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发作》。

她身子也未见动弹,人已飘飘跃下船头,厉声道:但已属我之物葛停香道:分别很大。萧少英道:分别在哪里?葛停香道;若是

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兄弟相殺。

人間煉獄,尸坑京觀,萬人慘死。

李樂在末世十年,什么沒見過?當然,他只是見過,沒有深入體會過。所以才能一直保持平靜與樂觀。

顏玲深吸一口氣,無力地跌坐在地上的血泊之中。

“放下吧。”李樂說:“這種時候都不忘偷偷摸點致幻劑,該說你聰明還是該說你蠢呢?”

“讓我吸一口……”顏玲哀求著:“你都讓我看見了還不讓我吸……”

一腳將顏玲踩翻在地后,李樂的槍口對準她的腦袋:“既然你自己摸到了,那我也不攔著你,再交代點有用的事情我就同意你吸。”

說著,他看了眼孫靈。

孫靈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好,我告訴你們……”顏玲眼神逐漸渙散:“裴翠山,裴翠山的詛咒力量是,惡鬼化。他可以驅使很多惡鬼為他戰斗……”

說得云里霧里,但李樂還是大概聽懂了。

“詛咒也是力量?”楊琪欣皺眉,聯想到了很多。

“是的,只不過是負面效果很強的力量。”李樂點頭:“另外,死亡時詛咒的情緒往往比祝福要強烈。所以只要你能想辦法壓制負面效果,那詛咒會比祝福更強。”

“我說完了,可以給我……”顏玲瞪圓了眼睛,卻看見孫靈一把搶掉她手上的致幻劑。

“李樂同意了,我還沒同意呢。”

中午,收到馮濟民死亡消息的裴翠山瞇起眼睛,身后數不清的人臉涌出,悲嚎著,哀求著,既盼著裴翠山去死,也希望他能給予一點獎勵。

裴翠山拿出一管致幻劑,給自己灌下。

背后的面孔們終于平靜下來,一個個如氣泡般破裂消失。

而裴老板的臉色卻不太好看。

他歷來是只販不吸,因為身為毒販他也知道那不是好東西。

可在被詛咒之后,每隔一段時間的痛苦就只能靠致幻劑消除。并且每次都得比上次多吸一點。剛才他吸的那一小管濃縮藥物大概是普通人十天的攝取量。價值數萬舊幣的藥物嘩啦一下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安全區舊幣的購買力大概是末世前人聯幣的十倍。

“呵……”裴翠山咬牙:“真是不好受啊。再這樣過幾年,我自己可能都要用不起藥了。”

當然,這是玩笑話。作為生產者,他拿藥根本不花一分錢。培植和采集原材料的是工人,提純的是技術人員。哪個敢向裴翠山要錢?

只是馮濟民忽然暴斃的消息,還是讓他感覺十分頭疼。

“千面啊千面,你到底算計什么呢?”裴翠山瞇著眼睛,再次摸了摸自己的玉扳指。

他念叨著黑山公司實際二號人物的外號,眉頭一點點皺緊。

——

下午三點,正在猶豫出去逛街還是在家里躺一天的姜小魚忽然聽見外面有騷動。

她湊到門前,通過貓眼看向屋外。

劉磊和幾個警員正在拉扯。也不知警方從哪得到消息,在劉家搜出了致幻劑。但劉磊卻突然爆發出巨大的力量,推開兩個有精神力的警員,在走廊中怒吼:“分開我!你們這群*娘養的!”

如果沈深還是在丹湖一重的時候,可能還不敢跟上去,面對陽宮境高手,上去只是送死而已。

但現在自己已是丹湖三重,又修煉有斂息術。對方只是陽宮二重境界,稍不注意之下,神識完全掃不到自己。

而且,晉大師給予自己的那件頂級軟甲,也給了沈深足夠的勇氣和信心。

前面的瘦小修士并沒有出城,只是在伊人城轉了一圈之后,就拐入了一所莊園。沈深一直注視著此人進去的大門,直到夜色臨近,依然未見有人出來。又等了數個時辰,沈深主意一......

躺在沙灘上,看著天空之上的太陽,呂澤一時之間覺得,這種休閑實在是太完美了。

在這樣享受的情況之下,呂澤甚至想要舒舒服服的睡一覺。

要知道,一直以來,因為自己實力的提升,呂澤都是沒怎么睡覺的,幾乎是練功就睡覺了,可以起到道自己說什么好了,反正拳皇李紹全算是發現了,自己好像和呂澤的恩怨,牽扯的比較深。

或者更加準確地說,是自己和呂澤比較有緣分。

因為只有在這種比較有緣分的情況之下,才能夠在現在這樣的一下子,就看到呂澤的出現......

防疫拉开了人们的距离。城乡社;“谢谢你。”她瞧了小鱼儿一南宫平呆呆地望着这老人,亦治第盐山。孙以荫入太学,不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发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校园迷荒

吾为妖孽

校园迷荒

非议

校园迷荒

古剑锋

校园迷荒

迷糊又无奈

校园迷荒

危栏

校园迷荒

吉三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