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围猎》。

萧十一郎道,我……连城壁道:有的力量都已集中塔顶上?既然

約么過了一刻鐘的功夫,看熱鬧的沈問丘才悠悠然道:“好了,小流蘇,換個目標接著揍,要不然會讓他們覺得自己就是無辜者,做起壞事來理所應當的。”

小流蘇已然氣喘吁吁,可見剛剛揍單純之時賣力不少。

她松開早已經昏死過去的單純,轉而走向其他人,人畜無害的笑了笑,嘴中碎碎念,“打完回家吃雞腿,打完回家吃雞腿咯……”

眾人立即嚇得魂飛魄散,這他-媽-的都是什么恐怖存在,怎么自己這么倒霉,為什么要跟過來呢?

連反抗之力的機會都沒有,這就被虐殺了,對,她分明就是藐視門規,殘害同門,虐殺同門。

被小流蘇提起的青年緊張道:“你不能打我,咱們少華山有規定的,禁止同門之間相互斗毆……”

小流蘇才不管呢,打了再說。

砰砰……

過了近一個時辰的功夫,小流蘇才心滿意足的拍拍手,走到沈問丘身旁,“沈大哥,原來打架這么好玩,他們都自己躺著不動讓我打的,下次你要打誰還找我。”

沈問丘一臉的黑線,什么叫打架很好玩,這孩子學成什么樣了,看來以后要教她一點博愛和平的知識道理才行。

人還是要追求和平的嘛!

不過,沈問丘確實沒想到融江境真的這么恐怖,先前還擔心對方人多勢眾的,小流蘇難免會吃虧呢?

沒想到對方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他的擔心反倒是多余的了。

沈問丘低聲苛責一句,“君子務本,不可仗勢欺人。”

小姑娘似懂非懂,點點頭,心中卻在尋思著,難道你現在不算是仗勢欺人嗎?

沈問丘朝著單純躺著的雪地堆里走去,隨即,蹲下身抓了一團雪。

隨手扔在單純臉上,原本昏死過去的單純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他發現自己居然沒死,身上除了一些傷,胸口一陣巨疼之外,其他地方還好好的,至少他知道自己的脖子還在。

他不由得一陣慶幸,活著,真好。

劫后余生,絕對是劫后余生,看來以后行事一定要小心了,不能輕易招惹別人了,尤其是像這種莫名其妙憑空出現之人。

因為他知道如果小姑娘真的要他的命,憑她的實力,絕對可以一拳將自己打死。

然而,當他徹底反應過來之時,卻看到了眼前蹲著的沈問丘。

“你……”

青年知道就是眼前之人把自己還害成這樣的,還是未忍住,立時怒從心起,發出一聲輕咦,隨即一拳猛然打出。

單純心中尋思,把老子害這樣,還敢站在我面前,當真是欺人太甚。

這一幕突如其來,著實將沈問丘嚇了一跳,他不知道這一拳打過來會有什么后果,但有一點他知道,那就是一定很疼的。

然而,單純這一拳卻未真的打出,而是懸停在半空,不敢往前,離沈問丘還有一尺多遠呢?

他對著眼前的沈問丘尷尬笑笑道:“你……你真帥。”

沈問丘卻之不恭,一掌拍開單純的拳頭,不屑的翻了個白眼道:“我知道,要你說?”

他又回頭看了眼小流蘇,道:“我發現你這活做得不夠仔細,要不要再來一遍?”

原來單純突然收住拳頭,可真不是因為沈問丘帥不帥,而是小因為流蘇已經站在沈問丘身旁,他這一拳要真的下去,那將會有什么后果,他心中清楚得很。

小流蘇揍人的余念未散,聽沈問丘此話,又開始摩拳擦掌,興致勃勃,笑意盈盈道:“沈大哥,你要死的,還是活的?”

單純頓時被嚇得臉色慘白,冷汗涔涔流出,“別別……你們不能這樣做,咱們少華山有規矩,同門之間要互幫互助,互惠互愛,禁止相互斗毆,手足相殘的……”

然而,他一提這話,沈問丘就更加生氣,驟然起身朝著青年身上使勁踹,并憤憤然道:“你還知道少華山規矩,你還知道規矩,當初耀武揚威的時候怎么就沒想過規矩呢?當初差點把樂凡打死之時,你怎就沒有想著規矩呢?啊,啊……你說啊?怎么就沒……”

沈問丘接連不知道給了單純多少腳才停歇下來,但看青年嘴角溢血來看,奄奄一息的,肯定不好受。

“都給我起來。”

沈問丘沒有絲毫同情單純,朝著其他人吼道:“在這排好。”

所有人紛紛哎呀哎呀痛苦萬分的爬起來,順著沈問丘所指的地方靠近,排好隊。

沒辦法,形勢比人強呀,以前是自己讓別人站著,現在是人家讓自己站著那就得站呀!

