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捅人者人恒捅之!》。

沿著階梯向上時,虞淵不斷看向背后的桃花夫人,神色無比警惕。

暗地里,他的一縷縷魂念,嘗試著和天罡盾溝通。

從天罡盾內,他并沒有感知出器魂的存在,這令他還有些詫異。

等階較高的器物,往往會有器魂的存在,按照常身就来到了场中,发出了一声轻喝:

  “我先来试试!”

  只见她手中精光一闪,便有两柄光彩逼人的短剑握在了手中,一套天云宗闻名的上品玄功【越女穿云剑】便洋洋洒洒的在大伙面前施展开来。

就在这时,突然间寒光一闪,突然伸手,托住了将军的

柳长歌听出隔壁房间里的两个人正是黑大圣与白日魔无疑,也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他们此次前来,乃是奉了奸王的命令护送礼物进京的,仇敌见面,分外眼红,柳长歌怒不可遏,当即便要发作,打上门去,不诛杀二鬼,难解心头之恨!

今日不同往日,柳长歌已从石壁上学到了四海一剑顾向前必胜的无疑,自忖若武艺,断然不会输给黑白二鬼。

正当柳长歌要行动,忽然听到黑大圣说道:“大哥,护送礼物的队伍,明日就将启程,这些江湖上的无名之辈不足为惧,听说白眉老儿最近在江湖上广发英雄帖,召集群雄参加他的寿辰宴,矛头直指哥俩,这些人,咱们可不能不防。”

白日魔道:“这件事情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咱们不忙处理。”

黑大圣道:“大哥可是有盘算了?”

白日魔笑道:“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可以少的了咱们,白眉老儿在英雄帖上不是说,要对付咱们江湖十大恶人么,我看无须他们去找咱们,咱们可以主动去凑凑热闹,这些江湖人,一直和王爷作对,届时,我请王爷派出一支援兵,咱们一鼓作气,里应外合,剿灭了这些反贼,又是大功一件。”

黑大圣大笑道:“大哥果然高明,这一次来一个一网打尽,日后在江湖上,可就在也没有人找咱们的麻烦了。”

白日魔嗯了一声,说道:“小桃红,醉剑客,破戒和尚,这些人,我都在联络,届时我们一起去,倒要看看,中原武林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到底有什么底气。”

黑大圣道:“不知邪医那个老家伙届时会不会去。”

白日魔哼道:“邪医若去,那是最好,上次叫他给逃了,实在可惜。”

黑大圣道:“我看也不是很可惜,咱们不是抓了黄青浦的女弟子么,至今还关押在王爷的府上呢,咱们的小王爷,对她很有意思,我看大有纳妾的趋势,若是她真的得宠了,这笔功劳则又是咱们哥俩的!”

听到这里,柳长歌这才知道,他朝思暮想的师姐郭媛媛,已经落入到了黑白二鬼的手中,并且被关在了奸王童忠的府上,这个消息,不啻为一道惊天炸雷,柳长歌又是恐惧,又是惊讶,他万万没有料到,师姐竟会落入虎口,即便柳长歌有心搭救,却也无法闯过王爷的层层守卫。

柳长歌心中一片茫然,心想:“师姐啊,师姐,你现在到底如何了?”他拔出辰剑来,悄悄靠近墙壁,楼上雅间的墙壁只有薄薄得一层,以辰剑的锋利,不难刺穿,他听出黑大圣靠近墙壁坐着,便想出其不意,一剑把他戳出个窟窿来!

怎料,他刚刚来到墙壁,不等动手,忽见面前的墙边炸裂,一只手打过去,黑大圣骂道:“何人在此偷听,活的不耐烦了么?”

原来柳长歌正在气头上,拔剑的时候,发出了一点锵然之声,正给黑大圣听到了耳朵里,以黑大圣和白日魔一流的内功底子,隔壁有人,他们早已发现了,起初还以为是来这里吃饭的客人,便没有加以关注,固然听到有兵器的声响,黑大圣立即出拳破壁,整个身子撞开墙壁,出现在了柳长歌的面前。

一别三年,柳长歌变化很大,不仅个头长高了不少,而且面容也越发的成熟了,黑大圣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角多了几道皱纹罢了,依旧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衣。

黑大圣闯进来的刹那,柳长歌已撤了几步,捏着一个剑诀在手,双瞳炯炯,怒视着黑大圣,几乎冒出火来。

黑大圣只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很是眼熟,上下打量一眼,蓦然想到了柳长歌,大声道:“大哥,你快来!”

白日魔道:“此人是谁?”

黑大圣大笑道:“大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天对咱们不薄啊,这小子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白日魔好生纳闷,他踹开房门走进来,一见柳长歌,便什么都明白了,笑道:“原来是你这小子,真是鸭子飞到了嘴里来,小子,你不出来,我还当你是人间蒸发了呢。”

柳长歌冷哼一声,剑尖一指,说道:“黑白二鬼,这次是阎王派我来的,他说你们早就该下地狱去了,我看今天,正好合适。”

黑大圣藐视道:“臭小子,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柳长歌道:“三年之前,你们是如何对么多人,還能人人都聽錯?”

