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佛宝》。

花无数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黄虎呆了一呆,突然大声道

冥界的入口只能有一个,就好似,如果一个人的脸上长了青春痘,免疫系统总有一天会将其修复。

苏美尔的探索最终给自己迎来了毁灭,不过也因此得到了进化,成为了第一批能看到灵力和怨力的人,在研究出修行之法之后,成为了普通人眼中的神和魔。

犹如山海经传说一般的故事,听着比山海经更加久远,不过,吴天听明白了,但是,为什么要开枪打他呢,好好说话不行吗!非得闹到这个地步。

“冥界媒介?看你逃跑的样子挺溜的,我的猫应该就是被你抓了吧,还给我吧!”

吴天拔出黑刀,伸手索要自己的宠物,同时再次抱起了那座金塔,一切恩怨,都已经被黄金偿还了。

“它已经被你抢走了…就在…”

这最后剩下的苏美尔人伸手指向了吴天怀中的金塔,但是还未说完才发现,八爪金塔中央的魔方已经不知所踪。

“…”

吴天愣了一小会儿,随后迟疑片刻之后,手中黑刀分解,重新化为缚灵丝将这最后的苏美尔人捆好,随后趴在地上开始找那个被自己扔掉的魔方。

好半晌,终于找到,不过若是没有亲眼看到,论谁都看不出来,这巴掌大小的魔方竟然封印了一个活物,开玩笑。

用力掰了两下,魔方毫无动静,拍向墙壁,这魔方看起来虽然一块块组成的,但是却异常坚硬,转头看向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苏美尔人。

“喂,这个怎么打开!”

“不知道!”

被吊着的苏美尔人直接说道,但随着吴天手掌紧握,缚灵丝收紧,苏美尔人也低声叫了出来。

“还不快点说,我可是很有原则的,你不说我就收一下!不知道还能收缩几次!”

“我真的不知道啊,虽然我是血脉纯正的苏美尔人,但是我的等级不高,真的不知道这种神器的打开方式啊!”

苏美尔人一口气解释了一边,叽里呱啦的,吴天倒是也看出来了,这家伙不是在说谎。

眼睛微眯,吴天凑近魔方仔细观察了一下,表面尽是一些细小立方体,每一个立方体之间密不透风,这工艺入微级别的。

在观摩了好长时间之后,吴天总感觉有一种特殊的熟悉感涌上心头,怨海翻腾,记忆再次上涌,尝试着将魔方以一个歪扭的方向转动。

本以为只是幻觉,但没成想竟然还真的扭动了,而且一连扭动九下,方向都对了,这就有些凑巧过分了,就好似这魔方本就是他的东西。

随着魔方崩的一下,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魔方越来越大,最后散落在地上,重新编程了原先的立方体模样。

“你怎么会!…难道你也是苏美尔人!”

那最后的苏美尔人惊呆了,完全没想到吴天竟然轻易就破解了他也不懂的封印装置。

这个装置可以捕捉媒介,但它其实是苏美尔人最终兵器的一个核心,王级苏美尔人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使用方法一直都是秘密传承的,普通苏美尔人也仅仅知道如何使用,根本不知道如何打开。

“哼,难道说你就没有听过天才这个词吗?”

“…”

如此自恋,苏美尔人语滞,与此同时小黑猫也由小及大,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不过弑神之矛成分还在小黑猫的体内,因此还没有苏醒,提着小黑猫的后颈凑尸,紅光化紅繩,捆住僵尸。

滋滋!紅繩迸發出奪目的紅光,僵尸喉嚨深處發出沉悶的怒吼,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我趕提劍刺向僵尸胸前。

瑪德,僵尸雖然被攝鬼令困住,但他特么會蹦,這是與生俱來的能力,眼看著劍尖都碰到他的前胸,這家伙竟然向后方蹦去,幾起幾落拉開距離。

我有些惱羞,伸出右手嘴里念道:“九幽噬魂,冥地拘鬼。”

手掌上立刻出現五面快速旋轉的黑色小旗,我右手一指僵尸:“鎮魂旗,赦!”

