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别无选择(第二更)》。

为什么?因为我不愿别人把我看又勉强压了下去,道:事已至此

白廷沒有過多的失望,最起碼他還是有機會的,但機會確實渺茫。

齊童震離開一會兒,眉頭還是微皺,“怎么會沒有?不應該啊!”

黎娜來到了白廷的身旁,扶起了他,問道:“你怎么樣了?”

白廷站起身道:“沒事,放心吧。”

這時黎殤走了過來,看著白廷,說道:“你缺一個好的靈技或者劍決。”

白廷點了點頭,因為他承認確實是這樣,即使對劍了解的再深入,即使將劍舞到了極致,但還是沒有太大的用處。

這時,慕容梓沫身邊有人急忙走來,不知瞧瞧說了什么,然后慕容梓沫輕輕點了點頭。

慕容梓沫朝著黎殤這邊走來,說道:“城主府又被攻了。”

“什么?又被攻了?”黎娜說道。

慕容梓沫點了點頭。

黎殤看向了黎娜,問道:“城主府又被攻?什么情況?”

黎娜說道:“是將軍府的人聯合了一個女子,他們想要滅了城主府,之前已經打過一次了,沒想到這次又來了。”

“將軍府叛變?”黎殤問道。

慕容梓沫說道:“大將軍呂博仁想要篡奪城主之位,似乎已經謀劃了很久了。”

“那女子是誰?”黎殤問道。

黎娜道:“就是花滿樓那個老板,你們還認識呢。”

“韓昭怡?”黎殤說道。

“應該就是了。”黎娜道。

“你先回家。”黎殤看著黎娜說道,然后又看向了白廷,問道:“你現在要回宗門嗎?”

白廷搖了搖道:“宗門現在還回不去。”

“好,那你先住在黎家,跟黎娜一起回去,我正好還有事情要跟你說。”黎殤說完之后,轉身就走,施展著忘憂步法,一瞬間便沒了身形。

白廷開口想要說些什么,但也已經來不及了。

劉壯抱著小竹子,傻乎乎的看著黎娜,“娜兒姐。”

黎娜“唉”了一聲道:“走吧,先回家。”

黎殤一路趕去城主府,他想不明白,紫靈城現在已經危在旦夕了,即使做了城主又如何,還有韓昭怡,她怎么會和城主府還有過節?難道是因為那半塊無色玄金?

……

這時的城主府已經變得一片狼藉,城主周烈與他的兒子周藝城躺在地上,口吐鮮血看著前方那些人。

韓昭怡與一位男子并列走來,后面還跟著一些人。

韓昭怡走來后說道:“周烈,你可后悔了?”

周烈“咳”了一聲,看向了韓昭怡,說道:“要殺要剮你隨意,放了我兒子還有女兒。”

這時,周藝瑤不知從何處跑了過來,滿臉悲痛,來到了父親身邊,然后看向了韓昭怡等人,哭喊道:“求求你們放過我爹爹吧!他當時也是無奈之舉啊!”

這時,韓昭怡旁邊那男子說道:“藝瑤,你現在離開,跑的遠遠的,離開紫靈城,我便不會管你。”

周藝瑤看著那人,說道:“呂叔叔,求你了,饒了爹爹和哥哥吧!我不想離開他們。”

“說什么費話,全都殺了。”這時,韓昭怡身后一人說道。

那人說完后準備動手,然后聽到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你一直要殺的人是我,與城主府關系并不大吧?”

眾人看向了一處屋頂,那里蹲著一個身穿紅衣的老人。

韓昭怡看向那人道:“不還是沒去找你的嘛!你著什么急。”

衛落哈哈一笑道:“著急的是你吧?本來你應該是要等秦城驗考過了之后再行動的,但紫靈城萬靈來潮,你擔心再拖延下去并不是好事,所以直接提前出手了,可是你沒有想到的是我已經躋身了靈淵境。”

韓昭怡惡狠狠的看著他,說道:“那又如何?”

衛落說道:“確實并不如何,只不過躋身東稻洲前十而已。”

呂博仁看向了衛落,說道:“你只有一個,未必是我們的對手。”

衛落看向了呂博仁,說道:“呂將軍,說實話,整個紫靈城,除了那王老頭,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二十年前紫靈城那場大雪之后,若不是你,恐怕紫靈城在當時就已經毀了。”

呂博仁說道:“早了,不提也罷。”

周藝城緩緩直起身子,對著旁邊的父親,問道:“他說的什么意思?”

