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懂?》。

电光火石间。

龙青云面前突然出现了两根红色飘带,龙青云蓦然一惊,身子随着飘带腾空飞了起来。

“呯!”地一声巨响。

刚才龙青云站立的地方,树冠尽皆毁去。枝桠断裂之后,噼噼啪啪坠落而下。

原来,宇文自天音谷,在下顾北,那是我师妹思南,至于这个淘气的小丫头,叫苏酒儿。”

“很高兴能在这里认识各位天音谷的天骄,顾北兄,请。”路乞儿举着酒壶回敬顾北。他很喜欢顾北的为人,没有对他的身份多加追问,更没有问及宗门上的事情。这份胸襟和智慧,属实难得。

”石绣云激灵灵打了个寒噤,嗄的?不是傅红雪?”马空群摇摇

周家院子中的校场里,一阵呼呼呵呵的大喊声和乒乒邦邦的兵器交击声不断传出。只见院内两道人影纵月入飞,手里兵器毫不留情的往对方身上招呼,身上都有明显的伤痕。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切磋的两人正是李潇和周平。一个月时间转瞬即逝,李潇在这段时间里痛并快乐着,他的修为果然突破了练体七重,达到了第八重的境地。而且实战经验随着与周一郎和周平的切磋,也在飞速提升,现在与周平之间战斗已经半斤八两了,而且进步速度仍然飞快,这让周平直呼他是个怪物。

突然之间,两人兵器又碰撞在一起,周平蹬蹬瞪的连退了四五步,看着李潇仅仅后退半步,周平不由得大喊道,“不打了,不打了,你这个变态,才这么点时间,你的实力怎么进步这么快,连力气都比我大了那么多。”

李潇收回手中兵器,笑着对周平道,“谁让你平时不用功,不然我也没那么快追上你。”

两人结束对练,说说笑笑的走进了房间洗漱。李潇洗漱完走出房门,正看到周一郎回到家,他看李潇的精神面貌,满意的点点头道,“这一个月表现不错,马上就要开学了,你小子先回家收拾收拾吧。”

李潇文言恭敬施礼道,“这一个月多谢周叔的关照,那没什么事,小侄先回去了。等过段时间再来看望周叔。”

周一郎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李潇也就告辞离去。

在回家的路上,李潇不由仔细思考这一个月来的进步,首先是武修等级达到第八重后期,相信再过不久就能达到第九重,真正迈入炼体巅峰境。同时,精修师的境界虽然没有提示,但是精神力积累这一个月来他也没放下。而且他每天晚上睡觉都会进入他人的梦中,经过一个月的尝试,他已经把入梦的能力从原来的被动被拉入梦中,变为了主动选择入梦的对象。但是鉴于高老爷子被吞噬精神力后的后遗症,他也没敢大肆的吞噬别人的精神力,只是少少的吞了一点,仅大让人精神有点不计,就像是睡觉没睡好的那种感觉。

有了这个能力,他一直想着怎么使用好,既能提升自己的实力,也不会让自己心里过意不去。这么想着他就想到将自己的精神力用在仇人身上。至于谁是他的仇人,吴家的吴琦必须排在第一位,就连一直欺负他的王强都要往后放一放。

想到自己现在的实力和精神力的特异手段,李潇嘴角不由撤出一个冷笑,眼中寒光直射,嘴里自言自语道,“吴琦,今天晚上祝你有一个好梦。”

想到这里,李潇脚步一转,走向了路边的公交车站。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李潇才来到了吴家所在的北城。这里算是南阳这座小城的富人区,很多世家巨富都在这边居住。而周家要不是周一郎希望与老战友们比邻而居,应该也会成为北区的一份子。

李潇快到北城的时候,公交车上已经空无一人。在北城区住的人非富即贵,出入都有豪华轿车,坐公交车的少之又少,如果不是富人也需人伺候,连公交车可能都不会通。

吴家在北城区很好找,作为最早扎根南阳城的世家大族,吴家在北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一个占地百亩的大宅,想要入内,凭借李潇的十分想来是痴心妄想。

好在李潇也没想着进入吴家,他只需要在北城就好了。当然他也不想在北城路宿街头,这样太惹眼,而且他入梦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是动弹不得,这时候如果被人抢劫或者遇到生冷不计的流浪汉,李潇哭都没地方哭去。

本来想找一家小旅馆凑合一晚,但是李潇围着吴家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这地方根本没有小旅馆的生存空间。无奈之下李潇只能选择了一个外表看着最不起眼的酒店。

李潇心痛的掏出500大元,订了一个单人标间。李潇交了钱后,在前台小姐姐鄙夷的目光下,施施然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李潇发现酒店贵有贵的道理,虽然装潢上比起周家那奢华的小别墅差了很多,但是比起李潇自己的狗窝来,还是强了不少的。现在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李潇躺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不由心里批判万恶的资本主义,一遍想着今晚的行动。

无所事事的李潇又进入了武修修炼的状态,他知道实力对自己的重要性,所以每天只要有时间,他都会进入修炼,不断的强大着自己,他能有第八重的修为,天赋和勤奋缺一不可。

随着时间临近晚上12点,李潇悄然的睁开了眼睛。随即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李潇悄然入梦。在李潇有意思的控制下,他眼睛一花,在睁开眼睛的时候,李潇看到了一片辽阔的草原。这就是吴琦的梦境吗?他现在在做什么梦?

