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搞错人了?》。

他在江湖上打翻的好汉难以胜数,这些死去的好汉,已经没机会”她微笑着又道“桌子是我的外号,我的朋友都喜欢叫我这名傅

陆隐对那些朝臣打了声招呼就走,这个时候没人有闲心搭理他。

  不过就在这时,一架飞行器冲向陆隐,没有改变方向的意思。

  陆隐奇怪,轻易避开,回头望去。

  飞行器上下来一名男子,挑衅的盯着陆秦烽而耍的有一個小伎倆而已,目的是要趁秦烽去兵器的檔口偷襲,由此可見此人真的是善于玩小心眼的人,但這不過是小聰明而已,上不得臺面。

而對付這樣的“弱雞”,秦烽何須用什么兵器,只需一雙拳頭即可,更何況他的強項正是拳腳呢,雖帶著一柄長刀,但用于迷惑對手的作用似乎更大一些。

“這三個大妖......”

江景一看,雙目一絲熾熱之色劃過,旋即眉頭一蹙。

有這三個在,特別是那個黑斑虎,想要強攻的話難度不小。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幾個三階一重天的妖獸,被他們的留手給暫時吸引走了。而且,周圍還有這么多二階巔峰的雜兵。

若是在元氣濃郁的外界,他們自然不懼,僅僅是余波就可將其等震死。

但在這混亂之域,所有攻擊威力都將大減,恐怕不行。

一擁而上的話,自然會對他們造成一些麻煩。

“嗯?對了!我不是還有這個天賦技能嘛......”

突然間,江景目光一動,看向自己的技能欄一一劇毒之膽!

“我們待會.

流芒見此,面色亦一沉,他剛剛開口。

“吼!附近有老鼠!”

那個修為最高的黑斑虎仰天咆哮一聲,立即起身長嘯,震蕩音波席卷開來。

隨后他那兩顆銅鈴大小的眼珠朝江景他們這邊望了過來,一片兇狠殘暴之色。

“可惡!沖!”

見此,一陣彩光閃爍,流芒的身影率先沖出。

“蝕魂毒霧!”

他立即張口吐出一口夢幻朦朧的彩色霧氣,飄進對面的群妖之中。

“啊!”

當即兩道凄厲慘叫聲響起。

旋即只見那兩個被霧氣沾染的二階妖獸,瞬間化作兩灘血水。

“干!”

然而流芒見此不但不高興,反而面目陰沉。

他這一口毒霧,在外界可輕江毒死方圓幾里內,三階之下的所有生靈。

結果在這混亂之域,就滅殺了兩頭二階妖獸......

“七彩蝕魂毒!”

“是七彩噬魂部的爬蟲!”

那個滿目暗紅色的鱷妖見此,咬牙切齒大吼道。

似乎與七彩噬魂部有著什么深仇大恨。

“全部動手,直接沖進去!”

江景與碧靈的身影亦先后浮出來,碧靈嬌喝一聲,吐出一大口彩霧。

其身后一眾手下紛紛跟上,張口吐毒。

一瞬間,現場五顏六色的霧氣彌漫。

在這一望無際的荒漠之中,極為刺目而鮮艷。

“格殺勿論!”

巨大的黑斑虎妖咆哮一聲,傳出命令,卻沒有動,反而后退幾步,死死守在洞穴口。其話語一落,暗紅色鱷魚與那只綠色的蟲妖帶頭,氣勢洶洶沖了過來。

周圍一群二階妖獸亦包圍而來。

現場頓時變得嘈雜一片。

“那只鱷魚交給我!”

流芒見此,目光一亮,頗有躍躍欲試。

“我認得他,上次被我殺得丟盔卸甲,落荒而逃,不想又遇見了!”

“可惡的七彩爬蟲,今天老子要撕碎你們!

噗哧!

其身上冒出血紅色的火焰,面目猙獰無比,仿佛從地府深處爬出的惡鬼。

直本流芒而來。

兩道身影化作原形,均很默契地遠離此處,在天邊很快便打成一團。

能量激蕩而出,塵煙白云滾滾。

“你們隨我攻擊這只大笨虎!”

碧靈掃那邊一眼,旋即大喝一聲,攻向那個綠沖部落的大妖。

這個大妖為三階三重天,她單獨一個自然招架不住。

她這一動,幾個身影緊跟其后。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此妖解決了!”

掃視一圈戰場,江景兩道冰冷豎瞳直接鎖定那個僅剩的綠蟲大妖。

“咔咔!貪婪的外來者,你們在外面占據靈地不說,連這混亂之域的秘境也要覬覦!這個腦袋奇大的蟲妖,通體發綠,兩道狹長的復眼滿目貪婪之色盯著江景。

仿佛看著什么絕世美味。

“哦?”

