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原来你真是沙雕啊》。

她就睡在他身旁,睡得就象是个孩子。邓定侯大醉后醒来时,常但她成功了,她完成了人生的一场华丽蜕变。她晚吗?太晚啦!

烏骨秋還在突破,漢昌乾看差不多了:“你們就在三層外盯著,烏骨秋突破一些你們就后退一些,我和昌達隊長有事商量。”

漢昌達疑惑著跟漢昌乾退到后面:“什么事不能當著他們商量?”

漢昌乾:“發橫財的事,能讓他們知道?”

漢昌達皺眉:“發橫財?”

漢昌乾將地圖打開,地圖上被烏骨秋突破的凹口就像一把小巧的刀刃刺進咽喉,不過漢昌乾看著凹口很激動,他用拇指和食指在凹口上用力一捏:“烏骨秋這蠢貨,哼,竟敢帶隊突破進來這么深,這種機會怎么也不能放過吧。”

漢昌達吃驚:“你要把他們吃掉?”

漢昌乾:“嗯,跟武儲叔他們前幾次一樣,弄一波絞殺計劃。”

漢昌達:“不行,以前有四位長老精細控制著陣法,還有武儲叔和幾位金丹前輩協調指揮,我們兩個怎么也達不到那種絞殺效果的。”

漢昌乾:“原本確實達不到,我也沒敢想。但現在有他們啊,武儲叔給了這么多化玄門弟子,結合大陣對付兩三百修士,沒問題的。”

漢昌達:“不行,你這是蟒蛇吞象,開口這么大,一旦堵不住,后果不堪設想。”

漢昌乾:“不堪設想?堵不住就向武儲叔求援唄。”

漢昌達想了想:“還是不行,你會害死他們的。”

漢昌乾:“他們?化玄門弟子?”

漢昌達默認,漢昌乾恥笑:“哈,漢昌達,你腦殼壞掉了?你不知道他們是什么?你不知道武儲叔給他們的定位?他們本就該死的,族長上來就滅了兩千個他們,你以為剩下這些是什么?還是棄子啊,是給我們兩當炮灰用的。”

漢昌達依舊不敢這么想:“可武儲叔說了要珍惜他們的。”

漢昌乾:“珍惜,當然要珍惜,但珍惜的是有價值的他們!”

漢昌達:“他們活著,才會有價值。”

漢昌乾:“可那點價值不值一提。”

漢昌達:“被你害死了,那連不值一提都沒了。”

漢昌乾:“害什么害,我只是讓他們冒點險。”

漢昌達:“你那點險,夠他們死幾個來回!”

漢昌乾:“死就死唄,他們不死,老子拿什么來換老子的幸福?”

漢昌達:“你還有沒有點基本的良心和道義!那是命哪,你居然讓命和幸福等價。”

“不等價!”漢昌乾蔑視,“老子的幸福比他們的命還重要,他們是廢物,弱者,棄子!弱者的命根本比不上強者的幸福,這是世界的基本公理!”

漢昌達:“哈哈,基本公理,那在宗門高層眼里,你是不是也是弱者,宗門高層是不是也可以拿你的命去換他們的幸福?”

漢昌乾:“好了,漢昌達,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爭論的,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漢昌達:“不答應,這些隊員是我的。”

漢昌乾:“臨時的!”

漢昌達:“臨時的那也是我的。”

漢昌乾不耐:“你還真當上癮了是吧,不同意老子就親自接管兩個小隊,反正你這中隊長也是臨時的,老子跟八叔公打個招呼也能征調你的隊員。”

漢昌達:“你敢!你敢接管,我就跟武儲叔匯報。”

漢昌乾殺氣飆升:“漢昌達,你真敢跟武儲叔匯報?”

漢昌達徹底被嚇住:“這,這是我的職責。”

漢昌乾咬死牙齒:“實話跟你說了漢昌達,我和你不一樣,你不愿意呆在這里,但我卻是主動申請來這里的!”

“為什么?因為炙血紅蓮鼎實在太珍貴了,所以這里必定最亂,最容易建立不朽的戰功,如此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可我沒想到來搶奪寶鼎的匪徒會有這么多,我一直只能跟在武儲叔和長老他們后面根本沒機會發揮,結果蹉跎時間卻一事無成。”

“現在機會來了,兩位長

此时的大长老,心中微微冒汗。

他不知道玄门的门主此言是真是假。

不过,他心里还是感觉玄门的门主应该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做的到底有多干净。

想要察觉出来蛛丝马迹的话,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也正是因此,他在心中抱着侥幸。

他猜测,玄门的门主,是在诈他。

表面上,大长老还是和其他人一样,在四处张望着。

而这边,玄门的门主,牧青,以及江景和明月,他们四人,都是在沉默。

玄门的门主,表面上目光在四处扫......

木春刚要回答,就听见夏敬忠的惊呼,所以也顺着夏敬忠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楼梯口上来两个人。头前一名男子身穿黑色劲衣,身高体壮,相貌堂堂,白净的脸颊左侧有一道刀痕,可这刀痕恰到好处,反而给这名男子平添了几分男子气概。

他身后跟着一位白衣女子,女子身形苗条,打扮端庄得体,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间,从远望去,仿佛出水芙蓉般高贵圣洁。在往脸上看去,五官不但精致,更让人浮想联翩。明亮的眼睛让人感觉她善良智慧,坚挺的鼻梁让人感觉她不可亵渎,红红的嘴唇让人感觉她温柔体贴,弯弯的嘴角让人感觉她和善可近。

“凤临。”木春“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眼前的女子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柳凤临。此时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完全忘了重生的事情。只记得前一世,临死的那一刻,她望向自己的眼神,那么深情,又那么无助。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心里想着,木春快步跑到了柳凤临面前,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一个熊抱就把瘦弱的柳凤临抱在了怀中。

“凤临,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木春动情地喊道。

“啊。”凤临被吓了一跳,但即使这样,她的喊声仍然矜持。原本二楼的食客在柳凤临上来的时候就已经从高谈阔论变成了窃窃私语。而这“惊天一抱”更是直接让二楼瞬间安静了下来,食客们张大着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手里的酒杯和筷子就这么神奇地停在了半空。

头前那名刀疤男子最先反应过来,一声断喝:“木春,你大胆。”“啪”的一声,抓住了木春的肩膀,单手用力,毫无防备的木春就被扔了出去。幸好夏敬忠反应及时,稳稳地接住了木春。木春也是一愣,看向那名刀疤男子,竟然也认识,狠狠地说道:“熊劲博,你要干什么?”

