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天啊!》。

一个娇媚的语声带着笑道:你既了,一点也不错,别说像殷老五

空间静默,炎情儿跪伏于地,听着传进耳朵里的秘语。

她一双剔透的眸子阵阵闪动,时不时的撇一眼仍是昏昏沉沉的季辽,稍许之后,就听绿竹嫩芽里传出了一个声音。

“按我说的做,我会给你一具新的肉身,无需苦修便可恢复了,然后,将秦辉体内的魔剑给取出来。

紧接着,让他雪玲珑彻底的幻化成为他自身的修为,如此一来的话他肯定能够更加的强大。

那站在虚空当中完全被尊者控制住自己身体的秦辉却是满眼的不甘,今日他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

黄昏时,他总是喜欢坐在窗前的,因为我有十二分的把握,师傅

第三章 求學

“行星……逃逸層……”

岳求真翻看著手中的高一地理課本。

……

光聽劉大彪一個小屁孩的“一面之詞”肯定不夠,岳求真當晚就“拜訪”了縣第二高中的校長,在他印象里,校長應該是學校最有學問的人。

果然,“宇宙浩渺,人力無窮,人定勝天”,校長的太空知識要豐富得多,給他上了一堂航天講座。

“人類航天科技取得很大成就,但要走的路還很遠,幾十年來飛天失敗的次數也是不少……”校長課堂末尾說道。

“失敗會如何?”

“航天員犧牲。航天飛機,衛星碎片飄散太空之中。”

“飄散?”

“就是成了宇宙垃圾,流浪太空。天體之間距離太遠,可能飄散幾千幾萬年后會被其他星球捕獲。”

岳大修士聽得眉頭一皺,“換成自己不是也會流浪太空,回不來了?有點不靠譜。”

看來還要等待技術成熟再說,否則被放了風箏不怕,就怕風箏線被剪斷,成了衛星碎片一樣的太空盲流。

“起碼還要再過幾十年甚至上百年,人類太空旅行才會像現在的飛機一樣安全可靠。”

幾十上百年?岳求真有時間,可以等。

正好可以看看這宇航員都需要會些什么,上了太空把安全全部交到別人手上也不是岳求真會干的事,如果可能他還是想自己就能開船。

經過他的反復詢問,校長給他指了一條明路——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好好學習不一定能當宇航員,但不好好學習是肯定不能當宇航員的。”校長語重心長。

————

大修士認真起來學習的速度能嚇死人,呃,慢得嚇死人……

“大彪,這個行星是什么意思?行走的星星?還真是這個解釋??”

“空氣?虛空中的氣?氧氣?氮氣?為什么叫氧氣和氮氣?”

“元素周期表上有?什么元素周期表?前幾天學過?”

“這個字什么意思?哦,你也不知道……這字典怎么用?”

“我為什么問題這么多?我……十萬個為什么?有這么好的巨著怎么不早說?圖書館就有?圖書館在哪里?”

“嗯,你現在這么看著我,一會也會忘記,我不跟你生氣,嘿嘿。”

“遺忘!”

“遺忘!”

“遺忘!”

……

第一句就開始看不懂!

小學語文畢業的岳大修士滿滿的自信心碎了一地,數理化零基礎,語境含義也有變化,很多字看著認識放一起卻不明白。

幸好身邊就有小劉先生,對于現階段的岳同學,找班主任老劉先生有些資源浪費了。

不過二愣子小劉先生看傻子一樣的眼神讓他很不爽……

岳求真上課背書下課提問,一天下來劉同學的精神明顯萎頓,普通人畢竟精神力不足,承受不了太多的惑神術。

第二天,應岳同學的“強烈要求”,班主任劉老師把他們的座位從最后一排調到了這一列的第四排,班長秦麗和學習委員周媛媛的身后,并且交代她們倆要好好幫助岳同學。

昨天岳求真就發現劉大彪同學似乎有點水,打聽了一下班里班長和學習委員成績最好,名師出高徒,學習當然更是如此,而且還是兩個很漂亮的小女孩,大善!

以后朝夕相對總比五大三粗的小屁孩看著養眼些,學習環境是很重要的!

————

“嘿嘿,嘿嘿,這是劉老師安排的。”

劉大彪沒想到老師突然讓他們坐到了兩位班花后面,剎那間自己(瞬間忘了某人)成了全班男同學羨慕嫉妒的對象,那兩位原來坐第四排的男同學郁悶的表情讓他樂壞了。

不過其中一位是班長大人,另一位是學習委員,這兩位美女學霸威望好高,自己成績有點差啊,有點怕怕,以后是不是要認真聽課了?

……

修士很看重了緣,確切的說是正派修士比較看重,對于邪派修士則主要看心情,心情不錯的時候盡量滿足你的心愿,心情不好的時候揮手讓“麻煩”灰灰的大有人在。

岳求真自詡還算是正派人士,所以一直恪守善始始終的了緣原則。

借用岳老本的“兒子”的身份,岳求真幫岳老本把身體里的暗疾都清了干凈,至于年老體衰本源受損他現階段還無法徹底改變,即便如此,不出意外岳老本至少能活到九十九。

帶上劉大彪一起換桌一個原因就是為了了緣,另一個原因是岳求真要經常換老師,普通人經不起他這么頻繁的請教,盯住一只羊使勁薅羊毛是不道德的事情,不道德的事岳求真一般都不會干。

再說,何必再換另一個小屁孩來鄙視自己?!

————

“麗麗,這些卡片是從哪里找來的,很適合阿真現在用啊,我幫你。”周媛媛扎著羊角辮子,鵝蛋臉有些嬰兒肥,肌膚白里透紅,眉梢眼角帶著溫柔。

“我從上初二的表弟那里拿的,他們老師弄的知識點卡片,這些學過的卡片還花了我五塊錢零花錢呢。”秦麗齊肩短發,瓜子臉清清秀秀,細眉鳳眼,正在仔仔細細歸類桌上的初中知識卡片。

“你說阿真是不是太可憐了,從小家里人也不讓他上學,現在長大了又往咱們學校里隨便一丟,他學習成績怎么可能跟得上。”周媛媛說著眼眶有點紅了。

“是啊,媛媛,咱們負責幫他補習,一定要盡快幫他趕上來!”秦班長握緊小拳頭。

“呵呵,果然還是小女孩有愛心啊。”岳大修士暗自得意。

兩位新小老師忽然又記起他,這么可愛干凈的男同學,新時代少女照樣慕少艾,好感自然而生。

岳求真也吃一塹長一智,卑鄙的運轉了一點心法,“親和”光環時刻籠罩四人小團體,果然三位同學忍耐度上升,沒有了不屑嫌棄只余關心愛護。

————

岳大修士當然不會只懂裝純賣萌忽悠少

相比于空間源晶,尊王丹更受到眾多修士的歡迎。無論是陽宮初期、還是中期的修士,對尊王丹的渴望也是濃烈,更不用說那些陽宮后期及巔峰修士了。

尊王丹正是此前在靈芝島外,沈深遇見的一男一女二人代為煉制的丹藥。按照代煉的規矩,一旦丹藥煉制成功,丹藥的分成是三七,客人七,煉丹師為三,同時,客人還需要付出一定的源晶或是其他材料。

在沈深回轉靈芝島的時候,那一男一女二名修士同時跟了上來。此后的局勢讓二人喜出望外,不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老天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颅屠无梦

想蜗的牛

颅屠无梦

心碎梦思迁

颅屠无梦

卿隐

颅屠无梦

青小稞

颅屠无梦

小巷布衣

颅屠无梦

毕九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