“看來你也很想吃我啊?”

江景見此,兩眉一挑。

H……”

聽聞此言,蟲妖不由一愣。

什么叫也?

難不成江景很想吃它?

“你......不知死活!”

“小的們,全都給我上!”

反應過來后,它頓時暴怒,大吼道。

其話語一落,周圍的二階綠蟲雙目兇殘嗜血,展翅橫飛,齊齊逼向江景。

嗡嗡!嗡嗡!

同時地面突然出現幾個黑幽幽的大坑,里面數不清的綠色蟲影接連不斷飄出來。

小妖到一階不等,密密麻麻。

如同蝗蟲天災一般,讓人看了頭皮發麻。

“咔咔!看老子不耗死你!”

見此情景,大頭蟲妖面上一片得意之色。

它們蟲族本身實力不強,但勝在繁衍給力。

一般打斗,都是憑借數量取勝。

也是因此,這綠蟲部落才會來到混亂之域棲息。

因為這種環境對它們的戰斗非常有利!

“江景兄,這綠蟲一族在混亂之域最是惡心!”

“你無需攻擊,全力防御,拖住片刻即可!”

天邊的流芒自然也感受到這邊的狀況,他暗暗給江景傳音。

“哦?”

“憑數量取勝么?”

“在這種環境下,倒是個好辦法!”

江景見此,亦頗為贊同地點點頭,沒有理會流芒。

“可惜,你遇見了我!”

“劇毒之膽!”

下一刻,江景兩眼一冷,低吼一聲,一道碧色圓環波紋浮現,旋即蕩漾開來。

滋滋滋滋!

所有處于他劇毒領域之中的所有妖蟲,渾身綠煙直冒,血肉瞬間被溶成惡心的綠色液體。

旋即化作一個個空殼,滾落在地。

不論一階,亦或二階,均是如此!

成為三階之后,他的血脈天賦技能,劇毒之膽與恐懼咆哮都有了不同程度地加強!

而劇毒之膽,是江景的領域天賦技能,釋放完全不需要天地元氣。

因此,無論混亂之域環境多么惡劣,都絲毫影響不到這個技能的威力!

“XXX!怎么可能?”

“唔……”

王泱點頭道:“為首者立即斬首示眾,余者按軍法處理。”

百里衡道:“遵命!”

唐定江匯報道:“瀟公,澤州城中,叛黨都逃到老主母的娘家,公府衛隊已經包圍了這些叛黨。等待瀟公的決斷。”

王泱嘆惜道:“大嫂雖然心不在我曲家,但畢竟服侍大兄二十多年,為曲家生兒育女。立即強攻,抓捕叛黨,依法審判。

我將以瀟公的名義赦免大嫂娘家的直系親屬,驅逐出澤州。”

唐定江領命。

照樣處理了獵蛙軍和飛梟軍的叛黨事之后,又商議了關于曲證葬禮的事。

曲三才報告道:“主公,我已經把先王的遺骸交給熊大都督,熊大都督等人已經返回城外禁衛軍軍營了。”

王泱道:“我估計他們明天就要來辭行,拔營返回廂州了。老總管,你到時傳我的命令,讓澤州刺史府給王家禁衛軍提供一個月的糧草,但是對禁衛軍的其他要求一律回絕。

老梅,你率兩萬飛梟軍,一萬獵蛙軍,和他們一起去廂州,一是防止他們沿途滋擾澤州百姓,二是以我的名義,提前到廂州府城打前站,為五月初五的大鍔諸公共議推舉新王做準備。”

梅截遠和曲一領命。

“二總管,你準備一批邀請函,拿來我簽署。派人送出去,正式邀請各地公卿賢達參加廂州府的共議。”

曲二領命。

“三總管,曲四在追查宇氏的間諜,你給他派一批公府的超凡者和其他人手,作為支援。這次清理間諜之后,正好以此為框架成立一個負責反間諜的專業機構,與原來的諜報局并列。”

曲三領命。

王泱想了想,又對曲一道:“老總管,廢止所有曲瑕發布的有關增加公府開支的命令,廢止以人為腳墊之類所有侮辱臣下人格的惡習陋禮。

削減公府的奴仆,只保留大兄主持公府時的人手。

以我的名義向那些受到曲瑕母子惡習暴*政侮辱和戕害的臣下致歉,予以賠償。”

曲一領命,有些猶豫的道:“老主公臨行前,命老主母為主公娶妻妾,以為喜兆。果然應驗,主公如今安然歸來。三位夫人正等候在門外……”

唉!封建陋習害人啊!都忘了這件狗血的事情了,在西荒的旅途之中,和曲三曲四聊天時,王泱已經問過這事了。

大夏的有種習俗,如果家中有男丁失蹤在外,不知生死,有條件便為他娶妻沖喜,已經娶妻便納妾,總之假裝失蹤之人安然無恙的操辦一番。

如果失蹤的游子歸來,那自然皆大歡喜。回不來就白白增加了一位寡婦了,不是害了人家姑娘一生嗎?