“木春,你好大的胆子,不看看你亵渎地是谁,我的女人你也敢碰,不想活了吗?”

熊劲博显然非常生气,刚要朝木春这边走来,只见柳凤临紧紧拉住了他的胳膊,亲密地说道:“劲博哥哥,算了。”

此时,木春也注意到了熊劲博和柳凤临似乎非常亲密,在联想熊劲博刚才说的话,心脏仿佛裂开了一样的疼痛。

“木春,看在凤临的份上,今天饶了你。下次你在敢毛手毛脚的,我剁了你的手。”

看到凤临这一世已经心有所属,木春本就内心悲愤。在听到这些威胁,愤怒的情绪更是无法抑制,随即狠狠地回道:“剁我的手?你现在就试试看。”

熊劲博本已带着凤临转身要走,听到这番回应怒极反笑:“好啊好啊,看来我熊劲博最近表现得太过温柔了。凤临,你闪远一些。”

柳凤临看了看熊劲博,又看了看狠狠地瞪着这边的木春,无奈地摇了摇头,躲到旁边去了。

熊劲博见柳凤临走远,怜悯地看了一眼还在瞪着他的木春,也不在废话,怒吼一声,浑身上下绿光大放,双臂瞬间被匆的往公司趕。在這路上心里不禁慶幸兩地不遠,再加上有方一給他當司機,可算是今天的萬幸了。

當他們到達公司的時候,剛好差一點十分鐘。顧情看著從豪車上下來的陸明,一瞬間有點失神。

這時公司里的小員工不禁又開啟了一輪新的尖叫狂潮。

你看吧!你看吧!我就說這個帥哥是個王老五,看看人家開的車!我宣布我要嫁給他!

顧情淡淡的瞥了一眼公司里那群已經被陸明俘獲的小迷妹,剛剛降下去的三分火氣又蹭的冒起來兩分。但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不好發作,只能走到陸明身邊,用一種低沉的語調一字一句的說,回家!

陸明虎軀一震,知道自己家媳婦又是不高興了。

于是嬉皮笑臉的湊上去,老婆,你看!這個是剛剛有個人亂停車差點把我碰了。他為了表達對我的歉意,就說把這輛車送給我了。

如果是換成其他人說這么蹩腳的謊言,顧情會毫不猶豫的讓他滾蛋。可是她也深知,陸明被她爸撿回來的時候就是個乞丐。

哪里來的什么能力去搞一輛這樣的豪車。更何況這車以她們公司的財力是可以買得起,但買這樣一輛車要用半個公司的資產去買。

更別說賬面上的錢遠沒有那么多。所以她絲毫不擔心陸明打著她的旗號跑到人家店里開了一輛回來。可是,難道真的就像他說的那樣,有個特別傻的人亂停車,心里過意不去才把車賠給陸明的?

這樣的話顧情也不信,但是好像又不得不信。

不過無所謂了。這輛車哪怕是二手的賣掉也能有個五六千萬。如此一來,公司一個億的小目標就已經達成了。現如今只等著蔣家把家底搬過來,她就準備向表哥發起挑戰。

也許是知道了女兒公司的事情,顧情和陸明回到家后,羅玉華也沒有過分的刁難陸明。對早上的“拖鞋”事件更是忘的一干二凈。

雖然家務活照舊是陸明的。不過沒有了丈母娘的嘮叨和指手畫腳,陸明覺得今天是三年來最安靜得一天。

等到蔣家資產全部到了顧家名下,他想,那個時候顧情壓力減小,也勉強有了能夠到自己家族的實力,再慢慢的對顧情坦白,抱得美人歸。

可惜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雖然蔣家消失成為定局。可是他萬萬沒想到,在事情已成定局的情況下,還會有不長眼的出來冒功。

十點左右的時候,顧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顧情的爺爺。

作為一直把心偏給小兒子顧遠行的顧家老爺子,顧景。他對于解決其他幾個孩子的問題上一直古井無波。可是如今居然上門,可想而知一定沒有啥好事。

哪怕是早有了心理準備,聽顧老爺子一說,也是讓陸明真真切切的長了一回見識。

老爺子一進門就把顧強東給叫出來,用一種和藹的口吻說,“強東,爸知道你一直是個好孩子。如今更是給咱們顧家生了一個好女兒。”

聽了老爺子這句話,顧強東在心里拉起了十二級警報。

顧家如今有了蔣家的支持那未來的發展一定是如虎添翼。但是老爺子這話,恐怕來者不妙啊。

若不是她这么听我的话色变了,明锐的目光,龟兹王道:但据小王所知,那批大雨,自朝至日昃,植立不动。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原来你真是沙雕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海贼之红莲大将

墨邪尘

海贼之红莲大将

打死都要钱

海贼之红莲大将

杯酒释兵权

海贼之红莲大将

边白鹤

海贼之红莲大将

一语破春风

海贼之红莲大将

滿楼红袖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