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逃出》。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东流忍者神定很痛。赵一刀道:我来替他治

韩度带着老汉,一路回到家门口。

这时候韩景云从他背后冲了出来。其实刚才韩景云一直都在韩度的身后跟着,只是故意躲着他而已。

景云妹子没好气的衣衫里摸出一文钱,放到韩度手里,埋怨道:“大兄,你没事买这个东西回来做什么?”

海带没有经过清洗,带着一丝腥味,让靠近一点的妹子直捂鼻子。

“做什么?当然是吃啊。”韩度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老汉听到这话,眼睛瞪的如同铜铃一般,上上下下的把韩度来回大量即便,好似想要确定韩度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连一旁的景云妹子,也没逃开老汉鄙夷的目光。

韩景云羞怒极了,顾不得长幼尊卑,喝道:“大兄你胡说八道什么?这,这东西是喂豕的,人怎么能够吃呢?”

韩度懒得和妹子解释,翻了一眼,“那等我弄好了,你就别吃呀。”

“我死也不会吃这个东西。”景云妹子说完,便捂着鼻子跑了,准备去找爹娘告状。

韩度对妹子的话没有一点表示,心道:你不吃正好,你不吃我还可有多吃点。

招呼这老汉把海带挑到院子里,倒进水缸里面。

老汉拿着韩度给他的钱,欲言又止的离开了,只是他那频频回头看韩度的眼神,越发的怪异。

老汉一出门,便被几人围上。

原来是这几个好事者,一路跟随过来,就想要看看谁家的公子,竟然当街强买强卖豕食。

“怎么样?这韩府的公子,买豕食来做什么?”有人急切的问老汉。

老汉犹豫着闭口不言,如果那位韩公子是买来喂豕的话,他说出来也无所谓。但是偏偏韩度是买来自己吃的,这要是被他给传出去了,人家岂能放过他?

就算是那位公子不在意,这韩府的人也不会放过他啊。

他还是比较有操守的,不愿意节外生枝,可是他却小看了这好事的几人。

既然是好事者,那多半就是些吃饱了没事干的人。这几人当中,也不乏官宦之家的公子。

只见一位衣着比韩度还好的年轻人,扇子一合,指着老汉,“说吧,他究竟买豕食来做什么?不说,你今天别想离开。”

老汉无奈,只好如实说道:“小老儿也只是听说,听说那位韩公子是买来准备自己吃的。”

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老汉之外,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老汉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溜之大吉。

过了片刻,一阵积蓄良久的爆笑声,轰然传了出来。

这个时代,娱乐项目太少,夜生活也不够丰富。多的是那些闲出屁来的公子,就算是一般百姓对于八卦的追求,都是孜孜不倦的。

韩度强买强卖豕食,还准备自己吃的话题,就像是一股风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逐渐蔓延到整个京城。

韩度却没有管那么多,从厨房拿着一个木盆,准备先捞出一盆来做着吃。剩下的就泡在水里,慢慢吃。

韩度正在捞

當看到這面前的水靈兒朝著鳳凰走過來的時候,他站在一旁的秦輝也是微笑了一番,要知道在這失落之城當中最出名的正是那鳳凰和她的師妹水靈兒兩個人更是長相非常的出眾,讓別人知道此時此刻的秦輝竟然和兩人站在一起的話,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秦輝。

不過秦輝轉念一想要知道面前的水靈兒,一個人竟然能夠來到這個地方,那也就意味著他身上的那種修為一定會是不一般的存在,最起碼能夠證明它的強度,也是非常的可怕,正在這個時候那站在......

”怜星宫主淡淡道:“本门武功,香气清雅。窗外暮色已很深了

可如今,在得知楊晨東很可能已經死了戰場之上后,她不知道為何還有一點點的慶幸。沒有過早的把身子交給東帥,這就是其中的好處之一。

只是不曾想,香娘子此刻竟然還在羨慕著雪娘子和巧音姑娘。

“不!”此時的雪娘子在聽崔娜兒的話后很堅定的搖了搖頭,“全天下在也找不出像是東帥那般杰出的男人了。就算是他死了,在含香的心中我已經是他的女人了。”說著說著,眼水止不住的就流了出來。顯然這一刻她是后悔不迭,若是早知道這樣的結果,倒不如把身子給了東帥,也好過像是現在要后悔一輩子的強。

且不說眾女是怎么迎接著胡嫣,大家見面之后會怎么樣相視而淚。單說楊家莊之外又來了一群人,還是一群不素之客。

說他們是不素之客,皆是因為來的人都是一臉的興沖沖,且騎著馬進入到楊家莊的外大門時也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

“止步。”

莊內大門打開,楊四邁著大步迎了出來,距離尚遠,便將手中的九五式向天上打了一槍。

“叭!”

