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魂族》。

尤其是阿飞,他总是吃得那么慢自己怎么会笑出来的,可是他的

天刚要黑的时候皮卡车和帕萨特开到了江边附近,几个人从车上下来,身上全都裹着军绿色的大衣,脚下穿着厚底的凉鞋,尽管穿的已经够多了,但一从开着暖风的车里出来,身上还是冷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没办法越往东北方向走天气越冷,这边已经靠近老毛的地盘了,据说再往东一两百公里左右,晚上的时候都能看见极光了。

“嚯,这天真带劲,咱看看撒泡尿没等落地的时候,能不能把JJ给冻上了”唐昆一说话的时候嘴里就喷着白气,他还真冲着一边解开了裤腰带准备尿了。

王长生无语的说道:“你就不能低调点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都是爷们,谁没有这东西啊?不过我劝你也赶紧撒一泡,没有的话就硬挤,一会真要是下墓了,可能就没有尿的机会了,不信你看长野……”

王长生回头,长野果真也走到了一边嘘嘘了起来,王长生流着冷汗的往旁边挪了两步,尝试着增加自己的尿感,唐昆打了个哆嗦提起裤子说道:“还还不算最冷的时候,三九天时我曾经来过一次,那温度是真让人受不了啊,你吐口唾沫没等掉到地上呢,就变成了冰碴子,上厕所的时候裤裆里面冷风呼呼的往里面灌,那感觉好像浑身的血液都要冻上了,在外面待一会的话连路都不会走了。”

“要么当初宁古塔这地方被称为人间地狱呢,这也不是平白无故叫出来的。”王长生系上裤腰带,然后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

唐昆和长野张罗准备着一会要下墓的装备,小四拉着梁平平指着不远处的乌苏江低声交代着,王长生忽然朝着唐昆问道:“你真的没找错,这里确实是勿吉王墓?”

“怎么了?”唐昆问道。

“单从阴宅风水上来看,这里的地势实在算不上是好的一块阴宅地,怎么说勿吉王脑袋上也顶着王字头的招牌,他给自己选的墓地,按理来说不该这么草率的。”

唐昆走过来,皱眉说道:“你说的我也了解,当初我师傅来这勘察的时候,还特意找了个大师,两人初时也有点疑惑,这块墓地面水倒是有了,但却不背山,四周地势太平,算是应了一马平川无靠山的说法,不过那位大师却说你也不能全都按照书本上写的东西却下结论,这里虽然乍一看不是正宗的风水宝地,但也是表面的迹象,他说按照东北方这边地理变迁的历史来看,这片土地下面是有着山水脉络走势的,从而延伸出了东西两处的大小兴安岭,严格来说就是地上看不出什么猫腻,但是地下肯定藏着脉络呢”

王长生“哦”了一声,点头道:“这么说确实没毛病,看来当初你师傅找的也是高手”

“杨筠松的后人,两把刷子肯定是有的了。”唐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天已经全黑了,走吧咱们,这下去后不知道多久能上来呢,但咱们必须得赶在天亮前出来”

长野,唐昆和王长生脱了身上的军大衣,露出了里面的一身户外运动装,下墓之后你根本就无法预测墓里是什么地形,穿的太臃肿了肯定不行,会妨碍行动的,长野和唐昆各自背了个挺大的背包,两人来到那处坑洞上各自跳了下去,王长生紧随其后,三人全都进去了小四在上面慎重的叮嘱了起来。

“哥几个,出墓的时候最好反应快点,传信要是慢了,你们可能就得被憋死在冰层下面了,到时候我们干着急也没用,懂没?”

王长生没好气的说道:“就不能祝我们一路顺风么,晦气!”

“呵呵,再见吧!”小四摆了摆手然后跟梁平平将旁边的苞米杆子挪了过来盖在了坑洞上面。

下面的坑洞横向仅能容一人通过,之前已经被唐昆他们给打出了一条通道,是斜着向下延伸的大概有十米长左右,长野走在最前面脑袋上顶着探照灯,走到了尽头以后他伸手敲着前面被堵死了的一面土墙说道:“把这打开,估计就是墓门了。”