緊要之時想起鬼使的鎮魂旗,五面小旗依次飛向僵尸,圍著他快速旋轉,小旗越來越大,最后將僵尸包裹在里面。

“輪回鬼使的鎮魂旗!”一眉道人驚訝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旗子越轉越快,里面發出的叫聲也越刺耳,最后五面小旗散開,僵尸已不知去向,地面只留下一灘血水。

我伸出右手,小旗飛回手掌消失不見。

“看來我真是小看你了。”一眉道人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抬起左手,靈虛劍一指黑暗深處,冷冷道:“鬼道士,下一個輪到你了。”

“想和我斗,三重幻境,你僥幸破了二重,還有一重在等著你。”

“楊涵!”

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我轉身一看愣住了:“二...二柱子?”

膀大腰圓的二柱子站在我面前:“楊涵,我來找你了,咱們快走,一起去找你媽媽。”

“可是,你怎么來的?”

“我和你一起來的呀!你忘記了嗎?”說完,二柱子挪動腳步慢慢向我靠近。

“是嗎?鬼道士,這么低級的游戲好玩嗎?”我手中的劍已經刺進二柱子的胸膛。

“楊涵,你......”

我冷冷地看著面前的二柱子:“呵呵!真拿我當白癡嗎?”

“哈哈哈!”伴隨著笑聲,二柱子的嘴越裂越大,一直裂到耳根,眼睛也變成幽幽的綠色,隨后便消失不見。

“小涵!小涵!”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傳來,我一怔:“爺爺!”

“是我!小涵!你還好嗎?你王姥爺把東西給你了吧?”

看到爺爺虛幻的身影,慈祥的面容,我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悲傷,熱淚沿著臉龐滑落:“給我了,爺爺,我想你!”

“小涵,別哭!”

“哈哈哈!楊涵,咱們又見面了,好感人的場面,你爺爺的魂魄在我手上,悟源和流花都是因你而魂飛魄散,這個仇我必須要報,咱們做筆交易,只要你自我了斷,我就放了你爺爺,讓他去輪回。”一眉道人顯現在半空中,狡詐雙目充滿戲謔的神情。

“小涵,不要相信他。”爺爺大聲提醒道。

“老東西,我讓你多嘴,現在就讓你魂飛魄散。”說完,一眉道人右手凌空一抓,陰氣化成的利爪抓住爺爺的脖子。

我腦子一片混亂,分不清面前的爺爺是真是假,當鬼道士準備下手時,親情戰勝了一切,靈虛劍指著鬼道士大聲喊道:“放開我爺爺!我的命給你。”

“不錯,有骨氣。”

“你說話可算數?”

“當然,你何時見過鬼騙人?”

我點點頭:“記住你說的話,不然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說完,手腕一轉,靈虛劍倒轉劍尖沖著我的脖子,我咬咬牙一狠心,刺了下去。

七个人全都怔住。谁也不主的英名远播,威镇四方

两人在宵禁之前一路飞跑着,直至来到了胡府后门前的小巷子里时,胡嫣这才扶着一旁的墙壁气喘吁吁的对着身边同样如散了架的丫环小青说着,“我们歇一歇,歇一歇在进府里去,要不然被父亲撞见,就麻烦大了。”

“什么事情怕我撞见呀?”一道浑厚的男子声音在身侧响起,声音不大,但此时确有如炸雷一般的在胡嫣耳边响起着。

“啊!鬼呀。”一听到有其它的人声音,丫环小青本能的就一声尖叫,随后身子就向着小姐胡嫣的身后躲了过去。

“小青,你干什么?听不出来呀,这是我父亲的声音。”倒是胡嫣还算是沉得住气,这主要也是听了那么多年,早就对那声音熟悉无比了。

一把拉住了还有些惊慌的小青,胡嫣就头一低,一幅做错事情的样子说着,“父亲,女儿只是闲家里闷得慌,出去溜达溜达。”

“溜达?高升你来说?”声音中突然变得严厉了几分,就见小巷中闪出了两道身影来。正是胡长宁和他手下之一的高升,那个曾经在建家府杨家老宅被杨二教训过的两人之一。

“是,大人。下午的时候小青找到了孙闯校尉(另一位被杨二揍过的人),请他去百花堂订了一张桌子...”