輕脆的響聲,頓時驚得由遠及近的隊伍就是一滯,接著一個個急急勒馬的聲音接連響起。僅是從這一點上來看,是人都是怕死的,尤其越是那些看起來八面威風的人,往往他們越是惜命,膽量也是最小。

楊讓和趙顯騎馬原本是沖在最前面的,突然間的槍響之聲當真把他們給嚇壞了,急急勒馬之下,差一點就讓他們沒有控制住身體,由馬上跌落了下來。

轉扭著身體,歪歪斜斜的由馬落下,兩人的臉色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當趙顯雙腳終于平安的落到地上之后,他就一臉氣急敗壞的指向著前面說道:“他們是什么人?手中怎么可以有火器?他們制大明的律法于何地?”

不怪趙顯這般的憤怒。火器是朝廷重器,輕意不會示之以人,便是三大火器營對于火器的管理也是非常的嚴格,除非是得到皇上和兵部的特許,不然的話,難有人可以將其取出。可現在,這東西竟然驚現在楊家莊中,怎么不叫人驚詫,不叫人憤怒,不叫人心中不平呢?

越顯責問的是楊讓。只是他又哪里知道這些事情了,為了平息對方的怒火,他一個勁的點頭說著,“趙先生不必氣惱,我這就問問他們是怎么回事。”

說著話,楊讓就將臉轉向到了站在楊家門內院門口持火器的楊四身上。一改剛才裝孫子的模樣,而是主人般的氣勢吼道:“你是什么人?怎敢攔住我等的去路,你可又知道我是誰嗎?”

“本人楊家的楊丁而已,沒有什么名字。到是你們,未經允許進入莊內,是何道理?”面對著氣勢如宏的楊讓,楊四當然不會害怕了。盡管他早已經認出了來人是六少爺的二哥。但此時帶著這么多錦衣衛而來,其目的已是昭然若揭,對于自家兄弟想要挖六少爺的墻角,便在他眼中不在是楊家人,那他還何需客氣什么呢?

聲言只是一個家丁罷了,聽在楊讓的耳中是那般的諷刺。什么時候一個家丁也敢在自己這個主人面前耀武揚威了呢?也不知道這個六弟平時是怎么管理的,主仆不分那還得了。

“哼!小小一個家丁,怎敢手拿火器,告訴你,你已經犯了大明的律法,現在馬上跪地求饒,看在以故六弟的面子上,我只殺你一人,不會連累莊中其它人了。”楊讓似是大度的說著,但在不知不覺前,已經將自己置于了楊家莊莊主的身份上。

其它的家丁,聽到主子這樣說,一定是害怕萬分,惶恐不已。但這是楊四,連瓦剌的使者是說打就打之人,又怎么會因為這幾句話而退縮呢?

就見其先是搖了搖頭,隨后眼中帶著一絲鄙夷的口氣言道:“第一,我怎么拿到火器的,這一點憑你過問不了。第二,大丈夫只可站著生,不可跪著活。第三,六少爺不會有事,更不會死,你所謂的以故六弟,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

反駁之聲一一入耳,一旁的趙顯聽到都是面色大變,就此添油加醋的說道:“楊大人?這就是你們楊家人的家丁嗎?怎么如此沒有禮數?”

趙顯的話就像是一記記重錘,直臊得楊讓雙臉紅如猴屁股一般。

從小到大,自打他知道自己是楊榮二字的身份之后,就從來沒有人這般的侮辱于他了。可皇家之子!

  就连百云城的城主大人,也得听一听自己的意见!

  唐宇现在什么都不想,就只想小莹好好的,安然无恙地回到自己的身边,这就足够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唐宇等人一直从午时找到了戌时,一刻也没有停过,挨家挨户地询问,都快把整个百云城翻了个底朝天了!但仍旧没有白小量的一丁点消息!