“做工還能領薪俸,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嘴上無須,辦事拉稀。也不知道咱們這位大人,能不能兌現他的承諾。”

“怎么就不能兌現了?韓大人都當著大家伙說了,肯定就能兌現,要不然他干嘛說出來......”

“咱看這事啊,難......”

聽到這位大人居然要給自己發薪俸,匠人們各自議論紛紛。

年輕一點的匠人倒是表現出十分的激動,畢竟如果自己每個月能夠領到一貫錢的話, 那回家自己也有臉面了。老婆孩子,也不會給自己甩臉子,自己也不用內疚是家里的拖累。

“爺,也能在家里昂首挺胸的吃飯了。”這是少有的幾個年輕匠人的想法。

而老一輩的匠人就比較冷靜,他們從成為匠人的那一天起就沒見到過給匠人發放薪俸的官員,更加不敢奢望能夠遇到一個這樣的官。僅憑韓度這句話,他們就明白這是一位好官,他們不奢求能夠領到薪俸,只求這位好官能夠多善待他們一點,他們就知足了。

熊蒔陡然聽到韓度宣布的話,大驚失色,驚呼道:“大人,萬萬不可?”

熊蒔的話,頓時引起了匠人們的注意,所有的目光都落到熊蒔身上,匠人們雖然對熊蒔敢怒不敢言,但是他們的眼睛里都透露出一個意思。

這是個壞人!

“為何不可?”韓度轉頭看向熊蒔。

“大人,朝廷并無此例。”熊蒔回道,“而且此舉有違朝廷法度,如果大人給咱們的匠人發放薪俸,那其他給朝廷做工的匠人們會怎么想?尤其是工部,匠人眾人,一個不好是會出亂子的,還請大人不要自誤。”

老匠人們聽見了熊蒔的話,雖然他們不喜歡這位官員,但是他們卻也認為他說的是對的。有朝廷法度壓著,想要給他們發放薪俸,簡直就是癡心妄想。韓大人雖然能夠為他們著想,恐怕也是無能為力吧。

年輕的匠人更不用說了,巨大的失落感充斥在胸腔。

人群當中的喧嘩聲,更加大了。

“我只要管好自己的人就行了,工部的那些官員我管他們去死。”韓度心里無所謂的想著。

自己就是要把這些匠人的積極性給提起來,讓他們能夠完全聽從自己的號令,能夠為自己盡心用命。

伸手微微一按,全場瞬間落針可聞,“諸位稍安勿躁,”韓度繼續說道,“本官已經將此事奏請皇上。”

“皇上雖然沒有同意。”

聽到皇上都沒有同意,匠人們更加是面如死灰,心里都明白,恐怕這事沒戲了。

“但是,皇上也沒有反對。只是朝廷是不會給寶鈔提舉司增加款項的,需要我們自己想辦法解決。”

皇上沒反對,那就是默許咯?

可是朝廷又不增加撥款,這該如何是好?

所有匠人都不明白,只是直勾勾的看著韓度,等待下文。

“錢的事情,你們不用操心,本官來想辦法。”

韓度一錘定音。

“你們只需要做好本官交代的事情,達到本官的要求便是。”

話音落下,全場鴉雀無聲,眾人都在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

突然,老黃一下跪倒在地,指天立誓,“大人放心,我黃明凱愿為大人肝腦涂地,萬死不辭。”

一人行動,所有人景從。

“愿為大人肝腦涂地,萬死不辭。”

韓度看著眼前密密麻麻跪倒在地的人,不由在心里感嘆,“人啊,還是要將心比心,以真心才能換來真心。”

“大家都起來吧。”揮手讓眾人起身,韓度繼續說道:“另外,從明天開始,你們就不用自己帶著干糧來上工了。既然你們是為了寶鈔提舉司做工,那提舉司自然就有義務解決你們的做工事的吃飯問題,不會讓你們餓著肚子干活的。”

說完,轉頭朝熊蒔吩咐道:“你準備一下,從明天開始,便由提舉司統一采買大米、蔬菜,讓大家伙吃飽吃好,有力氣做工。”

“是......”熊蒔回答的十分勉強。他內心是不愿的,畢竟此例一開,還不知道會惹出什么風波。但是既然薪俸都已經發了,再來看這提供飯食,便沒有那么離經叛道。

尚可接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捅人者人恒捅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竹马的小青梅

橘子大叔

竹马的小青梅

黎明朝霞

竹马的小青梅

叶停云

竹马的小青梅

反派死于话多吗

竹马的小青梅

温暮生

竹马的小青梅

醉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