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头狮王》。

铁水道:你是要我将这柄刀还给你?段玉点点头道;正如前辈所司空摘星!这老头子原来是偷遍天下无敌手的偷王之王扮成的

這是一個荒蕪、昏暗、死寂的世界。

這個世界的氣息異常陰冷,沒有太陽,沒有月亮,甚至連一顆星辰也沒有。

暗淡的天空、漆黑的深淵、巍峨的烏山、浩瀚的墨海,一切都是黑色的,大地上插著密密麻麻的鐵劍。

遠遠望去,猶如一個劍之世界。

在世界中央,是一片望不到盡頭的奇怪墓地。

之所以奇怪,是因為墓地中不見一座墳墓,全是石棺,這赫然是一片石棺墓地!

石棺大小差距極大,大的有數十米,小的不足一米。

絕大多數的石棺都密封著,偶爾可以看到幾口敞開的石棺,但里面卻別無他物。

一口口石棺雜亂地擺放在大地上,陰森又凄涼,整片石棺墓地充滿了冷寂和詭異。

“終于……醒了。”寂靜的世界中忽然響起一聲滄桑的低嘆。

聲音具備極強的穿透力,霎時間傳遍整片石棺墓地,傳遍整個世界,似是吹響古帝國復蘇的號角。

聲音落下,異變突起,一口口石棺忽然劇烈地晃動起來,連帶著大地都開始震動。

石棺的棺蓋上亮起晦澀的紋路,仿佛有什么東西要破棺而出。

就這么簡單的一句話,整片石棺墓地、整個世界瞬間擺脫死寂,活了過來。

“恭迎二王殿!”整齊、低沉、冰冷的聲音從石棺墓地的各個角落傳出,那是回應、是臣服、是效忠,更是永不背叛的誓言!

在世界某一處有著無數溝壑,每一道溝壑都深不見底,溝壑縱橫交錯,像一張撒在大地上的巨大蛛網,靜靜地等著獵物。

這里,是萬丈深淵。

在深淵之下是無盡的黑暗,黑暗的某處存在著一個肉眼所無法看到的黑色光點。正是這個光點吞噬著一切光線,造就出深淵的黑暗。

光點像是黑暗的寵兒,雖然搖曳不定但卻始終不滅,頑固的韌性使渺茫的希望得到了延續,亙古長存。

某一刻,無形的波動傳來,感受到波動中蘊含的復蘇意念,黑色光點驟然消失。

強大的力量得到喚醒,深淵深處,一道肉眼難以捕捉的黑色光柱猛然射出,勢如破竹,直沖天際,宛如擎天之柱!

.

.

.

“喂,怎么突然之間沒水了?”以辰站在浴室里對外面的室友大喊。他一身沐浴露,抬頭望著花灑,卻不見一滴水的蹤影。

“我記得這句話!是《功夫》里的臺詞。”王暢腦洞大開。

“拜托,現在都2120年了。”徐曉騰回頭說。

“聊一百多年前的電影不行嗎?我們是什么系?歷史系!聊點歷史很正常。”王暢自戀地說,“況且我的記憶力一直不錯。”

“歷史系的學生,記憶力有差的嗎?不過以大少學得不像,應該這樣。”牛躍輝醞釀了一下,表情木然地抬頭,“包租婆,包租婆!為什么突然之間沒水了呢?”

“哈哈哈!沒錯,就是這樣!”王暢捧腹大笑。

不得不說,牛躍輝這家伙學得惟妙惟肖,要是他再瘦點,沒有那個圓滾滾的大肚子,簡直就是盜版中的正版。

“我說兩位,你們就不能正常一點嗎?”以辰嘆了口氣。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現在就出去揍那倆人一頓。

“以大少,你耐心地等一下,說不定是花灑鬧肚子。”王暢開始了各種奇葩的幻想,幻想的同時還不忘放聲大笑,“要是過一會兒還不出水,那可能就是它心情不好。”

“以辰,需要我從肚子里給你放點水嗎?絕對純天然無污染。”牛躍輝挺了挺肚子。

“你們兩個要是再多說一句廢話,我就到你們床上去。”以辰喊道,他覺得自己有必要震懾一下這兩個人,兩張床單足夠他將身上的泡沫擦凈。

“到我們床上干嗎?”牛躍輝沒有聽明白。

王暢一個激靈,裹好被子,干笑道:“以大少,同性戀這種事還是牛躍輝比較在行,你就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別別別,以辰,別來找我!”牛躍輝一聽,連忙竄到上鋪,爬梯子的動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干凈利索。

“你們不當演員真是影視圈的損失,如果可以,我給你們兩個一人頒發一個奧斯卡小金人。”徐曉騰扭頭看向兩人,他戴著耳機都能聽到兩人不著邊際的談話,不愧是專業里有名的戲精。

“是吧,我也這么覺得。”王暢嘿嘿一笑。

牛躍輝吧唧著嘴,兩眼放光:“那豈不是不愁吃了?我的肯德基……”

看著牛躍輝快要流口水的樣子,徐曉騰無奈地嘆息。

在這家伙眼里,所有美食都不如一份肯德基全家桶。

他的味覺肯定有問題,這屬于先天缺陷,徐曉騰堅信。

此時的以辰卻沒工夫理會那三個不靠譜的室友,隔著窗戶,他看到遠處的黑暗中忽然亮起一團耀眼的青光。

那邊好像是足球場,舉辦晚會不應該在禮堂嗎?以辰滿是不解,這種天在露天足球場舉辦晚會,鬼才會去看,不,鬼都不會看。

寢室里的三人正聊得火熱。

牛躍輝邊往嘴里塞薯片,邊嚷嚷著要成為億萬富翁,還說要娶俄羅斯大美妞為妻。

王暢在一旁冷嘲熱諷,說他是癡人說夢。

徐曉騰坐山觀虎斗,不時火上澆油。

咣當一聲,浴室門打開,以辰裹著浴巾走了出來,冷眼掃視三人,身上的泡沫還沒有全部擦凈。

王暢一拍大腿,連忙下床,拿起一條毛巾遞過去,嘿嘿笑道:“瞧瞧,光顧著聊天,把以大少給忘了。肩膀上有泡沫,以大少快擦擦。”