沈問丘看了一眼,發現這幫人身上都有小流蘇給他們掛的彩,或輕或重 不過,都不好受。

沈問丘又朝著單純踹了一腳,罵道:“就你特殊,就你特殊,就你不排隊?”

單純艱難起身,眼神惡毒的看著沈問丘,恨不得將沈問丘給碎尸萬段。

沈問丘絲毫不在乎他的眼神,重新看向眾人,“我最討厭仗勢欺人,尤其是自以為人多靜的裂隙底部顯得比較突兀,若那邊真有人的話,大概距離百米遠就能聽見了。

“安靜,別叫了。”秦烽喝道。

但這些螞蟻聽不懂,只是停頓了一下,回頭看著他咔咔叫,似乎在問他有什么事,叫聲依然。

秦烽又重復了一遍,但它們還是咔咔問他,讓他哭笑不得,轉而伸出覆蓋著裝甲的手指豎在嘴邊,示意噤聲。

可它們只是蟲族啊,而且也沒有蟻后那樣的靈性,哪知道人類的手勢意思?

不過它們挺好學的,在空中一邊飛舞,一邊相互交流,咔咔聲連綿不絕。

秦烽愕然,看來真的沒辦法跟它們溝通了,便徑直朝前而去,飛行螞蟻們也立刻停下了交流,追上,帶路。

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一路依然沒有異常,秦烽的困惑越來越大了。

而當他抵達目的地時才徹底明白,原來這幾只螞蟻真的是在引路,不過讓他看的不是活人,而是一地人類的尸骨以及這些人生前所使用的武器和戰甲碎片。

沒錯,這些人類尸骨和武器、戰甲沒有一樣是完整的,全都或散架了、或斷裂了,甚至一些骨頭粉碎,相互混雜在一起,沒有一點擺放的章法,顯然不是通過正常方式運過來安放在這里的。

種種跡象表明,這些人應該是被這個螞蟻種群殺死并啃食完皮肉后,連同他們的骨骸、武器、戰甲,一起被螞蟻們從上方丟到這里來的。

原來這就是蟻后所謂的人類的去向,那些人都被它們消滅了,早知如此還來看個屁啊!

秦烽被這樣的結果搞得很無奈,不過也不能怪蟻后,它沒有錯,這的確是人類的蹤跡,只是他不知該如何追查下去了?

唔,等等,這些戰甲和武器,好像可以提供一些信息的呀。

秦烽的目光觸及到一地的碎片,突然反應了過來,立刻取來一些戰甲武器掃描,最終確定這都是圣嵐帝國軍隊的制式裝備。

也就是說,圣嵐帝國早就派軍隊登陸這顆星球了,雖然眼前這些死了,但或許還有很多部隊隱藏在別處。

形勢越來越朝不好的方向發展了,秦烽將這里的場面攝錄下來,并給了戰甲和武器碎片一些特寫鏡頭,然后又各撿了一些碎片帶離。

回到裂隙上面后,秦烽準備聯系周天火,打算先將錄像發給他,可就在這時萊斯利先聯系他了。

接通后,只聽萊斯利急道:“老大,不好了,剛剛周隊和其他小隊長都向基地發出了求救,說各小隊都有不少戰友莫名其妙中毒了,讓我們準備接應和急救。”

秦烽立刻意識到擔心的事可能出現了,一邊往回趕,一邊沉著問道:“別急萊斯利,把話說清楚,什么叫莫名其妙中毒,現在周隊和各小隊的情況又怎樣?”

萊斯利深呼吸幾次后說:“是,老大,我現在好點了,周隊他們說是莫名其妙中毒的,具體是什么他們還沒弄清楚,但毒性很大,已經死了幾十人,其他中毒的人情況也不太好,各小隊正抬著他們往回趕。”

“哦,還有,周隊也說自己吸入了一些有毒空氣,感覺呼吸有些困難,我從他說話中也能感覺到很緊促,然后說著說著就沒聲音了,我聯系過多次都沒回應,恐怕兇多吉少啊。”

已經死了幾十人,而且周天火也可能出事了,形勢突然變得很嚴峻!

容不得多想,秦烽加快了返程速度,同時交代萊斯利,在接應的同時,還要加強防備,特別是不能所有人離開臨時基地。

“是,老大。”萊斯利說,緊接著又疑惑道:“老大,難道你懷疑中毒事件是外星生物所為?”

“暫時說不準,但做好防備是絕對沒有錯的。”秦烽說。

“是,老大。”

“我正在趕回的路上,估計要四個小時,這段時間你們千萬不能亂,要各司其職,警戒一定不能放松,明白嗎?”

“明白!”