“来吧,开始干活,咱们的旅途马上就要开始了……”唐昆和长野从身上各自抽出一把军工铲,两人站在土墙前一人一边狠狠的插了进去,军工铲前半端顿时没进去一半,就传来“叮”的一声脆响,明显是插到了一块石头上,长野吹了声口哨,随后他俩手中的铲子快速的开挖了起来,渐渐的一面石壁露了出来,上面被封盖的泥土往下掉落,没用上二十多分钟一道高有两米左右宽差不多

“將軍,騎兵用火炮轟開了城門,現在他們正向城里殺來,我們的士兵根本抵擋不住呀。”一名千夫長一路連滾帶爬的來到了還躲在一個城垛之后的舍別身邊,一臉急色的說著。

“擋不住了嗎?”舍別似是自言自語而道。

“是的,擋不住了。現在城下不少的士兵都已經投降了。這...其實也怪不得他們,雙方的實力對比太過懸殊了,加上兄弟們已經好久沒能吃過飽飯了,連戰馬都殺了一半之多,我們沒有足夠的體力和他們在打下去的。”......

陆小凤道:而且孙老爷知道的事人?这个人会不会来?”这问题

而在距離游輪千米左右,一艘游艇漂浮在海面上,引擎位置冒著濃厚的白煙。游艇上的總共五個人,都在17,8歲左右,此時三個女孩子都焦急的看著那名年級十九歲左右的男子。

“現在的情況非常特殊,這艘游艇引擎已經壞了,現在手機也沒有信號,不過我們還有一艘氣墊,我想我們唯一指望的就是這個。”書澈分析了所有的可能,嘴角有些發青,臉色不太好的說到。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要劃回去,可是我記得你剛剛說我們這里距離最近的岸邊也要一百多里,靠這個氣墊根本不可能劃回去啊。”繆盈不太相信的說到,她的小臉被劇烈的海風吹的通紅通紅的。

“那怎么辦,難道我們幾個就在這兒等死嗎,我要是回不去,我老公肯定會告你們,把你們都抓起來?”馬蓉不樂意了,雙手抱腰,很不高興的說到。

“就是,我男朋友可是非常厲害的,成然你過來,是你叫我們出來的,我的一個好友可是知道的。”百荷也是跟著威脅起來。

幾人身后的甲板上那名年齡更小的青年被這兩個女的威脅的很不高興,什么叫我邀請你們出來,還不是聽說我要出海玩你們主動跟過來蹭的,在來之前一個個跟我說沒有男朋友,現在連老公都出來了。他生著氣也不搭理那兩個女的,余光突然發現前方的茫茫大海上有一個龐然大物向著自己的方向駛來。

“快看,那邊有一艘好大的船。”成然指著那個方向,船上中央位置的四人也跟著看向那個地方。

“應該是一艘游輪。”書澈瞇著眼睛,看清了說到。

“這下我們有救了。”繆盈沖著書澈笑道。

身旁傳來兩人尖叫:“喂,喂,hello,我們在這邊。”,“我們在這邊,快來救我們。”馬蓉和百荷站在船頭大吼大叫。

“姐,你看船頭上有人向我們這邊看來了。”成然走到繆盈身旁。

那艘船似乎真的聽到他們的喊聲,向著這邊開來。速度還在減慢。

而在三百米處,“我超,到底是怎么回事,沒看到我嗎,為什么又往那邊開。” 一名青年使勁全力在劃著木筏,兩者之間的距離沒有絲毫的改變,不過等一會兒,那艘游輪速度終于慢了下來。靠的近些,他看到大船的舷梯上有幾個人正在往上面爬。最下方的那個青年似乎也看到了他,臉上非常驚異。

沈杰看到那人看向自己,當然非常開心,向他招了招

大厅之中,满满当当几十号人。

每个都是喜气洋洋。

再看大厅的装饰和摆设,最耀眼的便是周围一圈挂着的几十个大红灯笼。

上面全都印着金光灿灿的喜字!

这是要逼婚啊!

林肖楞在当场。

旁边的上官燕婉也是瞬间瞪大眼睛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看看大厅里面的摆设。

到处都是红彤彤的,满满都是喜庆。

尤其是大红灯笼高高挂,还是上面金灿灿的大喜字。

分明就是一个婚礼现场嘛!

这事儿可真是闹大了。

原来在来的路上,林肖还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魂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真武踏仙

隐约点

真武踏仙

枫铃杳

真武踏仙

破烂门提鱼

真武踏仙

鬼手魔音

真武踏仙

森林文化

真武踏仙

寒小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