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东道主》。

但这种可怕的沉默,却已将使他发狂。他几中忍不住要将自己毁远在百里外的狄青麟,在这一瞬间,仿佛也觉得有种不祥的感应

林自勇趕緊回到會議室,在秦志剛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秦志剛拿過手機說道:“什么事,我很好,剛才有點咳嗽,可能是室內外溫差引起的,哦,你們放心沒事,哦,就這樣。”秦志剛說完把手機還給了林自勇。

林自勇笑著對大家解釋道:“剛才秦總的家人打電話來,說下午兩點多秦總咳嗽時,他們家里人感應到了,在家求神拜佛保佑秦總平安,他家里人特地打個電話過來問問秦總的情況,還堅持要與秦總說幾句話。”

會議代表們正在放松吃著水果聊天,聽完發出一陣會意的笑聲,張志宏開著玩笑說道:“秦總,看來還是你老太婆關心你啊,這叫‘心靈感應”吧,你在這里咳嗽他們就能感應到了,還燒香求佛保佑你,這里的學問我搞不懂,但確實很深奧啊,看來還是老婆對你好啊。”

曹亞韻嘴里吃著一水果含含糊糊說道:“我看是秦總的老婆找個借口來偵查秦總是不是在搞花頭了吧,否則為什么不打秦總的電話,卻偏偏打給辦公室林主任,就是要看看林主任是否在秦總的身邊,還要當場說幾句,這就把秦總老婆真正的目的就暴露無遺了。”

會場內又是一陣笑聲,覺得曹亞韻的分析也有一定道理,可能同樣是女人想法比較一致的緣故。

“你們女人就是整天疑心疑鬼的,沒事找事,我看秦總的老婆沒有你曹主任那樣的低級趣味。”孫志軍抓住機會攻擊道。

“你... ... 算你狠,今天晚上喝酒時看老娘怎么把你灌醉了,秦總,你要站在公正的角度支持我,今天會議開得這么成功,問題都解決了晚上喝酒誰也不能耍賴,看我把你孫志軍喝得趴在地上向我求饒。”曹亞韻指著孫志軍說道。

“喝酒誰怕誰啊,讓秦總做裁判,誰耍賴就罰酒一杯,我也是酒桌上的常勝將軍,還怕你一個小女子不成。”孫志軍說道。

“好,晚上我和志宏總一起做裁判,誰耍賴就罰酒一杯,說話算數,不得悔改。”秦志剛心里滿是高興,就欣然答應了晚上做喝酒裁判的要求。

秦志剛不僅僅是因為今天的會議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果,手里掌握的關系廠商幾乎都拿到合同小簽的資格,而且自己沒有表現出強制壓制不同意見的做法,而是通過大家討論達成了一致意見,這很有成就感。最令人欣慰的是今天下午突發咳嗽毛病后,家里人打來了慰問電話,還在家里燒香拜佛保佑我,看來今天這么快的止住了咳嗽,與家人的關心和祈禱有關,那個老婆子是從來不會燒香拜佛,看來還是梁彩琴貼心啊,竟然‘心靈感應’到了我的不適,看來這也是天意啊!也是我的福分啊!一定要好好珍惜。

秦志剛想到梁彩琴又突然感到有些擔心,秦志剛知道梁彩琴最近請了一尊佛,經常會在她自己房間里燒香拜佛,但是被那個老婆子發現了是否會對梁彩琴出言不遜,甚至辱罵呢... ...

袁艷麗與秦志剛通過話后放下電話,看著呆如木雞的梁彩琴還站在自己的旁邊,笑著說道:“彩琴,看來是阿姨錯怪你了,今天下午老秦確實咳嗽得厲害,林主任說還進行了緊急按摩與吸氧搶救,后來總算緩過來了,現在沒事了,他還和我說了幾句話,你也放心吧。以后你要燒香就到客廳里來吧,我有空也來加一支香,保佑那個老頭子太平。不要看我老經常與他吵架,但是家里有個男人要好很多了,我一個女人能做什么事呀,這個家還不是靠老秦一個人撐著的嘛。”

“阿姨,你還是要勸勸老秦早點去醫院做個檢查,如果沒有問題大家也就放心了,老秦經常這樣咳嗽一定要早檢查早治療。”梁彩琴一臉嚴肅地說道。

“好了,等她回來后我對他說,你也可以說說的呀,我怎么感覺老秦還是很聽你的話,老秦一直在我面上說你的好,擔心他不在家的時候我欺負你,看來你們的關系不一般啊,難道不是嗎?”袁艷麗說話時用詭異的目光盯著梁彩琴的眼睛。

梁彩琴用藐視的眼光橫掃了袁艷麗一眼,頭也不回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雙腳盤腿坐在墊子上,雙眼緊閉靜心思考著... ...