周烈道:“當年那場大雪之后,一時間人們都發現自己能夠修靈,知道了這個事情后你覺得他們會是什么想法?本來一個很普通的人,立馬就成為了別人口中的高人,本來就有一些壞心思,只是埋藏內心,然后突然就可以大膽的去嘗試了,久而久之,紫靈城變得一片狼藉,甚至城主府的地位都沒有了,但是那次,呂博仁出動了,最后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紫靈城就徹底安寧了。”

周藝城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

周藝瑤拉著周烈的胳膊,說道:“爹,我們該怎么辦?”

周烈道:“藝瑤,我不是讓你走的嗎?你為什么還要回來?”

周藝瑤眼角淚水溢出,說道:“我不想離開你們,我害怕。”

周烈道:“趁著呂博仁現在還沒有改變主意,你快走吧!”

說著,周烈推了推周藝瑤,想讓她趕緊離開。

周藝瑤搖了搖頭道:“我不要,我要留下。”

“唉!”周烈嘆了一口氣。

呂博仁往前走著,靈力在體內翻涌,說道:“衛宗主,我現在要殺了他們,不知你會怎么做?”

衛落道:“將軍和城主產生爭執,說起來也應是你們之間的私事,可現在來說,這紫靈城的城主已經不能拿平常的城主來看待了。”

“這么說……”呂博仁抬起手中那把長劍,指向了周烈。

衛落站起身,說道:“這次我站在城主這邊,站在紫靈城這邊。”

說完,衛落身形消逝,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城主等人的身前,然后一陣靈力激蕩開來。

韓昭怡向后退了幾步,然后被一旁那人扶住。

呂博仁將劍立在身前,站穩了身形。

韓昭怡看著那衛落,然后向著身后那人問道:“伯父,有把握嗎現在?”

那人向著前方緩緩走去,說道:“今天必須死一個。”

族比第二場已經開始,就在吳天被沙曼朱的香氣吸引的那一刻,只聽天壇上猛然發生了爆炸,等到吳天扭過頭的時候,天壇之上已經只剩下了一人,族比第二場已經結束了!

“什么情況?發什么什么?已經結束了……”

剛才只顧著看沙曼朱和婆娑,僅僅是轉頭的瞬間,吳天怎么也沒想到,戰斗竟然結束了,場中只剩下了一個人,張道剛的手下,重玄。

這重玄實力深不可測,能在一瞬間將所有人都淘汰,簡直無法想象!

“剛才族比只是開始,所有人都站在邊緣的時候,除了重玄之外,所有人都被打飛出去了,速度非常快!”

聽到吳天的疑惑,金大叔稍微解釋了一番,可以說,那個重玄的速度非常快。

“腳!”

就連一直沒有說過話的朗天也說了一個字,腳,所有人看向重玄的腳,并沒有什么特別,吳天瞇著眼,仔細看了過去,那雙腿之上也有微弱的符文在閃耀。

“竟然是符文!”

那個家伙,竟然和朗天一樣,直接把符文銘刻進入了身體之中,也是個狠角色啊,不過卻不像是個正道人士,在剛開始,眾人剛下鎖鏈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突然襲擊…不過能做到這種攻擊,沒有強大的實力,也是不行的。

看起來因為第一場元一的消耗戰,讓所有的嫡系都覺得不能拖拉,要速戰速決了嗎?

“咚…第二場大公子獲勝!”

裁判宣布了第二場勝利者之后,第三場也即將商場,吳天嘆了一口氣,終于是輪到自己了嗎。

看向其他嫡系的客卿,實力貌似都很強啊,猛然間吳天注意到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大光頭,脖子上掛著一串柱子,每一顆都有一顆蘋果大小,半邊肩膀裸露,像眾人展示著那爆發性的力量,也是大公子的手下。

還有一人,蓬頭垢面看著極為邋遢,這人之所以引起了吳天的關注,是因為之前算是見過一兩面,曾經也來搶奪媒介,使用毒蟲的毒魎,體內寄居著大量的毒蟲。

“這還真是…緣分啊!”