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片,也没有吴琦的影子,李潇不由得挠了挠头,心想,“难你升天。”石猛豁然起身。

林錚發現他比自己印象中還高,比自己高了一頭。

他見林錚肉身強大,欣喜萬分。現在招降不成,就展開進攻。

承影劍只見其影,不見起身,林錚聽到破空的響聲,準備格擋。

沒想到石猛的攻擊更快,他腰間一涼,然后是火辣辣的疼痛。

低頭一看,破碎的道袍下出現一道紅線,然后鮮血滲出。

他這一看不要緊,又是一劍斬在肩上,鮮血橫飛。

轉眼間,林錚已經血肉模糊。

若是平時,他還有時間慢慢打磨林錚,現在不行,他可知道黑劍可還在這山洞中。

承影劍寒光流轉,在空中一斬而下,直取林錚的腦袋。

剛剛的對拼耗費了太多的氣力,再加上林錚渾身無力,連無名劍都提不起。

不過他也不是輕言放棄之人,手臂上紫火升起,形成一道火龍。

火龍飛空,被承影劍一斬之下,變成兩半,一聲哀鳴中歸于虛無。

不過,林錚還是沒有放棄,拖著身子慢慢出去。

這些卻是于事無補,承影劍眼看就要斬下。

碎石堆中,咻的一聲,亂石飛舞間一把漆黑如墨的長劍飛出,正是和承影劍大戰的黑劍。

石猛看了眼黑劍,眼色一凝,不過還是決定先取林錚性命。

哪知這時,承影劍黑霧繚繞。石猛感覺自己的手不受自己控制了,直接握緊承影劍斬向黑劍。

對于林錚,石猛心想,都傷成那樣不死才怪,修士也斷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黑劍如喝醉的酒漢,搖搖晃晃,被承影劍一劍打落。

然后黑劍似是被打醒,反應過來,一個彈起,繼續攻擊承影劍。

就這樣兩劍在小小的山洞中,在此展開一番較量。

兩劍的品階相當,戰的不分勝負。

可隨著時間的流動,天平漸漸傾斜,承影劍有石猛的護航,相當于二打一。

本來石猛的戰力在這個級別的戰斗中沒多大用場,可就是這一絲力量改變方向。

黑劍被打的節節敗退,龜縮一隅,抵抗多,還擊少,敗北是早晚的事。

林錚朦朧的雙眼如壓了一座大山,越來越重。

他知道自己不能閉眼,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把血肉融化,在加固,這樣就不會因為失血過多而亡。

然后就是喚出乾元盤,白光浮現,照耀他千瘡百孔的身軀,慢慢慢注入元氣。

在乾元盤放出元氣的那一瞬,黑劍嗡嗡像個不停,像是要吃糖果的孩童。然后黑劍咻的一聲拖著林錚殘破的身軀飛出山洞。

這個變故不只是石猛,就連承影劍也始料未及。

它也反應過來,飛速追去。

承影劍本已速度見長,可剛飛出石洞,就不動了,它失去了黑劍的氣息。

啪的一聲,承影劍落在地上。

石猛撿起承影劍,不知該追向何方。

他猶豫片刻,就選擇一個方向,準備追去。

這時,天空之上傳來無盡的壓迫,他上空幾丈出,灰色的蒼穹驟然壓下。仿佛天穹塌陷,泰山壓頂。

石猛大喝一聲,雙拳打向落下的天空。

拳頭打在虛空,他粗壯的腿骨咔咔直響,天空的力量他敵不過。

“何方鼠輩,安敢偷襲于我?”石猛大驚失色,這遺跡中他應該是最強的站力了,誰還能在力量上比過他。

腦海中飛速閃過四大門派的弟子,卻沒一個符合標準。他卻不知道,已經有很多人進入遺跡。

“桀桀。。。”天空回蕩其一個猥瑣的笑聲,然后一個八字胡老者出現。

老者賊眉鼠眼,一條腿在虛空飛舞,另一條只有空蕩蕩的衣服,此人原來是個瘸子。

石猛看著眼前的老者,心都涼了,他認識此人。老者是名魔修,人稱飛鼠散人,凝塵八重的修為。

三百年前,被他師父黃烈山廢掉一條腿,杳無音訊,世人都以為他死了,沒想到出現在這里。

“你是黃烈山的徒弟是吧?叫我聲爺爺,就饒你一命。”飛鼠散人戲謔道。

“呸。”

“找死。”飛鼠老人臉色一寒,枯槁的手指如同雞爪,一指點下。

無盡氣流從其指尖涌出,漠進石猛上方的天空。

石猛頓時拳上傳來萬鈞重力,整個人被壓彎了腰。

蒼穹繼續落下,石猛手臂爆開,滿是血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进击的丧尸

青城无忌

进击的丧尸

鲲鹏听涛

进击的丧尸

煎酒

进击的丧尸

灵性屠夫

进击的丧尸

编织成的梦

进击的丧尸

泠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