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寻找浮土灵(求订阅)》。

我正苦于找不到机会,陆小凤却给了我机会,既不以时,黄门来督责慢骂。中立取钱纳帑舍,率五日一出,吏不得为奸,

“那么你在里面有没有搞鬼。”周安冷冷的问道。

“当然有了。”幻影承认的说道:“不然你认为我什么要让你们过三关,第一关是测试你们的资质,选取资质好的夺舍,再给你们功法控制你们,第二关是看看你们的实力怎么样,第三关让你们服用肉体增强汤是消弱你们的精神力,更容易控制你们,并增加夺舍的成功率。”

幻影不再隐藏了,既然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干脆直接都说出来了,反正他的计划已经进行了一大半,剩下的出点意外也没有什么的了。

这话一出,教理和彩芳、鬼眼脸上都露出了惊骇之色,每一关都有幻影的布置,那他们岂不是会被幻影控制,现在他们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们废了自身的能力和修为吧。

“你这么说出来,恐怕已经有方法对付我们了,并选出了夺舍的人了吧。”周安说道。

“你知道我选出夺舍的人是谁吗。”幻影说道。

“不会是我吧。”周安双眼一凝说道。

“就是你,在这些人中你的天赋最强,而且你还隐藏着一个大秘密,不然你短短十六岁的年纪怎么可能达到通脉,而且还在不到一个时辰内,不服用任何的天材地宝和丹药,从五条脉的通脉层次,一连突破四个层次,达到了九条脉的通脉层次,只要把你夺舍了,我就知道了你的秘密了。”幻影在说话的时候好似激动了,影子起伏不定,仿佛对周安的秘密很感兴趣。

“想要夺舍我,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别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的实力并不怎么强,之所以看似你很强大,其实你用了幻术一类的法术,而你把之前的几个人杀了也是出其不备,所以所有人一直都相信你的实力很强,其实你的实力弱的很,只会一些幻术,只要抵御了你的幻术,你就不会构成什么威胁了。”周安缓缓的说道。

听到周安的这一句话,不但幻影惊讶住了,连旁边的教理和彩芳、鬼眼都惊讶住了。

幻影震惊的是周安看出了他的虚实。

教理和彩芳、鬼眼是惊讶幻影原来用的是幻术,幻术他们当然听说过,是暗世界鬼幻一脉的招牌,幻术能让人沉尽在无边的幻境中,能制做人的幻像,物的幻像,天的幻像,地的幻像,无边的幻像,只要心中所想,必有所达。

只是面对鬼幻一脉的幻术,鬼眼和彩芳、教理自信能看破,可是面前的幻影做的幻像,他们丝毫看破不得,甚至鬼眼是修炼眼睛的,以他的鬼眼能力仍然看不出来,恐怕幻影的幻术能力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成度,以他们的实力是抵挡不了幻影的幻术能力的。

周安虽然说的很平静,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不过他已经想到了对付幻影的方法,这个方法有些冒险,能对幻影一击必杀,不过不到关键的时候,这个方法他不会使出来的。

“既然你什么知道了,那么你为什么不杀了我逃出去。”虽然周安说的很让他震惊,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反问道。

“我要看看你想要耍什么把戏。”周安淡淡的说道。

“是你逃不出去吧。”幻影说道。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周安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说道。

幻影看不出周安任何紧张的神色,心中慢慢的沉了下来,不过他还是说道:“那你现在看出来我的把戏了,想要对我出手吧。”

“当然了。”周安气定神闲的说道。

“那你出手吧,我看你怎么对付我。”在说完之后,幻影伸出三个手指一指,两个碎银子样的黑气,一个金元宝样的黑气,分别射向地上的彩芳、鬼眼和教理。

当两个碎银子样的黑气瞬间射到了彩芳和鬼眼的身上后,顿时彩芳眼角的黑痣变成了碎银子黑痣,甚至

秦輝可以說對于秦始皇方才所說的這一番話并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他心中10分的清楚,秦始皇所說的這一番話自然是為了博取他的同情。

見到秦輝竟然說出這樣一番話的秦始皇心中非常的清楚此時此刻的行為,已經不是先前的情況可以比擬了,在經過了這么多事情之后,秦輝的心智也已經增加到了一定的地步。

僅僅是這件秦始皇長長的嘆了口氣,隨后的眼神直盯盯的看著秦輝,大約過了三秒鐘的時間之后只見秦始皇,再次唉嘆了一聲,隨后只見他的......

“你把我帶到這里來干什么!?是不是貪圖我清白身子!?”

袁源環保住自己的身體,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袁源遭受到了什么不法侵害。

“恭喜宿主開啟最強超市系統,請宿主努力的將超市發展為最豪華的超市!”

“超市,超市在哪!?”

袁源環顧一下四周,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破舊的雜貨鋪內,根本就沒有看見所謂的超市。

“請宿主不要懷疑,這里就是你要經營的超市!”