吳天倒是沒想到,這家伙竟然也能被招來做為客卿,明明就那么弱,看鎖鏈是第七柱,七公子的手下。

來到天壇之上,吳天迅速遠離邊緣,要是和第二場一樣出現速度快的人,怕是他也要丟大人了。

隨著一聲鐘鳴,族比第三場開始,港一開始,張道剛招來的供奉,那個大和尚直接慢悠悠的走向了吳天,目標如此確定,讓吳天有些受寵若驚了啊。

不過,吳天還是清晰的感覺出,這大和尚對他有一股很強的敵意,清晰可見,從他那怒氣沖沖的眼神就能看出。

沿途其他想要對付大和尚的人,還未完全靠近,就被一個橫拳掃飛,瞬間跌下天壇。

這讓周圍的人都是一驚,好恐怖的力量,吳天也不例外,這種力量,簡直開掛啊。

吳天同樣如此,同樣有人沖過來對付他,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看著就是一副好欺負的樣子,吳天也不站著挨打,沖過來的一群人根本接近不了吳天五米之內。

地上早已被他用困仙路劃了個圈,只要那些人沒注意到,就暫時不用他動手。

毒魎看到吳天之后,就已經知道這一場已經幾乎沒什么懸念了,就算離吳天不遠,也不敢動手,跑得遠遠的去找其他人戰斗了。

只有那大和尚一直向吳天走來,僅僅是在路上,就已經掃飛了七八個人跌下天壇,簡直強到爆炸。

“你就是商都市吳天,冥界媒介的原主人?”

大和尚已經走到了吳天的面前不遠處,差一點兒就要走到困仙路的圈內了,但是卻突然就停住了腳步,讓吳天好生失望。

“你是哪位?我們認識嗎?”

吳天想了好長時間,始終對眼前的人沒有任何印象。

“是你就沒錯了!…聽說你能破我羅漢金身,我倒想見識見識!”

剛一說完,這大和尚猛然扎下麻木,雙腳之間已經深陷地面,隨后猛然一掌打向地面,地上青岡巖寸寸斷裂,吳天畫的困仙路也被打亂,直接破掉。

“好生猛的手段!”

吳天忍不住心驚,這人好強的肉體歷練,不過吳天也因此猜出了他的身份,這大和尚竟然是佛國金身羅漢,看實力,比之前見到的五凈和五通都要強大。

困仙路被破,大和尚已經繼續走了過來,身高將近兩米的身軀,就那么站在了吳天面前,吳天的鼻尖已經觸碰到了大和尚的胸口。

兩人一高一低的對視,段時間看著實挺曖昧,但下一秒,吳天率先出擊,江湖秘技撩陰腿,本以為起碼會重擊大和尚,但沒想到這和尚看著雖然笨重,反應竟然這么快!

“呵呵,這就是你的手段?”

大和尚嘴角微微勾起,嗤笑一聲,雙腿之間夾著吳天的那條腿,大和尚一轉身,隨著咔嚓一聲,吳天的那條腿應聲而斷。

“呵呵,看起來是五凈修行不穩,高估你了!”

提著吳天的脖頸,將其高高舉起,慢慢將手臂探出了天壇之外,說完就松手,將吳天扔了下去。

張自成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若是吳天掉下去,雖然不會死,但也就沒有輪排的資格了。

就在眾人都以為定局已定的時候,一道黑色大手抓住了天壇的邊緣,還未離開的大和尚緩慢扭過了頭,眼角微微挑起,吳天在大和尚的注視下重新爬了上來,斷掉的腿也已經復原了。

“大和尚,你下手也真狠!”

微微晃了晃手臂,那巨大的黑色手掌化為一條條縛靈絲被吳天收起,不過這大和尚力量的確強大,強化過的肉體,再加上怨力鎧甲,竟然被他那么輕松就給折斷了。

“你竟然還能恢復,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恢復幾次!…記住了,吾乃佛國金身羅漢,五環,五凈的師傅!”

說完,五環一手高舉一手下沉,撐天裂地起手式,還真是師徒,吳天也不落后,強化過的肉體,應該可以擋得住那撐天裂地的副作用了。

跟著五環,有樣學樣,也做起了撐天裂地起手式,這讓五環當即眉頭緊皺。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东流忍者神居位之间,革命是怀,附己为爱

很快,陆隐离开永恒国度返回第五大陆,到了第五大陆后,他第一时间去诸神之乡。

  算算时间,就快交易了,距离当初说好的已经过去大半年。

  在陆隐到达诸神之乡数天后,柯剑也来了,带来了子静,这是之前。

就是它影响了萧慈丹田内的气息。

萧慈毫不犹豫的化去了体内的黑气。

……

飒。

此时的睦洲城外,寂静一片,尤见淡淡的灯火通明。

街......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别无选择(第二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化作精怪的鬼王

幽默君

化作精怪的鬼王

云檀

化作精怪的鬼王

拼命的鸡

化作精怪的鬼王

七殇

化作精怪的鬼王

小小牧童

化作精怪的鬼王

郭城驿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