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逆转未来》。

迎門而來的,回蕩著的是林桑桑的聲音,那么,出現在蕭慈眼前的,自然也是林桑桑的身影。

只不過,女子姣好的面容略帶著幾分慵懶,墨發也有幾分凌亂之態,但依舊無法阻擋女子原本天生美艷的模樣。

林桑桑看系,老大早逝,也没有留下来一个孩子;老二就是那位杨叔叔,现任的杨家当家人,维持杨家内外稳定的,杨三叔在军区,一直都没回来。”

没错,杨柳青就是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杨家老二,......

纵观中华历史长河,有魏征大胆”门口,居然一点事都没有发生

在小村莊里,月璃喪氣的走在那里,接下來該怎么做他是真的想不出來了,自己連在人家面前說話都不敢,還想要回什么東西?

此時天依舊黑色,不過應該快要亮了,單云婷和黃耕從他身后走來,然后單云婷開口說道:“沒事,到了城里再說,總有辦法的。”

月璃點了點頭,也只能這樣了,不過還是有些不開心。

“小師弟多笑一笑嘛,怎么天天都沒見你笑過?你這個年紀就應該開心才對嘛。”單云婷摟過月璃的肩膀說道。

月璃聽了后還真笑了一笑,并不是覺得師姐說的對,而是覺得有這樣的師姐很不錯,還真跟黃耕所說的一樣,又漂亮又心善,雖然看不到,但我認為師姐很漂亮,不過肯定沒有小姐漂亮,哈哈。

第二天幾人往城里去,廖沉沒有跟他們一起同行,好像在昨晚就已經回城了,不是因為覺得沒有危險會再出現了,而是覺得這位伏妖師實力并不弱,若是那鬼晉再來的話,光他一人也能應付的來。

即使廖沉沒有跟著,月璃也不敢跟那武星嵐面前提小衣的事情,只能回城之后找師父幫忙了。

當眾人走到城門處時,發現在城門的下方站著一位魁梧男子,當眾人看到之后,立刻眼神回避,不去直視,因為眼前那人可能真的只用一個眼神就能殺掉他們。

看到眾人的反應之后,黃衣道人產生了疑惑,那男子看起來確實很強,不過并沒有看出他的真正實力如何,應該是隱藏的太深,于是為了不惹麻煩只好裝作沒看見那人。

當眾人走到那人跟前時,更是低頭不語,就快要走過去時,那人突然開口說話。

“稍等。”

眾人突然停在了原地,然后轉身向那人行禮道:“見過大將軍!”

當月璃聽到那聲音之后,便有些猜測,可沒想到竟真是大將軍,現在的他不知該如何做,是該跟他們一樣?還是走到將軍的身旁?畢竟自己現在還是將軍府的一位奴隸。

魁梧男子開口道:“我女兒丟失了一件東西,已經尋了很久。”

眾人不知道大將軍說這話是什么意思,這時武星嵐問道:“不知二小姐丟失的是什么?”

“一只小兔妖。”

武星嵐愣在了原地,低頭看向了那小妖,然后又看著大將軍的眼睛。

“在下眼拙,不知是二小姐之物。”說著,武星嵐退后一步,將那小妖給獻了上去。

此時小衣的手脖上面還綁著那黑繩,武星嵐看向了那伏妖師。

黃衣道人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于是趕緊將那匯靈黑繩給收了回去。

小衣抬起頭,可憐楚楚的看著那魁梧男子,然后低下了頭,乖巧的站在那里。

“將軍,若是沒什么事,我們便先告辭了。”武星嵐說道。

等魁梧男子點過頭之后,眾人才敢離開。

這時,魁梧男子向著隊伍最后方的月璃說道:“你還要去哪?”

月璃突然停下,然后趕緊轉身,來到了將軍的跟前。

單云婷和黃耕轉身看著月璃還有大將軍。

“師兄師姐先回吧。”月璃小聲說道。

“好。”那兩人說完后,然后離開了這里。

武星嵐走遠之后,突然扭過了頭,看向了遠處的那瞎子月璃,然后又帶有疑惑的轉過了頭,可惜了,一只剛到手的妖丹就這么沒了!碰到誰不好?偏偏碰到了大將軍,如果是其他人他還不至于這樣,仗著爺爺的名號,整個京城還沒有怕的人,可那個是大將軍!掌握著整個天俞國的所有兵馬!甚至連真正實力都是深不可測的。

月璃站在魁梧男子的跟前,甚至要比那小衣還要乖巧。

“將它送回去。”魁梧男子說道。

月璃嗯了聲,然后男子便已經轉身準備離去,看來他來這城門處就是為了等他們。

“謝謝將軍。”

魁梧男子扭過頭,問道:“為何謝我?”