“够了。”不等高升继续的说下去,胡嫣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即然父亲连这些都调查到了,那在去解释什么已经没有了意义。“父亲,女儿就是好奇那两首新曲是什么样的,所以...”

“所以你就胆大包天的敢去百花堂?你可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你可知道一旦你的身份被人揭露了,或者是遇到了登徒子要怎么办?你可知道...”胡长宁显然非常的生气,一口气的就数落了胡嫣很久。最终,连续说了半天胡嫣不是的胡长宁下了最后的决定,“胡嫣不守礼法,罚禁足一月。丫环小青没有做一个丫环应做的事情,没有看好自己的主子,罚月例半年,打...打两下板子,高升派人去执行。孙闯校尉做事鲁莽,罚俸禄半年,同时打十个板子。”

气怒下说完这些的胡长宁是转身就走,留下了胡嫣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回过味来的她突然大声的喊着,“父亲,您怎么罚我都可以,不要打小青呀,两板子下去太疼了。”

没有去理会女儿,胡长宁的步子是越来越快,似乎在慢上一点就会改变心意一般。

叫不住父亲,胡嫣就只好把求救的目光落在了高升的身上,“高校尉,你看小青的两个板子能不能先记下来,我会去和父亲求情的,好不好?”

“不行,大人下的命令就必须去执行。”高升摇了摇头,这一次胡长宁是真的生气了,孙闯校尉都要挨十板子呢?如果他敢不执行军令的话,不打小青的话,那被打的人就是自己了。

......

杨晨东不知道胡嫣为了听首新曲竟然女扮男装去了百花堂,又被胡长宁大人逮了一个正着,被禁足之事。他正在厨房里与易秋儿一起调试着各种饮料,为神仙居开业做着准备。他更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一天晚上,高雄海陆两军联合发起了抢占旗山的军事行动。

明正统初年,年老的中山王尚巴志征服山南,加上之前的征服的山北和中山形成统一的小琉球王国(第一尚氏王朝)。

此时也是小琉球王国的黄金时代,高度发达的商业,与大明、朝鲜、东南亚和日本进行贸易。但一切还是刚刚开始,就因为杨晨东的原因而被迫终止了下来,以高雄为首的强大海军骚扰和包围了琉球群岛。使得琉球国蒙受巨大损失,海上贸易受到阻碍,成为了一个封闭之国。

赤嵌城被占,海路被封,这使得第六代国王被活活气死,继任的是还未成年的第七代国王尚德。

尚德只有十二岁的年纪,因为父亲的早逝,他接了王位。只是虽然贵位一地之王,确依然无法改变如今琉球岛的危急形势。他也曾派出船只想要突围出海,将这里的情况告诉外界。

可无一例外的所派船只仅仅是刚出了港口就被击沉。

要说小琉球国也是多灾多难,继第一任中山王巴志到现在才不过十几不到二十年,确前前后后死了几任的国王。要么是病死,要么是出海的时候出了事,如今所有的重担落在了小小年纪的尚德身

刚看到这千里门的门主竟然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那站在一旁的秦辉也是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的千里门的门主是如何知道他们的踪迹的,要知道他在出来的时候可是非常保密的。

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踪迹,就算是其他的那些人,同样是如此之有天池雪山当中的那些人知道秦辉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了天池雪山。

看到这千里门的门主却是如此的堵在他面前的时候,才是此刻的秦辉则是心中一惊,顿时想起来了,这件事情他开始说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佛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猎神之王

爱吃酸梅的喵

猎神之王

秋瑾的向日葵

猎神之王

紫青墨

猎神之王

我手里有支笔

猎神之王

佛曰佛曰

猎神之王

涛声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