏附吞噬,战斗局势瞬间逆转,吴天也注意到守卫落了下风,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了。

吴天这边,血魔因为之前的被吞噬,选择使用体术来打败吴天,虽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吴天的身体可是祖巫血和洗髓丹强化过的,早已远超常人了。

血魔手中,一把血色大刀挥舞,身体充血之下,也变得极其巨大,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丑陋无比,为了对付吴天,展现了血魔真身。

“哼!”

冷哼之下,吴天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血魔跟前,体型变大,血魔的速度响应慢了许多,给了吴天一部分优势。

闪到血魔身前的吴天,身体借力之下,高速旋转,手中两把缚灵丝创造的刀犹如电锯一般,高频切割在血魔的身体之上。

但下一秒,吴天就瞬间远离了血魔,落在元初,眼神中充满疑惑。

“为什么?”

刚才那一轮砍击,吴天没有任何砍中的感觉。

就在吴天疑惑的的时候,血魔已经身体转换为液体,绕身来到了吴天身后,重新化作血魔真身,一刀对着吴天脑袋砍了下来。

巨大的血刀卷起一阵风,让吴天感觉头皮发麻,瞬间反应过来,弯身躲避,避开了这出其不意的一次攻击。

“哼!…”

又是一阵冷哼,吴天再次消失在了血魔面前,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绕道了血魔身后,侧身抽刀,砍向了血魔的后背。

一刀快速划过,那一刀的痕迹犹如一刀划过水面的那种感觉,吴天睁大眼睛,这一刀从挥出到血魔恢复的所有细节,吴天恍然大悟,总算明白那一刀为何没有用。

下一秒,吴天身体还在半空的时候,血魔前身后背突然颠倒,对着吴天邪魅一笑,血刀猛然一刀横向砍了过去。

吴天瞳孔微缩,身侧怨力极度压缩,怨力铠甲的坚实度提升到最高,随着一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铠甲破碎的声音响起,随后就是吴天犹如炮弹一般被打飞出去,深陷大地之中。

在大地之中,吴天沉重的咳嗽了两声,随即笑了两下,看穿了对血魔攻击无效的奥秘,慢慢爬到地面上,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吴天手中缚灵丝再次凝聚,不过这次不是两把刀,而是一张巨大的布。

”燕南飞道“只要她拿着孔雀翎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为迂阔而熟烂也。”后她并没有到这里来,而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笑抚青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毒医巫恶

三把白纸扇

毒医巫恶

痴冬书亦

毒医巫恶

琉璃未夏

毒医巫恶

野火

毒医巫恶

我就是月轻灵

毒医巫恶

花开缓缓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