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血灵子》。

以江玉郎看来,轩辕叁光更是凶的欺负我。"小鱼儿再也忍不住

摇了摇头,鼠一回答道:“要说我这么多年过的不好,那就太过矫情了。老二估计也会从地底下跳出来打我。能够活着,还活那么久,已经比太多人要幸运了。”

少女笑着表示赞同:“对呀对呀。我也这么觉得。放在几千年前,我都不敢想象现在会发展成这样。每天有吃不完的好吃的,还有玩不玩的游戏。对了,还会遇见那么多很有意思的好人。”

听着少女有些天真的话语,鼠一情不自禁笑了起来。

这个谜一样的少女身上似乎拥有一种神奇的感染力,能够让人短暂忘却所有悲伤。而且这种能力似乎并非后天修炼所得,而是与生俱来,让他这个境界的修士都有些难以抵抗。

“是啊,还能遇到有意思的朋友。”

“你是在说你那个同样喜欢吃棒棒糖的朋友?”

“嗯。”

“她是人类还是异常人类?”

对于异常人类这个称呼,聊斋内部当然是持排斥态度,也并没有什么成员会讲起这个称呼。所以这个称呼对鼠一有些陌生,他在迟疑了一下,才理解少女说的异常人类是什么意思。

老实说,他也不太喜欢这个称呼。所以他的回答是:“她是一只妖怪。”

“妖怪?”少女停止了荡秋千,将洁白的脚掌撑在水面上:“那你愿意跟我说说她吗?我都没遇见到过跟我有着共同爱好的同类。”

鼠一没有说话。他有些不太想讲起那个朋友,但拒绝的话却同样说不出口。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能说吗?难道她是一只和你一样的大妖怪。一提起她的名字就会被她知道?所以你不敢说?”少女拍着胸膛,“不用怕,在我的地盘上,她听不到。”

鼠一看了眼后山:“我不是担心被她听见。现在我当着面骂她,估计她也听不到。”

“那就讲讲嘛。说不定你的这个朋友我也认识。我活了这么多年,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认识的朋友多。”

鼠一摇摇头:“她没有那么幸运,能认识像您这样的朋友。她也不是什么大妖怪。她就是一只……”

“什么?”

鼠一想了片刻,才给出一个他所能想到的最贴合那个朋友的描述。

“一只注定无法翻云覆雨的小妖。”

“这样啊。”少女抬起脚。秋千又自然地前后晃悠起来。然后少女忽然得意的笑了:“你说她不幸运,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

“因为她很幸运地认识了你这么个大妖怪朋友啊。”少女很得意的笑着踢腿。

虽然少女笑得那么有感染力,可是鼠一一点都不想笑。

少女说的并不对。

认识鼠一并不是那个朋友的幸运,而是她短暂的一生中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然而鼠一见少女笑得那么开心,又不想扫少女的兴,只能配合地笑了起来。

而这一笑,他又想起了更多的关于那个朋友的事。

从前的鼠一一向不喜欢笑,也很少会笑。可那个朋友却总是想逗他笑。于是她就从网上找到很多能逗笑她的冷笑话,并背下来,然后讲给鼠一听。

那个朋友不太会讲笑话,每次总是刚起了个头,自己就已经笑得前仰后合。而且她比较年轻,活得比较现代,找的那些冷笑话往往都夹杂着年轻人才懂的梗。鼠一根本找不到那些笑话的笑点在哪里。

但是每次鼠一都会很配合的扯一扯嘴角。

因为如果他不配合的笑,那个朋友就会接着讲下去。

她说过,她一定要讲到鼠一笑为止。

说实话,那个时候鼠一跟她不熟,也不知道她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冷漠地看着她一个人笑。

然后,她就真的讲了一整个晚上的冷笑话。

第二天一早,鼠一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发现她明明已经累得自己都笑不出来,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用几乎哑掉的嗓子讲着那些笑点不明的笑话。

后来在鼠一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很突然地就变成了那个朋友的知心朋友。

那个朋友说,这辈子,鼠一是第一个能够耐心听她讲完那些不怎么好笑的冷笑话的人。

想着这些往事,鼠一从假笑变为了真笑。

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傻的小妖怪。

耳边传来少女依旧温暖的声音。

“看你笑的那么开心,你是在想她吗?”

鼠一下意识点了点头。只是随后他就愣住了。

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所以这是他第一次表达自己在想念一个人。虽然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

这种前多未有的经历让见惯了大场面的鼠一都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局促不安。

少女却全然看不见这些,催促道:“快说快说,那她那样一只注定无法翻云覆雨的小妖怪又是怎么样成为了你这样一只大妖怪的好朋友?你们全都展示出來,但考慮到今后還要在荒蕪之城立足,更想獲得那淬骨決,現在也就不好藏拙了,更何況,花雨清可是知道自己實力的。

就在林天打算速戰速決,將對面的婦人擊敗之時,另外兩場比試竟然同時分出了勝負,而獲勝者皆是血雨宗修士。

獲勝的二人對視一眼,默契地分別向林天與白風的戰團飛去。

在他們看來,雖然花雨清是實力最強之人,但畢竟甚為荒蕪城主之女,萬一稍不留意傷到,恐怕會引起荒蕪之城的暗中報復,為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只要將其他兩人快速拿下,整場比試自然就能獲勝了。

