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河边大屠杀》。

……

對于路正行的這種不求甚解的慵懶態度,明晶也毫無辦法。

牛不喝水強按頭,它就能喝嗎?

比家教更有責任心的明晶多么希望路正行是個孜孜不倦好學不厭的人,是一個博文強記的人,是一個有著太高追求的人。

只可惜理想從來都很豐滿,而現實往往骨感而且蒼白。

顯然,他發現如果沒有生與死的危機,如果不是被困到了同一輛車上,成為了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路正行是不會勞費這么精神的。

斟酌了一下,明晶還是多說了兩句:“北斗七星是上古時代人們用作定方向、定季節、定時辰的7顆恒星,跟其他星象一樣,北斗七星在不同的季節和不同的時間,出現于天空不同的方位,所以古人根據它在初昏時的位置、通常用北斗斗柄的指向來判定季節

今天是元2378年4月11日,正值春季,所以這北斗的斗柄指東方,對咱們而言,行進的方向是向西,所以天樞山還在我們現在位置的西方,幾乎要穿過整個七仙谷,才能到達天樞山的位置……”

路正行又一次打斷了明晶的話,他發現如果自己不打斷,明晶就會說著說著把自己引到一些很燒腦的地方。

而他是不喜歡燒腦的,作為理工男,他在上學期間已經燒過了腦,做過太多的題,考過了太多的事,這些東西早已讓他生無可戀了。

在此后的人生中,他一直希望靠著此前的積累安逸地混吃等死也就行了。

就像一個剃頭的學徒,在師傅的教導下剃過南瓜型,冬瓜型,北瓜型等等頭型,他便認為這就夠了。

以后只要見到這些瓜型的腦袋,自己就都能搞得定了。

至于更多型號這腦袋,更多的發型就不必再學了,畢竟學過的這些也夠自己吃上一輩子的飯。

只要自己能找到這些自己會剃的腦袋,給他們剃了頭,那這輩子便可衣食無憂。

路正行及時打斷了明晶的話,他發現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取得話語的主導主導權。

打岔得有學問,打岔得有水平,打岔打的要合乎實際合乎時機,這樣才不會有人令人有突兀之感。

路正行便問了一個很明確的打岔問題,這個問題也很重要。

他問道:“這座天樞山好爬嗎?”

明晶這才意識到車子往前走,他可以用自己車中一些設備進行搜索,對這座山進行一個大概的掃描。

于是在操控屏上,一個三維立體的高山模型被構建了出來建立出來。

看著屏幕上那個模型逐漸的細化,逐漸的明晰,明星很清楚讓這車子飛上去,這其實也不是什么難事。

但是他覺得還是不要讓路正行,太舒服的好。

如果路正行知道這輛車是如此強的,恐怕這小子就會躺在車里睡大覺啊,一動不動了。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從來如此。

明晶說什么也不想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整天替熊孩子寫作業的家庭教師。

某種意義上,明晶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炒房子的。

路正行就是現實世界中自己“居住”的房子,明晶的主要任務是把路正行個房子的價值功能炒得越來越高。

天下文章一大抄,天下諸事都要炒。

凡事只要炒得好,就能變成好事。

“炒”得好能讓事物走上蓬勃發展的軌道。

炒得風生水起,騰云駕霧。

據說那只著名的“豬”就是這么飛起來的。

如果每一件事都能炒得好,普天之下一定萬事大吉。

所以明晶可不希望炒正行這所“房子”完全砸在自己而出不了手。

既然不想爬山,路正行便想過,索性讓小蘿莉或者是瓊麗把自己用機甲帶上去。

雖說靠女人有點跌份,但是畢竟這樣比較省事而且安全。

不希望路正行清閑的明晶則故意說道:“你怎么知道那個他在不在家啊?还是打电话先跟采珊丫头确认一下,过一会儿再去吧。”

齐宏景眉心紧蹙,来回踱步,显得惶惶不安,不过这么多年的经历也让他冷静下来了,决定先给齐采珊去个电话打探一下,免得空跑一趟。

齐修竹母子二人皆是默不作声,现在他们哪里还敢开口。

大雨滂沱,豆大的雨点一下下的砸在江州的每一个角落。

城南南郊的荒山上,吕泽又回到了吕婉贞的墓前,他背靠墓碑淡淡的阖着眸子。

雨水一点点的打在他身上,浸湿了他浑身的衣服和皮肤,吕泽浑然无所觉,睡的惬意。

其实他本可以用体内灵力组成一道防护罩避免雨水打湿自己的,但为了尽快修成那神妙功法的第一层,他没有这么做。

吕泽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赶什么,他可以慢慢修行的。

许是这些年的隐忍,让他体内的力量无处释放,需要靠这次修乙木之息来化解吧!