“王暢,你這人真不夠味。”牛躍輝目光鄙夷。

“夠味?我又不是東西,不需要夠味。”

在天界有成就之后便留下,沒成就,沒機緣的再次返回。

“此事完全可以交給堂口長老,或者執事去做。”

“你們先退下吧,我與門主有話要說。”豬千秋回身對眾人說道。

原本跟著豬千秋來的幾人朝二人行禮之后,轉身離開。

“因為巡查不利,所以陽玖門主讓我必須親自帶隊巡查。”豬千秋無奈的說道。

張航點點頭:“那就先按陽玖門主的意思去辦,回頭我來想想辦法。”

靈宗雖說靈氣稀薄,不過占著三片荒域,光是水晶杯,便能讓許多人不必為靈......

林骁虽然长在小镇,可从来没有干过挑挑抬抬的活儿,此刻抬着一大桶汤,走起路来都是摇摇晃晃。好在身材魁梧的老罗把木棒长的一头给了他,这样,大半的重量都压在老罗身上,林骁才勉强能跟上队伍的脚步。

出了监区大门,一条两米宽的石板路弯弯曲曲绕到后山,顺着走了十多分钟,眼前豁然开朗。

整座大石山,从山体正中已经挖出一个凹形,山上分了很多级台阶,全监区二三百人,分布在各个台阶上,抡锤子的、撬钢钎的、抬木棒的全都忙碌着。

监区看管的民警在山顶和四周路口设了简易岗亭,见送饭的队伍来了,吹响警哨,拿出喊话器:“收工,开饭。”

霎时,敲石头叮叮当当的声音,抬石头吆喝的声音全都停住,换来的是“一二三四”的报数声。各小组报完数,由小组长带队往山下平地来。

不一会儿,人就集中起来,林骁他们开始分发饭菜,王初一的活儿最轻松,负责舀汤。

正当林骁端着满满一盆菜准备去分时,王初一把他拉住:“小林啊,帮我顶会儿,我去上个大号。”

古刚接过林骁的盆,笑骂道:“老王,背着我们偷吃什么好吃的了?”

王初一也不和他计较,估计真的是拉肚子,跑去给警官打个报告,便急匆匆朝山脚下的厕所跑去。

罪犯们热火朝天的开着饭,都累了一上午,就靠这个时候放松放松,下午才有充足的精力去干活儿。

林骁分完汤,守在桶边儿,突然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桶里剩下的汤怎么摇晃起来了?刚才明明没有动这个桶啊。

接着,脚下又有震动传来,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察觉到异常,站起身来左顾右盼。林骁浑身肌肉绷紧,地震两个字儿已经跳到喉咙口了,但旋即异动又消失了。

人群中站起来的又蹲下去继续开饭,只是很多人都在问:“你感觉到了没?刚才地震了。”“什么?地震?没感觉啊。”

林骁也放下心,看来就是个轻微的地动,没什么大不了的。

突然,有人大喊:“石头倒了,石头倒了。”

山上传来“哗啦啦”的声响,林骁转过头去,大惊失色,山腰上码放的一堆石板,正往山下倾倒。

“糟糕。”林骁心中大骇,石板下落的位置正对着厕所,王初一还在里面蹲着呢。这个厕所修的极为简易,红砖砌的墙,屋顶搭的石棉瓦,要是砸中了,后果不堪设想。

有个警官知道王初一在厕所,冲里面大喊:“王初一,快出来,石头掉下来了。”可外面人群七嘴八舌,噪音又大,老王压根儿就没听到。

千钧一发之际,林骁跺跺脚,闷着头就往厕所的方向跑去,同时跑去的还有监区长吕飞。刚才听说里面有人,他就急了,朝厕所飞奔而去。猛地瞧见旁边一个身影和他并驾齐驱,心中更是火急火燎,这要是又搭进去一个人可怎么办?

吕飞看了看人,一边儿跑一边呵斥:“林骁,回去。”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了,林骁哪会听他的,一米八的个子迈开大长腿,比吕飞跑的还快。吕飞见呵斥不住,也不管了,转瞬,两人都冲进厕所。

厕所蹲位是用木板

还好我俩避开了门的攻击范围,不然门板会打到我们。

我和方明智躲在墙边,等待他们进来。

一个冒烟的东西被扔了进来。

这是…

“催泪瓦斯!捂住口鼻!”

方明智对我喊道。

我去,顿时口干舌燥,嗓子辛辣,眼泪控制不住往下流。

我要往外走,方明智拦住了我。

“他们就是要逼我们出去,这会出去,他们就是守株待兔!”

我一听觉得确实,就忍住眼睛的刺疼。

......

磨刀的老人说:那时候他的年纪时都可能有突来的灾祸,降临在暗林中忽然有了灯光闪动,一个卷地狂风,横扫西门吹雪的双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头狮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你和我终将不期而遇

张小凡

你和我终将不期而遇

淑女派

你和我终将不期而遇

谷瑶

你和我终将不期而遇

喵喵喵喵酱

你和我终将不期而遇

朱颜珏

你和我终将不期而遇

谢庄十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