兩人各自加入林天與白風戰團,白風那邊原本面對一名后期修士尚占上風,但同時面對兩名后期修士,頓時壓力倍增,但憑借自身強大修為,仍能堅持不敗。

而林天此時也不再藏拙,施展魔神功,手持斬龍劍,力戰二人,一時間風生水起,激烈無比。

一旁的花雨清看在眼中,心下頗有些著急,本來盤算著,自己與林天的戰斗應該是十拿九穩的,但看此時情景,恐怕今日實難取勝了,雖然靈礦事小,但自己決不能墮了荒蕪之城的名頭。

花雨清手中白光一閃,數道身影飛出,落到身前,竟然是三具擁有堪比假丹期修為的鐵甲傀儡。

同時,一口精血噴在手中血紅小弓之上,頓時弓身上閃耀起紅色光芒。

“錚、錚、錚。”

三聲尖鳴,利箭帶著三道虛影射向對方。

洪烈一驚,此番攻擊明顯強于剛才,看來此女也終于拿出真正實力,身前一道金剛巨盾護在身前,同時身上靈光大閃,甩出數十道棍影撲向三道利箭。

雙方攻擊在空中相碰,頓時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響徹天地。

一團巨大的光影轟炸而開,此回合攻擊二人竟然仍未分勝負。

花雨清面露訝色,“道友多年不見,修為又有精進,果然不凡,不過若只是如此的話,休怪雨清得罪了。”

洪烈面色嚴肅說道:“仙子實力驚人,在下佩服,不過,今日比試,恐怕是我血雨宗稍勝一籌了。”

說著,向其他兩場比試看去。

花雨清自然明白此時情況,不再言語,身上紅光大作,一團紅霧配合利箭再次撲向對方。

而洪烈渾身黑霧環繞,將全身護住。

林天施展魔神變身后,實力大漲,只是幾個回合,一道巨大劍芒將男子護盾擊碎。

若不是對方自爆幾件法器,恐怕早已隕落當場。

但即便如此,男子一條胸前被斬出一道粗大傷口,深可見骨。

見林天又要斬出一劍,男子傷重,在渾身法力無法凝聚的情況下,立刻飛出戰團,遠遠落下,盤膝打坐,從儲物袋中取出數瓶丹藥,一股腦地倒入嘴中。

而涼秋見林天竟強大如斯,大驚失色之下,一連施展數道攻擊,但均被林天手中長劍直接擊潰。

就在此女再想采取動作時,一道虛影出現在身后,一只黑色魔爪“嘭”的一聲,抓在其后頸之上。

一個冰冷粗糙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涼秋道友,承讓了。”

婦人小口微張,緩緩轉過頭去,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如此簡單的被對方擒住,但被縛之下,只得無奈地開口認負。

幾乎頃刻之間,林天憑借一己之力,將對方兩名丹境中期修士擊敗,扭轉了整個戰局。

只不過剎那之間,局面大轉,洪烈見此,心中大驚。

現在雙方均剩下三人,雖然自己與另一場戰斗中,可以說是占據了上風,卻沒想到這名叫做林天之人實力竟然如此之強,只不過是中期修士,卻隱藏的如此之深。

見情況不妙,也顧不得顧忌花雨清身份,洪烈連連施展強大攻擊。

此時其后期修為才正真施展到極限,花雨清頓時連連退讓,一時間險象環生。

林天見此,輕嘆一聲,騰空向花雨清飛去。

空中,巨大黑色魔影身高數丈,出現在花雨清戰場中,手中一道劍芒斬出的同時,一個巨大火球,狠狠地轟向洪烈。

洪烈見林天攻擊來勢兇猛,不敢大意,手中巨棍連連揮舞,化為數千棍影,鋪天蓋地沖向火球,將火球擊散的同時,向林天砸去。

同時,身前一座巨大銅鐘出現,護住全身。

“轟”的一聲,斬龍劍與銅鐘撞在一起。

雖然斬龍劍被阻擋,但鐘壁之上卻被砍出一道深達數寸的缺口,無數細小裂紋快速蔓延開來。

洪烈本命法寶受損,頓時一口精血噴出,正當他強打精神,打算施展雷霆攻勢,為自己爭取一點緩沖時間時,花雨清的利箭卻是再次襲來。

林天與花雨清二人配合之下,將洪烈這名后期大圓滿修士逼得連連后退,竟無還手之力。

人文情怀引起热议,更标志着我。”丁求道:“你看不看得出他

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个弱肉抢食的世界,强者欺负弱者,那里都能看到。

燕飞不是救世主,替天下人操心,但遇见就不能置之不理,袖手旁观。

“住手!”燕飞大喝一声。

其中一人看到女孩要跑抓不住,直接猛扑会瞬间破碎。

  仿佛是看出了叶枫心中所想,兰芷神使轻笑了一声。

  她说道:“放心吧,我会帮你看住的,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听着兰芷神使这么说,叶枫微微松了一口气。

  她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血灵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深雾之后

原来

深雾之后

Cesare

深雾之后

渊爻

深雾之后

写书的老书虫

深雾之后

漱梦实

深雾之后

莫若梦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