雨水仍旧不停的下着,事实上,江州的这场雨原只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罢了。

硬生生被吕泽用锁雨阵给困住了,下到现在都没有停。

便宜师父在正式修行之前交给他许多阵法书,让他先修阵法,说是以后能用得到。

当时吕泽是很不情愿的,他觉得,没有修行都是空谈,修什么阵法。

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就被师父给吊起来打了一顿,最后只能老老实实的修习阵法。

说来也是奇怪,他在阵法一道上好像有着天生的感悟能力一样,不论是多困难的阵法在他这里没几天就能学会。

开始那便宜师父还不信邪,故意找了很难掌握的阵法来让他布,吕泽也觉得那功法难度有些高,就在他师父已经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吕泽给布出来了。

最后他那个便宜师父放弃了,把阵法都抱走了,反正这个家伙看一遍就会布阵了,留给他还够极度的。

吕泽现在才知道,师父的嘱咐都是为了他好,若当时没有听师父的话,在修行之前修阵法,他现在可能还得从头开始学,根本无法用的得心应手。

雨势渐渐稳定,天色缓缓暗了下来,因为吕泽的缘故,江州市今天晚上注定是暗无天日的一夜。

要锁雨,晚上就不能修月华之力,吕泽还有点遗憾,不过这点遗憾很快就被家里那个小娇妻的电话给冲淡了。

齐采珊已经接到齐宏景的电话,奇怪的那人是来询问吕泽下落的。

她拿不定主意,只能齐宏景说了吕泽不在家,而后齐宏景也没说什么,就问吕泽回家的时间,说自己改日登门拜访。

这件事情毕竟跟吕泽有关,所以她立刻就把情况转告给吕泽了。

“我知道了。”吕泽淡淡的回应。

看来唐风的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你……你那边的事情还顺利吗?”齐采珊迟疑的问道。

其实她是挺关心吕泽这边情况的,但自己心里别扭,总觉得她说这些话像是多管闲事的。

她始终没有作为吕泽妻子的自觉。

“一切顺利,不用担心。”吕泽嘴角含笑,他听出了那姑娘语气里的别扭。

这丫头是动摇了,却还看不清楚自己的心,应该是他做的还不够,看来回去还得加倍努力才行。

“那……那就好,你注意安全!”齐采珊支支吾吾的,说话声音很小,说完立刻就红了脸,赶紧挂断电话,“我先挂了!”

她的心已经怦怦跳了,实在是不能再继续说下去。

“怎么这么没出息?我明明是不喜欢他的,这是怎么了?”

齐采珊蹙眉站在窗户边上,奇怪的自言自语。

她发现自己最近实在是太反常了。

尤其是面对吕泽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的脸红、心跳还胡思乱想。

“一定是没休息好才会这样!”

齐采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赶紧钻进被子里把自己蒙起来,去休息去了。

她固执的骗自己是没休息好,可那话是个明眼人都听的出来不可信。

最后睡没睡着,齐采珊自己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一躺下脑海里全是吕泽那张似乎一万年都不会变的脸。

帅是很帅,就是太冷了点。

他心中又一动,忖道:难道这怪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过了多久,

秦烽很快就洗完了澡,穿好衣服豎耳傾聽,發現蘭翎公主還在浴室里磨磨蹭蹭。

之所以這么確定,是因為她洗的時候,一邊嘟囔他的不是,一邊拿浴室里的小物件撒氣,根本沒有認真洗澡。

他這才明白她之前表現異樣的原因,很懊惱也很無奈。

人,大喊大叫。

陸隱停手。

“師父,劍宗瘋了”枯偉大喊。

陸隱皺眉,“怎么了?”。

“還記得曾經的十決劉天沐嗎?她居然要挑戰你,以劍宗之名“枯偉怪叫。

陸隱挑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河边大屠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世求生之系统旋转

我就是龙傲天

末世求生之系统旋转

青衫吟

末世求生之系统旋转

紫蓝色的猪

末世求生之系统旋转

尖叫酒杯

末世求生之系统旋转

番茄小鱼

末世求生之系统旋转

小米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