“謝謝將軍救了小衣。”

“我為了我女兒,你不必謝我。”說完后,男子離開。

月璃站在那,感覺將軍徹底離開之后,便帶著那小衣向著家中走去。

兩人走在路上,還有些像一對兄妹,一高一矮的,小衣跟在月璃的身后,走著走著還一蹦一跳的,背后看去,很是可愛,月璃微微一笑,這小東西有這么開心嘛?

本來月璃剛到這里時,兩人還差不多高,現在月璃竟高出它那么多了!

兩人回到家中,此時寧霜語正坐在椅子上。

小衣進屋之后便連忙跑到了寧霜語的身旁,然后趴在她的大腿上。

寧霜語驚喜的說道:“回來了,回來就好。”

月璃緩緩挪動到寧霜語的身旁,有些害怕,之前跟小姐說的是會很快回來,可這一去就是這么些天,也不知道小姐會不會生氣?

寧霜語拉著小衣的胳膊,然后轉著看著,問道:“有沒有受傷?”

小衣看著寧霜語搖了搖頭。

在此時學院的懷驚門七層,黃耕站在門口對著準備上去的單云婷問道:“師姐不先去見見師父嗎?”

“不了。”單云婷說完后便不再多留,直接走上了八層。

黃耕進門后見到了師父。

“你師弟為什么沒有回來?”馬洪問道。

“進城門是遇見了寧將軍,然后就留在了那。”黃耕道。

馬洪聽了之后陷入了沉思。

天快要黑了時,月璃帶著小衣來到了張先生的住處。

月璃先見到了星子难道就能淹死自己?

李衍越走越远,远到已经感应不到九魂二人的气息。凡人的视力有限,就算在黄昏时分听到过李衍与二人交手传出巨响,也绝对想不到眼前便是引发巨响的人。

李衍身上的破碎衣衫,给他平添了一股江湖游侠儿的豪放不羁。背着沉重的玄晶棺在夜色中漫步,银白月光为他渲染上神秘的气息。

有些大胆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更有醉汉“豪情万丈”地邀请他坐过来喝一碗水酒。见李衍不理睬自己,醉汉有些生气,倒了一碗水酒往李衍泼去。

李衍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手指在虚空中轻点,水酒汇聚成线吸入嘴里,舔了舔嘴唇道:“好酒!”

醉汉被吓得清醒过来,他自身是个不成器的练气期修者,为恶一方欺负平民百姓惯了,哪里见过这等手段。

李衍继续走着,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整洁的客栈,打算先恢复一下气力,稍微处理一下伤口加快痊愈的速度。他走得并不算快,感知到远处有两个筑体期的修者在暗中跟随自己,大概是这个国家皇室的人。

这些小国中,一般来说最强者也不过元婴期后期,对自己构不成什么威胁,李衍也就没有去为难这两个自以为藏匿极好的暗哨。

沿途走来,李衍心底其实很羡慕这些市井平民的生活。在认识马卫邦之前,虽说日子清苦,但缺乏对比,并没有意识到贫穷的滋味。认识马卫邦之后,也没机会体验点菜喝酒需要先询问价格的感受。

自己现在无论是实力、权力还是财力都超越了世间绝大多数的人,但作为交换,李衍也失去了许多弥足珍贵的体验。在金铁城老张头那喝过的烈酒,至今依然让李衍回味无穷。

李衍叫了几碟廉价的小菜和酒水,等老板端进来后,关上门清洗了一下伤口,换上一身整洁的衣服。

小菜早已放冷,菜里的肉不光不新鲜,还少得可怜,尤其是一盘卤猪大肠,味道可以说是相当“地道”,如假包换。酒就更不说了,酒糟都没滤干净,甜味是因为酿的时间不够,酸味是因为酒缸没封严实,还不如喝白开水。