當天晚宴上相當的熱鬧,曹亞韻與孫志軍找出各種理由輪番喝酒,秦志剛與張志宏表面上是充當了和事佬角色,其實在鼓動他們倆拼酒。

一般來說能喝酒的女人都是高手,其實也不然。從生理科學上來說,人的酒量大小并無性別之分。科學研究證明,人的酒量可能與身體中某種特殊的酶有關,酒量好的人這種酶的分泌比較多,活性比較強。

女性喝酒有較強的隱秘性,容易被人忽視,男人喝酒比較逞強,酒桌上經常發生男人已經到了醉酒的邊緣,被一位自稱不會喝酒的女人突然發力,溫柔地勸你一杯下肚,那逞強的男人在甜蜜中醉酒倒下失態的場面屢見不鮮。

加之秦志剛與張志宏的袒護,往往是孫志軍在與曹亞韻的比拼中始終處于下風,被灌的酒就還是多了點。此時的孫志軍也故意想在秦志剛的面前表現一下,有時也是故意失手多喝了幾杯,通常醉酒也能博得領導一時的歡心。

晚宴的最后曹亞韻孫志軍兩個人都喝醉了,兩人都雙腳離地被人夾著雙臂送回了房間,一路上嘴里還在‘嘰里咕嚕’說著什么話,贏得大家的一陣歡笑。

喝醉酒的曹亞韻被兩位女服務員架著回到房間,將曹亞韻放倒在床上離開了房間,曹亞韻等服務員一走,起床脫了衣服躺在了被窩里等待獵物的到來。

女人喝醉酒有時也是出于保護自己,其實并沒有表面樣子看上去那樣慘不忍睹,故作姿態有時也是為了博得同情或其他目的。

秦志剛本來要與曹亞韻搭檔打牌的,此時打牌的興趣全無,回到房間吃了幾粒藥來到客廳,打開了通往隔壁曹亞韻房間的暗門,輕手輕腳來到曹亞韻的床邊。

曹亞韻并沒有完全宿醉,正發絲零亂、雙頰緋紅,眉目起波瀾,眼眸斜睨,在房間昏暗的燈光下,兩眼色瞇瞇看著秦志剛走過暗門來到床邊。

當秦志剛想俯身看看躺在床上被窩里的曹亞韻時,曹亞韻突然光著身子從被子里竄起,一把抱住秦志剛的脖子,兩個人糾纏在了一起... ...

會務組隔天晚上通知,今天早晨8點每個房間安排了電話叫醒服務,早餐后9點準時離開酒店開車去古鎮,結果有的領導9點過了才慢慢到餐廳用餐,10點左右秦志剛才在林自勇的陪同下來到酒店大堂,看見大家坐在酒店大堂沙發上等著,林自勇趕緊招呼大家一起上車。

豪華客車停在了古鎮景區停車場,大家有說有笑步行走在古鎮石子鋪就的小路上,古鎮街道兩旁各具特色的小店主們看見一

陆隐摘下墨镜,惊讶,“归晚辈调遣?”,太草率了吧,他才刚加入。

  虚无极道,“那些废物没一个有用的,这么多年才抓几个暗子?你有太璇相助,以后想抓多少抓多少,当然听你的”。

  “那个,前辈,能不能等一下,晚辈跟云芸还有话说”,陆隐道。

  虚无极看了看陆隐,又看了看云芸,嗤笑,“懂了,不急”,说完,他身体消失,步入星空。

  在虚无极离开后,云芸苦涩,“玄七大哥,你不该答应前辈的,天鉴府抓暗子没......

下陆,专属于丹妮丝的城堡。

那艘星河古舰,本静静地停泊在广场上,此刻蓦地腾空而起。

船舰前端巨大的透明晶面后方,那位体型高大的道格特,额头冒出冷汗,凝望着四道灿然光柱破开界壁,出现在此方世界。

他内心充满了。”李輝聞言得意的一揚下巴。

“那是,醫生能救人也是能殺人的。”尚伊也得意的揚了揚下巴。

葉風流呆了下,一時沒想出丹師有什么好說的,只好“呸”的一聲往地上吐了口痰。

尚伊和李輝見狀同時眼角抽了抽,臉現嫌棄的后退了一步,與葉風流保持了距離。

段玉道:这东西也能钓鱼?这人着薛冰,又笑道你带来的这小姑影子居然还在笑,吃吃的笑着道应该能看得出他笑得是多么勉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东道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霄灵神

千叶传奇

九霄灵神

蝶之灵

九霄灵神

九鹞

九霄灵神

犁天

九霄灵神

犯规小涵

九霄灵神

步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