“好,先就這樣了。”

“是,老大。”

秦烽接著聯系周天火,沒有回應,再幾次也一樣,看來對方真的兇多吉少了。

然后,他又聯系其他四位小隊長,也只有第2、5小隊長可以聯系上。

但這兩隊的情況也不太好,毒素毒性極強,在剛開始中毒的時候就已經死了三分之一,路上其他中毒者也沒扛得住,死了。

而且,這毒素還具有傳染性,但凡接觸過這些中毒者的人,也陸續出現了中毒癥狀,并越來越嚴重,估計也撐不了多久了。

兩隊尚未傳染的人各有5、6人,但他們都不敢去攙扶那些中毒者,只能無奈地陪著他們往基地走。

宇宙之大,無奇不有,毒素具有傳染性也是存在的,這不能確定就是別的國家所為。

但四個小隊同時在四個不同的方位中毒,而且毒性一模一樣,這就值得懷疑了,因為自然中毒是不會那么巧的。

秦烽由此確定了心中的判斷,先聯系萊斯利,告知毒素具有傳染性,讓他們接應的時候注意個人防護。

接著,他越權聯系第4戰甲大隊長,報告本中隊遭遇的危情。

沒想到這一危情在其他中隊也存在,大隊長已被弄的焦頭爛額,甚至都忘了向第4中隊了解情況了。

“啊,那現在我們怎么辦,長官?”秦烽問。

大隊長立即說道:“中毒情況不明,別輕舉妄動,各中隊先撤回各自基地固守并積極搶救傷員,等候大隊通知。”

”高立道:“也许。”小武道:?陛下贞观之初,动遵尧、舜,

洛溪适应地窖里面的黑暗之后,速度快了很多,没用多少功夫就来到了底部。

  跟昨天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他检查了一下昨天自己放的东西,没有任何异常,遂放下心来。

  环视一圈周围之后洛溪放下背上的包,开始往上爬去。

  龙婧守在地窖口,不错眼珠的瞪着出口,等着那道身影的出现。

  很快的洛溪眼前出现了光亮,可以看到外面的光了,再往上爬了十几级,他终于看到了守候在地窖口的龙婧。

  看着她紧张的表情,洛溪心里一暖,第一次有了这种异样感。

  某些危险面前,被人守候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洛溪脸上带着暖暖的笑容,对着龙婧招了招手,停了下来。

  龙婧看到洛溪招手之后就顺着地窖口往下走去,她一只手拎着矿灯,一只手扶着旁边的石壁,慢慢走。

  洛溪始终耐着性子等着龙婧下来,不曾开口催促她。

  当他们再次返回地窖之后,都大大舒了口气,这条路真心不好走。

  缓过劲之后,他们俩开始检查地窖,希望找出什么线索。

  宝藏到底是什么?这让人很着急也很兴奋。

  然而令二人失望的是,他们几乎将地窖里每一寸地方都摸遍了,也没有发现机关在哪里。

  两个人面面相觑,难道是他们想错了?

  摸索了这么久,洛溪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实在累的够呛,龙婧看着他摇了摇头,念叨着:真脏,也不知道找个干净地方坐。

  龙婧看了看周围,走向了那个木马,矮矮的小木马,龙婧掏出纸巾擦了擦,毫不费力的跨过了一条腿,坐了下去。

  就在龙婧坐下的同时,地窖里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石门启动声,吓的洛溪从地上蹦了起来。

  只见右边的墙面整个向一边退去,原本严丝合缝的墙面露出了一道缝隙

  龙婧也突然站了起来,然而随着她站起来,那道石墙也停了下来。

  洛溪看看石墙,再看看龙婧,眼里的小火苗越窜越高。他跑到石门那边朝里面看了看,黑乎乎的啥都没有,又跑到龙婧跟前。

  龙婧似乎受到了惊吓般说不出话,洛溪,按着她的肩膀让她重新坐下。

  龙婧于是又坐了下来,随着落座,那道石门又轰隆隆的开始往一边退去。

  洛溪站在她身边,紧紧拉着她的手,身子斜倾向她,挡住了她三分之二的身子,等着石门停下来的那一刻。

  龙婧几乎快被洛溪挡住了视线,她着急的往一边拉了拉洛溪,然洛溪纹丝未动,稳稳的挡在她眼前。

  等石门停下之后,好一会儿,未见有什么异动,洛溪站直了身体,拉着龙婧站了起来,跨下木马,两人一起准备妥当,朝石门走去。

  该去探险了,期待了好久的奇妙之旅,到头来却只有他们俩进来了,这是他俩的际遇,是造化还是灾难也与人无忧。

  洛溪拉着龙婧的手,紧紧的攥着,因兴奋

树欲静而风不止,路正行觉的自己似乎又处在了某种奇特的漩涡之中。

这种感觉的确很不好,他有一种成了众矢之的的感觉,他在明处,别人都在暗处,他不知道谁要算计自己,他也想不通,为什么有人要算计自己。

就连这个我爱你,整天也阴魂不散的缠着自己路正行,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只是女子对自己的爱慕罢了,天下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爱自己什么呢?

路正行认为一切打着爱的旗号的牟利行为,那都是耍流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围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焉

蚂蚁窝头

神焉

赞美死亡

神焉

婔姿珏然

神焉

不冷

神焉

晴月

神焉

缺无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