  “宇哥,你别太难过了。小莹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公孙月也红了眼眶,跟白小莹相处一个月以来,公孙月俨然已经把白小当成了自己的妹妹来看待,得知白小莹失踪的消息后,公孙月也是十分地伤心和难过。

  “我也想啊!可……”唐宇的眼睛里满是红血丝,说话都哽咽了,“可找了一下午了!一点小莹的消息都没有我现在能怎么办?小莹她还那么小,那么单纯……”

  唐宇说着,一屁股坐在地面上,背靠在一个圆柱上面,看着渐渐变暗的天空,脸颊上划过一丝晶莹。

  杨轩看着伤心欲绝的唐宇,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心中不禁想起了一种可能:“唐宇,你爸呢?你爸不是不喜欢小莹吗?会不会……会不会是你爸把小莹……”

  “别特么胡说八道!”唐宇怒吼了一声道。

  杨轩闭嘴了。

  但没过多久,唐宇便仔仔细细地思考了一下,觉得的确有这种可能性!

  唐宇抹了抹鼻涕和眼泪,站起身来径直朝自家奔去!他,要当面质问!

  “字哥,我们和你一起去!”公孙月伸手拉起了杨轩,径直跟上了唐宇的步伐。

  杨轩脸颊略微有些发烫,有那么一点不好意思,这种场景,不应该是少年拉住少女的小手,而少女脸红害羞得吗?为毛到自己这儿就反过来了?是不是自己不够主动咋滴?

  三人片刻不停地来到了唐宇的家门口,发现唐酒正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哼着小曲儿,手里捏着一个酒瓶子,脸上有着些许红晕,摇椅旁的桌子上还有几碟下酒菜。

  “你们在这里等我。”唐宇让两人止步,自己独自一人朝唐酒走去。

  “臭小子!你跟老子还知道回来啊!怎么?连饭都不给你老子做,想饿死老子啊!”唐酒看着门口怨气冲天的唐宇冷哼道。

  “心情不错啊!你哪儿来的钱买酒喝!”唐宇看着唐酒,质问道。唐宇身上根本就没有钱买酒,他怎么得到的酒?

  “怎么?还不去做饭?你还真想饿死老子啊!”唐酒冷哼了一声,道。把唐宇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你特么饿死了才好!”唐宇在心里默默地骂道。自己忍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要不是他是自己的老爹,自己早就带着小莹离开了!

  “”小莹没有回来,绝对不做饭!要吃你自己去做!我没那个闲工夫照顾你”唐宇没好气地回了唐酒一句。

  “你臭小子!你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现在还惦记着那个死丫头!滚!老子看着你就心烦!养了一只白眼狼!”唐酒站起身,抓起一个酒瓶子就朝唐宇扔去!

  砰!

  只见酒瓶子砰的一声变成碎片落在地面上,碎得稀里哗啦的!而唐宇则是紧紧地捏着拳头,拳头上还有着很多的玻璃碎和血渍!

  “宇哥的父亲一直都是这样的吗?”公孙月看着脾气暴躁的唐酒,低声问道。

  “哼!那可不?大街小巷谁不知道唐酒是一个酒鬼啊!你是不知道,唐宇以前为了白小莹,还被唐酒打断过手脚害得唐宇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杨轩冷冷地看着唐酒,冷冷地说道。

  他对这个兄弟的父亲也带着很多的看法,总之一点也不喜欢他。

  公孙月秀眉一挑,宇哥可真惨……

  “我问你!小莹到底在哪里!”唐宇咬牙切齿地紧握着拳头,再次问道。

  “这死丫头去哪里关我什么事!?她是死是活又关我什么事!?”唐宇拿起酒瓶猛地灌了一口酒,没好气地说道。

  素接着,唐宇又和唐酒争辩了许久,但唐酒就是打死都不承认是他干的!

  但唐宇又怎么感觉不出来?白小莹失踪绝对和他有关!唐宇从院子里走出来,看样子十分地气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逃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执道飞花落红尘

佳奇

执道飞花落红尘

贫瘠叮当熊

执道飞花落红尘

龙人

执道飞花落红尘

咖喱吃火锅

执道飞花落红尘

鸡蛋酱香饼

执道飞花落红尘

王大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