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封禅台》。

白日魔听着人说话很是囫囵矛盾,心想:“什么又是救柳家小鬼,又不介意杀了他,到底什么意思?”白日魔有些糊涂不清,又不能发作,看此人身兼内力,手提宝剑,是有些手段的,黑大圣又中毒人事不省,他一人怕敌不过此人,故而将暴躁的力气收敛了,笑道:“朋友,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呢,此话说的我好生不解,你到底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请把话说明白了。若是存了心思戏弄我,那咱也别啰嗦,手段上见吧。”

那人一听,又是一乐,叹气道:“‘鬼哭神嚎’原来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今日一见,如此落魄了,你不用猜测我是谁,咱们开门见山吧,我乃天山门徒···”

听到这四个字,白日魔脸色大变,旋即脚步往后一拉,预备着动手,又听那人啐了一口,继续说道:“呸,什么他娘的天山门徒,那不过是当初的称呼。朋友,不用如此慌张,我与你绝不是敌人。”

听完,白日魔眼珠子一转,立即想到一个人来,尝试着问道:“你是江湖上人称大圣手的刘俊昊?”

那人微微颔首,说道:“正是在下。”

白日魔松了一口气,拱拱手,说道:“百闻不如一见,失敬失敬了。听说刘兄已经成为洞虚派的掌门了,又怎会来到此地?”

刘俊昊笑道:“实不相瞒,我此番来到中原乃是处理一些陈年旧账。”

白日魔得知此人是刘俊昊后,也不怀疑,只想:“听闻此人有高深的武艺,背叛了天山派,投入洞虚派,与天山门徒有极大的仇恨,莫非他来中原是为了找黄青浦的么?”想到这里,白日魔笑道:“敢问刘兄可是将旧账算清楚了么?”

刘俊昊摆摆手道:“欠账的人,跑得很快,并未算清。不过,我听说柳星元的儿子在这里,我也算是他的一个债主,特来取债来了。”

白日魔一听刘俊昊居然也要对付柳家小鬼,心里大喜,无形之中,多了一个帮手,便说道:“不知柳家小鬼,欠了刘兄什么呢?”

刘俊昊沉吟道:“十余年前,我打了他一掌,以为他必死无疑,不想他还活着,原本,他与我没有关系,只因为长明护着他,我便要杀他不可。”

白日魔道:“这个理由很好,我们可以合作。”

岂料,刘俊昊态度很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跟人合作,一向独来独往,再说黑鬼就要死了,你自身难保,拿什么与我合作?是想利用我,为你们除掉柳星元的儿子么,那我岂不是很不划算?”

白日魔脸色一沉,心想:“好个刘俊昊,居然这般无礼,真当我白日魔怕了你么?”

看白日魔不说话,刘俊昊又接着说道:“柳星元的儿子,就在这个悬崖下面吗,黑鬼有时被谁所伤,莫非黄青浦也在这里?”

白日魔道:“我劝刘兄,还是跟我合作得好,因为下面的人,你一个人不太容易对付。”

刘俊昊来到悬崖边,向下看了看,傲慢道:“真是笑话,江湖上还有我刘俊昊对付不了的人么?”

白日魔冷笑道:“那你以为我的兄弟是如何受伤的?”

刘俊昊向黑大圣看了一眼,脸色忽然一变,说道:“技不如人,还要逞强,如何能不受伤,而教训只有一次,我看黑鬼这次是不妥了,你还是准备给他料理后事吧,等我把下面的人拿上来,或许能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

白日魔听刘俊昊嘲讽,强忍着怒火,说道:“黄青浦不在下面,下面只有江湖十大恶人之一的邪医,还有黄青浦的女弟子,至于你要找的柳家小鬼,我并未见到,可能是被邪医藏起来了。”

刘俊昊怔怔道:“黄青浦不在这里么,那他哪去了?”

白日魔道:“他在南泽城的大山中,有个叫卧龙岗的地方,你可以去那边找找。”

刘俊昊哼道:“我刚从那边过来,黄青浦非我对手,连同他那几个弟子都逃走了,全是无能之辈。”

白日魔诧异道:“你们见过了?”

刘俊昊点头道:“黄青浦被我打了一掌就跑了,我找了好几日,全不见踪迹,胆小如鼠。”

白日魔道:“那刘兄应该继续在当地找,何以来到这里?”

刘俊昊道:“说来话长,不提也罢,既然下面是邪医的话,显然有些棘手,我问你缺了很多力量,果然下一刻男子出刀就直接一刀砍得女子左腿半跪,

  手中剑紧紧贴于肩背之上,于肩背之上划出长长血痕。

  女子咬紧牙根,死死抵住长剑,生死面前她发挥出难以言明毅力,女子此刻想起了宫中那个对她寄予厚望的父皇,她轻轻道:“对不起了父皇,仙儿没能走到云霄山。”

  终究实力相差太大,这场实力悬殊的相互角力,她还是输了。

  长剑深深没入体内,男子立刻一脚踢去,女子被重重摔在地上昏厥过去,只是背上的热血透过衣衫不停流出。

  男子没有怜香惜玉的觉悟,直接持刀砍下,暗中有人就要跳出,只是听那枯瘦老人一声留她一命,他们才共同停下。

  陈翔也开口道:“陈宇只要把那包袱拿过来就可以了,女子就交给给长老吧!”