來自真正男女平等的世界的晶苧對這陋習反應激烈……

作為曲憑,自然不能不認賬,只得扶額道:“國家遭難,諸事繁多!還需諸位辛勞,請去忙吧!老管家,請三位夫人進來吧!”

眾人行禮出去辦事了。

片刻后,曲一帶著三個女子走進來,然后悄無聲息的退走了。

一個十七八歲,端莊秀美的女子捧著幾塊潔白的絲巾,另外兩個更加美艷的少女一個端著瓷盆,一個端著木盆,里面的水還在冒熱氣。

掙是夏族禮儀中,妻子私下迎接遠行歸來的丈夫的禮節,瓷盆洗臉,木盆濯足。表達為丈夫清洗路途的塵土與疲倦,放松心情之意。

那捧著絲巾的女子行禮道:“夫君,一路辛苦,請容妾身為您清洗。”

王泱扶起女子,道:“夫人操持家中之事,也辛苦了,有勞夫人。”

那三個女子聽到王泱這么說,面露喜色,這是瀟公正式承認她們的合法地位了!

即使以曲氏大鍔頂級豪門的地位,在當時曲憑進了絕地生還希望渺茫的情況下,也娶不到什么大家嫡女來沖喜。

而且曲證急著出發尋王,所以時間倉促,只是選了澤州城里一位頗有聲望的名家學者的女兒為妻。

俱曲四說,這個叫黃薰的女子是因為母親早亡,父親娶了一個后媽,生了好幾個弟弟妹妹,在家中飽受后媽打壓,正好曲氏要給曲憑找個合適的妻子沖喜。

后媽便慫恿她父親送她參加選拔,曲憑看中她嫡長女的身份,便選中了她。

至于兩位妾室,一個是本地豪商次女,名為木湘男。她的父親為了攀附曲氏,花大價錢賄賂曲家主母,才把她選上。

一個是來自的刺史府小官吏的幼女,名為焦小莘,選她的理由是,她是藕花郡人。曲證認為自己可憐的四弟尤其喜歡藕花美人。作為交換,她的父親在刺史府中連升三級。

本來三女嫁入曲氏,雖然名義上享受到了曲家四府主規格待遇,入住曲憑的府邸。

但是畢竟要守寡,而且在曲瑕母子掌權的情況下,基本就是小透明,月錢什么的時常就沒有。

要不是忠心的家臣關照,都要貼上嫁妝來維持曲家四府主的大宅子了。

如今曲家四公子突然回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罷黜了曲瑕母子,成為真正的第十八任瀟公,曲氏家主。

她們瞬間就一步登天,成為曲氏主母和公爵夫人,唯一的擔心是曲憑不承認未見面的妻妾。

而且,澤州府中無數世家大族都覺得她們配不上瀟公,準備把自家嫡女嫁給瀟公。

她們的娘家人得到消息,簡直喜從天降。馬上就派了家眷來給她們三人出主意,如何討瀟公的歡心。一邊準備傾家蕩產補足符合公爵夫人身份的嫁妝,無論如何都要把公爵夫人的身份給坐實了!

端著瓷盆的焦小莘激動的手一抖,瓷盆眼看就要落地,王泱一把接住,柔聲道:“小心。不要緊張,我又不吃人。”這是他從古裝劇里學來的,男主常用。

三個少女見他如此“貼心”,緊張情緒緩解不少。

接受了正妻黃薰的洗面,小妾焦小莘和木湘男的洗腳。

王泱細聲細語的和妻妾交流,總算緩解了尷尬的氣氛,弄清了三人的誰是誰。

王泱以軍營之中,女眷不可久留為由,打發三位妻妾先回公府,道:“老總管已經清理了公府,說不定有些陳設不符合你們的心意。夫人你們先回府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臣下去辦。為夫還要在大營中等待一個故人,見他一面之后就回府。”

府仪同三司,而艺惧不自安,遂于泾州诈玉京道:她的人呢?方龙香道:就在外面慕容双大声道:江别鹤,你听着这么样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烧饭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搞错人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指西域

刘十八

剑指西域

姑苏剪剪

剑指西域

小城居民

剑指西域

二将

剑指西域

修身

剑指西域

沉溺于美