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殇华冥的淬骨功法》。

关萍站在徐小星身边,冷静地将所有想对主人开枪的家伙通通击杀。然后将目光放在高楼之上。

和她对视一眼的张海赶紧缩回脑袋。

然而现在缩回脑袋可能有点太晚。关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隐患。

几分钟后,张海被五花大绑,带到徐小星面前。

“大哥我就看个热闹!没别的意思!”张海现在有点慌,“我只是路过,路过!”

徐小星没看他,转头问手下:“刘哲的尸体找到了吗?”

手下摇头:“暂时没发现。”

“艹,别又是让这家伙跑掉了!”徐小星骂街。在末世的战斗中补刀是门艺术,你看从白大褂食脑者,到周北,再到这个刘哲。一个个打未必有多能打,但跑是真的能跑。

还在挣扎求饶的张海终于引起徐小星的注意:“你在想办法弄断绳子?”

“我……”被揭穿了的张海顿时傻眼,不知道该说啥。

“放了他吧。”徐小星让手下给他松绑:“小伙子你很有前途。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兴趣来跟我干?”

长街上,被集中起来的尸体于火焰中缓缓变为灰烬。

张海面对徐小星的第一次招揽,选择拒绝。然而徐小星却没有为难他,确认对方来路后就将之放走。

这只是个小人物,不必太过在意。

当然,徐小星会主动招募他,也说明张海是个有潜力的人,只是潜力并不等于实力。更没必要得不到就杀掉。

基地中,工作到很晚的吴辉看着半夜才回来的儿子,朝他招了招手。

吴德才有点虚,“爸,什么事啊?”

“你今天去找郭教官了?”吴辉揉了揉疲惫的眼睛,如果他用精神结晶的话应该可以精神点吧?不过听说恢复精神力是靠睡觉,自己一个常年睡眠不足的人用了也浪费。

“就是联系一下感情……”吴德才话还没说完就被吴辉扇了一巴掌。

“联络感情?你忽悠你爹呢?”吴辉用力一敲桌子:“我为了增加考核设施公信力费了多少心思!给你这么一搞全特么败坏了!”

吴德才捂着脸,整个面部开始通红:“我,我……”

看着儿子的这种草包样,吴辉叹了口气,想起自己死去的妻子。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他滚蛋,下不为例。

幸好郭怀忧把事情处理得相当不错,不然吴辉辛辛苦苦建立的战斗力考级制度真可能会变成一个笑话。你要是给李乐评个二三级,他不高兴把所有考核人员和基地的五级战斗序列打一顿,以后谁还相信这个考核的准确度和公平性?

人家和你说过几句话吗你就想着报复人家?这不是末世前!你爹哪怕成为基地行政最高长官也有很多人得罪不起。就算能得罪也没那个必要得罪。

政治是把朋友变多,敌人变少的艺术。不是像你这样无缘无故树敌!

“唉,就他这个熊样。老孙多半不会同意……”吴辉叹气:“也罢,我们的关系暂时不需要用联姻来稳固。看接下来有没有机会吧。”

至少吴德才长得还行,说不定灵灵就能看上他呢?

“啊——”来到基地后的第三天中午,林茵起床。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坐到餐桌边和李乐一起吃午饭。

的說道。

“好!”兩人“哈哈”大笑聲響遍大殿里。

第二天大清早,傲天帶著紅焰、夜月、謝拉、華冰和風瑤雨趕往下一個大城市——哥頓城。

哥頓城是騰龍帝國第二大城市,是帝國的經濟中心。傳言,哥頓城是大陸上黑暗勢力最大的地方,許多違法商人和惡勢力都在此處逍遙法外。曾經的大陸第一大公會——殺手團公會總部就曾經建立在哥頓城。