  张蛟立即露出诡异笑容,那就多谢堡主了。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见陈宇,在一个紫色花朵飞过瞬间口吐黑血,就此倒地死不瞑目。

  就在这时一朵紫荆花于地里凭空长出,她脚尖轻轻点在那纤细花蕊之上,发出诡异笑声:“陈堡主,你好大的胆子,这可是公主殿下啊!你就不怕被抄九族吗?”

  陈翔见此,没有管已经躺在地上的冰冷尸体,他只是跟旁边马上的张蛟交换了眼神,他怎么会不认识面前女子,是太监九千岁的人,自己本来就跟那王九千岁不合,如今把柄在手更加有了杀自己的借口,如今骑虎难下,所以他也不得不出手了。

  张蛟示意如今已经势成骑虎,更何况还有这神仙钱和难得的炉鼎,只能杀人灭口了。

  外边八百甲士,陈翔,张蛟两人一个三境巅峰体修,一个四境拓府境命修,外边还有八百甲士,哪里有给她跑掉的道理。

  就在这时又有两句尸体从远处抛来,原来吴安逸也到了,又来一个四境命修。

  如今打与不打就要看陈翔三境巅峰,到底能不能跨境战一战四境命修了,因为在江湖中体修历来擅长跨境击杀那些三教和其他大宗之外的命修,体修跨境杀人,从来不是什么奇怪事。

  陈翔只是思索片刻,便向持刀向吴安逸砍去,只见他从马上高高跳起,身形若猛虎,扑食过大江,出手便巅峰。

  吴安逸见此也是架拳入流云,一身玄气走丹门,哈哈一声,即便是刀也破不开我护体玄气。

  这个噬武如痴的吴安逸,居然反其道而行之,他没有避开作为体修的陈翔的锋芒,反而直接硬抗,可见对自己的护体玄气何其自信。

  只是终究命修历来害怕体修近身,他也不例外,因为他的自大,他被陈翔占了先机的一刀斩得连退三步,在停下之后也是虎口流血。

  只是他居然毫不气馁,而是哈哈笑道:“再来。”

  只见他手中居然凭空出现一对元锤,那可是他进入二境气府境来,一直炼入关键气府内,将来可以作为那证道契机的本命物。

  赤手不行,那么拿出古锤,咱们在打过就是。

  两人立即打得难分难解,所过之地,山竹不再只见漫天绿叶。

  另外一边两个命修一人脚下紫花,一人掌中枯骨。

  老人眼睛布满血丝,他声音低沉道:“年轻人真是了不起啊!老夫如今花甲才堪堪看到命海境的隐约轮廓,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那拓府境命修了。只是如果这样你就觉得能在老夫手里拿走这些机缘的话,你是不是太小看老夫了,我给你机会,快快离去,不然到时候老夫把你剥光了皮,做我这掌中牵线木偶。”

  女子满脸不屑:“老匹夫,口气比我脚气还大,看我不把你这一身老骨头化作我脚下花肥。”

  女子说完,脚底紫荆花便飞快上长,不一会二就变成参天大树,一朵朵花苞绽开,仿佛恶魔张开血盆大口,疯狂的朝着老人咬去。

  老人掌中骷髅也立刻缓缓飞起,骷髅内吐骷髅,瞬间就是上百骷髅,朝着那紫荆花吐出恐怖黑气。

  场间立刻精彩无比,又是花吞骷髅,又是骷髅吐气花蕊枯萎。

  两边战场打得你来我往精彩无比,要知道这才堪堪是四境以下的打斗啊!

  

灰白长眉一皱,程老弟,你快引十七八矣!昔有医人,自媒能治

咻!

从罗玥背后那座七彩琉璃阴山,飞出一道绚烂流光,瞬间注入她脚下的白骨堆。

绚烂流光内,有阴间冥河的溪水潺潺声,在白骨的莹白骨骸深处,骤然生出一股,有别于生灵气息的异样生机。

白骨的一截截骨头,内部绽裂的骨纹,刹與她合作過的男演員發聲,說周凌薇在劇組行為不檢點,之所以能紅都是因為陪導演睡覺。

還有很多網友在網絡爆料,都說和周凌薇有親密關系。其中一個網友說自己有電影廠背景,周凌薇在沒成名之前,天天往家里湊。兩人還同居一段時間,后來他提出分手,可周凌薇就是賴著不走,總之話都很難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封禅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转世闯仙界

北冥从云

转世闯仙界

一朵棉花01

转世闯仙界

池边人

转世闯仙界

细雨鱼儿出

转世闯仙界

淡络葡提

转世闯仙界

刘家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