“這里,你沒搞錯吧!?”

袁源一臉懵逼,眼前這間破舊的雜貨鋪哪里像個超市的樣子啊!

“你看看這貨架,隨便碰上兩下估計就要斷了,還有這衛生,多久沒打掃了,都積灰了!”

袁源瘋狂的挑毛病,想要換一個靠譜點的根據地!

“現在發布任務:打掃超市。”

任務名稱:打掃超市。

任務內容:作為超市的老板,怎么能容忍超市的臟亂差呢!?請將超市打掃干凈!

任務獎勵:三樣F級商品。

失敗懲罰:電擊十分鐘。

剩余時間:一小時五十九分五十九秒。

“我去,系統你不講武德!”

袁源臉色頓時一變,立馬就拿起工具開始打掃起超市!

“對不起,我可不管你有沒有閃!”

就這樣在兩個小時的忙碌后,袁源終于將超市給打掃完畢了!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獎勵F級貨物大米,F級貨物大桶礦泉水,F級貨物鐵制棒球棍!”

“就這三樣東西,讓我花費了這么長時間打掃超市!?”

袁源感覺自己被騙了,而且還被騙的厲害!

“請宿主不要小看超市,已解鎖的貨物宿主不需要花費晶核去兌換,而是由超市進貨,銷售出去后和宿主五比五分成。”

“晶核,這是什么東西,還有F級貨物是什么意思!?”

袁源一連提出兩個問題,都是最核心的問題。

“晶核,是喪尸、異化獸以及新人類的力量源泉,每一個喪尸、異化獸以及新人類都擁有晶核!”

“F級貨物就是等級最低的貨物,以你現在的等級只能購買F級貨物!”

“新人類又是什么!?”

“新人類就是指已經覺醒出自己異能的人類,友情提示,剛覺醒的人類等級大多數都在F級,只有少數天賦優秀的人類才會在覺醒的時候超越F級!”

袁源被這突如其來的新知識給震驚了,看來末世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

“友情提示,第一批客人即將抵達!”

“不是,你還沒告訴我這貨物的價格呢!”

“大米,1枚F級晶核10斤;礦泉水,1枚F級晶核5升;鐵制棒球棒,1枚F級晶核1根!”

“第一批客人已經抵達超市!”

一道白光閃過,超市的門口突然出現了三道身影。

“這是哪里!?”

“你們誰啊!?”

“我怎么會在這兒!?”

三道身影兩女一男,玩得還挺刺激。

“歡迎光~臨,請問要點什么!?”

袁源打斷了三人的騷亂,在這么等下去鬼知道要多長時間!

“你是誰!?”

“我是這家超市的老板!”

“超市!?這里是超市!?”

面對客人的這話,袁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畢竟這超市實在是太簡陋了!

“雖然現在撿漏了點,但是我們有足夠的食物、水源以及武器售賣!”

“真的假的!?”

“新店開業,種類有點少,只有三樣,大米,1枚F級晶核10斤;礦泉水,1枚F級晶核5升;鐵制棒球棒,1枚F級晶核1根!”

“晶核,說得是這個嗎?”

二女一男中的短發美女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四四方方的小晶體,伸到袁源的面前。

“沒錯,這就是F級晶核。”

袁源一看,頓時就知道今天可能會有比大買賣!

“那老板,我要50斤大米,20升水,1根鐵制棒球棍!”

短發美女很快就下單了,這一波直接讓袁源賺了5枚晶核,剩余的5枚則是被系統給抽走了。

“好嘞,這就給你拿出來!”

袁源伸手抓向貨架,原本迷你的大米突然變大,袁源微微一掂量,重量差不多是在五十斤,而在袁源拿出這袋大米后,貨架上有出現了新的迷你大米!

“這老板,不簡單!!!”

眾人皆是被袁源的這一手給震驚了,這他喵的簡直就是神跡!

“好了,你的貨物已經備齊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短發美女的腳下就堆滿了各種物資。

“竟然真的有,老板,給我來10斤大米,1根鐵保安大叔一脸疑惑。

杨大伟连忙笑着解释道:“我父母买的房子,一单元103室。之前我一直在外地工作,还没时间进去看过。”

“二期9栋一单元103室?”保安大叔抽了口烟,“你姓什么?”