由于風瑤雨心急,想早點救出族人,所以幾人是急匆匆趕路,到了哥頓城已經風塵仆仆,疲憊不堪了。

五人找了酒店就地休息,可傲天可沒有那么好命,他還得出去打聽商會消息。

走出酒店,傲天抓住一人問了位置,然后在路人甲的指導,左拐拐右拐拐來到一家名叫“冒險者”的酒館。這個酒館出入的往往都是一些經歷生死的傭兵,可以說,這里就是傭兵人的天堂。

走進酒館,這個酒館并不豪華,桌子椅子都是木制的,但里面喧囂的氣氛和一陣陣酒香卻讓人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傲天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那種過足酒癮的感覺了。當他看到這里時,唯一想做的就是喝上一大碗烈酒,來解解酒癮。他平復了一些心中的激情后到了柜臺上,對柜臺的服務人員道:“麻煩來一杯酒,要最烈的酒——伏特加。”

聽到稍顯稚嫩的傲天一上來就要最烈的伏特加酒,一邊正在喝酒的傭兵都驚訝看著傲天,一會兒傳來一陣陣大笑。

一個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粗爽的說道:“小子,你才多大啊,就學喝酒,還是最烈的酒,就不怕被父母知道,打你的屁股。”說后引得一陣哄堂大笑。

傲天沒有理會這些笑聲,見到服務人員已經端著一大杯酒出來了,一手接過,湊到自己的鼻子下聞了一下,露出一副陶醉的樣子,而服務人員也好奇的看著他,想看看傲天如何把這一杯最烈的酒喝下去,這種伏特加酒就連許多傭兵也不敢喝。有同樣想法的還有那些傭兵們,他們想看看這個小子是不是喝了這酒就會立刻吐出來。

搖了搖無色的伏特加酒,傲天沒有停留,酒杯湊到嘴唇,一仰頭,只見 “咕咚咕咚”的聲音,隨著一大杯酒的漸漸減少,傭兵們都沒有再哄笑的意思,靜靜的看著他。

酒下肚后,傲天抹了一下嘴唇,手中酒杯杯口朝下向傭兵們搖了搖,大笑道:“好酒,爽!”

“好”那個絡腮胡子的大漢大聲叫好,在這個酒館,講究的是直來直爽,實力說話,傲天以他的酒量已經得到這群亡命之徒認可。

“小子,看你年紀輕輕,但著酒量不小啊,就這酒可連我都不敢這么一口喝光啊。”那個絡腮胡子的大漢豪爽的對傲天說道。

傲天淡淡的笑了笑,也豪爽的說道:“我是酒中之仙,哈哈。”

“來,來,來,小兄弟到我們著來喝一杯,你這頓酒錢算我的。”漢子很豪爽,對于他這樣的人來說,只要能喝到一起的就是朋友了,所以對傲天異常的有好感。

傲天沒有拒絕,踱步走到大漢桌邊,坐下來,然后說道:“這頓酒我來請,服務人再來一桶酒!”

看到服務人員抬著一桶酒過來,酒館中傭兵團都圍過來,氣氛頓時高漲起來,大家就這樣拼起酒來,你一碗我一碗,仰頭就喝了起來。當然傲天也沒忘記自己來這的目的,總算打聽到了威圖商會。

如果有人一定要说她笑起来的时越养,而相望相救,抵死不相贩

修銘就是這種感覺,數十年前他還想著要不要收陸隱為徒,還在鼓勵烏丹趕超他,以自己與上圣天師為例子,給了烏丹希望。

而今,修銘嘆口氣,此子對弈贏了原陣天師,這不是天賦的問題,此子已經完全超出他對天賦的認到小腿处传来一股剧痛,白柳弓惊呼一声再次跌倒在林宇的怀里。

  按照林宇以前的身体,这有个80几斤的妹子忽然倒下来,砸到自己身上,好歹也会痛,可林宇却发现自己根本一点都不痛啊!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殇华冥的淬骨功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逍遥九洲行

苏北

逍遥九洲行

右眼有泪

逍遥九洲行

三江口水

逍遥九洲行

北苇

逍遥九洲行

王存业

逍遥九洲行

余观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