不过李衍依然津津有味地吃完了这一顿饭,很满意地擦了擦嘴。烟火味,尘世香,自是人间第一流。李衍只求有朝一日卸下肩上所有重担,能和朋友们一起安安心心吃上这么一顿简单的饭食。

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衍打了个没有酒味的酒嗝,收起思绪,将微笑藏于心底,清了清口确定没什么异味后,缓缓躺进玄晶棺中闭目假寐。

清晨的鸟鸣声极其悦耳,预示着新的一天开始。李衍伸了个懒腰,狠狠亲了亲妙妙的朱唇,但看着妙妙昏迷不醒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是个趁人之危的变态。李衍重新给妙妙盘了个发髻,插上第一次送妙妙的石质发簪,准备开始赶路。

九鳞被自己杀了,九魂、九崇也都被自己引开,苏灵儿等人溜回郑国应该不成问题。是时候覆灭掉韩国了,毕竟时间紧迫,往后还有个楚国需要处理。而且楚国看样子是和开明达成了某些协议,处理起来或许会比韩国更加棘手。

这个无比寻常的客栈外,一个中年男子毕恭毕敬站直身子,身上金黄色文有五爪金龙的袍子说明了他的身份。在他周围,修者和常人站成两列,衣着华贵端庄,显然便是这个国家权倾一方的文臣武将。

“不知大人来此,请赎小人接待不周之罪。”皇帝毕恭毕敬地对着李衍弯腰致歉,额头险些贴到膝盖,态度着实诚恳无比。

这个客栈的老板在皇帝到来的时候就被吓傻了,躲在远处不敢吱声。在这个小国里,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如今皇帝在这个背着棺材的年轻人面前点头哈腰,而这个年轻人昨晚还在自己店里睡了一觉。

老板对兜售的酒菜心知肚明,背后冷汗涔涔,恨不得把身边那同样瑟瑟发抖的老婆给休了。昨晚想把卖了四天还没卖完的最后一点卤猪大肠捞起来,就着几杯浊酒下肚慰劳自己,却被老婆骂了一顿伸手拦下。不然的话,那“地道”过头的卤猪大肠也不会落到这个年轻人嘴里。

“挺好啊,没什么不周到的。这家店的菜还不错,尤其是卤猪大肠,你有空可以来尝尝,和宫里做的不是一个风味。”李衍如何看不出这个皇帝是想招揽自己。

如今海角域大乱,正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对于这种小国的皇帝来说,玉花境的修者别说是供奉了,就算是想当太上皇,他们也绝对会亲热地叫上一声“爹”。何况根据线人的描述来看,眼前此人还不只是玉花境初期的“旷世大能”。

“啊,对啊,大人说的是!老陈的手艺在这条街是出了名的,这家,这家……这家张记客栈……厨子就是老陈!我最爱来这吃猪大肠了。”皇帝看了一眼这家店的招牌,庆幸自己反应够快。

“哦?很有意思。”这个充满了市侩气息的地方让李衍感到很亲切舒适,心情大好之下才和这皇帝闲聊了几句,但他已经准备结束掉这段谈话,“我要走了。”

“大人看起来像是有要事在身?如果可以代劳的话,我这就吩咐下去,不劳大人费心了。”皇帝察言观色的本事倒是不小,说的话也让人比较舒服,并没有说什么“已经安排好了宴席”之类的话来强留李衍。

“这个不急,下次见面的时候求你办点事,希望你不要推辞就好。”李衍对着皇帝微微一笑。

明知有两个对他而言绝对惹不起的高手敌视自己,依然敢来与自己结交。他多半以为那两个人不敢追自己是碍于实力差距,肯定想不到真正原因是九灵蛇不敢踏足人类领地。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皇帝都算是胆识过人了。看他这能屈能伸的样子,日后必成大事。

日后想要将大军压到楚国边境,这片区域的小国宗派始终是个麻烦。既然他运气好遇上了自己,表现也算让自己满意,他如果愿意“助纣为虐”的话,李衍也不介意把手中的刀递给他,就看他拿不拿得稳了。

“大人言重了,给大人办事是小人的荣幸。”皇帝话还没说完,李衍已经远去,只在天际上留下了一个微不可察的黑点。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逆转未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在异世当画家

阿梦萌

我在异世当画家

江流清风

我在异世当画家

梓同

我在异世当画家

柯姬猪

我在异世当画家

麦花如雪

我在异世当画家

黑天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