“我姓杨。”

“哦——”

保安想到了什么,用异样地眼神看了杨大伟一眼:“你就是杨老师家那个男娃啊,知道了。你从这直走进去,先左转,再右转,墙上有标,能看见的。”

杨大伟被保安的眼神盯着有些发毛,只想飞速离开,尴尬笑笑:“谢谢师傅了。那我先过去了。”

“不用谢。”

走出没两步,那保安忽然大声叫道:“年轻人多奋斗是好事,但是也该常回来看看。你家就你这一个。”

杨大伟只能回头招了招手,然后加快步伐逃离了这里。

9栋离正门挺近的,没两分钟杨大伟就走到了。

可惜最后剩的这几步路,杨大伟却始终迈不出去。

他刚才与保安说是回家,但说实话,他的心底并不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他所有的关于家的记忆,都停留在了繁荣公寓一期6栋102室。

他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多年时间。

在那出生,在那成长,在那吃饭,在那睡觉,在那读书,在那玩耍,在那笑,在那哭,在那幸福,也在那里一步步迈入了绝望。

然而遗憾的是,现在那里已经没有了他的位置。

在他毕业之后,为了考虑到他结婚生子的事,他的父母将老房子卖了,再加上半辈子攒下的积蓄,买下了这套学区房,为此老两口至今还背负着数十万的房贷。

整个过程,老两口都是秘密进行,直到杨大伟毕业之后,才对之和盘说出,说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

此前杨大伟也曾听闻网上一些类似的段子。有少部分人也是在成年之后,才知道自家父母其实在外面另外买了房。

但杨大伟从未想过这样的经历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二老的目的达成了一半,这个消息当时确实让杨大伟惊得一夜都没睡着觉。

看着不远处一户人家阳台上摆的一排水仙,杨大伟勉强找到了几分关于家的记忆。

他的母亲最喜欢水仙,家里总要养着几盆,几十年如一日。

而在看到其中一个老旧花盆上的缺口,杨大伟更是有些无所适从。

因为那个花盆,似乎是被他失手摔破的。

他的母亲以前总念叨着要将之换掉,让他父亲买个新的。不过他父亲一直忘了,最后便不了了之。杨大伟以为二老搬家时,应该会趁机将之扔掉,但没想到,这个旧花盆还是被带到了新家。

从兜里拿出了根烟,看了许久,杨大伟最后还是没有将之点燃。

他的母亲最不喜欢烟味。就连他父亲以前抽烟,都一直是躲在阳台和卫生间。当然,这种法子其实并不能完全杜绝烟味。为了这事,他父母没少争吵。不过二者在某个地方却达成了一致,就是叮嘱杨大伟以后长大了要少抽烟。

叹了口气,杨大伟将烟又放回了烟盒,提了下双肩包的肩带,慢慢走向楼道。

还没进楼道,杨大伟就听见家里传来一阵有节奏的“嘚嘚”声。虽然许久没有听过,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就听出了,这是他母亲在切菜。

杨大伟看了眼时间,才五点多。

他母亲跟他提过一次,只要他不在家,家里吃晚饭的时间便很早。

站在房门前,杨大伟没敢第一时间敲门,而是深呼吸几次,才轻轻扣响了厚重的铁门。

屋内立刻传来母亲汪敏的声音。

“都跟你说了左一次右一次,自己带钥匙,你说你怎么就记不住?就应该把你锁外边吹一晚上凉风!”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杨大伟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越来越紧。

脚步声在门前停住了,杨大伟觉得自己的心也停住了。

就在他思考着自己待会究竟该怎么跟母亲打招呼的时候,忽然听到母亲疑惑的声音:“是你吗?杨松林?怎么不吱声?怪吓人的。”

杨大伟应了一声:“是我。”

可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他的声音并没有清晰地隔着铁门传递进去,让母亲听见。

“谁?”

杨大伟挺了挺胸膛,加大了音量:“是我!”

对面忽然没了声响。

就在杨大伟准备再大点声的时候,厚重的防盗门突然被猛地拉开了,母亲汪敏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带着又惊又喜的笑容出现在他眼前。

而没等他喊上一句妈,汪敏已经低头伸手捂住了脸。

但也仅仅是片刻之后,汪敏便边笑边哭着让开了身形:“赶紧进来。来,这是给你准备的拖鞋,我按照你以前的码勾的,你看看合不合脚?”

看着母亲手中的毛线拖鞋,杨大伟觉得自己的鼻腔似乎有些堵。有很多话想要说,但却一句没能说出口。他只能沉默着接过拖鞋,换上,活动了一番:“嗯,大小刚刚好。”

汪敏总算止住了眼泪:“那就好。我之前总害怕小了,想着拆掉重勾,但你爸他说我就喜欢做无用功,说不等你试过,怎么知道小了。看来这次让他说对了。”

“谢谢妈。”

刚止住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汪敏背过身,左右手互换,抹着眼泪。可眼泪却怎么都也擦不干净。过了半分多钟,她才转过身笑着对杨大伟说道:“饿了吧,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店伙应声去了,司徒项城转脸对,但他的个性已然抽枝吐芽,在”陌生人道:“被谁砍断的?”一定是没有睡醒……这句话还没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寻找浮土灵(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幽灵四绝

罪恶皇座

幽灵四绝

柳岸花又明

幽灵四绝

尘砂漫坤城

幽灵四绝

灵性屠夫

幽灵四绝

小棺材板儿

幽灵四绝

虚度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